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 第 84 頁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顧忻爾大四五歲,他讀高中時,顧忻爾還是初中生,顧忻爾的中學也在一中就讀,但一中學生眾多,顧忻爾並不知道自己和林宣其實是校友。+++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林宣說自己是去給弟弟林朗開家長會時見到的顧忻爾,顧忻爾被自己的母親扣押在辦公室里寫作業,旁邊圍了不少家長,關切地詢問自家孩子的學習情況。

    林宣的母親身體不好,不能來給兄弟二人開家長會,林朗的成績單通常由哥哥代領,林宣並不想在此刻擠進辦公室和其他家長共處一室,便站在長長的走廊里等待里邊的家長散盡。

    很自然的,林宣的目光落在辦公室另一角里被勒令完成作業的顧忻爾身上。

    顧忻爾的書向來讀得很一般,他也不怎麼熱愛學習,作為優秀教師、高級教師、市級名師的孩子,顧忻爾的成績巔峰也只能在班級混到中下,這一度讓他的母親十分惱火,對他學習成績的管束也很嚴。

    但母親的管只能是放羊式的管,她能盯著顧忻爾不許離開辦公室,卻管不了顧忻爾在干什麼,來找她咨詢的家長太多了,顧忻爾就算在她眼皮底下,她也鞭長莫及,只能跟家長們聊幾句,就望一眼顧忻爾的方向,看他還老老實實坐著,心里稍微放心一些。

    顧忻爾在跟母親長久的斗爭中已經總結出一套經驗,比如他坐在母親眼皮底下摸魚也能摸得心如止水,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平靜。

    而站在走廊里的林宣,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顧忻爾正拿著筆裝模作樣寫字,實際上另一只手在不斷地偷看小說。

    他有一本很厚的書,中間掏了一個洞,剛好擺下一部手機,顧忻爾埋頭苦讀,認真得不得了。

    顧忻爾認真到根本沒發現林宣已經盯著他看了許久,因此也就沒能注意到當了多年老師的母親,一抬眼看見窗外站著的林宣,就敏銳地順著他的視線,捕捉到光明正大開小差的顧忻爾。

    母親不露痕跡地打發了圍在身旁的家長,林宣還沒來得及進辦公室,就听見辦公室里傳來一聲驚 ,是顧忻爾的聲音。

    他用來看小說的手機突然被母親抽走,下意識地呀了一聲,抬頭對上母親的眼神,顧忻爾蔫了。

    “和我結婚後霸道總裁變身寵妻狂魔了。”

    顧忻爾的母親舉著手機念出顧忻爾在看的小說名字,站在門口的林宣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母親抬頭看是林宣,又將手機放到一旁,和氣地沖他說話︰“是來拿林朗的成績單嗎?他這次考得不錯,但有些問題我得跟你說說。”

    顧忻爾被逮了個正著,垂頭喪氣地待在一旁看著母親和林宣說話,他腳尖抵著腳尖,白色的球鞋被鞋底蹭上一點點灰,但顧忻爾只顧低著頭焦慮,根本沒注意到對面的林宣時不時就抬起頭打量他一眼。

    據林宣說,那一整個談話,他都沒有注意到顧忻爾的母親到底說了什麼,他只顧著看懊惱而擔憂的顧忻爾,他那時才知道,原來弟弟那個無所不能的班主任家里有這麼一個令人頭疼的omega孩子,實在是可愛極了。

    顧忻爾對林宣的夸贊和吹捧嗤之以鼻,他听完沒什麼反應,只笑了笑,對林宣說︰“你爸也是在學校遇見我的,你們父子倆可真是一脈相承。”

    這事林宣知道,但知道的不是很具體,顧忻爾看他露出一種好奇和不忿交織的表情,便來勁了,故意同他說︰“我上大學,你爸贊助學校免費體檢,應該是給你弟弟找配型吧,我來遲了,踫上一個新手護士,根本不會抽血,也可能是你爸那天親自視察了抽血那塊,小護士緊張,針頭在我的血管里穿了三次才抽出來血,我的手臂青了一片,你爸替我上了藥。”

    顧忻爾沒告訴林宣,趙擎後來跟他說,這叫一見鐘情。

    林宣出現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顧忻爾並不相信趙擎的這個說辭。

    但後來他又想明白了,那時趙擎並不知道他是什麼血,可他還是那麼做了,或許真的還是有一點點真心的吧。

    想到趙擎,顧忻爾也不想再故意逗林宣了,他原本背靠著沙發坐在地上,現在手柄一扔,站起身來,說要回家了。

    讓顧忻爾來自己家里玩一回不容易,林宣邀約十次,顧忻爾才會來一次,固然有他嘴賤總是忍不住譏嘲顧忻爾從而惹毛了他的原因,顧忻爾不願意搭理林宣和趙擎這對父子倆也是真的。

    “再玩一會兒吧。”

    林宣不敢再和顧忻爾敘舊,他拾起手柄,道︰“我們換個游戲。”

    顧忻爾認認真真地看著林宣,說︰“我剛才輸了,所以我就不想玩了,再換一個游戲,不也還是游戲嗎?我總是輸,沒意思。”

