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14. 第 14 章

14. 第 14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在角落里目睹一切勇哥大受震驚!

    解雩君的暴躁和冷漠兩種極端他都是感受過的,整個fz上上下下就沒有人能逃得過“**”的制裁,想得他一句溫柔相待,除非是這個幸運鵝以一敵五比賽帶飛全隊,但很顯然是白日做大夢!

    怎麼說,能看到解雩君被噎得有口難言,一臉想說話又無奈放棄的樣子,屬實是頭一回了。

    再回頭看那個玉雕似的男孩子,勇哥肅然起敬!

    人捧著一杯(奶Nai)茶,還呼啦啦冒著冷氣呢,就那麼喉結一縮一縮的、小口小口的吸和吞咽,很文雅又秀氣的吃法,兩片嘴唇鮮(艷yan)水潤,臉頰隨著偶爾的咀嚼動作微微鼓起來又癟下去,那解雩君呢,就盯著人家看得目不轉楮,就差張開嘴把人吃進肚子里了。

    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

    勇哥又偷偷溜出去了……

    “牙齒好冰呀!”

    臨走之前,還听到那孩子清透(干gan)脆的聲音。

    “馬思卡,你這麼一大口一大口的喝(奶Nai)茶,里面的提子果(肉rou)是不是沒嚼就一起咽下去啦!青緹那麼好吃的!”

    然後是解雩君明明奮力忍耐、但語氣實在稱得上是縱容的回復︰“我都吃了,你要不要檢查檢查看?”

    勇哥關上門,實在看不懂年輕人的路數。

    檢查?怎麼檢查?

    讓解雩君張開嘴巴,像條大嘴魚似得叫對方打著光看,還是四片嘴唇互相貼合、舌頭甩來甩去,檢查牙床、牙齦和喉口啊?

    那誰知道呢!

    反正解雩君是貼過來了,他低下頭湊到嘉慈面前,“都吃啦。”用手背輕輕貼了貼對方的腮幫子,“你別喝太多了吧,臉頰都涼了。”嘉慈坐在椅子上,兩腿隨意擺著,扭了一下拉開距離,“才不要,你管我喝多少……”

    解雩君確實管不了。

    他甚至沒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一種“管束”。

    台前還有嘉慈喜歡的狼哥在唱歌,唱的是新英雄的角(色)曲。

    嘉慈捧著(奶Nai)茶,仰著腦袋看向休息室的掛屏。他看屏幕,解雩君就看他,灼熱的視線讓氛圍變得黏稠起來,直到一曲唱完,才像是想起什麼,忽然道︰“馬思卡,我得走了。”

    解雩君手按在他肩膀上,實在沒搞懂。

    我都在你面前了,難道還有什麼比我重要?

    “這麼急?”

    “不是呀,我朋友還在等我。”

    “那你和他說說不行麼?”

    嘉慈糾結的時候,就愛抿唇擰眉,“不太好吧……”

    解雩君慢慢的引導,“你不想和我一起嗎?反正你在杭州也不熟,我請你吃飯?”他試圖用嘉慈的方式來“擊敗”嘉慈,“還是說、你是我的假粉,馬思卡本人都邀請你一起吃飯了居然一點都不心動?”

    小朋友不說話了,反正解雩君就當他默認了。

    事實上,買(奶Nai)茶的時候嘉慈就發了消息給蕭時因,對方喜聞樂見,並且相當樂于空出時間讓老同學自由發揮。在解雩君“**”模式發作,已經自顧自開始看路線預定餐廳時,他才裝模作樣當著對方的面跟蕭時因告罪求原諒︰對不起,要咕咕你了,因為我更想和馬思卡一起玩兒。

    “等我回學校了,你來找我,我再請你吃飯重新補償你?求求了……”

    軟乎乎的,又莫名嬌滴滴的。

    試問誰能拒絕這樣的道歉呢?

    “你怎麼回去?動車還是飛機?”

