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79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們會走很久嗎?”阮優問陸觀潮。

    “當然。”

    陸觀潮的回答沒有一絲遲疑。

    “等我們老了,還要一起去到很遠的地方,看陌生的風景,走陌生的路,然後一起回家。”

    “你想回家嗎?”阮優又問。

    “現在不想。”

    陸觀潮也在阮優身邊坐下︰“回家有很多煩心事,我們也要分出精力面對,我就不能一整天都全心全意跟你待在一起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家?”阮優的問題一個接一個,他倚在陸觀潮身上,慢吞吞地說︰“我想回家,又不想回家。

    如果我們能一直待在這里就好了。

    我是不是總是說不切實際的傻話?”陸觀潮倒是沒反對,他伸手揉著阮優的耳垂,歪頭同他說︰“以後我們也可以這樣,累了就出來喘口氣。”

    陸觀潮笑了笑,同阮優說︰“我總听人說感情需要經營,但其實我也不太懂,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兩個的心是一致的,就能解決很多困難。

    我這些天也在想,我們回去後會面對什麼,做了很多設想,最後都覺得,我們站在一起,那就什麼都不怕。”

    阮優和陸觀潮從觀景台的另一邊下山,下山路走得顫顫巍巍,兩人手拉著手走得很慢,偶爾一抬頭,才發現日光居然西垂,太陽要落山了。

    阮優走得腳痛,下了山就在公園里找了一輛代步車,巴望著尋找出口。

    但森林公園太大,繞了好半天,好像還在公園內部,一點出口的方向都沒有看見。

    阮優趴在代步車的扶手上對陸觀潮說︰“剛才還說我倆的心是一致的就能解決困難,現在我們倆連個出口也找不到,陸觀潮,你不會也是路痴吧?”陸觀潮捏他一把,說︰“不是!”阮優狐疑地看了陸觀潮一會兒,肯定地點點頭,說︰“我看你就是。”

    陸觀潮繞了好一會兒,終于繞到出口為自己正名,他得意地沖阮優挑了挑眉,阮優不接收他的視線,連滾帶爬地撐著腿從代步車上下來,戀戀不舍地同代步車告別。

    “怎麼又要走路了?”阮優拖著陸觀潮的手問。

    陸觀潮伸手朝前邊指了指︰“剛才看地圖,前面應該是有個佛寺,許願還挺靈的,要進去嗎?”阮優連忙點點頭,終于打起精神跟著陸觀潮一起走到寺廟門前。

    天色擦黑,但香火依然鼎盛,可見前來許願拜佛的人數眾多,阮優和陸觀潮取了香,各自在蒲團前許願,大殿里有小師傅誦經的聲音,阮優隔著繚繞的香火偷偷看了一眼陸觀潮,他很虔誠的樣子。

    從廟里出來,阮優問陸觀潮︰“你許了什麼願?”陸觀潮道︰“說出來就不靈了,所以不能隨便告訴你。”

    阮優小聲地哼了一聲,又問他︰“那需要我們明年再來島上還願嗎?”陸觀潮搖搖頭,阮優又問︰“後年呢?”陸觀潮又搖了搖頭,阮優便問︰“是不是短時間一個沒法來還願的願望?”陸觀潮只笑,卻不告訴阮優,但阮優心里已經有數了,他竄到陸觀潮前邊倒著走,面對著陸觀潮笑眯眯地說︰“我知道了,你許的願是要永遠跟我在一起,對吧。”

    “你別說呀!說出來就不靈了。”

    陸觀潮道。

    “真傻。”

    阮優張著手臂,好讓東倒西歪的自己保持平衡,他低著頭笑眯眯地說︰“我也許的這個願望。”

    作者有話說︰我也覺得陸觀潮是路痴

    第85章

    陸觀潮和阮優在島上待了小半個月,樂不思蜀,每天睡醒了就吃飯,逛累了就躺下的行程讓阮優愜意得不得了,但顧忻爾那邊撐不住了,連連打電話讓阮優趕緊回來。

    “你這是徹底打算私奔了啊?”顧忻爾問阮優。

    阮優凌晨突發奇想,吵吵著和陸觀潮去清吧喝酒。

    島上有不少酒吧,阮優沒怎麼去過這種場合,喝的少,東倒西歪看熱鬧比較多,饒是如此,還是喝到店里打烊才回去,陸觀潮酒量不錯,睡得還好,阮優的酒量就不行了,睡了兩個小時到天亮就突然醒了,醒來腰酸背痛,骨頭像是散架又重新安裝過一輪似的。

