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3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人是你,沒有別人,我不能跟你離婚。+++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以前的事情你就當我是王八蛋,原諒我一次,好嗎?”原諒。

    阮優不知要從哪里開始原諒,陸觀潮的所作所為,說到底不過是個結果,而釀成這苦果的因,是生下他又拋棄他的喬萱夫妻,是嫉恨他又欺辱他的沈良,是他自己的為愛痴狂和心存僥幸。

    所有人,包括阮優自己,把他推向現在的境地,阮優無法解決眼前的困局,唯有快刀斬亂麻。

    他緩緩地搖了搖頭︰“陸觀潮,我做不到原諒,所以我們還是離婚吧。”

    阮優輕飄飄地推開了陸觀潮的手,然後他走進心安大門,和門後焦灼地等待他的那個年輕alpha一同進入心安,那並肩而行的背影深深刺痛了陸觀潮,他手里還殘留著阮優手腕的觸?感,轉眼阮優卻已經跟著別的alpha走遠。

    陸觀潮下意識便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走了,他跟著阮優進了心安,他是心安的老熟人,一路沒人攔他,陸觀潮暢行無阻進到沈良的辦公室里,沈良正靠在椅背上愜意地觀看財經新聞對心安高層變動的報道和猜想,听見辦公室門砰的一聲響,沈良嚇了一跳,抬眼一看是陸觀潮,他又坐了回去。

    “陸總來了,坐吧,我讓秘書給你倒茶。”

    沈良的眼楮仍舊盯著電腦屏幕,話卻是沖著陸觀潮說的。

    沈良最近春風得意,他那不中用的父母已經被他按在手心里,翻不出這五指山,而外界對他和心安的爭議熱熱鬧鬧,心安的股價也一路飄紅,什麼事都壞不了沈良的好心情。

    相較于沈良的氣定神閑,陸觀潮則狼狽得多,沈良客氣了一句,陸觀潮卻沒坐,他站在辦公桌前,身體前傾,逼問沈良︰“以前的事,你為什麼要告訴阮優?”沈良的眼楮不舍地從電腦屏幕前離開,抬眼望向陸觀潮,詫異又好笑︰“什麼以前的事?”陸觀潮怒道︰“別他媽裝傻,就是你和我,我們以前的事!”沈良噗嗤笑了出來︰“陸總,說話要憑良心講證據的,你和我,我們之間以前有什麼事,從認識到現在不都清清白白,難不成是我心里知道沒什麼事,陸總自己有事瞞著優優了?”雖然沈良顯然是在強詞奪理,可他說的並沒錯,的確是陸觀潮一直瞞著阮優,陸觀潮被沈良反問得啞口無言,反倒是沈良似乎好心似的教導他。

    “陸觀潮,你挺好的,但我不跟你在一起,一是因為我原本就不想和什麼上層alpha聯姻,二來,陸觀潮,你的脾氣性格太古怪了,你看起來很喜歡一個人,骨子里還是想著自己,而我,我是不會做一個逆來順受的受氣包的。”

    沈良說完這話,陸觀潮的臉色更難看了,而沈良接著說︰“而優優作為我的親弟弟,性格上跟我是有相似部分的,就算他不知道你瞞著他的那些事,他也不會一直忍你,他離開你只是時間問題。”

    沈良笑了笑,輕快不已︰“畢竟我們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

    陸觀潮隱隱覺得沈良這話說的奇怪,他將沈良的話在腦海中過了幾遍,而後反問︰“血脈相連的親兄弟?什麼意思,你跟他關系這麼親了嗎?”沈良挑眉︰“看來優優還沒告訴你。”

    陸觀潮怒目瞪著沈良,等待沈良給他一個答案,沈良笑了笑,說︰“那我來說吧。

    我和優優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的意思,就是這個字面意思,我們是一個媽生出來的親兄弟。

