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37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是太淺薄了,陸觀潮現在也終于失去了他。+++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見陸觀潮吃著吃著便沒有動靜了,喬苒關切地問他︰“怎麼了,觀潮,不合胃口嗎?”陸觀潮搖搖頭,又點點頭,有些疲倦地說︰“可能最近工作太累了,媽,我能在這兒休息一會兒嗎?”喬苒為他倒了杯水,說︰“那你去優優的房間休息吧,東西還是你倆住在這邊時的樣子,工作別太累了,有空了讓優優給你煲湯喝,優優很會煲湯的。”

    陸觀潮當然知道阮優很會煲湯,但他的心狠狠一抽,他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喝到阮優的湯了。

    許是阮優的房間還殘留著阮優信息素的味道,陸觀潮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他夢見他們還住在這里時的情景,那時兩人剛剛決定要一起好好過日子,阮優還興致勃勃地買了許多年貨,等待著和陸觀潮一起過年,然後一切就翻天覆地。

    陸觀潮從夢里醒來,疲憊地嘆了口氣,再睜眼一看,他居然睡了整整一個下午,太陽已經落山了,天色也近黃昏快要黑了。

    陸觀潮從床上坐起來打開房門,客廳里黑  的,他拿起外套準備離開, 然間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人。

    即便不開燈,只看身形輪廓,陸觀潮也能看出那就是阮優。

    兩人隔著黃昏晦暗不明的光相望,陸觀潮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阮優搶了先。

    “以後不要再來了,陸觀潮,我不想把我們的事情過早地告訴給我爸媽。

    等一切塵埃落定,我會親自跟他們說,這段時間還請你不要出現在他們面前。”

    阮優的聲音很冷,和陸觀潮記憶里的阮優一點也不一樣。

    印象中阮優一直溫順柔軟,說話時很軟,哪怕發脾氣也很軟,是他先天性格又被精心養育的柔軟。

    而現在,阮優講話時干脆冷酷,他從前連對著陌生人都能和藹可親,現在卻以最冷漠的語氣和陸觀潮說話。

    那話里不容反駁的冷淡,讓陸觀潮不由自主後退半步。

    “真的一定要離婚嗎,優優?”陸觀潮問。

    阮優點點頭,他走到陸觀潮面前,說︰“今天我媽給我打電話,說你累壞了,在家里睡著了,讓我跟你回家了要好好照顧你。”

    阮優說到這里,低頭笑了笑︰“陸觀潮,平心而論,咱倆過日子的時候,我照顧你不說無微不至,至少也盡心盡力了,我沒有哪里對不起你。

    所以麻煩你,看在往日情面的份上,也放過我,咱們離婚吧。”

    陸觀潮拉住阮優的手腕,問他︰“那我們就不能看在往日情分的份上不離婚嗎?”阮優 然甩開陸觀潮的手,“情分?陸觀潮,你對我有過情分嗎?只有欺騙而已。”

    他整了整衣襟,打開房門,說︰“別再提起往事讓我惡心你了,陸觀潮。”

    第38章

    阮優說會惡心他,陸觀潮大為恐慌。

    他深知惡心一個人和討厭一個人恨一個人都不一樣,但他不知道自己居然會引起阮優這麼負面的情緒。

    阮優走了,他大概真的只是被母親叫來看看自己的alpha怎麼樣了,陸觀潮望著空空蕩蕩的樓道,抿緊了唇。

    陸觀潮按照約定的時間點和向醫生見面,向醫生剛下班,看起來有些疲倦,他們約在一家咖啡廳,面對陸觀潮推來的酒水單,向醫生禮貌地擺了擺手︰“明早還有手術,我就不喝了,不然回去休息不好了。”

    陸觀潮聞言,道︰“是我考慮的不周全。”

