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78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達一下我的感受。”

    “你真的很壞,陸觀潮。”

    阮優已經閉上眼楮了,半是認真半是玩笑地說,他語氣輕飄飄的,看起來不像在聲討陸觀潮,只是隨口一句感慨。

    陸觀潮當然知道這個壞里包含著阮優的玩笑,也包含著阮優的真實感受,他對阮優的確做過許多很惡劣的事情,這些事並不是他們如今重修舊好就能夠當做從沒發生過的,阮優不提,只是因為他在朝前看,陸觀潮也要朝前看,阮優不許他背負太多情緒,那些過往他就也重拿輕放。

    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再回轉,陸觀潮只能在心里第無數次地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對阮優好。

    阮優眯著眼楮躺了一會兒,還是沒睡著,他混混沌沌地喊陸觀潮︰“陸觀潮,你睡了嗎?”“沒有。”

    陸觀潮說︰“我在等你睡著。”

    阮優的睫毛抖了抖,但他沒睜開眼楮,就這麼閉著,他對陸觀潮說︰“我睡不著了,聊聊天吧。”

    “你想聊什麼?”“就……聊聊你為什麼喜歡我吧,我都告訴你我為什麼喜歡你了。”

    阮優說。

    他這語氣像是小朋友之間交換秘密一樣鄭重,陸觀潮笑了起來,他的思緒回溯到一年前他們還處在婚姻里的日子,為什麼喜歡阮優呢,陸觀潮想了一會兒才給出回答。

    “反正總不會是因為你煮的咖啡很香,做的菜好吃,烤的小餅干也可愛,這些都不能算是原因,對我來說喜歡總是慢慢積攢培養的,有一段時間我感覺每天都能發現你身上很可愛的地方,你很吸引我,優優。”

    阮優撓撓陸觀潮的手心表示不滿︰“說來說去,你還是沒說為什麼喜歡我。”

    這是不給出一個答案來就不肯罷休的意思了,陸觀潮沉吟一會兒,說︰“其實我想不到什麼很精準的理由,但是你剛才那樣問我,我突然想起來沈良結婚那一天,我們一起去一家飯館吃飯,你跟沈良說了幾句話,不太高興,但是我點了你喜歡吃的小黃魚,你的眼楮立刻就變得亮晶晶的,一直在慢吞吞地吃魚。

    听我說話的時候嘴里還塞滿一大口魚湯泡飯。

    我在那一刻發現你和沈良一點都不一樣,你真實,可愛,像是踏踏實實站在地上,讓我也落在地上了。”

    “哦……”阮優听明白陸觀潮的意思了,他拖長音調,說︰“你這跟說我是老實人有什麼區別。”

    陸觀潮悶聲笑起來︰“我沒有這個意思。

    而且人不可能總是虛無縹緲地飄著,落地才是必然的。

    而且我很慶幸你讓我落地,從不切實際的幻想里進入真實的生活,最慶幸的還是我居然明白了這一點。

    如果我三十歲五十歲才能明白過來,那豈不是什麼都來不及了。”

    想了一會兒,陸觀潮又說︰“而且優優,你也不全是讓我回到現實,我們分開以後,我還以為我們再也不會在一起了,那時候我才明白你並不全是我看到的那副宜室宜家的樣子,我做夢是你睜開眼楮也想見到你,也不能算是幻想了,就是渴望,只想跟你在一起。”

    “你那是魔怔了。”

    阮優輕聲說︰“陸觀潮,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結婚太快,分開太快,復合也太快,如果時間再久一點,我們可能就沒這麼瘋狂了。”

    “但是被理性權衡、反復測量的是實驗,不是感情,感情是沒法用工具衡量的。

    要不怎麼會說無怨無悔呢?”陸觀潮說。

    阮優啞口無言,他捧著陸觀潮親親他的嘴唇,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會說話。”

    陸觀潮加深了這個吻,兩人纏綿地親了一會兒,陸觀潮放開阮優,調侃他︰“我以前也沒發現我們優優這麼主動呢。”