    你听明白了嗎?”直到這一刻,陸觀潮心里才終于生出一種恐慌,他隱約感覺到事情被自己搞砸了,阮優和沈良居然是親兄弟。

    阮優站在檢測中心的辦公樓窗前看著陸觀潮失魂落魄地從行政中心大樓里出來,他抿著嘴唇沒有說話,祁陽站在他旁邊,幾度欲言又止。

    最後是阮優先開口的︰“回來的時候門口遇到的那個人是我丈夫,我們最近在準備離婚的事情,所以他情緒不太好,他說的那些話,我替他給你道歉。

    以後如果他再說這種難听話……”阮優的目光看著陸觀潮上了車,那車在心安門前停了許久也不見走,他收回目光,轉身不再看著窗外,迅速而簡短地說︰“如果他再說那種話,你直接揍他就是。”

    祁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反倒是阮優又換了個話題問祁陽︰“好了,別聊這些了,我問你,你父親祁教授是不是很反感將研究結果用于商業的行為。”

    祁陽擺手,道︰“不是,做研究雖然不全是為了商業化,但總歸還是有助于商業化,商業化也能反過來促進研究進度。

    我爸他只是比較挑剔,這也是為什麼我大學畢業後不願再跟著他深造。

    踫不到合適的合作伙伴,我爸一般不願進行商業化。”

    阮優笑了笑,說︰“搞研究的人,嚴格才是他們最大的保護傘,不然得不出可靠的研究成果。

    可以理解。”

    “搞研究的時候他更嚴格,你看他這十多年都沒能找到合適的研究對象就知道他有多挑了。

    他是那種如果找不到合適的研究對象,寧願一直放置這個項目的人。

    他手底下的學生,那可真是……”祁陽沒有說下去,他用了一個不忍直視的表情表達自己復雜的感情,而後又道︰“不過你不用操心這個,我爸肯定特喜歡你。

    因為我不願意跟他做研究搞學術的事兒,他已經大半年沒搭理過我了,但你看他對你就很親切很和藹。”

    阮優笑道︰“大概是氣你沒有子承父業。”

    他很快調轉話頭,問祁陽︰“那如果我找他進行商業化的合作,他會答應嗎?”祁陽歪著頭想了想,說︰“應該會吧,他對喜歡的人很好說話的,反正他手底下幾個得意門生都說他很好。

    不過你要做什麼啊?”阮優撇撇嘴,有些不太確定︰“我也還不知道要做什麼,只是想著以後可能會做些事情,很朦朧的一個想法,也是剛剛突然才有的,等確定下來了再說吧。”

    祁陽了然地點頭︰“原來是想創業做老板了。”

    他對阮優說︰“那我以後可以做你的打工小弟,也算變相繼承我爸的事業了。”

    阮優又跟祁陽開了幾句玩笑,他揣在褲兜里的手指纏在一起,腦海里朦朧的想法揮之不去。

    要做些什麼,必須要做出一些什麼,阮優的心里不斷地這麼告訴自己。

    他不僅要證明自己沒有差在哪里,更想要證明的是,他很強。

    第35章

    陸觀潮花了一段時間才查到阮優住在哪里。

    他不敢跟蹤阮優,只能四處找人查,好容易查到了地點,便迫不及待地在阮優家門口堵他。

    距離上一次和沈良的談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陸觀潮的心備受折磨,他迫切地想要見到阮優。

    阮優下班回家時就看到陸觀潮手插在褲兜里,站在他的新家門口來回踱步。

    顧忻爾為阮優租的房是一套公寓,新建不久,環境不錯,樓道里也窗明幾淨,阮優從電梯里出來,看見陸觀潮站在那里,無端生出一種荒唐美好的幻覺。

    陸觀潮很少等阮優,一直都是阮優追著陸觀潮的腳步,他踉踉蹌蹌地跟在陸觀潮身後,害怕自己有哪里沒有做好,惹得陸觀潮不悅。

    而現在,阮優必須承認,陸觀潮站在門前等他的樣子就是阮優幻想過的樣子,只是這種幻想,阮優已經不需要了。

    阮優在和沈良無形甚至無意的競爭中,一次又一次地被放棄,親生父母選擇了沈良,陸觀潮也選擇了沈良,阮優總是不被選擇的那一個,他曾飽含過的許多期待,在這殘酷的真相面前,變成荒誕的碎片,拼湊起來,全是他的痴心妄想。

