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82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規整的紋理已經變成亂糟糟的牛肉縴維,完全不是陸觀潮平時的樣子。+++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你怎麼了?想什麼呢?”阮優端起酒杯踫了踫陸觀潮的酒杯,發出叮的一聲響,他提醒陸觀潮回過神來。

    陸觀潮抬起頭,看到阮優望著他,心虛地眨眨眼楮,又開始不由自主地折磨手里的那塊牛排。

    “放過牛排吧,陸觀潮,你到底有什麼事兒?”阮優說。

    陸觀潮看了阮優好幾眼,而後終于小聲問︰“優優,今晚還回家嗎?”原來是為了這事兒,阮優噗嗤一笑︰“所以你在害羞嗎陸觀潮?”陸觀潮就這麼盯著阮優,聞言慌忙避開阮優的目光,阮優便笑道︰“回,當然回,不過是回我自己家。”

    陸觀潮就知道會是這樣,但他還是難掩失落,忍不住小聲說︰“我還以為我們可以回家住在一起了。”

    阮優問陸觀潮︰“那我們現在這種情況住在一起的話,應該算是同居吧?”他輕輕地搖搖頭︰“我覺得我們可以從談戀愛開始,一步步來,你不享受裕宴。

    這種談戀愛的氛圍嗎?”陸觀潮小聲嘟囔︰“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我們現在不是就待在一起嗎?”阮優問陸觀潮,他笑了笑,對陸觀潮說︰“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的,我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還能忙里偷閑談談戀愛,比每天都待在一起要好。”

    氣氛一時有些凝滯。

    陸觀潮覺得人總是貪婪的,先前他被阮優拒絕了那麼多次,倒也沒有感到十分挫敗,只想要挽回他。

    現在兩人重歸于好,陸觀潮提出的同居的想法被阮優拒絕了,他居然感到很受傷。

    陸觀潮在心底反復告訴自己,不應該這麼貪得無厭,總要和阮優一步步來,這麼快就提出同居是自己考慮欠妥,但是看到阮優輕快地說出自己的理由時,陸觀潮還是覺得阮優變成了他眼前遙不可及的白月光。

    阮優分明就在他身邊,離他很近,他們也親密無間,可是陸觀潮卻覺得自己怎麼也沒法完整地擁有他。

    陸觀潮意識到,或許能夠徹底完全地擁有阮優的時刻,早就已經過去了。

    而現在,阮優並不願意只做陸觀潮身邊的那個omega,陸觀潮除了接受沒有任何選擇。

    “也好。”

    許久,陸觀潮放下手中的刀叉,輕嘆一聲,而後這樣說。

    他端起酒杯對阮優說︰“干杯,優優,希望我們以後一切順利。”

    阮優端起酒杯輕輕地和陸觀潮踫了踫,發出叮當的清脆聲,他笑眯眯地說︰“當然會順利。”

    吃完飯後兩人都喝了酒,陸觀潮又不想叫代駕來打破兩人珍貴的共處機會,阮優似乎也看出了陸觀潮的心思,兩人沒上車,  達達地在街上走。

    “騎車回去吧,好像不太遠。”

    阮優看了一眼街邊的共享單車,對陸觀潮說。

    “好。”

    夜風很溫柔,阮優和陸觀潮騎得也很慢,他們並排在不算寬的非機動車道上騎車,樹影婆娑,柳梢垂墜下來,挨著街邊,輕輕掃過阮優的肩頭。

    “我讀書的時候每天都要從這里經過,那會兒我每天都騎車。”

    阮優說。

    陸觀潮問阮優︰“你高中在哪里讀的,遠嗎?”阮優笑了笑︰“在沈良的學校,第一實驗中學。”

