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龍委屈,龍又怎麼啦! > 第37章 037 手工薯粉與龍打魚丸——惡龍秘制石鍋魚

第37章 037 手工薯粉與龍打魚丸——惡龍秘制石鍋魚

作品:龍委屈,龍又怎麼啦! 作者:行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打芡, 加干粉,揉粉團,再將粉團切成長條搓細。+++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薯粉的制作過程一點都不復雜, 如果動作足夠麻利的話其實用不了很久就能做出兩人份來。

    不過只有粉的話還遠遠不夠, 吃粉的精髓主要還是在于新鮮的配菜與醇香的湯汁;因此很快, 龍就對自己手頭毫無挑戰性的搓粉工作感到有些厭倦了。

    他在一大片忙碌的毛球中掃視著, 不一會就將求助的目光鎖定在了勇者的身上。

    與此同一時間,菲利克斯也發現了龍的注視,他神態自若的走上前來, 一邊于旁側那完全沒有接縫, 根本就是由一塊掏空的樹干制成的木盆中清洗雙手一邊低頭向龍詢問道,“想要我做什麼?”

    這位勇者對小龍已經相當了解, 幾乎只需要龍遞過來一個眼神, 他就能從這個眼神所搭配的困擾表情中解讀出其中大概的含義。

    “做這個,”龍對勇者識趣的行為非常高興,他抓起了切好的長條揉搓著進行示範,“然後我去準備其他的東西。”

    勇者低頭看向龍的手,只見這頭龍正快速將他那類似于面粉的新食物捻成較為細長的圓柱狀,最後又將搓好的圓柱盤在了另一個撒好了干粉的砧板上。

    不太難。

    勇者點點頭,覺得這項工作自己應該可以勝任,“我知道了。”

    他從龍的手中接過沒有完成的粉條,開始了機械的搓粉工作。

    而一些廚房中暫時沒有什麼事情的小毛球們見狀則也滾動了起來,非常懂事的將木盆運送了出去。

    將搓粉交給了原本是跟來混吃混喝的工具人勇者,卓朝時終于能開始了他對配菜的制作——

    中餐家常菜中最奇妙的一點就是能夠根據自身需求隨意的組合出無數種搭配, 自由度極高。

    在吃粉的各種方式中, 龍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酸湯肥牛粉。

    只是很可惜, 他沒有酸湯, 而本該有的肥牛也正還在相距足足有五個國家之遠的大陸另一側。

    故此他也只好就自己手中現有的材料對煮粉所需要的湯底進行調整。

    在秘境中生活了一個月的龍還算有一些食材的。

    除了自己培育出來的蔬菜香料以及養在屋外的兔子和豬;他還從此前經此處路過的冒險者手中獲得過一些干蝦干貝腌菜與酸奶。不過由于他白日里經常要在魯卡的引導下到秘境中進行探索,這導致他與路過的冒險者直接踫面的機會也並不是很多。

    但這里確實是人類們前往秘境時經常路過的地方——

    出于這樣的原因,他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外出回來後,發現自己的飼養的牲口有丟失。