    阮優深吸一口氣走上前,他問陸觀潮︰“你在這里做什麼。”

    “等你。”

    陸觀潮答得言簡意賅,他的下巴抬了抬,說︰“開門。”…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阮優不欲和陸觀潮起爭執,他順從地拿出鑰匙打開門,邀請陸觀潮進門。

    “家里沒有多余的拖鞋,你穿鞋進來吧。”

    陸觀潮進了門,將阮優的新家打量一圈,而後說︰“對不起,我已經听說了,是顧忻爾幫你租的房,之前在心安門口跟你說的那些話,是我沖動了。”

    阮優沒接話,陸觀潮被晾在那里,這就是不接受他的道歉的意思了,陸觀潮有些尷尬。

    阮優卻像沒事人似的給陸觀潮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然後在陸觀潮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說。”

    陸觀潮更加尷尬,頂級的alpha尷尬起來也難以控制自己的信息素,陸觀潮的信息素溢出一些,但阮優沒有反應——心安即將上市的新產品,公司員工都有搶先試用權。

    阮優猜陸觀潮會來找他,提前用了新產品,看到陸觀潮漲紅了臉,便猜到依據人體生理反應,陸觀潮的信息素想必也溢出了,而自己絲毫沒有感覺,看來新產品果然比隔離貼管用得多。

    “我來找你,是因為我……”陸觀潮磕磕巴巴好半天,看得出道歉並不是這位alpha的強項,他低三下四地尋找措辭,阮優就坐在他身旁,看著他焦急的樣子。

    “我為之前的事向你道歉,我還可以跟你解釋我和沈良的事情。”

    阮優面上溫和的神情斂去一些︰“道歉我知道了,你和沈良的事情我不想听。

    還有別的事嗎?沒有就請回吧!”阮優站起身,抻了抻衣角,他準備趕客了。

    陸觀潮見狀便急了,此刻他決不能被阮優趕出去,他伸手拉住了阮優的手腕。

    “我和阮優是我大學時才認識的!他是我的學弟!一開始我沒有喜歡他!是後來走得近了才……”陸觀潮說。

    阮優皺了皺眉頭,輕輕推開陸觀潮的手,不悅道︰“陸觀潮,雖然我和沈良之間有很多矛盾,我也不是很喜歡他,但我覺得,你喜歡一個人,不能把原因都推到對方頭上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陸觀潮迫切地說,他又拉住阮優的手,捏著他小而軟的手掌,近乎乞求地說︰“讓我說完吧,優優。”

    陸觀潮沒有求過阮優什麼事,他這樣高傲的人低頭求阮優的時候,有種莫名的蠱惑,阮優難以抗拒,他鬼使神差地說︰“那你說吧。”

    說完,阮優就後悔了,他還願意吃陸觀潮裝可憐這一套,還願意听陸觀潮的辯白,那就說明自己對他仍舊沒能徹底死心。

    阮優懊惱焦慮,氣悶地坐回沙發上。

    陸觀潮坐得離阮優近了些,說︰“我大四臨近畢業那年,沈良從國內來到我們學校讀書,我們倆不在一個專業,但學校有國內校友群,在校生有空會一起聚聚,我和沈良就這麼認識了,後來又因為來自一座城市,家里過去也有來往,一來二去就熟悉起來了。”

    這些阮優都知道,但他沒有打斷陸觀潮的話,大學時,那大約是好幾年前了,沈良在哪個地方都能如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