    阮優的笑容看起來很平靜,提起往事,阮優已經不那麼咬牙切齒了,“我從小就跟沈良讀一所學校,是我媽的意思,也是我姨媽的意思。

    我媽其實擰不過我姨媽的,我小時候跟她發脾氣,我說我不想去那個學校,我媽就說沈良在,會照顧我。

    我真想告訴她沈良才不會照顧我,但最後結果都是我姨媽已經替我們兩個報了名,一起讀書。

    如果不是因為國內沒有頂級的生物檢測專業,不夠給沈良臉上貼金,可能我們大學都還會一起讀。”

    他們已經騎出一段距離,阮優一邊說話一邊騎車,微微氣喘,但他還是慢吞吞地說︰“因為跟沈良待在一個學校,讀書時我沒有朋友,只能跟他待在一起,後來他走了,我終于可以自己上學了,可我已經不會交朋友了。

    二十年,我一直活在他的陰影下,總想擺脫他,但是現在看,我們的關系好像反而越來越密切了。”

    “你們是一家人。”

    陸觀潮說,“雖然你不願承認,沈良好像也不願承認,但你心里是有把他當成一家人的,沈良也是。”

    阮優便笑了︰“這可能就是我最討厭的懦弱,中庸,更何況,這樣的一家人,有什麼繼續維持關系的必要呢?”陸觀潮跟在阮優旁邊,問阮優︰“那我呢,我也是你厭倦的那種懦弱、中庸嗎,跟我維持關系,會讓你很為難嗎?”“你不一樣。”

    阮優說。

    他騎車穿過安靜的林蔭道,路燈下他們的影子和樹影混雜在一起,被拖得很長。

    自行車齒輪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讓阮優生出歲月靜好的平和歡愉。

    “或許也沒什麼不一樣的吧,剛知道被你騙了的那會兒,我對你和沈良的恨不相上下,我總是在想,你們兩個該像是看小丑似的看著我吧,但是陸觀潮,你來找我,我又很緊張,所以我更恨你了,因為我知道我會緊張是因為我還在偷偷喜歡你,偷偷對你不死心,甚至偷偷因為你的挽留而開心。

    如果我沒有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喜歡你,或許也不會這樣。”

    阮優已經到自家門前了,他停下來,撐著單車微微喘氣。

    騎了一段不遠的距離,阮優身上有點出汗,方才喝的酒有濃郁的香氣,混在阮優隨著出汗而分泌的信息素里,變得清新甘甜,阮優就這麼站在樹影下和陸觀潮對視。

    陸觀潮伸手攬過阮優的腰,低頭同他親吻在一起,兩人交換了一個吻,阮優先退開半步。

    “回家睡覺了,你趕緊回去。”

    阮優說。

    陸觀潮戀戀不舍地拉著阮優的手,阮優同他勾著手指晃了晃,在陸觀潮開口乞求阮優收留他之前,阮優率先走到路邊,為陸觀潮攔下一輛出租車。

    “回家吧,陸觀潮,明天見。”

    再一再二不再三,陸觀潮總不能讓阮優開口趕三次,只好上了車,阮優半彎下腰隔著車窗沖他揮揮手,然後給司機報了陸家的地址。

    進門時阮優看見顧忻爾正陪著母親說話,見阮優回來,顧忻爾連忙轉過頭給阮優做了個擠眉弄眼的表情,阮優猜母親情緒應該不高,換了鞋賠著笑臉坐過去,然後揮揮手示意顧忻爾趕緊撤離。

    顧忻爾逃離了喬苒的低氣壓空間,客廳里只剩下阮優和母親。

    盯著阮優看了好半天,母親先開口了︰“有情飲水飽,私奔了一趟,連家都不知道回了。”

    阮優連忙說︰“我這不是要上班嗎,而且這段時間的新聞您也看了吧,我回家不方便。”

    “你回家不方便,也不說讓我來看看你,倒是有空天天去看陸觀潮,陸觀潮那麼大個人了,經歷的風浪不比你多,難不成他還會應付不來這些事嗎?你是不是被陸觀潮給你點的這把火給燒 涂了?”喬苒很不滿,她瞪著阮優,看阮優像小時候調皮搗蛋做了錯事被批評後一樣,手背在身後低著頭,眼楮滴  地轉,末了她又心軟了。

