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63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的話里輕松自在︰“今天是出來吃飯的,咱們不聊這麼嚴肅的話題,喝點酒,吹吹晚上的風,心情多自在。+++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阮優莞爾一笑,接過許知海的好意,他也沒有再同許知海繼續剛才的話題,許知海顯然是準備打持久戰,阮優一兩句勸說不動,他不準備再白費力氣,他和許知海之間的主動權,看似是許知海在追求阮優,實則仍然是許知海掌有自主的權力,阮優不準備再干涉許知海自己的選擇。

    許知海剛才被阮優綿里藏針地拒絕了,心中難免有些疙瘩,想著陸觀潮就在外邊等著阮優,他便想把這疙瘩用膈應陸觀潮的方式來解決。

    許知海邀請阮優出去走走,阮優抬眼向室外望去,夜風里繁花盛開,柔軟茂密的花瓣枝葉都在清風中飄飄揚揚,隔著透明的玻璃牆,似乎也能嗅見醉人的花香。

    “好啊。”

    阮優說。

    阮優自己是不怎麼侍弄花草的,但他很喜歡花香,這或許是成長的原因,喬苒的茉莉花香總是在他鼻尖縈繞,從小到大,這個香氣讓他依賴。

    夜晚的寧靜讓白日里浮躁的空氣都沉澱下來,花香也比白日多含了一股曖昧的潮濕,百花盛開時的香味混雜在一起,一點一點直往鼻子里鑽。

    阮優和許知海並肩走在花壇邊,山間的度假酒店佔地面積很大,門前有廣闊的休息區,花壇的形狀各異,阮優貼著花壇,新奇地看著花壇里的花花草草。

    好半晌,許知海忍不住說︰“你的信息素好像和這些花草的味道都不同,又有一點像。”

    他抱歉地笑著擺擺手︰“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只是看到這些花就突然想起你。

    如果你覺得被冒犯了,可以不用理我剛才說的話。”

    阮優仍然低著頭看花,他的手指輕輕扶著打了花骨朵的%e8%8c%8e干搖了兩下,看那花骨朵憨態可掬地晃來晃去。

    阮優笑著說︰“沒什麼,我的信息素本來也不是這些花草香味。”

    許知海道︰“那是我唐突淺薄了,我還以為omega的信息素都離不開這些花花草草的味道。”

    阮優只一笑作為回應。

    他知道這不只是許知海的誤解,對整個社會而言,他們對omega的固有印象之一就是,omega的信息素一定是清新美妙的花草香氣,因此味道稍微重一些或奇怪一些的信息素,都會被主流價值所排擠。

    或許更高等級的omega還會有更高等級的信息素,但信息素的鄙視鏈是絕不會向下兼容的。

    而阮優,他的信息素等級實在不算高,露水的味道又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味道,這麼些年阮優不被人關注,既是因為沈良太過耀眼,也是因為露水味實在是太難以辨別,即便他在人群里,也很難能讓人意識到還有他這樣一個人。

    沒等到阮優的回答,許知海猜自己是不是又說錯話了,思來想去,許知海決定不再聊這些容易踩雷的話題,轉而和阮優念舊,聊起大學往事。

    但大學期間實在沒什麼可聊的,且不說兩人年齡差距導致並沒有多少共同記憶,單是見面以來,許知海每次都少不了和阮優回味大學生活的環節,在梨島時是這樣,現在仍然是這樣。

    再多的往事也經不起這樣回憶,更何況,阮優和許知海之間的記憶其實是很稀薄的。

    許知海這麼絞盡腦汁地尋覓話題,阮優理解他的意思,見狀忍不住道︰“學長,其實你在大學的時候,我們共事的時間並不長。”

    屢屢踫壁,許知海終于忍不住了,他拋下自己矜持的臉面,說︰“我以為這樣會讓你覺得我們淵源很深,不比你和陸觀潮的緣分淺。”

    阮優笑了︰“這和陸觀潮沒關系。”

    “你在為陸觀潮開脫嗎?”許知海並不退讓,他抓著這個問題追問阮優。

    阮優搖頭︰“不是。

    我只是覺得這是你和我之間的問題,沒必要把陸觀潮牽扯進來。

    如果我是拿你和陸觀潮對比,以此來抵消我和陸觀潮之前的那段婚姻,那我剛才完全沒有必要拒絕你。

    學長,你不覺得剛才的問題對你自己也是一種輕視嗎?”許知海將手插進口袋,盡量以一種輕松瀟灑的姿態同阮優聊天,阮優頗有種溫柔但咄咄逼人的氣勢,許知海開始懷疑自己今天選擇主動挑起話題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阮優遠比許知海想象得難搞,只是和他聊天不談正事的時候,阮優看起來很隨和,這迷惑了許知海,讓他以為阮優本就是這樣隨和的人。

    “可能是我當局者迷了。

    優優,你並不像我這樣喜歡你,所以你面對我的時候,總是可以這麼冷靜。”

    阮優听聞許知海的話,忍不住撲哧笑了一聲,這一晚他和許知海反復拉鋸,許知海總是以感情為武器,向他主動出擊,不管阮優接不接招,許知海看起來都必定要在今天得到一個結論。

    “學長,你我都是成年人,我原本不想把話說得這麼明白,如果你真的像你說的那麼喜歡我,其實你我之間原本是不必錯過這麼多年的。

    而你我之間會錯過,原本就是你並沒有那麼喜歡我,或許你只是對我比較感興趣,或許是你有了情感的需求而我正好出現,總之不論是什麼原因,學長,你的選擇不是基于喜歡,而是基于你有需要。”

    許知海想為自己辯白,阮優卻以一種溫和而強勢的方式阻止許知海︰“更直白一點說,學長,在這之前,你對我的喜歡並沒有強大到能讓你接受我一個不算高等級、同時還離過婚的omega,對吧。”

