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心機美人在線裝小可憐 > Page 36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內所有的親人還有朋友。+++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爾後,凌河被割,凌河州徹底從殷朝的版圖上消失,五里州一夜之間爆發,業績從清宿省倒數第一突然就刷到了全國第一!

    光是殺齊與稷這一條,就足夠邵承賢死一萬回的了!全國上上下下,只要當官,多少都知道一些當朝陛下為什麼要滅前朝的緣由。當初凌河軍淪為叛軍時,殷哀帝只是作為最後的劊子手將屠刀砍向齊與稷的脖子,齊策就徹底從一個忠臣翻臉變仇人,現如今又爆出來原來凌河軍當年其實是被誣陷的,私藏軍資想要擁兵自立這些被釘在了恥辱柱上的事情,居然都是假的!

    太荒唐,太刺激!齊策不要了邵承賢的老命才怪!

    其實邵承賢的那張口供上,有些細節還是沒有完全解釋明白,他只闡述了十一年前他如何去求齊與稷對付年無庸,結果在齊與稷那兒吃了閉門羹後才起了殺心,一刀殺了年無庸又滅了凌河軍,以及與北漠王的“陰谷會談”中的詳情。至于最開始他為什麼要殺年無庸,只字不提。

    但就算沒有說明白最初的殺意是如何起的,害死皇長子的事情已經是鐵板釘釘。齊與稷在看口供前,與齊策苦思冥想,對著那些線索分析了一遍又一遍,也只能得出邵承賢應該是跟北漠王之間有什麼密謀,這個密謀與十一年前的凌河叛變有關系。

    口供一出,萬事明了,怪不得那女刺客要刺殺北漠王,原來人家的父親當年正是參與了陰谷會談的重要人員,就因為見識了陰谷會談的陰謀,所以才被株連九族。那個女刺客大概是被北漠王秘密放走的,邵承賢並不知情。結果十幾年後人家女兒回來復仇,被邵承賢看到了,才又對北漠王以及穆旦那的孤女起了殺心。

    這也可以解釋了邵承賢為什麼要連夜派刺客用沾了腐血花的箭刺殺大觀園,邵承賢本來就知道北漠王用了膚散脂。突然知道北漠王居然背著他放走了當年的證人之女,是個有腦子的人第一反應那肯定是——可不得將人證們都速度點兒趕盡殺絕,否則後患無窮!

    一柄刻有【凌】字的匕首,一把涂抹著腐血花的箭,,一塊印有北漠原大副“穆旦那”的玉牌,單單哪一件獨拿出來都沒辦法將邵承賢、北漠王以及凌河軍叛國聯系在一起。

    但所有的線索都放在一起,三個點連成一個平面,一條線麻 穿到底,最終逼出來了十一年前的罪惡真相!

    邵承賢活不了了,齊策恨不得立刻將他千刀萬剮,但還有些事情還要先去完成︰北漠既然敢做殺他齊策長子之事,現在他齊策當皇帝,正好趕上此時北漠無國君,齊策直接一道聖旨,命紀語涵為大將軍,率兵攻打北漠!

    並讓齊與晟以監軍皇子的身份,同去!

    國宴的失職齊策早以不再跟紀語涵計較,因為紀語涵的真的很厲害,在帶兵與作戰謀略這兩方面都是大暨的佼佼者。這樣的人才不用實在是太可惜。紀語涵領了命,朝廷的刀殺光了還留在陵安城、等著要一個真相的北漠外交使團。千軍萬馬隆隆北上,刀劍冷鋒直逼黃天漫土北漠國。

    此去北漠,齊與晟當然是要帶上尹小匡的。尹小匡受傷身體虛弱,他不放心把人留在宮中,畢竟雖然打仗的事情齊策信任他重用他這個四皇子,但是對于斷袖風,身為人父的齊策也不可能就此點頭同意他和尹小匡的婚事。

    而且……

    離宮前的這些日子,齊與晟對尹小匡依舊像從前那樣的好,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般,呵護備至。

    他跟尹小匡說了要北上滅北漠國的事情,讓尹小匡跟著去,講的明明白白若在宮中指不定會出什麼事,發誓這一次一定要將他好好保護。語氣是真的很誠懇了,若是讓外人看到向來冷血無情的四皇子殿下居然也會如此傾心對一人起誓,怕不是要覺得四殿下被什麼鬼東西給魂穿!