    “我過兩天,怎麼了,有事嗎?”阮優閉著眼楮摸去廁所,一邊找廁所一邊給顧忻爾發語音消息。

    他整個人混混沌沌,顯然是沒睡醒。

    顧忻爾也回他語音︰“當然有事!每天都有事!”顧忻爾很快又發來一句︰“你這聲音!阮優!你不要縱欲過度了行嗎!”阮優被顧忻爾的語音嚷嚷得頭疼,本就嗡嗡作響的腦袋現在更暈了,他氣若游絲地回顧忻爾︰“我沒有縱欲過度,我是昨天出去喝酒回來睡太晚了,現在頭疼。”

    顧忻爾這回發了一段文字過來︰“這比你說你縱欲過度還讓我生氣,別聊了,再見。”

    阮優上完廁所,又眯著眼楮摸回床上躺著,陸觀潮伸手摟過他,拍拍他的屁股,說︰“再睡一會兒。”

    大約知道阮優喝過酒以後身體不舒服,陸觀潮伸手不輕不重地替阮優按著,阮優被按得舒服,身體的乏力終于有了些緩解,漸漸又進入睡眠。

    不出意外,他們又一次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阮優裹著被子伸了個懶腰,說︰“做蛀蟲好幸福,難怪人人都不想工作。”

    陸觀潮問他︰“怎麼了,催你回去了嗎?”“嗯。”

    阮優翻過身摟著陸觀潮,給他翻出和顧忻爾的聊天記錄來︰“顧忻爾那邊好像要忙不過來了,咱們要不這兩天就回去吧。”

    “不是還有祁陽嗎?”陸觀潮放下阮優的手機,兩個人又摟在一起,他開玩笑說︰“顧忻爾這麼快就撐不住了嗎,按理說祁陽和顧忻爾應該AO搭配干活不累啊。”

    阮優瞪他一眼,道︰“你好八卦。”

    陸觀潮只是低聲笑︰“趙擎要是知道自己輸給祁陽這麼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真的會氣得翻天。”

    “你別胡說了,忻忻和祁陽什麼都沒有,至少是現在沒有!再說了離婚不是趙擎自己說的嗎,他總得敢作敢當吧。”

    阮優說,想到顧忻爾,阮優又把自己的疑慮說給陸觀潮︰“不過趙擎前段時間不是還經常來找忻忻嗎?最近好像又沒聲了。

    忻忻有一天回來跟我說他倆徹底沒戲了。”

    陸觀潮回想了一會兒,道︰“那不能問我了,得去問趙擎那個兒子。

    他們因為顧忻爾鬧翻了。”

    “什麼鬧翻了,本來也沒多好吧。

    忻忻離他們越遠越好。”

    阮優不滿地說︰“父子倆沒一個好東西。”

    陸觀潮低聲笑道︰“你跟顧忻爾倒是同仇敵愾,顧忻爾也說我不是好東西。”

    阮優抬眼看他一眼,反問︰“是嗎?他什麼時候說你了?”“經常。”

    陸觀潮說。^o^本^o^作^o^品^o^由^o^思^o^兔^o^網^o^提^o^供^o^線^o^上^o^閱^o^讀^o^

    阮優笑了一聲,說︰“他說的對。”

