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65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經辦了五年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他伸手抽過阮優身旁的小幾上擺放的項目書,笑眯眯說︰“像這種創新類的項目呢,心安基本看到好項目都會投資,信息素行業發展,到底離不開新鮮血液嘛。

    只不過那些人還是沒什麼做生意的頭腦,拿著我的錢只會燒,燒光了就算完了。

    優優,你是我弟弟,我們兄弟齊心,想必沒有做不成的事。”

    阮優瞥他一眼,沒說話,沈良又說︰“再說了,心安現在是我的,本來它該是我們倆的,只不過這都是爸媽當年一念之差,現在我也舍不得分你一半。

    但你如果能把你自己的事業做起來,我倒是願意給你砸錢,到時候咱倆合並,不就能統一信息素行業的半壁江山了。”

    阮優懶得跟他再做夢,只冷冷道︰“你的離婚官司打完了?”沈良果然噤聲不再說話,但他的沉默也不過一瞬,想必早就在家千百次地和張晟發過瘋鬧過,已經快要脫敏了。

    沈良的笑容很快恢復︰“提這些不開心的做什麼,還是哥哥我對你好,給你通知個好消息,周末我過生日,你記得來。”

    阮優借口出來走走,逃離了沈良身邊,峰會所在地是一家酒店的會議廳,巧妙地避開了酒店大堂的公共區域,但缺點就是路線過于七拐八繞,阮優繞了兩圈,就繞不回會場了。

    他順著頭頂上的指示標走來走去,結果只听見會議廳里主持人已經開始致辭,卻始終沒有找到入口在哪里。

    阮優有些著急,繞著會議廳轉了好幾圈,會議題周邊有不少門,基本都是休息間和雜物間,也有洗手間,阮優一間一間看過去,走到洗手間門前時,他推門的手頓住了。

    “今天怎麼只有你來了,我還以為這種情況,咱們陸總肯定會來。

    往年他不是都來嗎?”女性omega洗手間里傳來一個聲音。

    阮優幾乎是下意識地停住腳步,陸總,阮優腦海里浮現的第一個身影就是陸觀潮。

    理智告訴阮優他該去找找會議室入口了,但情感本能將阮優的雙腳釘在原地,他哪也沒去,就留在原地偷听。

    “本來是準備來的,這不是陸總的前妻來了,陸總就不來了。”

    “陸總跟前妻離婚以後鬧得這麼僵啊?連面都不能見?”“什麼啊,是前妻不見我們陸總,陸總不願意惹人不高興,所以才不來了。

    更何況還有媒體呢,陸總讓咱倆繞著媒體走,不許接受媒體的采訪。

    我看他也是不想再讓媒體亂寫,中傷到夫人,否則他派我倆來干什麼,蹭茶水喝嗎?”“都離婚了還叫什麼夫人啊?”“陸總都把那位當夫人,我還敢不叫夫人?我不想混了嗎?陸總辦公室桌上擺的結婚照都沒撤呢,前兩天我去給辦公室里的花花草草換水,偷瞄到陸總對著結婚照發呆。”

    “那我听你這話,陸總對前妻還沒放下呢。

    好可惜啊,我還以為陸總離婚了,我就有機會了。”

    “你得了吧,陸總再離十次婚才能看到你。”

    那聲音頓了一會兒,又道︰“你沒發現嗎,陸總連結婚戒指都沒摘,現在還戴著呢。”

    “太感人了,陸總真是百年難遇好alpha,別跟前妻糾纏了,來跟我糾纏吧。”

    兩個omega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阮優連忙離開了。

    原來陸觀潮是因為不想讓自己不高興所以才沒有來,阮優心里酸酸的,說不上是什麼感覺,茫然間終于找到入場的門,推開那一扇大門的那一刻,名利場在阮優面前亦是轟然打開,阮優使勁搖了搖頭,似乎想將腦海里的陸觀潮晃出去,而後他回到座位上,目光卻不由自主地落在前排“陸氏科技”的位置上。

    阮優心神不安,直到輪到他上台了,他才抑制住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開始拿著項目書上百。

    阮優的項目介紹還沒說完,就被沈良給打斷了。

    沈良當著眾人的面道︰“大家好,請允許我說幾句,前段時間的新聞想必大家業看過了,台上這位是我的親弟弟,所以我將以我個人名義出資,為這個項目組建專業團隊,開發完整的技術產業鏈,以及提供後續長遠的供貨渠道。”

    阮優和沈良同時出席一場投資峰會,一個是資方,一個卻還是求人投資的創業者,這差異本就讓到場媒體感興趣得很,現在沈良又當眾這麼宣布,可算是把媒體想看到的畫面一一呈現。

    甚至都輪不到阮優說不——這峰會本就是心安作為主辦方的,阮優若是想反對,無異于螳臂當車。

    但阮優最終沒有反對,也是因為他心中的計較有很多,沈良固然煩人,但沈良說的那些不像是玩笑話,他似乎是真的想把自己的工作室扶持起來,然後用于對抗喬萱夫婦。

    如果是這樣,那阮優就可能從沈良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

    總歸都是要被資方指手畫腳的,倒不如是個懂行的沈良,起碼不會對著工作室的業務不懂裝懂指手畫腳。

    這是阮優接受沈良的投資後對顧忻爾和祁陽解釋的緣由,顧忻爾和祁陽也各自尋找到一家合適的投資方,但這其中最讓人驚掉下巴的仍然是阮優接受沈良投資這件事。

    “你真要接受沈良的投資,這樣的話,以後你和沈良就要不斷地接觸了。”

    顧忻爾沉痛地說︰“起碼是在他的錢沒燒光的這一段時間內。”