    可尹小匡,似乎並不太想去。

    齊與晟奇怪,問他不是一直嚷嚷著不想被關在這深宮中嗎?北漠雖然常年風沙,但那里的烤羊肉串囊夾饃以及香噴噴的羊奶茶還有甜到流汁的哈密瓜,不都是尹小匡最喜歡的嗎?上一次北漠進貢的那些邊疆美食尹小匡不是說愛到無法自拔嗎?

    “你放心,打仗不會傷及到你去那邊玩的。”齊與晟摸摸尹小匡的腦袋,他真的只是單純覺得尹小匡呆在宮中很危險,若他不在,齊策的屠刀指不定哪天就落到了尹小匡的腦袋上。

    尹小匡還是搖頭,似乎還是想說不要去。齊與晟的眸子中的疑惑越來越深,尹小匡大眼楮眨啊眨,最終還是妥協,

    “我就是……好吧,去就是了。”

    北漠與大暨的交界處,曾經是凌河州的地盤,這里常年風沙,吹的人都睜不開眼。尹小匡換了一身鮮紅色的袍子,長長紗巾繞過脖頸纏在腦袋上,襯得他的小臉愈發地白皙清純。

    進入北漠的邊緣地帶,一路上到處都是好吃的好喝的。齊與晟的人馬跟紀語涵兵分兩路,假扮成中原來疆域的商客,便于打探地理情況。齊與晟用提早換來的北漠錢幣買了不少烤羊肉串以及果干,北漠商人很熱情,齊與晟提著那些美食,想尹小匡絕對會非常喜歡。

    “小匡,”穿著白色闊腿褲金色馬甲的齊與晟推開安頓尹小匡的客棧,便衣守在門外的守衛對齊與晟恭敬行禮,齊與晟擺了擺手,合上門,語氣挺輕快地對抱腿坐在木閣床上的那個紅衣人兒搖了搖手中的好吃的,“你看,我買到了上次你說你最喜歡吃的……小匡?”

    尹小匡縮著身子在繡滿金色波浪紋的被子里,眼神空洞,露出來的肩膀似乎還在瑟瑟發抖。

    齊與晟的心一下子懸空,以為他是不是傷口又痛了,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坐在床邊,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腦袋。

    尹小匡突然 地往遠離齊與晟的角落縮,並抬起手,“啪!”地下子將齊與晟的胳膊打偏了過去。

    齊與晟一愣。

    尹小匡很快便找回了神智,看清了眼前人是誰,瞳孔中的那絲驚恐消失,身子往前動了一點兒,張開嘴,聲音卻還是有些不利索,“沒……沒什麼,對不起啊,殿下!”

    齊與晟關心地問他怎麼了,難道今天發生什麼意外了嗎?一個白天他都在和紀語涵會合,布局著如何對北漠的政治中心發起最有效的進攻。離開前齊與晟還特地對守在客棧外的十幾個武功高強的守衛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保護好尹小匡,如果他想要出去玩,盡量不要把他往偏僻的地方帶。

    尹小匡怔了片刻,隨即腦袋搖成撥浪鼓,

    “沒……沒有,今天一切都很好!我還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就是剛剛午睡,做了個不好的夢,醒來還有些恍惚……殿下,你給我帶了什麼好吃的呀,我要吃我要吃~”

    心上人終于恢復了往日的活潑,齊與晟松了口氣,似乎是想要問什麼但是也沒問,見尹小匡跳下床就要去找烤羊肉串,他跟在後面給尹小匡穿好鞋。尹小匡盤著腿坐在圓鼓凳子上,抱起一個囊往里面夾了一大把羊肉串就開始吃,吸 吸 ,吃的滿嘴流油,腳腕手腕戴著的鈴鐺鐲子,發出叮鈴叮鈴清脆的響音。

    齊與晟總覺得有些莫名的心慌,但是又不知道哪兒出了問題。

    到了晚上,北漠的天空在夜里是可以看到浩瀚星辰的,中原許多喜歡游山玩水的浪子為了領略舉手可摘星的奇妙感,每逢夏季都會特地前來大暨與北漠的交界線,夜半站在蒼茫沙漠的 封,對著那爛漫星河長嘆歲月千年。