    “坐過來吧,我看看你。”

    阮優連忙坐到母親身邊去,喬苒拉著他的手看了看他,而後把他的手甩下,不滿道︰“我在家里擔心你擔心得飯都吃不下,你倒好,白白嫩嫩還長了點肉。

    沒心肝的東西。”

    喬苒伸手點了阮優一把,阮優連忙蹭到喬苒身邊嘟囔︰“沒長肉沒長肉,是這兩天上班起太早沒睡好,腫了。”

    “別撒嬌了。”◎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喬苒讓阮優坐好,問︰“你打算什麼時候跟陸觀潮復婚?”“復婚?”阮優詫異地望向母親,見母親是拿出說正事的態度同他說這話,這才道︰“什麼復婚,我還沒想過復婚的事兒呢。”

    “那你就這麼跟陸觀潮不明不白地待在一起?也不能老這樣吧。”

    喬苒說。

    阮優知道喬苒心里還是很傳統的omega思維,雖然她已經在努力接軌當代omega的思維了,但總是無法避免骨子里的傳統。

    阮優當初想要去工作的事,喬苒就猶豫過,現在阮優和陸觀潮說是談著戀愛卻同游同居,可到了這一步了,甚至還不提復婚的事,沒有明確的法律關系膩歪在一起,這對喬苒來說是無法想象的關系。

    “要不要去結婚的事情急不得,總得談了戀愛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適合結婚。”

    阮優給喬苒端了杯水,讓她壓一壓心頭的火氣和疑問,道︰“媽,我跟陸觀潮之前鬧成那樣,就是他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他,現在我倆有這個時間機會好好了解,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

    “你倆合不合適也一起過了那麼久的日子了,我反對你們也是因為,既然一起過了,最後又離婚了,就是說明你倆過不到一起去,所以也沒必要浪費時間。

    你還指望陸觀潮脫胎換骨不成?”“不能脫胎換骨,也能慢慢磨合。”

    阮優說︰“我跟陸觀潮的事情我心里有數,您別操心了。”

    喬苒還是有點反對,道︰“那也不能一直就這麼耗著,這算什麼,以後你倆要是過不下去了,陸觀潮倒是輕松,你怎麼辦?”阮優也正色起來,道︰“媽,你別這麼說了,難道我離開陸觀潮,我就過不下去了嗎?我倆現在這樣就挺好的,他有他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然後談談戀愛,結婚是水到渠成的事,不是給個交待的事。

    要真到了過不下去的那一天,我倆不用外人說,自己就散了。”

    喬苒看了阮優一會兒,最終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承認︰“你確實長大了,優優。

    那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我回去了。”

    阮優忙道︰“我給您叫車。”

    喬苒擺擺手,道︰“你爸在外邊等我,你睡吧。

    我走了。”

    第89章

    沈良和張晟的離婚案判得沒什麼意外,omega和alpha身份地位懸殊,更何況如今一個還鋃鐺入獄,現在alpha主動提出離婚,法院開庭後順利地就給予通過。

    沈良沒有出庭,只委托了律師到場,而他本人正在忙著把父母打包送走。

    沈家在外有不少產業,沈良準備把老兩口打包一起送得遠遠的,再也別出現在自己面前惹人生厭。

    在沈良孜孜不倦地刺激之下,他的父親沈仲康如今有輕微的腦梗癥狀,沈良選了一家南方山清水秀的臨海城市,讓父母過去休養。

    送走父母那天沈良喊了阮優一家一同告別,這也是喬萱的意思,他們夫妻二人在和沈良的公司奪權戰中已經一敗涂地,如今眼見著沈良再也不會跟他們修復親情,只能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阮優身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