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下山後我對元帥狂飆情話 > Page 55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內心想法。+++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他走到手術台前,俯視看台上的男人。男人狼狽了許多,明明上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一身軍裝,站在人群的中央,是無數人矚目的焦點。然而現在,卻血跡斑斑傷痕累累,狼狽不堪地躺在手術台上,是他的錯。

    少年的手上抬,微微顫z,最後才輕輕捂在男人的臉上,觸手溫熱。傅遠之甚至還能聞出他身上的一股紅酒味。

    “啪嗒。”

    潮濕的水汽在鼻尖若有若無,掉在男人的臉頰上瞬間與臉上的傷口融合,渲染開血色的花朵。

    縴長的手指沿下,觸及到男人的薄唇,唇干燥,但是在這一瞬間傅遠之的淚卻怎麼止都止不住。如同雨珠 里啪啦砸下來,瘦弱的 背微微顫z,手指抓著男人的手,從醫生的角度看到少年似乎精神崩潰,這才滿意地帶著少年走。

    尤其是少年拽著手術台不肯走的時候,那股愉悅的心情達到了頂峰。

    無論他是不是omega,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傅遠之乖乖地听他的話就好。

    他的嘴角含笑,眼底更加溫柔,看不到傅遠之吉手中緊緊握住一個東西。

    醫生把人帶到另一個方間,給他倒了杯水,意外好說話地給他時間平靜心情。等到少年終于把水杯放下,似乎下定了某個決心,緩緩開口。

    “我同意,只要能讓他活下來,讓我怎麼樣都可以。”

    “這就對了。”醫生無聲發笑,沒用的omega,沒腦子的omega,只要抓住身後的靠山,信念就會快速崩塌,本能求助身邊的強者。

    啊,這就是omega。

    他心里冷嘲熱諷,表面卻雲淡風輕,還會安慰傅遠之兩句,要不是時間地點都不對,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朋友聊天。

    ……

    傅遠之如醫生所願躺在手術台上,刺眼的燈光迫使他半眯起眼,那光源中最耀眼的紅光在光線中閃著光芒。眼角的余光瞥見醫生似乎正在準備手術用的工具,傅遠之的神情有些恍惚,這一幕似乎在哪里見過。

    直到醫生拿出一個圓環狀的東西時,少年睜大了雙眼。

    那是!

    “傅遠之”一輩子都生活在欺凌中,被人忽略被人虐待,成為依芙的附屬品,直到他們再也忍受不了自己,把自己趕出來,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死。原本只是校園欺凌,但當有人花錢讓人殺了自己後,一切都變了。

    他死在了手術台上。

    但是他又沒死,他還能以靈魂的視角漂浮停留在身體的上空,看到自己的尸體被人隨意丟棄在角落里,他心里還在感慨自己死都死在角落里,無人知曉,猴年馬月才會被人發現他的消失。直到他看到他的身體睜開了眼楮。

    “傅遠之”嚇了一跳。

    他的身體一睜眼就抬頭看到了他,看了看他,皺著眉頭感受了一下,開口︰“你好。”

    “……”“傅遠之”沒有說話,肩膀微縮,看起來害怕極了,不過這也實屬正常,畢竟沒有人會死後看到自己的尸體還會動會說話,和自己的靈魂聊天,神情還能如常的。

    躺在地上的少年嘴角含笑,由于劉海擋住了眼楮,他一把撩起劉海,露出一雙黑色的眼楮︰“別擔心,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你的身體里,但是我會幫你的,今天下山家里人還等著我吃飯呢。”

    少年嘴里說著最天真的話,眼神卻冷靜得可怕,也許是他的笑容太過耀眼,“傅遠之”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隨後,他看著少年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把自己拉回到身體里,而少年自己,從他的身體里出來,耐心地詢問他現在的情況。

    “傅遠之”卻什麼也听不進去了,因為少年從他的身體里出來,那張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臉就完完全全地進入他的眼簾,但又是完全的不同,因為少年的神情笑容氣質和身段將兩人分割鮮明。

    少年︰“你好,我叫傅遠之。”

    “傅遠之”死去後又重新復活跳動緩慢的心髒,劇烈跳動,幾乎要從胸腔中跳出來。這是他十七年以來第一次意識到世界上還有另一個自己,原來自己還可以有另外一種活法。

    ……

    “還要回去嗎?”少年問他。

    “傅遠之”點點頭,眼瞼下垂︰“我報復不了他們,但是至少我想知道我的……母親在哪里,我想見見她。”

    回到自己身上,再假裝自己從來沒有消失過,沒有人會注意到自己有沒有離開。

    從小到大,他母親的名字在家里一直諱莫如深,如果想要問出母親的信息,估計只能去克萊克的書房里找。

    有少年的幫助,“傅遠之”很順利的抵達書房,最終找到了一個小本子,他沒敢再留,抱著小本子就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間,心髒砰砰跳,飛快跑回關上了。他打開了本子,那里面只夾著一封信,上面只有幾行字。

    “傅明茹終于死了,過幾個月我就娶你,暗星整個星球就都是咱們的了。”

    “傅遠之”愣神,短短一句話從中透露出的信息已經足夠他好好思考的了,但是他冷靜不了,徹骨的寒風吹過他的 背,忽然覺得身處的房子都陌生的可怕,這是個會吃人的地方,他要跑。

    從小被打壓之下,他遇到問題只會逃避,但是少年更同情他。

    少年輕聲說道︰“逃吧,逃到沒有這些人的地方,好好生活下去。”

    “傅遠之”渾身顫z,他不能,他不行,他一個omega到哪里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那麼,就去我的世界吧。”

