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80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優從不希望目光過分匯聚到自己身上。+++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優優,我做這些的時候,並沒有害怕被人知道,所以你也不用擔心以後的發展我會沒法承受。”

    陸觀潮嚴肅起來,對阮優說。

    阮優瞪大眼楮望向陸觀潮,遇到這種情況他很焦慮,但陸觀潮卻很淡定︰“我作為一個心智正常的成年alpha,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就已經考慮過得失。

    對我來說,優優,你說的那些風險的確存在,或許也無法避免,還有可能會出現今天這種意外,但萬事安穩並不是我渴望的,我渴望的是你。”

    “可是……”阮優顯然放心不下,他可是了好半天,卻說不出什麼來。

    陸觀潮握緊阮優的手,他說︰“沒事,不是說了嗎,只要我們站在一起,那就什麼也不怕。”

    阮優陡然生出一種炙熱瘋狂的感覺,他知道自己戀愛上頭了,但當陸觀潮這樣向他發出對抗一切的邀請時,阮優根本說不出一句拒絕,他只想沉淪,無盡沉淪。

    心里有個聲音在反復告訴阮優,相信他,跟他一起。

    而阮優最終仍然選擇了相信陸觀潮,他的情緒漸漸平穩下來,對陸觀潮輕輕點了點頭,說︰“好。

    我相信你。”

    陸觀潮和阮優一起回了陸家,他的父母走了,家里又只剩下他們兩人,但飯桌上卻並不冷清。

    陸觀潮問阮優︰“今天的事,你想怎麼處理?”阮優沒什麼胃口,抱著碗小口小口地喝湯,他搖搖頭,道︰“我不知道。”

    陸觀潮便跟他分析︰“如果你想說清楚,那咱們可以找法務發個聲明,如果覺得沒必要,也可以這麼放置,不去理會。”

    阮優想了一會兒,苦惱地說︰“我不想讓人議論你,議論我們,但是我又不想再跟沈良他們一家有什麼關系。

    這樣突然就跳出來發生點什麼的情況,多來幾次,誰都受不住。”

    陸觀潮點頭,道︰“我明白了。”

    他對阮優說︰“吃飯,然後我們一起解決。”

    作者有話說︰解決完沈良一家這個大雷就可以完結了~然後就是番外~嘿嘿

    第86章

    阮優吃完飯後跟陸觀潮仔細梳理了一下目前的情況,喬萱分明有求于人,卻還這麼做,看起來並不能全怪在她性格如此的原因上,感覺更像是被沈良逼急了,已經完全沒有退路可言。

    陸觀潮掰著手指跟阮優分析︰“我懷疑是沈良的爸爸出了什麼事,否則你不覺得奇怪嗎,這麼久了,關于心安的事情一直是沈良的媽媽在奔走,而心安之前的一把手,真正的掌權人沈仲康卻無聲無息。”

    阮優嗤笑一聲︰“這不奇怪,心安本來就是他們夫妻倆一起辦的,後來心安走上正軌了,沈仲康就走上台前,心安現在被奪權了,他又隱居幕後。

    這種人很能把自己摘出來的,你看,生下我又拋棄我的事情分明沈仲康也有參與,甚至可以說是他最終拍板決定的,但現在他完全從這件事里隱形,他就是這樣的人。”

    說到這里,阮優又感嘆︰“就算這樣,她還能幾十年無怨無悔跟他在一起,這才是真正被什麼婚姻、家庭給綁架的人。”

    阮優現在提起喬萱就反感,連一句姨媽也不願意再提,只用她代替,但話里又不像是完全的反感,更多的其實是可憐她。

    陸觀潮為他順氣︰“現在時代不同了,不同代的omega之間的想法也不同,姨媽是老一輩的人,縱然做了很多可惡的事,其實也是個可憐人。”

    阮優斜覷陸觀潮一眼︰“我倒沒看出來你還變成聖父了。”

