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38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怎麼走動的妹妹。+++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除了她以外,別的人我都不認。”

    喬萱並不被這話勸退,她點點頭,表明自己知道阮優話里的意思,然後又自顧自地說︰“心安的工作呢,還是太辛苦了,你年紀小,人又瘦,還總是生病,不如去做個清閑些的工作,好好養養身體。”

    阮優根本不知道喬萱是要做什麼,但听到喬萱說這話以後,阮優心里的火氣還是終于被激了起來。

    他用十分不友好不客氣的語氣說︰“我做什麼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媽都不插手,我希望外人也有點自知之明。”

    許是這話說的重,喬萱終于被刺到了,她又紅著眼楮盯著阮優,說︰“我才是你媽媽,優優,你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你身體里流著我的血,我怎麼能是外人呢?”阮優的眼楮不帶感情地彎了彎,勾出一個很冷淡且不近人情的笑容,他刻薄地說︰“是,外人起碼還會在自己孩子做了什麼不妥當的事情的時候教會他們正確的是非觀,而你,你只會縱容你的孩子欺負我罷了。”

    阮優問喬萱︰“這二十年來,沈良如何欺負我的,你不是不知道吧,你為什麼從來不說,是因為你根本沒想認我。

    現在沈良奪權了,你又來找我,真當我是任人欺負的傻子嗎?”阮優把話挑破了,喬萱也不再裝模作樣,她坐在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水,先喝了一口,才慢慢地說︰“是,我以前是沒打算認你。

    優優,生在這樣的家庭,外邊看著光鮮亮麗,其實內里呢,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犧牲和不得已,我們的犧牲就是為了讓家族發展得更好。

    你看我,我是犧牲了我自己的事業,那你,你從小就沒有養在自己親生父母身邊,這就是你的犧牲。

    雖然你不認我,但你已經承擔了家族的責任,你就是無可厚非的沈家人。”

    阮優被這一套奇葩的言論給氣笑了,他噗嗤笑出聲,說︰“我真是大開眼界,你比我印象里還要無恥還要惡心一點。”

    喬萱不接阮優的話茬,只道︰“優優,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讓你跟我回家。

    沈良已經指望不上了,但你還得承擔起家族的責任來,如果你能幫爸爸媽媽把心安從沈良手里奪回來,那心安以後就是你的。

    你是我們的孩子,這份責任……”“這份責任跟我有什麼關系。”

    阮優打斷喬萱的話,他冷硬地說︰“現在,立刻從我家出去,否則我就報警。

    沈太太,你也不想讓自己出現在警局的新聞里吧。”

    第39章

    喬萱沒作聲,她顯然是被逼到走投無路,阮優是她最後的希望,她即便在阮優這里踫壁,也不願徹底失去阮優這株救命稻草。

    阮優也盯著喬萱,這一刻他恍然大悟,為什麼過去一直覺得沈良會那麼自私自利,理所應當地做出那麼多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現在通通有了答案。

    因為喬萱就是沈良的榜樣。

    這二十年,喬萱拋棄阮優,心中沒有一絲愧疚,甚至到阮優知道實情了,喬萱也不為所動。

    直到喬萱發覺沈良真的奪去了她最在乎的心安,並且自己大勢已去,這才想到了阮優。

    阮優覺得像喬萱和沈良這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自己很難和他們產生共情。

    阮優甚至沒有為此感到生氣,他只是再一次認清了這一家人的嘴臉。

    在雙方拉鋸對抗般的沉默中,還沒有人開口,倒是阮優家的房門被砰砰敲響了。

    伴隨而來的還有門外迫切的 喚。

    “優優!優優!你在家嗎!你沒事吧!”是陸觀潮的聲音。

    阮優不知道陸觀潮怎麼又來了,他想坐視不理,但陸觀潮的敲門聲實在太響,而對面喬萱的目光也過于迫切,讓阮優深感不適,想了想,阮優起身走到了門口。

    “我沒事。”

