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6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陸觀潮這話說得阮優心頭火蹭蹭直冒,但他不想跟陸觀潮 攏  亂瘓洹澳闋詈盟檔階齙健本拖鋁順擔 煽斕嘏芑せ伊恕br />
    陸觀潮梗著脖子沒去看阮優下車的背影,他心中百味雜陳,過去他們那段婚姻里的阮優有多溫順可人,現在的阮優就有多讓陸觀潮頭疼。

    阮優像是下意識拒絕一切來自于陸觀潮的信息,無論是陸觀潮的好還是不好,阮優通通都予以屏蔽。

    阮優回到家,顧忻爾還沒睡,正躺在沙發上貼面膜,听見阮優怒氣沖沖地開門,顧忻爾嚇得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坐好。

    “阮……阮優,你回來啦!”顧忻爾跟阮優打招 ,阮優陰著臉嗯了一聲。

    阮優大喇喇把腳上的鞋甩掉,光著腳走到顧忻爾身邊坐下,長嘆一聲︰“氣死我了!”顧忻爾覷著阮優的顏色,小心翼翼地問︰“你怎麼啦?你學長讓你生氣了?”“跟他有什麼關系,還不是那個陸觀潮!”阮優憋了一肚子的火終于找到了排氣口,他對著顧忻爾就是一陣輸出︰“我去的路上打車,遇到個有毛病的司機,性騷擾我,我就下車跑了,在路上踫到陸觀潮,他把我送到吃飯的地方,還說要等我,再把我送回來。

    那會兒許知海還在路上堵車,我自己坐著等了一會兒,等的時候我就越想越不對勁啊,你說他陸觀潮是什麼性格,我倆沒離婚的時候他看到許知海都一副祖墳被撅了的樣子,現在離婚了,他听說我要跟許知海吃飯,還能這麼和顏悅色,還能說要在門口等著我吃完以後再送我回去?”“你倆這是搞什麼我不懂的小情趣呢,看起來你倆都有點病。”

    顧忻爾小聲嘟囔。

    阮優 得瞪他︰“你嘀嘀咕咕說什麼呢?”顧忻爾連忙擺手︰“沒什麼沒什麼,就是覺得陸觀潮高風亮節,太偉大了。”

    “偉大?他偉什麼大!”阮優氣得要跳腳︰“他是一直找人在監視我,所以他自己心虛呢!知道自己在監視我,就沒法再理直氣壯地指點我跟誰接觸不跟誰接觸了。

    我坐在那兒等許知海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你說這城市成百上千萬人,這得多巧,才能讓他在路上正正好好遇見我,還每回我有什麼事情他都能遇見。

    這不就是找人盯著我嗎?”顧忻爾問他︰“然後呢,那你怎麼做的?”“我讓他以後再別盯著我,否則我就報警了。

    他就把人給撤了。”

    顧忻爾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嘖嘖兩聲,道︰“阮優,那個騷擾你的司機,陸觀潮是不是自己想辦法解決了,他沒交給警察吧。

    你覺得他是怕警察的那種人嗎?”阮優眨眨眼楮,慢吞吞道︰“所以他又在 弄我?”顧忻爾無語地搖搖頭︰“你是不是傻啊,我的意思是,陸觀潮把人撤走,其實可能並不是因為你用報警的事情要挾他,他怕了你,而是他自己覺得不放棄也沒辦法了吧。”

    阮優愣住了,顧忻爾看他表情就知道他還沒想過這種可能,于是頗為無奈地說︰“有可能是你跟你學長見面的場面被他看了,他真的受傷了,也可能是你給他說了什麼讓他覺得自己做這些都沒意義,反正他把人撤了當然是應該的,無論如何也不該監視你。

    但是我覺得吧,這可能就是他要放棄你了。”

    阮優愣了好一會兒,半晌沒好氣地說︰“放棄就放棄,誰稀罕。”