    “傅遠之”抬頭。

    少年迎著他的目光,聲音輕柔︰“你可以去我的世界,我留下來幫你找到暗星,去那里完成你想要的。”

    “現在,跑吧。”

    晶瑩剔透的靈魂輕輕推了一把僵硬的身體,身體就不可控制地跑了起來,從富麗堂皇的房子里沖出來,奔向黎明。

    少年把“傅遠之”送走之後,進入身體,面向大門使了個咒,他會給他們一次機會,他會封鎖自己的記憶,在封鎖記憶的時間內,如果欺負“傅遠之”的人能夠改過自新,那麼這個咒就不會施行;但如果他們依舊沒有改變,甚至變本加厲,那麼等到傅遠之想起記憶的那一刻,他們就會在夢境中反復遭遇“傅遠之”所受過的苦,直到真正的有所悔悟。

    ……

    傅遠之回想起的那一刻,走廊 然響起爆炸聲,掀起滾滾熱浪。

    醫生打了一個踉蹌,雙手失控,而現在就是傅遠之的機會,筆直有力的腿橫掃對方的腰部,一個翻身從手術台上一躍而下,抵著鋒利的刀架到還來不及反應的醫生那脆弱的脖子上。

    “現在一個辦法,能讓你活下去。去元帥面前自首,說不定能爭取到子彈一枚。”

    牆壁被炸出一個巨大的洞,阿瑞斯身上穿著一條不知道從哪找來的褲子,半裸露出胸膛,听到少年的話,微微一笑。

    “我伴侶說的沒錯。”

    傅遠之耳朵尖尖紅了。

    醫生︰“……”

    事情解決得快速,等到傅遠之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和阿瑞斯坐在了機甲上。因為機甲只有一個位置,他只能坐在阿瑞斯的腿上。

    傅遠之忽然出聲︰“這就結束了?”

    “不然?”阿瑞斯開著機甲問他。

    少年想問什麼,又拿不準,問他︰“你怎麼就這麼莽撞的沖進來了,都傷成這樣了還勉強自己,腦袋還難不難受,蟲族呢,前線又是什麼情況”

    少年拋出一大堆問題,阿瑞斯也不覺得麻煩,反而覺得嘰嘰喳喳的才好,“我也沒想怎麼多,你被拖進來了,你是我的伴侶,我自然要進來。精神還沒事,其實醫生在你來之前就已經對我進行了手術,手術並不成功,但是意外的我的精神海似乎因禍得福,得到了解決,”

    “前線宋斯賦在不用擔心,我們一直防範內閣和皇族,只不過這次沒想要他們竟然為了我去蟲族合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男人臉色沉重,剛剛溫和的目光變得凌厲。

    少年沒說話,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示意他看外面的星海。

    阿瑞斯感受到少年熾熱的掌心,抿了抿唇,對他未對“伴侶”兩個字做出回應有些不滿,他攬住傅遠之的腰肢,在後者看來的一瞬間,做了他抑長久以來想做的事,“看星海不如看看我。”

    -----全文完

    第63章 番外◆思◆兔◆網◆

    【少爺篇番外】

    少爺從出生就沒有見過母親,最開始,他以為依芙的母親同樣也是他的母親,但是這樣的錯覺只短短的存在了一瞬間,因為那樣充滿了鄙視厭惡的眼神,哪怕他從沒見過母親,也知道母親是不會對著自己的孩子流露出那樣的眼神的。更何況,她對待依芙親和溫柔,是和他截然不同的態度。

    他的母親死了,僕人是這樣告訴他的。

    而他的父親也完全不在乎他。

    甚至于他也並不是少爺,這層少爺的身份,只是一層薄薄的、自欺欺人的遮羞布而已,說他是克萊克家的大少爺,待遇還不如貧民區的人。

    他只是一個需要听話,配合別人的戲弄侮辱對象。

    他困在籠中,成為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狗,顫顫巍巍地舔舐身上傷口,甚至害怕動作過大引來眾人的視線。可是即便如此,依舊會有那麼多不懷好意的人,抱著各種各樣的目的靠近他。

    痛哭掙扎,反抗搖尾乞憐全都無用。

    原本他以為最後的結局就是這樣了,在眾人的欺凌下痛苦的死去。

    直到他看到了他。

    另一個自己。

    他代他逃離苦海,甚至于……和他交換了身體。

    在長時間的混沌黑暗中,他禁閉的五感听到了鳥鳴,在耳邊清脆有聲。

    有人 喚。

    他睜開了雙眼,幾個陌生的人站在他的面前,面帶笑意。

    “遠之,我的寶貝兒子,可算是想死媽了。”

    “在山里過得好不好,有沒有想家啊?”

    “哎喲和幾年前完全不一樣了,是個大小伙子了。”幾個人圍在他身邊,臉上寫滿了喜悅和關切。

    是另外一個自己的……家人?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以至于被人簇擁著進了車子,坐在柔軟的坐墊上才反應過來。

    目光從開車的男人和坐在他身邊的女人上掃過,他試探性的喊了一聲“爸媽”。

    “哎!”

    “哎!”

    “兒子有啥想吃的,媽給你做!我記得你小時候還愛吃紅燒魚對不對,你爸昨天就買了兩條魚,媽回去就給你做!”

    恍惚的心神終于在漫長的時間中平緩下來,他微微怔著,點了點頭。

    “好。”

    謝謝你,傅遠之。<hr/>本文已閱讀完畢,歡迎

    感謝上傳分享本文,訪問!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下山後我對元帥狂飆情話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