    許知海顯然十分尷尬,他蒼白地說︰“優優……”阮優聳肩︰“這沒什麼不好承認的,我可以理解。

    只不過學長,我的工作室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秘密,短時間內做大有些痴人說夢,飯得一口一口吃,路也要一步一步地走,不跟你合伙並不是我有什麼了不得的打算,只是我覺得現在時機未到。

    學長,你實在沒必要因為我的工作室而犧牲你自己。”

    好半天,許知海都沒有說話,阮優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自己把話挑得太明白,讓許知海覺得被刺激了,他在心里懊悔,不該這麼直率的。

    直到一陣風吹過,樹梢沙沙作響,許知海才驀地笑出聲來︰“優優,我發現我之前對你的認識太過主觀了,我好像並不了解你。

    現在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了。”

    阮優抿唇一笑︰“學長,你說這話的樣子,看起來很像小說里爛俗的霸道總裁梗。”

    難堪歸難堪,但到底沒有許知海想象中那麼難堪,許知海想趁熱打鐵,加緊進度,他問阮優︰“夜深了,要回家嗎?我來送你吧。”

    阮優搖頭︰“不用了。”

    他沖著門口的位置抬了抬下巴,笑道︰“那邊有人在等我。”

    許知海抬眼一看,陸觀潮站在門口等阮優,他倚在門口,口中叼了根煙,大約是門口保安禁止吸煙的緣故,那煙沒有點燃,他沒抬頭看阮優這邊,就那麼靠著等他。

    “你們……”許知海想問問阮優和陸觀潮是怎麼回事,但話到嘴邊,他並不知道怎麼開口,只好猶豫起來。

    反倒是阮優大大方方跟他解釋︰“來的路上遇到一點麻煩,陸觀潮替我解決的,我有事跟他說。”

    “遇到了麻煩嗎?什麼麻煩,怎麼不跟我說。”

    這倒真是許知海不知道的事情了,難怪陸觀潮之前那副表情,許知海覺得自己錯過了英雄救美的機會,因此頗為扼腕︰“優優,你應該跟我說的。”

    阮優還沒回答,陸觀潮似乎听見了動靜,他手里捻著那根沒點著的煙,說︰“優優,走了。”

    阮優抱歉地同許知海笑了笑,轉而朝著陸觀潮的方向過去,許知海看見阮優跟在陸觀潮身後,他們走到門口拐角處,然後阮優上了車,陸觀潮始終在阮優身前半個身位的位置,他帶著阮優,像帶著一個屬于自己的小朋友。

    陸觀潮帶著阮優上車,司機已經被陸觀潮打發走了,阮優坐在副駕駛的位置,陸觀潮偏過來想為阮優系安全帶,結果發現阮優自己已經系好了。

    他里阮優很近,鼻尖距離阮優的腺體更近,阮優貼了信息素隔離貼,他本就不易察覺的信息素味道被牢牢地封在隔離貼下,陸觀潮戀戀不舍地望了一眼,而後才坐直了身子。

    “陸觀潮。”

    阮優喊他,陸觀潮連忙應了一聲,阮優看他一眼,問︰“那個人怎麼處理的。”

    “沒怎麼處理,交給趙擎的人了。”

    陸觀潮說。

    阮優沒說好還是不好,好半天他道︰“你先開車吧。”

    先開車,這就是之後還有事,陸觀潮發動了車子,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要漫長,許是入夜,山路難行,陸觀潮開得不算快,樹影婆娑,掠過車窗,顯得有些陰沉可怖。

    這很長的一段路阮優都沒有說話,直到他們快要走到山下,已經隱約可以望見遠處城里繁華閃爍的燈光,阮優才冷冷地開口。

    “今天的事,我很謝謝你,但是陸觀潮,如果你再這樣監視我,我就報警了。”

    第68章

    陸觀潮很尷尬,原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地在保護阮優,沒想到居然被阮優給發現了。

    陸觀潮說不出話來,阮優也不想听他說話,他側過臉,朝著窗外,避之不及的樣子。

    陸觀潮開了一會兒車,還是心有不平,他將車停在路邊,道︰“阮優,你跟我講話就非得是這個態度嗎?你跟許知海不是有說有笑親切得不得了嗎?”阮優頭都沒回,冷冷道︰“所以咱倆都離婚了你還要跟我吵架嗎?但我不想跟你吵架,陸觀潮,我很認真地跟你說,你監視我,跟蹤我,這讓我很不舒服,我覺得我被冒犯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懂這種被人冒犯的感覺?”“我是關心你!我怕你出事!”陸觀潮看見阮優這個樣子,就覺得自己一腔熱情不被理解,陸觀潮也有點委屈︰“阮優,我不知道你不想見我嗎?但我如果不跟著你,不看著你,你出事了怎麼辦?你知道有多少人盯著你嗎,就算你不是什麼炙手可熱的阮優,你只是一個普通的omega,踫到今天下午那種司機,遇不到我你要怎麼辦?”“要你管!”阮優嘴硬,回懟陸觀潮。

    陸觀潮愣了一瞬,他沒想到阮優會這樣說,冷笑道︰“好,是我多管閑事,離婚了本來就該再也別見,我還在這兒搞什麼自作多情的把戲呢。”

    阮優咬著牙道︰“你早該明白這一點。”

    陸觀潮沒有再說話,他將阮優送到樓下,當著阮優的面撥通了電話︰“是我,告訴老方的人,以後不用再來了,去領工資吧。”

    掛了電話,陸觀潮將手機隨手一扔,對阮優說︰“放心了吧,當著你的面把人都撤了,以後再也沒人盯著你了,你愛跟誰約會就跟誰約會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