    向醫生笑了笑,“我看陸先生臉色也不太好,也沒休息好嗎?”陸觀潮沉默一瞬,將手中的病歷推到向醫生面前,他低下頭,道︰“實不相瞞,我和優優最近……出了些狀況……”向醫生的笑容很溫和,問題卻很犀利︰“只是最近嗎?狀況應該很早就出現了吧,只是陸先生沒有在意。”

    向醫生說完,又道︰“不好意思,我作為omega,總是很容易跟omega們共情。

    如果我的話讓陸先生感到冒犯,還請多多見諒。”

    陸觀潮搖了搖頭,他現在並沒有心思去分辨對方說的話是否冒犯到他,相比而言,他更關心阮優的情況。

    “其實今天請您過來,是想問問,阮優當時決定換腺體的事,是怎麼回事。”

    向醫生听見陸觀潮的問題並沒有感到詫異,作為醫生,他見過太多omega為了所謂的愛情孤注一擲,阮優沒能做成這個手術,向醫生替他慶幸。

    但陸觀潮問了,向醫生還是得把事情告訴他。

    “我以為陸先生應該比我更了解情況。”

    向醫生沒忍住自己的吐槽,他說完這句話,才覺得自己現在可以好好跟陸觀潮說說事情是怎麼回事。

    “腺體恢復以後大概過了半個多月的樣子,阮優突然有一天帶著一份信息素檢測報告來找我,讓我檢測一下他的信息素和這份信息素的匹配度。

    陸先生,那是你的信息素檢測報告。

    檢測結果不盡如人意,阮優和你的信息素匹配度不高,他決定要更換腺體,換一個能分泌出與你更匹配的信息素的腺體。”

    向醫生說話時不帶什麼感情,他似乎不習慣于用大段描述抒情的內容來填補事實,陸觀潮坐在他對面,听他說話時,就像過去許多次,他陪著阮優去復診時一樣,向醫生冷靜、理智、帶著客氣的溫和,然後讓陸觀潮遍體生寒。

    但向醫生沒有停頓,他繼續說︰“其實我不建議阮優做這個手術,他的腺體剛剛受過傷,而且相對于旁人,他的腺體更加敏[g n],手術難度也更高。

    更換腺體是關乎性命的手術,全世界範圍內都沒有能完全保證成功的技術,但他執意要做,所以我跟他說了手術的注意事項,包括使用藥物暫停三個月發倩期,以及絕對地停止性生活。”

    說到這里時,向醫生抬起眼楮望向陸觀潮,那一刻陸觀潮讀懂了向醫生眼里的戲謔和責備,陸觀潮恍然明白了,如果自己對阮優再多一些關心,那許多情況根本不會發生。

    而現在,他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喪家之犬。

    兩人在阮優父母家的爭執過後,阮優回到自己家,他坐在窗前望著窗外的夜色,回想起訂婚夜和結婚夜前緊張到夜不能寐的自己,發出一聲輕飄飄的嗤笑。

    太天真太好笑了,阮優也忍不住要笑自己。

    阮優的手機嗡的一聲響,他並沒有去看。

    和祁崇君老師約了第三次的實驗,就在第二天早晨,祁崇君老師的助理通常會在前一晚再短信通知他一次,以免他忘記了。

    前兩次的實驗並不算成功,一則腺體數據變化幅度很大,稍微受到周圍環境的干擾就有可能會產生天差地別的效果,更何況阮優的腺體如此敏[g n]。

    二則,實驗本身的技術也並沒有成熟到可以支撐祁崇君老師期望的分析模式。

    前兩次都失敗了,阮優準備去做第三次。

    他就是有這麼一股勁,如果想要做一件事,那必定是要做成。

    以前他沒有這樣的執念,現在他的執拗和強硬,似乎全都被陸觀潮激發出來了。

    阮優的手機又嗡嗡連續響了好幾次。

    他意識到應該不是祁崇君的助理發來的消息,這才將目光從窗前的月色中收回來,落在手機屏幕上。

    發信息的人,阮優的備注還是姨媽,但他的手抖了一下。=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那不是姨媽,那是懷胎十月生下他的人,但阮優叫不出一聲媽媽。