    阮優害羞起來,裹緊被子轉過身去,嘴里念叨著睡覺睡覺,陸觀潮便笑︰“給我點被子。”

    阮優伸手分給陸觀潮一角,被陸觀潮連人帶被子像卷春卷似的撈進自己懷里,“好了,睡覺吧,再折騰一會兒天都亮了。”

    阮優在陸觀潮懷里尋摸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終于閉上眼楮睡了,陸觀潮等待阮優的 吸變得平緩,也閉上了眼楮。

    作者有話說︰大家可以想想有什麼想看的番外情節了,正文估計就在這幾天內完結啦!

    第84章

    陸觀潮第二天和阮優雙雙睡到日上三竿才起,阮優騰地從床上彈起來,拉開窗簾,日光瞬間灑進房間,曬得他眯起眼楮。

    “陸觀潮!快起床!”阮優連忙回到床上,扒著陸觀潮叫他起床。

    其實陸觀潮在阮優起來的那會兒就醒了,但他想看看阮優醒了以後會干什麼,所以閉著眼楮裝睡,這會兒阮優像只青蛙似的跪趴在床上一個勁兒的搖他,陸觀潮噗嗤笑出聲來,趕緊睜開眼楮。

    “你要把我搖散架了。”

    陸觀潮說。

    阮優跪坐在床上,懊惱地同陸觀潮說話︰“還想今天早晨早點起床去看日出的,現在都快吃午飯了,還哪有日出可看。”

    陸觀潮伸手拍拍他的屁股,又拉著他躺下,懶懶散散地說︰“沒事兒,明天再看也一樣,再躺一會兒。”

    阮優翻到陸觀潮身上趴著,摟著他的脖子跟他商量︰“可是我想出去玩,起床吧,我們出去逛逛。”

    陸觀潮沒動彈,阮優又抱著陸觀潮的脖子搖了搖,陸觀潮卻只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不理會他的撒嬌。

    阮優不信陸觀潮不吃自己這一套,一直哼哼唧唧地讓陸觀潮起床,直到阮優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熱騰騰硬邦邦地頂著自己。

    阮優小聲尖叫一聲,想從陸觀潮身上逃開,被陸觀潮一把摟住,好笑地說︰“醒來就開始拱火,現在才後悔嗎?”阮優眼楮轉了轉,跟陸觀潮打商量︰“那你快一點,然後我們出去玩。”

    陸觀潮搖搖頭,堅定地說︰“不行,除非你幫我。”

    這麼鬧了一場,一直到出門阮優都在嚷嚷手腕酸疼,陸觀潮拉著他的手揣進自己口袋,好笑道︰“那我給你揉揉。”

    阮優又抽出手瞪他一眼,說︰“不要你揉!”一路吵吵鬧鬧,阮優和陸觀潮終于走到碼頭,這個時間點出海已經晚了,當天想要往返就會很辛苦,兩人打算去島上住一晚,反正他們來時也兩手空空,想要變更行程也很輕松。

    阮優一直想出海,上了船又暈船,他氣息奄奄地靠著陸觀潮,陸觀潮喂給他一口檸檬水,阮優咬著吸管喝了兩口,又揮揮手讓陸觀潮拿遠點。

    “我喝不下。”

    阮優說得可憐巴巴。

    “那就堅持一會兒,可能是正午日頭太大了,待會兒休息一下。”

    陸觀潮伸手替阮優擋著太陽。

    阮優暈得不得了,整個人直往陸觀潮身上貼,陸觀潮還當他這一天都得這麼無精打采了,沒想到下了船又好了。

    船一停,阮優好像又恢復了,他登上岸,拉著陸觀潮讓他快些走。

    “我也走不動了。”

    陸觀潮說。

    阮優站定,盯著陸觀潮嚴肅地看了他幾眼,似乎在判斷陸觀潮是真的走不動了,還是在耍賴,看了一會兒,阮優踮起腳親了他一口,“現在總能走動了吧。”