    他拍了陸觀潮一下,道︰“我最煩她把你也拖進來這事兒,你不要在我這里給她說好話求情。”

    阮優話里話外都是對陸觀潮的維護,陸觀潮享受這種維護,連連點頭稱是︰“寶貝說的是,不過我沒有給她說好話,我的意思是咱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如果他們夫妻倆真的出了什麼問題,難保她不會在情急之下又做出什麼破釜沉舟的事情來。”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們先不要著急,靜觀其變,等待幾天?”阮優問。

    陸觀潮點了點頭,道︰“先看看她之後還會不會說什麼。

    如果她再開口,卻還是說不出什麼重要信息,那咱們就不用被束手束腳了。”

    跟常人打交道只不過是費些功夫,跟沈良、喬萱這樣看似正常其實已經很瘋狂的人打交道,才要打起十二分精力。

    阮優癱倒在沙發上,無力地說︰“跟這一家人做親戚,真是我倒了八輩子霉。”

    陸觀潮也無奈︰“其實現在最好的解決方法分明是沈良和他的父母交涉關于心安的歸屬權問題,但沈良卻要堅持把持心安。

    他就這麼恨他爸媽嗎?”陸觀潮隨口問了一句,阮優便道︰“不然呢?你以為沈良為什麼要事事爭先出風頭,就是因為他爸媽就是這麼教他的,他們夫妻倆當年創業時候的事兒就不說了,我也沒親眼見過,都是听我媽說的,但沈良長大這一路,你眼楮里看到的他溫柔、大氣、能干,當然他天分確實優秀,但更多的還是他媽媽花費時間精力培養,專門擺出來給外人看的。”

    阮優感嘆一句︰“以前我還以為他也很享受這樣的自己,直到他從他爸媽手里奪下心安,原形畢露,我才知道原來他早就受不了了。”

    “沈良挺可憐的。”

    陸觀潮說。

    阮優斜睨他一眼,似笑非笑的︰“你們alpha喜歡沈良的理由也讓我匪夷所思,看他優秀喜歡他,看他高冷喜歡他,看他可憐也喜歡他。”

    阮優這樣說,陸觀潮心中警鈴大作,想給阮優解釋,但阮優只說︰“其實omega都很可憐,無論站在多高的位置、做得多好,有多麼努力多麼優秀,都還是一個被人品頭論足的omega。”

    阮優這話說的很是傷感,陸觀潮有心安慰,阮優卻又繞過這個話題。

    阮優不願意聊,陸觀潮沒法強求,到了晚上睡覺前,陸觀潮就真切體會到了alpha和omega面臨的截然不同的輿論環境。

    沈良一家的鬧劇已經鬧了許久,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心理準備,不至于那麼震驚。

    真正讓人震驚的是喬萱說的陸觀潮為阮優換了腺體,議論的聲音已經超過對心安奪權的聲量,陸觀潮和阮優同時成為風口浪尖上的話題人物。

    生理資源和社會地位都處于頂級的alpha為了挽回前妻,換掉自己的腺體,甚至一度生命垂危,這種戲碼是不少人喜聞樂見的,人們對于陸觀潮的評價大多趨于正面,他們說他情深義重,說他深情款款,說他是新時代的好好alpha,說他愛阮優超過愛自己的生命,是人人艷羨的深情厚誼。

    但對于阮優,評價顯然刻薄得多,既有陰謀論的人假扮自己是阮優的合作伙伴,說阮優逼迫陸觀潮換腺體好為自己的公司積攢熱度,以此要挾陸觀潮。

    也有普通人說阮優不識趣,太尖刻,絲毫不寬容大度,就算夫妻間有矛盾,何至于把alpha逼到換腺體的程度。

    “阮優如果是我老婆,我早讓他哪來的滾哪去。

    換腺體?我看這跟謀殺差不多!”這是阮優和陸觀潮的新聞下邊一位alpha用戶的留言,這條留言被頂到第一位。

    第二位的留言是一位omega的,相對來說,omega的態度更和氣一點︰“我也是omega,我覺得吧,得饒人處且饒人,夫妻間有矛盾好好解決就是了,逼到alpha去換腺體就太過分了,沒有omega的氣度和品性。”