    嘉慈眼珠子轉了轉,但沒躲過解雩君的視線。

    “不許騙我,你不會還沒買票吧?”

    後者猛嘬一口(奶Nai)茶,腮幫子都鼓起來了,解雩君伸手過去蹭了一下,想捏又沒敢用力,直到一口咽下去了才听到這臭孩子嘀嘀咕咕的道︰“我買了的,不告訴你,反正我吃了飯就走!你如果哪里不對勁,我就去微博上曝光你!”

    倒也不是遲鈍到一無所知的樣子。

    解雩君揚起眉毛,故意逼近。

    “我哪里不對勁?曝光我什麼?曝光我(睡Shui)粉?”嘉慈越是害羞躲閃,他越是得意,壓低聲音繼續追問,“你請喝我(奶Nai)茶,我請你吃飯,有什麼不對嗎?小朋友,曝光舉報這種事情要講究證據的,我們倆你來我往的請個客,這叫什麼不對勁……”

    一分鐘後,門外等著的勇哥收到了新的“通知”︰

    解雩君這祖宗要去吃飯,還要帶小粉絲一塊兒去。

    勇哥︰“所以呢?你要單獨活動?衣服換了之後也順便戴個帽子吧,奚嵐前車之鑒還在呢,好歹講究著點兒啊,萬一真有人閑著沒事(干gan)拍到了放到網上怎麼辦?”

    倒也不是完全不在乎名聲,比起人家說他這個那個的,解雩君更怕麻煩,對著勇哥敷衍應了一聲權當回應,又低頭去看嘉慈的表情,趁著對方還沒反悔,一錘定音︰

    “走吧,趁著這邊還沒散場,我們早點出發。”

    嘉年華的活動還沒結束,解雩君迫不及待換了衣服拉著嘉慈出門了,路上一點都不避諱當著勇哥的面問對方酒店定在哪里,大有要送嘉慈回去的意思,後者挨著車窗坐,但越坐越往邊上挪,到最後,幾乎半邊(屁pi)股都被解雩君擠到挨著他的大腿!

    這人仿佛是個火爐,體溫比自己高,熱度順著夏季輕薄的布料傳過來,激得嘉慈心里一陣莫名其妙的發燙,目光更是躲閃不停。

    勇哥沒眼看,帶著耳機開始打電話。

    解雩君倒像個沒事人一樣,看著嘉慈細白的手指頭,粉粉的指甲蓋,漂亮的月牙彎,饒有興致的開口,“剛好lol的大電影在映,去支持一下票房?”

    嘉慈被他蹬鼻子上臉的行為噎得不知所措。

    “到時候再說吧……”

    于是,“你看過了嗎?和誰一起看的啊?”這兩聲本該有的追問,就硬生生被解雩君憋回肚子里,下車之後持續的臭著一張臉。

    還沒到飯點各個餐廳飯店人都不算太多,不用等位直接有座,趁著嘉慈認真研究菜單的時候,解雩君眼神示意勇哥速速離開自己找地方吃飯,不要打擾他和小粉絲聚餐,勇哥大無語︰“你是提前下班開心了,但最好保證我今天不用加班。”言下之意叫解雩君悠著點,別搞出什麼競圈頂流的“路透”讓他大晚上的還要忙活!

    事實上,這頓飽含期待的飯其實吃得挺一般。

    嘉慈舌頭和腸胃嬌氣又挑剔,菜雖然是他選的,但吃得並不算太合口味,何況還有個全程拿他下飯的解雩君盯著,簡直叫人“食不下咽”!外加在此之前的一杯(奶Nai)茶,兩個人竟然都沒有吃下多少,買單的時候,服務員就差掏出小本子當面寫顧客建議了。

    眼看著嘉慈興致缺缺,解雩君心里生出一股煩躁來。

    他沒做過討好別人的事兒,今天頭一回,連哄帶騙把人拉過來吃飯,顯然沒想到首戰失利的原因是飯菜不怎麼合胃口……

    解雩君心里毫無波瀾的時候是臭臉,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是臭臉。嘉慈不想猜他的心情,反正進行到這一階段,無論如何已經算是超出期待的進度,他不得不反復提醒自己過猶不及。眼見著解雩君開始打開軟件看電影票了,嘉慈急著往商場電梯旁邊安置的一排按摩椅那一坐,語氣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我走不動路了,要歇會兒!”