    阮優說。

    陸觀潮低聲笑起來,直到走到森林公園的門口了,陸觀潮還在低著頭笑。

    阮優伸手讓陸觀潮拿出證件買票,手在空氣里伸了好半天也沒見陸觀潮動彈,回頭一看,陸觀潮一臉春意盎然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歪著頭湊到陸觀潮眼前,嚇了陸觀潮一跳。

    “你想什麼呢?”阮優問,他伸手在陸觀潮口袋里掏了半天,嫌棄道︰“真不靠譜。”

    “你靠譜就行了,咱倆有一個靠譜的就夠了。”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陸觀潮說。

    阮優聞言直搖頭,他跟陸觀潮說︰“那可不行,操心太多會變老,我還得工作,你還是要自己多多努力呀陸觀潮小同志。”

    陸觀潮笑得打跌︰“好,優優大老板。”

    森林公園依山而建,園內水草豐茂,林木密布,走到人煙稀少的地方,甚至會有陰冷潮濕的感覺,阮優走了一會兒就覺得累,拉著陸觀潮在長椅上休息。

    “這麼走一會兒歇一會兒,咱們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出口呀?”阮優伸長脖子去看前邊的指示牌,嘟嘟囔囔地抱怨。

    “累了就慢點,休息好了就快點,不用那麼著急,咱們又不是來暴走的。”

    陸觀潮說。

    阮優躺在陸觀潮腿上嘿嘿一笑︰“陸觀潮,你可真好。”

    過了一會兒阮優又說︰“我倆第一次出去玩的時候,我一路跟在你後邊小跑,你脾氣好大,我都不敢說話。”

    陸觀潮低頭看了看阮優,他的手覆在阮優臉上,只笑了笑沒說話。

    阮優說的句句屬實,陸觀潮沒什麼能為自己辯解的,他只能蒼白地對阮優說︰“以後不會了。”

    但阮優和陸觀潮心里都清楚,阮優真正耿耿于懷的並不是陸觀潮態度不好,而是陸觀潮的心里另有所屬,而阮優對此一無所知。

    他們一同出游,陸觀潮前腳帶著阮優去自己給沈良放過煙花的島上憑吊那段無望的感情,後腳他的心思就因為沈良婚變的消息再度活絡。

    而今他們再度同游,憶及往事,仍然會覺得傷感。

    但已經決定要在一起了,阮優也盡量克制自己不要再觸景生情,沉浸在過往那些並不愉快的事情中。

    他站起身,拉著陸觀潮的手,說︰“好啦,我們走吧。”

    陸觀潮牽著阮優的手,一起走了幾步,阮優低著頭說︰“陸觀潮,以後我不再提以前的事情了,我覺得這對我們不好。”

    他們走到視野開闊的地方,高大的闊葉樹叢掩在身後,這是一個面積不算很大,但朝向很好的天然觀景台,眼前就是廣袤而靜謐的海洋,海岸線在這里彎出一個美妙的弧度,沖刷出一片柔軟的沙灘。

    正值下午,海面波光粼粼,而沙灘則因為步行難以抵達,所以甚少有人前往,保留了最完美的形狀。

    阮優輕輕舒了一口氣,他說︰“我知道我們已經重新在一起了,我不應該總是翻舊賬提起以前的事,我們應該過好現在的生活一切朝前看,但是我又忍不住,我總想說,因為我總能想起來。”

    “是我做得太惡劣了。

    你應該耿耿于懷的。”

    陸觀潮說︰“而且我們應該坦誠,你的開心或者不開心都能告訴我,我也不會再瞞著你。”

    阮優順勢坐在觀景台上望著海面吹風,他笑了笑,對陸觀潮說︰“但是我覺得我們很開心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然後又說出來,好掃興。”

    “沒有。”

    陸觀潮揉揉阮優的頭發,阮優的坦誠讓陸觀潮愛不釋手,他甚至不知道怎麼樣去面對這樣一顆柔軟的心,“這個坎我們總得一起跨過去,如果我們都接受不了這種狀況,那我們是沒法走很久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