    阮優和陸觀潮都在看新聞,看到留言,阮優漠然一笑,他早就知道自己會面臨這樣的評判,倒也沒什麼震驚委屈的,拉開被子翻過身便睡覺了。

    陸觀潮有心說些什麼,但到底也沒說出口,他好像總是弄巧成拙,每一次想要安撫阮優,最後都變成無形地傷害阮優,歸根結底,一切都還是阮優自己在解決。

    到了第二天喬萱果然趁熱打鐵,人們不太關心沈良的話題,反而更關心阮優和陸觀潮的事情,喬萱便撿著阮優和陸觀潮繼續跟媒體大吐苦水。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不過這二十多年來喬萱並沒有和阮優親密接觸過,所掌握的阮優的信息也實在有限,她有心想說一些更勁爆的消息,但都沒有前一天已經說過的換腺體刺激,反響也很平平。

    陸觀潮擔心喬萱看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會不管不顧,把一切都說出來,包括張晟刺傷阮優的事情,但阮優笑著搖了搖頭,篤定地說喬萱不會。

    “這件事被壓下去她也有份,如果她主動提起,追究下來她也逃不開責任。

    即便時過境遷不被追究,喬萱也不會讓自己冒險。

    她花費這麼大的力氣就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完全的受害者身份,怎麼可能有一絲絲疏忽讓自己的人設崩潰呢?”阮優像分析陌生人的經歷一樣跟陸觀潮分析喬萱的情狀,陸觀潮心疼他,握著他的手,阮優沖他笑了笑,連嘴角都沒動,只牽著面部肌肉微微提起了那麼一瞬。

    陸觀潮終于明白,對阮優來說,無論自己做了什麼,最終阮優都不會獨善其身,這份壓力阮優勢必要與他一同承擔,在有些情況下,阮優所承擔的壓力甚至遠遠大過陸觀潮。

    陸觀潮甚至想,如果阮優不是老板,只是一個普通的omega,或許也不會這麼辛苦。

    但轉念一想,如果阮優是個平凡的居家omega,那他所承受的惡意或許更是千百倍的。

    “不然我們跟她聊聊吧。”

    陸觀潮說︰“溝通一下,可能沒法滿足她的需求,但是也能稍微抑制她的瘋狂,免得她再做出什麼事來。”

    阮優疲憊地說︰“隨你,你去跟她割地賠款吧,我沒法跟她說話。”

    喬萱來得很快,她仿佛就是在等阮優和陸觀潮跟她聯系,上門時她神情倨傲,但陸觀潮一句“姨媽”又把她打回原形。

    “小陸,你和優優怎麼都一個樣子,沒有教養,沒有禮貌。

    我是他親媽,你這聲姨媽,真叫人傷心。

    優優呢,讓他出來。”

    喬萱將自己的包放在陸家的沙發上,施施然坐下,沖著陸觀潮頤指氣使。

    “他睡覺了。”

    陸觀潮一笑,道︰“這兩天讓您鬧得雞犬不寧,他這會兒好不容易才睡一會兒。”

    “哦。”

    喬萱倒也不甚在意,眼楮一揚,道︰“既然你倆和好了,那跟你說也是一樣。

    觀潮,做子女的沒有你們這樣的,眼看著父母受苦,就這麼冷眼旁觀,哪朝哪代哪個國家都說不通的。”

    “做父母的也沒有你和沈總這樣的。”

    陸觀潮客客氣氣地回懟喬萱︰“我請您來,本想著跟您交涉,看看到底能不能幫到您,雖然理論上來說是不可能的,您也知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