    最糟糕的一次,甚至就在菜園旁便發現了那些被吃剩的豬骨……

    而這種情況即使是有少量毛球留下來看家也很難避免,畢竟冒險者的素質本就參差不齊,更別提路過的還很有可能是如同里奧那樣逃竄在個王國周邊的通緝犯。

    于是龍便也只好在周邊設置一些陷阱,陷阱存在的主要作用並不是防止冒險者們對他的財產進行盜竊;而是一個用于表明房子主人威懾態度的信號。

    拜這些在毛球領主的指導下設置的陷阱所賜,龍的牲口遭到盜竊的情況才少了一些。

    ……

    卓朝時回憶著這些,從身邊注水的石槽中撈起了一尾魚來。

    這條魚是昨晚捕回來的,看不出來是什麼品種,魚身巨大,足足有龍的一手臂那麼長,尾巴超有力,普通人必然無法捉住。

    正因為它實在是太大了,龍足足思考了一宿也沒有想好該怎麼吃它,故此才被養到了現在。

    但剛剛在搓粉的時候,由于龍又忽然想到自己的番薯粉可以配上香辣的石鍋魚來吃,于是這條僅僅苟過了一晚的魚便還是遭遇了龍的魔爪。

    卓朝時右手扣住魚鰓,左手抄起一把長長的砍骨刀;隨後將魚按在了一塊空置的砧板之上,在“  ”兩聲巨響中用刀背敲上了魚的腦殼,只兩下魚就完全失去了掙扎。

    正在搓著薯粉的菲利克斯循聲向著廚房的另一側望去——

    卻見身材有些瘦小的少年抓著那條比他上半身還長的大魚,神情一派嚴肅,手下微微用力,正不怎麼熟練的拿著一把尖刀給魚去鰓刮鱗開膛破肚。

    這條魚實在是把龍襯得有些太小了……

    看著這頭小龍如此認真的樣子,勇者忽然就笑出了聲音。

    “嗯?”清理著魚內髒的龍瞬間被笑聲所吸引,不由的轉回過頭來,剛好與一直觀察著他的勇者四目相對。

    “你笑什麼?”依舊抓著那條大魚的龍困惑不解,他抬起手左右觀察了一下自己的衣著,沒有看到什麼不妥。

    菲利克斯抿了一下嘴,強行壓制下去了剛剛頗感有趣的笑意,然後才對著龍說道,“我剛剛突然想起,我在神殿和王城中听到了你的傳言。”

    “我的?”收拾著魚雜的龍頓時警惕,不可思議的看著身側的勇者。

    “是的,如果你去了凱西亞城的話。”菲利克斯將手中搓好的粉條撒上干粉盤了起來。

    龍機械的掏出了一個巨大的魚泡,聲音訥訥,“我去過……”

    “還被駐守城中的衛隊發現了?”

    “是的。”

    “而且被誤傳是要抓走公主?”

    “沒錯。”

    “最後因為這種誤會實在委屈,所以當場大哭大鬧了一通?”

    “……”

    “甚至還在凱西亞最高的鐘樓上抓出了一個‘慘‘的單詞?”

    “……”

    “這個就不要再說了!”被迫在本命面前社死的龍打斷道,他將清理干淨的魚塞進了一個木盆里,氣鼓鼓的澆水進行清洗——

    他怎麼會知道!

    原以為菲利克斯不會知道這些的!!

    天啊!!

    亞厄大陸的信息傳播有這麼快的嗎?

    龍“刷刷刷”的清洗魚皮魚腹,與此同時,勇者的笑聲也再度響起,居然還笑得有些放肆。

    龍氣得簡直都要把手里的魚雜丟到勇者臉上去。

    “抱歉抱歉,是我的錯,”銀發的勇者見狀不禁忍笑做出了投降狀,“都怪我沒有及時注意到凱西亞城的防御變化,你放下魚腸,好嗎?”

    卓朝時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魚腸丟回了木盆里。

    雖然但是……

    他怎麼可能用這種東西去丟他的本命呢?

    這根本就做不到嘛!

    想著這些,龍“ “的將魚頭斬下,橫置剁骨刀,順脊骨由頭向尾快速一劃,鋒利的刀刃絲滑的將肉破開,很快就將魚骨肉分離——

    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用那條食材狠狠的出了把氣後,龍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了其他的事情,“沒有別的傳言了嘛?比如……龍來自利特亞,還有龍要開餐廳什麼的。”

    他越說越沒什麼底氣,雖然有和坦普爾國王約定好了幫他保守出身的秘密,不過卓朝時還真不怎麼信得過那個老頭。

    都怪他警惕性太低了,當初那麼容易就自爆了出身。

    “沒有了,”勇者也隨之繼續搓起了薯粉,他略低著頭,神奇的將粉條搓到了粗細一致的程度,“不論是神殿方面還是貴族們都以為龍是來自大陸東側的……”

    說道這里,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勇者停頓了一下,繼而抬起眼來向龍發問,“難道還有其他人知道這些事麼?”