    顧忻爾沒說話,只盯著阮優,阮優自己又說︰“之前還說得好像沒有我都活不下去的樣子,現在還不是說放棄就放棄了,我就知道他靠不住。”

    顧忻爾實在很無奈︰“沒這個道理吧,阮優,你要是不接受他,還得讓他一直追著你,你這不就跟沈良沒區別嗎?你要想出氣,也沒這麼個出法,我看你每次和他見了面,自己好像也挺氣的。”

    阮優訥訥半晌,最後解脫似的,說︰“你說的沒錯,我跟他見了面,我自己也挺氣的,所以如果他真的決定放棄,我覺得也挺好的,至少我們倆都解脫了。”

    顧忻爾一語成讖,陸觀潮真的沒再來見過阮優,阮優之後出門試探幾次,也再沒有見到陸觀潮派人跟著自己,他放下心來,心底里那股淺淡的失落也很快被蜂擁而至的客流沖散。

    阮優的工作室生意變得非常忙,預約單上的日程已經被排到半年開外,即便如此,仍然有源源不斷的omega涌入阮優的工作室,希望阮優能給他們一個解脫。

    純靠阮優一個人的信息素調節完全忙不過來,祁陽的數字化調控最終還是需要阮優過最後一關,整個工作室的運轉盡數落在阮優頭上,也讓阮優壓力倍增。

    “不能再這麼運轉下去。”

    這是阮優、顧忻爾和祁陽在開會時一致提出的觀點,三人小作坊不能滿足需要,每個人都分身乏術,看起來擴大規模成了必經之路。

    對他們的工作室來說,難的並不是注資,畢竟許知海一直圍著阮優蠢蠢欲動,只想加入他們的工作室,湊這一份熱鬧。

    相比而言,尋找像阮優這樣同樣有著極其特殊敏[g n]的腺體的omega才是更迫切的需求。

    其實自從阮優的工作室火了以後,市面上諸如此類的工作室也遍地開花,但有些omega本身的資質並不到這個程度,有些則是被家人脅迫,並不能幫助其他omega。

    這情況和祁崇君當初想要尋找omega志願者做實驗時一模一樣。

    所有人都認為omega的身體資源有利可圖,因此一旦有了一個能獲利的方向便蜂擁而至。

    亂象之下,阮優的工作室便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不少人指責阮優沒帶個好頭,把整個alpha和omega的生態都打亂了。

    擺在阮優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擴大規模,讓自己的工作室標準化正式化,要麼轉變工作室的運行模式,不能再混雜在市場其他亂七八糟的工作室里,一並淪為只熱鬧一次的焰火。

    “如果我們在目前面診的基礎上,再增加其他的運營模式呢?”祁陽說。

    見阮優和顧忻爾示意他說下去,祁陽便道︰“我只是在想,既然以信息素分泌為主導的發倩期是可以使用抑制劑控制的,那標記應該也是可以控制的。

    對于已經做過標記清除手術多年的omega來說,是不是用藥就能控制自己的情況呢?”阮優想了想,說︰“听起來可行,但重點應該是藥物研發吧,咱們又沒有這方面的資質,也沒有這方面的條件。”

    祁陽說︰“所以不管轉不轉型,擴大規模,更加正規化運行都是必然的選擇。”

    祁陽含蓄地選擇措辭,說︰“阮優,還有忻忻,我覺得你們倆有時候……沒必要刻意為了避開什麼,而犧牲自己應該獲得的一些東西。”

    沉吟半晌,阮優說︰“好,既然要擴大規模,那就正正經經地去寫策劃書,各方面都想好吧,今天咱們大致理一個思路,過後恐怕有的忙了。”

    顧忻爾問︰“那排期里的這些還見嗎?”“見。”

    阮優的回答倒是很斬釘截鐵︰“別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既然已經跟客人約好了時間,就不能說打亂就打亂,不然自己的信譽也被消耗了。”