    阮優和陸觀潮回程時盡管已經非常低調,甚至沒有通知公司和家里的人來接,但不知從哪里得到消息的媒體還是蜂擁而至,阮優和陸觀潮一進到機場的停車場,立刻就被媒體圍堵。

    去了十來天的世外桃源,驟然面對這麼大的壓力,阮優感到極為不適,他低下頭避開鏡頭,陸觀潮伸手攬過他的肩膀將他從人群里帶出來。

    記者一路圍追堵截,閃光燈閃得阮優眼暈,終于在情緒崩潰邊緣上了車。

    陸觀潮也煩躁地按了兩聲喇叭,記者們才戀戀不舍地退開,將這條路讓給阮優和陸觀潮。

    阮優上了車,緩了好一會兒,才給顧忻爾發消息說自己回來了,顧忻爾那邊立刻就打來電話,阮優把手機扔在一旁開著免提和顧忻爾說話。

    顧忻爾很激動,一接通電話就問阮優︰“你回來了?怎麼不提前跟我說啊!是不是在機場被堵了?”阮優有氣無力地回答他︰“對啊,堵得我快吐了,你怎麼知道的?”“全國人民都知道了。”

    顧忻爾冷哼一聲︰“本來都沒什麼人惦記你和陸觀潮了,但是就在剛才,估計是幾個小時前吧,你那個好親媽親自給媒體打電話,說自己家門不幸,出了沈良這麼個逆子,又出了你這個指望不上的東西,陸觀潮為了你做換腺體的手術,你就被蠱惑了,違抗父母之命和陸觀潮在一起,兩個兒子沒有一個管他們的死活,差不多是這樣吧,還說了挺多別的,視頻好長,我都沒看完。”

    那一刻阮優覺得自己的 吸都停了,倒不是因為別的,他只是不想讓人知道陸觀潮去做了這麼大的犧牲,本來這對陸觀潮身體的傷害就很大,如果過度圍觀陸觀潮,可能又會二次傷害到陸觀潮作為alpha的尊嚴。

    阮優伸手覆在陸觀潮的手背上,問顧忻爾︰“那沈良呢?沈良就這麼由著她作?”“沈良自顧不暇吧,這兩天他的離婚案也要開庭了,大概率會離婚,但是你也知道,現在的沈良不是之前的沈良了,要是離婚,他那些事兒又要被翻出來了。”

    阮優冷笑一聲︰“你真覺得沈良怕這些嗎?他要是怕,這會兒就該把心安還給他爸媽,好還自己一身清淨。

    他現在就是既然他不好過,我們都別想好活。

    而且他手里不管怎麼說都還把持著心安,大不了兩手一拍退居幕後,心安再換個人頂上來維持形象。

    這一家人,真是絕了。”

    “那怎麼辦啊阮優?”顧忻爾的話里有顯而易見的焦慮︰“你肯定是不能來公司也不能回家了,總不能一直躲著吧。”

    阮優也頭疼,他想說自己和陸觀潮又沒做虧心事,怎麼就被逼得像小偷似的,但再一看到陸觀潮開車時的側臉,阮優便心軟了。

    如果外界真的逼得這麼緊,那就能躲則躲吧,不管怎麼說,陸觀潮現在身體沒有完全恢復,就不該被拖進來承受這麼大的壓力。

    阮優還沒說話,倒是陸觀潮說了,他反過來捏著阮優的掌心安撫他︰“沒事。”

    顧忻爾很識趣,立刻和阮優掛了電話,阮優可憐巴巴地看著陸觀潮,陸觀潮轉頭看他像只小狗似的,笑出聲來︰“沒事兒,別弄得跟天都要塌了一樣的表情。”

    陸觀潮的安撫沒什麼用,阮優還這麼耷拉著眉眼,陸觀潮又逗他︰“之前我昏迷的時候,你也每天都這麼可憐巴巴地等著我嗎?那我都沒看到,好可惜。”

    “你還說!”阮優狠狠瞪了陸觀潮一眼,他被外邊亂糟糟的事情鬧得心煩意亂,再看到陸觀潮這樣一副心大的樣子,心里更煩了。

    “你這麼沖動,別人怎麼想你,怎麼說你,以後你的合作伙伴又要怎麼想你?萬一影響到你的公司了呢,那都是你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的事業。

    就算這些都沒有,陸觀潮,一直被別人議論也不是什麼好事,就算沈良一直被夸被捧,你看他現在,登高跌重,這有多大的風險?”阮優越說越覺得焦慮,這是他一直以來都在隱隱擔心恐慌的事情,他本質和沈良不同,沈良渴望關注,但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