    龍立即小幅度的點了點頭,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般回答道,“我告訴了阿特茲的國王我來自于哪里,但他答應了幫我保守秘密。”

    他蔫嗒嗒的低垂著腦袋,手上動作卻不停的把魚肉的一部分斜刀起片後以鹽,干辣椒,胡椒粉,洋蔥碎碎腌制了起來放在一旁備用,另一部分則在案板上用木棍快速打成了魚茸。

    至于被劈成小段的魚骨則也被他放在一口一直用火熱著的巨大石鍋中慢慢的煎成了金黃色準備用于熬制高湯。

    這口石鍋是龍用他鋒利的龍爪掏出來的,底部還有一些沒能處理干淨的抓痕,不過它的存在最多是會在煎出來的食物上留下一些古怪的紋路而已,影響不大。

    其實與石鍋一樣,建造“城堡”的磚石以及這個屋子中的其他粗糙石器木器也全部都是出自于龍的爪下的——

    畢竟他的龍爪用來掏起石頭來就像掏個西瓜那樣簡單。就算做出來的東西賣相不好,但因為所需時間成本很低,所以龍全部選擇了親自制作。

    當然了,龍也不是沒有嘗試制作其他的炊具;比如說在毛球的幫助下找到可以被用作配置石頭粘合劑的粘土時,龍就有嘗試著用它來燒制瓦罐與砂鍋。

    只是這種工藝對于龍來說耗費的時間比直接找到石頭然後掏開石頭會多上不少,並且失敗率又很高,需要熟練的技術;故此龍至今為止還沒有做出一個滿意的成品。

    其他的諸如鐵鍋之類的……就更無需再提了;雖然冶煉在魔法的幫助下會變得簡單,但在貧窮的龍手中卻並沒有可以用于冶煉的礦石——

    完全的從零開始來開起一家餐廳,遠比龍當初設想的還要困難一些。

    他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端,因此才不想因為之前不小心透露出的那些消息而毀于一旦。

    龍用自制的勺子將魚骨翻了一番,又加了一小點點胡椒與洋蔥進去。

    魚骨在豬油中不出多久就散發出了香味,同時在胡椒粉的輔佐之下,則更顯得濃郁與醇厚。

    之後龍便開始憂心忡忡的在魚茸中加入澱粉制作魚丸。

    “阿特茲的國王……坦普爾麼?”終于回憶起來了阿特茲國王是誰的菲利克斯反問。

    “是的,”眼看著魚骨煎得有些差不多了,龍連忙撈出替代小蔥的洋蔥,隨後為石鍋中注入清水,“坦普爾。”

    他的眉頭沒有舒展,顯然有些自己都不知道的擔憂。

    被燒到滾燙的巨大石鍋遇水後發出巨大的“嗤”聲,大量水蒸氣趕走了油煙,使得原本陰涼的廚房都變得有些悶熱。

    而後是香葉,桂皮,蘑菇——放好了配料的魚骨湯隨即被蓋上鍋蓋進行燜煮。

    “如果是坦普爾的話,應該可以相信,”勇者在廚房里終于重新安靜了下來後予以了龍回答,“在對待魔物上坦普爾不是絕對的主戰派,並且也不算神殿信徒中最激進的那一類……還好你遇到的是他,如果是胡拜王的話,那就很糟糕了。”

    胡拜?

    龍另起一鍋用魔法燒油,然後將腌制的魚片里加上蛋清和澱粉攪拌絲滑;再把絲滑的魚片進行短暫的過油——

    過油的魚片會變得更加耐煮一些,不會被煮到最後于鍋里找不到。

    我在哪里听到過這個單詞!!

    龍仔細回憶了一下。

    緊接著將油撈出,用剩余的油來炒香胡椒蒜末與辣椒碎;又加蜂蜜提鮮,放入魚片魚丸與諸如“小白菜”“生菜”以及少量干貝之類的配菜;最後注入魚骨高湯並放進勇者搓好的薯粉。

    好大一鍋的惡龍秘制石鍋魚很快就能做好了。

    剛好在這個時候,龍也想起了到底在哪里听過這個單詞——

    他的社交範圍很小,因此想要回憶起自稱胡拜勇士的春並不困難。

    盡管他和這位“勇士”一點也不熟。

    “胡拜的國王有什麼特別的嗎?”龍問。

    其實他本來覺得胡拜的奴隸很特別來著,只不過由于今天又見識到了同樣非常囂張的貝洛夫,這使春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平庸了。

    就是欺軟怕硬的惡奴而已……

    貌似不論哪個國家都有的啊。

    龍是這樣想的。

    “胡拜是對魔物最敵視的國家,而且也是對其他國家的人最敵視的國家,”菲利克斯似乎不太想要討論胡拜王國的事情,“總而言之,如果遇上了胡拜人的話,還是要提高警惕比較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龍委屈,龍又怎麼啦!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