    “我倆的接觸什麼時候斷過嗎?他還邀請我周末去參加他的生日宴呢。”

    “你不會說你要去吧?”顧忻爾問。

    阮優眨眨眼楮︰“為什麼不去?沈良的生日都會邀請很多名流大咖,場面不小呢,你要一起去嗎?”顧忻爾沒說自己去還是不去,他委婉地提醒阮優︰“沈良要過生日了啊,那之前陸觀潮給他放煙花,也就是在他生日的時候吧。”

    阮優的表情僵在臉上,提起沈良時的雲淡風輕就好像過于濃重的一層底妝,經由名叫“陸觀潮”的這陣風一吹,就通通變成一副又硬又木的殼。

    “我管他什麼時候放的呢,我又不在乎。”

    阮優撇撇嘴,說。

    第70章

    沈良要過生日,半個圈子的人都被他邀請去捧場,他向來是這樣一個愛熱鬧的人,到了自己生日這種場合,更是恨不得多來些人來襯托他的身份。

    按沈良的性格來說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阮優也正兒八經地開始準備赴宴的行裝,這比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還讓顧忻爾震驚。

    “今天吹的什麼風,怎麼我們阮優也開始奉行人靠衣裝的奢靡定律了?”顧忻爾一邊替阮優參謀一邊說。

    阮優專程找了造型師,造型師按阮優的風格發來不少衣服,阮優帶著顧忻爾一起,正在比較挑選合適的那身。

    阮優聞言伸了個懶腰,道︰“以前不知道想光鮮亮麗地出現在人前還需要這麼多繁瑣的步驟,這會兒才發現,原來想漂亮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

    顧忻爾拿著鼠標劃拉了幾下,道︰“我怎麼看這個風格有點適合我?”阮優抿嘴笑道︰“那就是給你選的,造型師一起發過來了,你自己看看吧。”

    顧忻爾的手指在鼠標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阮優見狀問他︰“你想什麼呢?不是最喜歡看新衣服了嗎?”顧忻爾以一個自以為非常含蓄,實則只差把心思寫在臉上的表情問阮優︰“那沈良過生日,都要干什麼啊?你搞這麼隆重,都有誰去?”阮優笑了︰“都有誰去我不知道,但趙擎會去。”?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見顧忻爾變了臉色,阮優又道︰“他不是總來找你嗎?怎麼這會兒要見面,你看起來不甘不願的樣子。”

    “不想和他在公共場合見面。”

    顧忻爾答得飛快,但聲音很低︰“不想被別人關注議論。”

    阮優理解顧忻爾的心情,他拍拍顧忻爾的手背,問他︰“那你就不去了,好不好?”顧忻爾又搖搖頭,他打起精神來︰“又不是我做了對不起趙擎的事情,我為什麼要躲著他,他要是有點自知之明,他就該縮在家里不出來。”

    阮優立刻想起不再與他同時出席一場活動的陸觀潮,原以為自己根本不想再見陸觀潮,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會倍感輕松,誰知道自己真的知道他不願彼此為難所以不出現時,竟然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暢快。

    阮優和顧忻爾收拾得體體面面一同去了沈良的生日宴,沈良的婚禮辦得草率,這一年都過得雞飛狗跳,因為張晟,他總是被批評得灰頭土臉的,現在大有要借著生日宴會一雪前恥都意思。

    即便阮優已經習慣于沈良的浮夸,還是被沈良給震驚到了。

    到場人數眾多,沈良的身份今非昔比,以往他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更多的仍然是頗受歡迎的omega,如今他對外首要的形象就是心安毋庸置疑的掌權人,身份變了,前來捧場的人臉色也就變了。

    曲意逢迎的omega名媛和太太們已經被置于其後,多得是想要上前結交的alpha,畢竟沈良如今名利在握,比諸多沒什麼前景的大家族旁枝alpha更有前景。

    更何況他要離婚了,無異于是一塊鮮得惹眼的肥肉。

    不過阮優來時沈良還是親自迎接了,他臉上那笑容就從沒變過,阮優看著他,在想沈良是不是已經不會以別的方式笑了。

    落座以後不出預料,陸觀潮沒來,他環顧一周,趙擎倒是來了。

    看來並沒有什麼自知之明。

    顧忻爾也看見趙擎了,他收回目光,和阮優坐在一起。

    周圍也有人上前對阮優和顧忻爾獻媚,這還是阮優第一次收到旁人的客套。

    倒也不奇怪,短時間內阮優和顧忻爾紛紛離婚,又做起了自己的事業,omega能從婚姻中全身而退已是奇跡,能做到阮優和顧忻爾這樣,確實讓不少omega艷羨。

    家家戶戶的婚姻都是一攤爛賬,阮優和顧忻爾,再加上沈良,他們能做到如今這個程度,許多omega心思都活泛起來,前來同他們交際,既是客氣,也是真心取經——就算學不來做事業,還學不來怎麼離婚嗎?阮優第一次在名利場上同人說這麼多話,他只覺得自己笑得臉都要僵了,望向沈良時才明白,難怪沈良要一直這麼笑著,恐怕他的嘴角就沒機會落下來。

    Alpha可以在社交場合冷臉,omega卻不能。

    眼前盡是觥籌交錯,沈良像一只花蝴蝶似的在人群中穿梭,來找阮優聊天的人很多,他漸漸也顧不上去看沈良在做什麼,頭一次以主客的身份出席這種宴會,阮優還沒能掌握拒絕喝酒的技能,盡管他已經覺得自己喝不動了,可還是被迫來者不拒,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漸漸覺得頭暈。

    阮優端著酒杯走到天台處去吹風,有人同樣跟了上來,是許知海。

    阮優轉頭看他一眼,而後繼續趴在天台的護欄上,望著窗外的夜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