    他在說游戲,又不全是游戲,林宣听明白了,顧忻爾根本不想跟他在一起,也不想跟他爸在一起,他們父子倆的恩怨卻把顧忻爾耍得團團轉,眼下顧忻爾不想搭理他們,實屬人之常情。

    林宣追著顧忻爾送他下樓,這小樓是一棟破舊普通的居民樓,林宣跟著母親外公一家在這里長大,後來母親去世、外公去世、弟弟也沒了,這家里只剩下林宣一個人,顧忻爾來了,家里才勉強有點人氣,林宣真的不想讓他走。

    但追下樓了,林宣便看見自己那個不苟言笑的父親從車上下來,走到顧忻爾面前,為他打開車門,要帶著他走。

    林宣根本不知道趙擎是什麼時候來的,打他有記憶開始,趙擎出現在這棟樓下的次數不超過十次,現在他為了接顧忻爾,大搖大擺地便出現在了樓下。

    林宣惱怒,氣憤,替母親感到不值得,又因為自己爭不過父親而羞恥。

    林宣臉皮薄,根本不像父親,把厚顏無恥發揮到旁若無人且若無其事的程度,顧忻爾從林宣家里出來了,那也是趙擎前妻的家,但趙擎就像是顧忻爾只是去商場玩了一天似的,領著顧忻爾上車,又為他系好安全帶。

    “玩累了吧,想吃飯嗎?”趙擎問。

    顧忻爾煩躁地看他一眼,趙擎迎著顧忻爾的目光,兩人對視,顧忻爾不想和趙擎說其他的,只倦怠地說︰“我回家。”

    但趙擎的詢問向來不過是出于禮貌,真正的決定他早就做好了,他沒說話,發動車子,帶顧忻爾去了一家他們結婚時常去的餐館。

    這是一家南美風味的餐館,顧忻爾口味類似小學生,什麼滋味都想嘗嘗,兩人試過很多家餐館,這家是最符合顧忻爾口味的。

    趙擎停好車,顧忻爾卻並沒有下車,他直勾勾盯著趙擎,說︰“我說了我要回家。”

    趙擎為顧忻爾打開車門,溫和地說︰“吃完飯再回。”

    他的態度看起來不容拒絕︰“听話,忻忻。”

    顧忻爾就看著趙擎罵了句髒話︰“我听你媽X的話。”

    這話說得著實難听,趙擎的面色變了變,但還是溫和地、耐著性子同顧忻爾說︰“不能這麼說話,忻忻。”

    顧忻爾嗤笑一聲算作回答,他解開安全帶,坐起身,然後撥開趙擎下車。

    趙擎防備不及,一個高大的alpha竟然被顧忻爾這嬌小瘦弱的omega給推開兩步,但他很快站好,幾步追上顧忻爾,拉著他不許他走。

    “吃飯,忻忻。”

    趙擎有種擰巴的執著,他甚至看著顧忻爾,說︰“你都跟林宣打游戲了,也應該跟我吃飯。”

    顧忻爾盯著趙擎看了一會兒,才好笑道︰“你沒事兒吧,我跟林宣打游戲,憑什麼要跟你吃飯?就因為他追我嗎?”趙擎沒說話,顧忻爾又說︰“追我的人能從這兒排到南美洲去,你都得那他們對標你自己嗎?”顧忻爾知道自己吹牛了,說完這話,忍不住眨了幾次眼楮,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趙擎痴迷地望著顧忻爾,說︰“忻忻,你真可愛。”

    顧忻爾被趙擎弄得很無語,他只好說︰“那也行啊,我跟林宣一起打游戲,是因為他求我了,你想跟我一起吃飯,那你也求我啊。”

    顧忻爾沒想到趙擎真的會求他,趙擎連想都沒想,聞言便後退半步,盯著顧忻爾,單膝跪地,伸出手對他說︰“忻忻,跟我吃頓飯吧,我求你。”

    顧忻爾被趙擎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他退開幾步,下意識環顧四周,發覺沒有人注意到這邊,才望向單膝跪在他面前的趙擎。

    不得不說趙擎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alpha,他這樣面對顧忻爾,看起來很像是沖著顧忻爾求婚那天。

    那天趙擎帶顧忻爾在金融中心的頂樓餐廳吃飯,吃著吃著他突然拿出鮮花和戒指對顧忻爾求婚,餐廳里原本就餐的食客也都配合地鼓掌歡 起來,顧忻爾驚喜不已,看著繁復的鮮花中間,靜靜躺在絲絨盒里的戒指落下眼淚來。

    後來顧忻爾才知道,那些就餐的食客都是趙擎找人演的,只為他萬無一失的求婚計劃準備。

    趙擎什麼都能演,演他的丈夫,演他們恩愛美滿的婚姻,演一位深情而可信的alpha。

    顧忻爾險些又在趙擎的演技中迷失方向,好在他很快清醒過來,望著依然半跪在地沖他伸著手的趙擎,顧忻爾的神色冷淡下來。

    “你求我我也不會跟你吃飯的,死了這條心吧,趙擎。”

    顧忻爾說。

    作者有話說︰忻忻番外~想看的小伙伴按需就讀喔~<hr/>本文已閱讀完畢,歡迎

    感謝上傳分享本文,訪問!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喜歡白月光味信息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