    喬萱給阮優連續發了好幾條短信,阮優本想看也不看就刪掉,但手指頓了片刻,還是選擇點開短信。

    這麼做的時候,阮優在心里告誡自己,依然不夠冷硬絕情。

    “優優,你在哪里,媽媽想見見你,好嗎?”這是最近的一條消息。

    前兩條分別是“優優,這周末可以嗎,咱們在苒苒那里見面。”

    “優優,之前病了,現在剛恢復不久,周末來家里見面,有話同你說。”

    阮優哂笑,將手機隨手扔到一旁。

    沈良的倨傲多半都來自于喬萱,喬萱同樣不會意識到自己對別人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她只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哪怕她知道自己對不起阮優,可在一開始,講話的語氣仍舊那麼居高臨下,真是和沈良一模一樣。

    阮優當然不會見喬萱,他沒有理會喬萱的短信,可不過一會兒,阮優家門前就響起頻繁的門鈴聲,阮優看了一眼,是喬萱找上門來了。

    這讓阮優大吃一驚。

    他搬出陸家獨自住在外面的事情連喬苒都沒告訴,具體地址更是除了顧忻爾和陸觀潮以外沒人再知道,阮優根本不知道現在喬萱是怎麼能找上門的。

    阮優坐不住了,喬萱知道,是不是意味著更多人也知道,是不是意味著喬苒也會知道,那自己和陸觀潮離婚的事情就瞞不過喬苒了,若是喬苒知道這中間還有這麼多事,她又會怎麼樣,阮優實在不敢想。

    手落在門上好半天,敲門聲卻一直沒停,喬萱大有阮優不開門她就不走的意思,阮優終于打開了門,但他沒讓喬萱進門,只攔在門口,盡力保持冷靜平和地開口︰“有什麼事嗎?”看見阮優,喬萱的臉上閃過一絲驚喜,她的眼眶幾乎是立刻就紅了,她用沙啞到近乎氣音的聲音說︰“優優,媽媽是想來看看你。”

    看來沈良也和她一樣能演戲,阮優在心里這樣做出判斷。

    他沒有要讓喬萱進門的意思,只道︰“那你現在看過了。”

    沈良的自作主張也和喬萱一樣,雖然阮優並沒有要讓喬萱進門的意思,但喬萱還是在阮優說完話以後配合地點了點頭,然後頗為自覺地繞過阮優往房里走,一邊走一邊說︰“媽媽進來看看,听說你搬出來了,媽媽想看看你過得好不好。”

    阮優被喬萱的不見外給氣笑了,他問︰“我好像沒說你可以進來吧。”

    喬萱的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優優,我是你親生媽媽呀,你不允許媽媽進門嗎?”“我沒承認過你是我媽。”

    阮優冷淡地開口。

    他和這個姨媽的感情本就不怎麼深,這二十多年她一直默許沈良對自己的欺辱,這本就讓阮優很難對她親近起來,現在得知這才是自己的生母,多年的忍耐一朝盡數翻轉成怨恨,阮優根本無法拿出基本的禮貌來對待喬萱。

    不過喬萱並不在乎,她自顧自地在阮優家里繞了一圈,而後點評道︰“屋子格局不錯,房也挺新,就是位置有些偏了,剛搬進來不久吧,我看家具擺件還沒添足。”

    阮優沒接話,冷冷地站在一旁看喬萱拙劣地表演她遲到多年的母愛,喬萱又點評了幾句,而後終于提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家里有套空著的公寓,離市中心不遠,我听說你在心安工作,那邊去心安也方便,不如住到那里去吧,媽媽想看你的時候也方便。”

    阮優嗤笑一聲,道︰“我只有一個媽,就是你基本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