    齊與晟想帶尹小匡來北漠,也是有想和他一起看星星的念頭,印象里尹小匡好像對那些亮晶晶的東西特別喜歡,中原的夜晚不太容易看到滿天星辰,齊與晟便希望能讓尹小匡在這荒涼的大漠、世間最接近天宮的地方,與他一起賞美景。

    可尹小匡卻說自己困了,不去看。

    齊與晟拿他沒辦法,這種事不能逼,況且尹小匡的腰傷還沒完全好,齊與晟估摸著他是傷口沒好實落,容易累,也就不再提去看星星的話,換了衣服,陪他上床入睡。

    夜晚的空氣偏涼,很干燥,為了讓屋里崛笠恍  胗 傻懍吮蹦 賾械南戕埂t留料閆尤圃謖齜考洌 】 渙松絲詰囊   鸕隻穡  慮盎乖諞】 畝鍆非崆嵊×艘桓鑫氯岬奈牽 八 桑 飧魷閌前采竦模 莧媚悴灰 儔回 尉啦!br />
    尹小匡點了點頭,合上雙眼。齊與晟真的是看著他睡著了,才躺下睡下。窗外的夜色寂寥,空曠的傳送著歲月的光茫。

    到了後半夜,齊與晟有些淺眠,忽然就听到耳邊劃過一聲淒厲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思~兔~在~線~閱~讀~

    齊與晟 地睜開了雙眼,起身。

    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打眼見尹小匡整個人蜷縮在被子中,雙手死死地抓住肩膀,襯著夜色都能看出他用力到將指甲深陷入肉里,額頭是大汗淋灕,五官緊巴巴地扭曲在了一起。

    模樣十分痛苦!

    齊與晟慌了,連忙點開燈抱起尹小匡,想要把他 喚醒,尹小匡被他搖了好幾下,終于睜開了雙眼

    卻在看見齊與晟的那一瞬間,瞳孔突然驟縮,大叫了一聲拼了命地往後退卻,渾身害怕到抖成篩子,搖晃著腦袋口齒不清地尖叫道,“大公子,求求你,不要過來!求你了——”

    揚起手, 地對齊與晟的臉,狠狠地扇下一巴掌,啪!

    第二天一早,尹小匡醒來的時候,齊與晟還沒走。尹小匡睜開眼楮,腦袋混混沌沌,完全想不起來昨夜發生過什麼,他見齊與晟坐在床邊,衣服還是睡覺時的白衣,覺得有些奇怪,爬起身來上前去湊了湊腦袋,在齊與晟的懷中撒著嬌,“你怎麼還不換衣服呀~今天不用去找紀將軍嘛?”

    齊與晟垂下眼皮,凝視著尹小匡毛茸茸的腦袋,腦袋頂部插著一根玉簪,這個簪子尹小匡真的是形影不離地帶著,白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插入發中,晚上睡覺時要藏在枕頭底下。

    “……”齊與晟抬起手,揉了揉尹小匡的頭發,

    “陪你吃個早飯,再走。”

    尹小匡乖巧地給了齊與晟一個香吻。

    其實尹小匡的身份絕對不簡單,齊與晟早就猜測到了。伊書末的弟弟,這個虛假的名號齊與晟打一開始就半信半疑。

    但這又有什麼呢?

    齊與晟陪尹小匡吃完早點,摸了摸尹小匡的腦袋,問他今天要出去玩兒嗎?他見尹小匡今日的狀態不錯,這里不是宮中,可以隨便進出,尹小匡又那麼喜歡玩兒,有守衛陪同,倒是可以出去放松一下。

    尹小匡喝著肉膜湯的嘴,突然停了下來。

    他放下碗,垂眸思考了片刻,輕輕搖了搖頭,有些猶豫道,“我……還是想呆在客棧里,有些累……”

    齊與晟皺了皺眉,尹小匡明明不喜歡被囚禁在一個小地方啊,以前離宮,他都偷著摸著跑出去耍,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心機美人在線裝小可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