    他說。

    阮優沒有要開門的意思,陸觀潮頓了一下,而後再度敲門︰“那你開門讓我看看你。

    我剛才看到沈良的媽媽來找你了,我不放心,你讓我看看你!”阮優沒說話,他雙手抱胸,並不打算給陸觀潮開門,只等著陸觀潮什麼時候能識趣點主動離開。

    沒想到比陸觀潮更識趣的是喬萱,她听見陸觀潮仍舊在門口敲門,便起身走到門前,越過阮優,替陸觀潮打開了門。

    陸觀潮見門開了,以為阮優願意見他,大喜過望,沒成想一開門,看見的是喬萱的那張臉,他的笑容僵在臉上,僵硬地探頭望向喬萱身後站著的阮優。

    “我說觀潮呀,你這孩子怎麼一點也不識趣,你敲這麼半天的門,優優都不開,那就說明優優不想見你。

    不見你,你還要在門口耗著,你這不是逼著優優給你開門嗎?”陸觀潮沒說話,阮優也沒說話,只有喬萱又笑盈盈地說︰“你這孩子,結婚了跟沒結婚時一樣,一點長進也沒有。

    當初我讓你娶優優,你也偏要追問阿良怎麼辦,不告訴你,你就不松口,讓優優一直在醫院躺著。

    這不管不顧的勁兒上來了,夠讓人頭疼的。”

    阮優的笑容繃不住了,他從門口的置物架上拿起喬萱的小包塞進她手里,然後極為沒有禮貌也沒有教養地將她推到門外,而後重重地關上門,把惹人煩的喬萱和陸觀潮都關在了外邊。

    門口似乎熱鬧了好一陣,應該是喬萱和陸觀潮在爭執,過了一會兒,門口重歸平靜,阮優怔愣地坐在沙發上,他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唾棄自己此刻的心絞痛。

    分明已經知道了來龍去脈、前因後果,現在只不過是更細致地听聞了一些細節,有什麼可傷心的,難不成是還在期望些什麼嗎。

    阮優輕舒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吐出心口的郁結和不悅,然後他拿起浴袍進了浴室,下個月是顧忻爾的生日,眼看就要到了,顧忻爾晚上約他一起吃飯,提前商量生日該怎麼過。

    阮優不能讓自己一直沉浸在負面的情緒里,他強行打起精神,洗了澡換了衣服,準備出門赴約。

    開門時阮優被門口的身影嚇了一跳,居然是陸觀潮,他還沒走。

    陸觀潮原本坐在阮優家門口的地上,听見開門聲,他連忙爬起來,看阮優皺著眉頭望向自己,陸觀潮居然感到有些笨嘴拙舌,不知如何開口。

    兩人呆滯對視幾秒鐘,陸觀潮只憋出一句︰“優優,你要出門嗎?”阮優已經回過神來,他隨手帶上門,往電梯的方向走,隨口嗯了一聲,陸觀潮還想再問什麼,但是電梯來了,阮優踏進電梯,他的目光垂著,沒有往家門口陸觀潮的身上看。

    電梯很快就關上門開始下行,陸觀潮被隔絕在視線之外。

    也許陸觀潮還會在門口等著吧,電梯叮的一聲到達一樓,阮優搖搖頭,將自己對陸觀潮的設想拋出去,然後邁步走出電梯。

    阮優和顧忻爾約在一家網紅餐廳,顧忻爾提前到了一會兒,阮優進門時他伸長手臂沖阮優揮揮手,阮優走過去,看顧忻爾將一碟甜點推到阮優面前。

    “可好吃啦!你嘗嘗!”顧忻爾咬著叉子尖說。

    阮優抬眼一看,不大的桌面上已經堆了兩個空碟,顧忻爾的視線隨著阮優的目光一同落在空碟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來︰“真的好吃,我沒忍住,多吃了兩個。”

    阮優坐下,開玩笑似的同他說︰“那等你過生日的時候讓趙先生給你全都安排成這個蛋糕。”□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顧忻爾吐吐舌頭,阮優也笑了笑,提起趙擎,顧忻爾的態度沒什麼變化。