    解雩君拿他沒辦法,也跟著坐過來,人高腿長的大號男人,不同于嘉慈身量縴細整個人如同被椅子包裹住,他的體格硬是將寬敞笨重的按摩椅襯托得像是個普通躺椅。

    坐上了按摩椅,不消費,有白嫖的嫌疑,于是解雩君又直接拿出手機給兩台椅子都掃了碼,還沒等嘉慈反應過來,“滴”的提示音過後,椅子立刻就動起來了!嚇得他一個激靈,聲音猝不及防打著抖︰“不不不!放我下去!”

    “快停下……”

    解雩君皮糙(肉rou)厚,很享受這種放松。

    “累了就要放松休息,正好給你按按!”

    而嘉慈整個人陷在椅子里,只有手、脖子腦袋能動,“我討厭你!這個椅子是壞的!”解雩君看他整個人嬌嬌小小的一只,被按摩椅的規律震幅帶得一顛一顛的,可憐弱小又無助,就差沒直接笑出聲了,“沒有壞,它在按摩呢!”

    嘉慈又氣又羞,“就是壞的!它只按我的(屁pi)股!”

    ……

    空氣似乎凝結了那麼一秒。

    嘉慈聲音都被顛碎了,“你來看~嘛,是、是真的……”

    直到解雩君的手依次(摸Mo)過他的後背、腰間和雙腿,才確定這倒霉孩子坐著的按摩椅是真的只有座椅部位在工作,心里正愧疚著呢,又見嘉慈那雙水汪汪的眼楮正滿目含怨瞪著他,顯然是羞憤到極點,甚至有些自暴自棄——

    “我的(屁pi)股要被顛散架了……馬思卡我恨你!”

    “你自己去看電影吧,我這就打車去機場!”

    難以描述的五分鐘過後,嘉慈說什麼都不願意再停留。

    他揉了揉眼楮,勉(強qiang)恢復了心情,眼角莫名有些紅紅的,又低聲解雩君說再見,“對不起,再不走趕不上飛機了。其實,今天和你一起玩得很開心。”解雩君還沉浸在嘉慈陷在椅子里一顛一顛的樣子回不過神來,直到對方踮著腳輕輕伸手環抱了一下他,剛想伸手緊緊回抱,這孩子就小鳥一樣的飛出去。

    “拜拜,馬思卡,我下次會來看你比賽的!”

    ……

    杭州一行過後,緊接著就是賽程密集的夏季賽。

    解雩君每場上台後,都會掃視全場,只是嘉慈並不在場。

    事實就是對方所說的來看比賽也並非正兒八經的約定。

    解雩君不可避免有些悵然若失,偶爾也猜測是不是那孩子假期里零花錢不夠用,沒錢買票、又或者買不到票,如果上趕著給他送票,難免顯得他過于猴急。然而嘉慈的朋友圈空蕩蕩的,疑似真的屏蔽了自己……

    誰能想到呢,在遙遙無期的等候中,那天陷在黑(色)椅子里微妙起伏的身影鬼使神差的入夢而來︰

    為了“報復”嘉慈的食言,解雩君在夢里狠狠的欺負了他一番,五分鐘可是遠遠不止的,應該說有很多很多個五分鐘才對。

    嘉慈比那天更委屈、更羞憤!

    他的小臉蛋白里透著粉,兩腮的紅一路暈到眼尾,雙目失神,唇瓣緊咬,只能嗚嗚|咽咽的一遍遍重復︰要被顛壞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