    顧忻爾又問︰“那如果是你學長或是陸觀潮來了,你說咱們要跟他們聊嗎?”阮優反問︰“如果趙擎來了呢?”見顧忻爾回答不上來,阮優說︰“所以這事兒就交給祁陽吧,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只看合不合適最重要。”

    第69章

    緊鑼密鼓的,阮優和他的合作伙伴們先各自按照之前開會說的事項,一一完成規模擴張前的準備工作。↑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可是即便阮優再加緊速度,也還是花費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才組建起粗陋簡單的團隊,期間阮優幾次被許知海塞人進來,顧忻爾那邊也有不少趙擎想塞進來的人。

    一邊要忙著招人,一邊還要忙著辨別敵我,阮優焦頭爛額。

    許知海大約是塞進來的人都被阮優給拒了,他有些急,主動找上阮優,道︰“我覺得你不應該這麼迫切盲目地去組建團隊,然後跟投資人見面。

    起碼也該有選擇地進行吧。”

    他來的時候阮優正在寫項目書,阮優還沒寫過這種東西,頗有些焦頭爛額,听見許知海的話,阮優更加無言。

    忍了忍心下的戾氣,阮優笑了,他也覺得自己自從和陸觀潮離婚後變得戾氣很重,且有越來越重的趨勢。

    因此阮優盡量客氣地同許知海說︰“之前學長不是還讓我不要那麼畏手畏腳,應該放開手腳擴大規模嗎?我現在照做了,怎麼,市場行情變了嗎?”許知海啞口無言,好半天他說︰“優優,我只是覺得,如果你需要錢、需要人,都沒必要花費那麼大的代價,明明能幫你的人很多,我就可以幫你。”

    阮優聞言便不想再說什麼,他低下頭開始繼續寫項目書。

    見阮優只顧著忙自己的事情沒有反應,許知海又說︰“阮優,你沒必要這麼軸,規則只是一個標桿,並不是底線,我作為alpha,並不會因為你選擇了一條更輕松的路就對你另眼相看。”

    “開口求人幫忙總歸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如果只是金錢利益上的回報,那也就罷了。

    最難以報答的往往是金錢利益上的回報,那我只能說我無以為報,所以干脆不需要。”

    阮優說︰“更何況我為什麼要在乎alpha會怎麼看我?”和許知海不歡而散,阮優開始專心準備路演峰會。

    很奇怪,之前一段時間他仿佛著了魔似的願意和許知海見面,和陸觀潮鬧翻以後,阮優也不想見許知海了。

    阮優心底隱隱約約有個聲音在告訴他自己,其實他還是為了氣陸觀潮,但阮優只要一有這個想法,就會立刻讓自己做些別的,拋下這個念頭——這實在太可怕了,難道自己現在還對陸觀潮念念不忘嗎?雖說一開始開會的時候把拉投資的事情交給了祁陽,不過阮優還是沒有全然拋下,有時祁陽分身乏術,阮優就會接替祁陽跑一跑峰會。

    峰會上多得是投資人,阮優以前也和陸觀潮一同出席過這種場合,只不過那時他是在後台和一群omega太太坐在一起閑聊等待丈夫的花瓶,現在他自己變成了拿著項目書站在台上等待資方審視的那個人。

    雖然無論在台前還是台下,阮優都少不了被alpha凝視,但總歸還是不同。

    只不過當阮優在峰會現場看到沈良的時候,他突然發覺,也沒什麼不同,一樣是紙醉金迷的名利場,一樣是帶著倒人胃口的笑容的沈良。

    而沈良在看到阮優後便施施然起身,他走到阮優身邊,撿了把沒人的椅子坐下。

    “優優,這麼驚訝地看著我干什麼,信息素行業年度峰會,你覺得我不該來嗎?”沈良撢了撢自己的衣領︰“你是不是還不知道,這個峰會,我是主辦方,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