    阮優猜顧忻爾並不知道先前趙擎的人找上自己的事情,既然顧忻爾不知道,阮優便猶豫起要不要告訴他。

    或許這是顧忻爾和趙擎之間的情趣呢,如果顧忻爾遇到什麼事一定會告訴自己,阮優不想在顧忻爾和趙擎之間徒增矛盾。

    但思來想去,阮優還是試探著問顧忻爾︰“你跟趙先生最近怎麼樣?他還安排人保護你嗎?”顧忻爾努努嘴,望向窗外的方向,道︰“嗯啊,他說他生意上的事情跟我說不明白,但是找人跟著我是為了保護我。

    反正我也不想知道那麼多,而且跟著就跟著吧,也不是很礙事,別管他們,咱們玩咱們的。”

    阮優想說些什麼,但他到底不明白具體情形,張了張嘴,阮優欲言又止,最終他笑了笑,說︰“好。”

    顧忻爾為阮優倒了杯茶,問︰“你跟陸觀潮呢,最近怎麼樣?他前兩天來我家問我關于你的事,被我給臭罵了一通。”

    阮優道︰“就那樣吧,他知道我住在哪里以後,每天都在門口守著,倒沒怎麼跟我說過話,我也沒搭理他。

    倒是今天,沈良她媽媽找上門的時候,他敲門了,像是怕我出事似的。”

    阮優說到這里,自嘲地笑了笑,顧忻爾也嗤笑一聲,說︰“要這麼怕你出事,早就應該對你好點,何至于等到今天。

    我看他這就是亡羊補牢呢。”

    “亡羊補牢還為時未晚。”

    阮優的手指捏著小小的茶匙,緩慢地攪動著茶湯,輕飄飄地說︰“但在我這兒,他現在做什麼都晚了。

    發生太多事情,我覺得很累,不想再跟他有什麼瓜葛。”

    顧忻爾和阮優長吁短嘆地說了會兒陸觀潮的壞話,他驀然領悟出阮優話里蘊藏的其他信息,他問阮優︰“不對啊,沈良的媽媽找你干什麼?”阮優只有顧忻爾一個好朋友,他不準備瞞著顧忻爾,他也只有顧忻爾可以傾訴,于是阮優便把自己的身世又同顧忻爾說了一遍,包括沈良用自己的腺體做檢測而後冒名頂替的事情。

    阮優越說,顧忻爾臉色越差,等阮優說完,顧忻爾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問︰“說完了嗎?”阮優點點頭,顧忻爾罵道︰“你可真行!阮優!你脾氣也太好太能忍了!這里邊不管哪件事發生在我頭上,我都能鬧個天翻地覆地球爆炸,你倒好,輕飄飄跟沒事兒人似的。

    你要是惡劣一點,自私一點,你看看沈良他媽媽還敢不敢來騷擾你,沒天理了!”顧忻爾越說越氣,大有立刻就要沖到沈家指著鼻子臭罵喬萱一通的架勢,阮優連忙按住他,道︰“我是因為不想跟他們有瓜葛,所以才這樣的。

    我要是表現出很生氣,那不是我越生氣,他們越會纏上來嗎。

    不至于,已經都過去了,我現在只想向前看。”

    顧忻爾仍舊憤憤,但他還是尊重阮優自己的想法,听見阮優這樣說,顧忻爾便問他︰“那你說要向前看,你以後準備怎麼辦?”問到這里,顧忻爾又問︰“今天是工作日吧,你怎麼沒去上班,不是說在心安工作嗎?”阮優便給顧忻爾解釋︰“跟我在一個檢測室的男孩,是腺體專家祁崇君老師的孩子。

    前段時間我跟祁崇君老師見了一面,我願意配合他做一些科學研究,每次去他那邊,我就請幾天假,這會兒我還在假期中呢。”

    顧忻爾不太懂這些,聞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