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16. 第 16 章

16. 第 16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嘉慈說的邋遢,那是真正的邋遢嗎?

    也不過是暫時應付馬思卡的推辭話術罷了。

    培訓課上完回來緊接著就在畫室閉關兩天,比起平常(干gan)淨整潔的模樣是會顯得有些隨(性xing)放縱,但不得不說,工裝褲、黑t恤這種適合動工做事的著裝的確方便極了。

    邋遢只不過是一個相對的說法。不會真的有人只注意到身上亂七八糟的顏料,卻沒看到腿線修長筆直、腰肢細韌緊致吧?寬松的黑t下擺往腰帶里一扎,全身上下(露)出來的部分就只有白得發光的兩條手臂和脖頸,完完全全的直面沖擊!

    這樣的形象,和丑,是絕對沾不上邊的,甚至充滿著一種不羈和隨(性xing),只不過與嘉慈過去兩次展示給馬思卡的形象整個兒顛倒……

    但哪怕是這樣,他也不想隨便就將照片拍下發給對方。

    很簡單的道理呀,蕭老師的小課堂都說過無數次了︰想要什麼,要是都如你所願的給你了,結果不是得寸進尺、就是不懂珍惜。

    可也不能不做回應。因為從馬思卡的視角來看,就是嘉慈明明答應了來看比賽,卻平白無故鴿了一個月,回頭找過來還不讓人看一眼,你就說你是不是真心想和我聊吧!這換誰能答應……

    一個說給一分鐘,其實自己跑到衛生間去沖澡。

    一個嘴上不回話,卻還是蒙上防塵布、放好倒模調好角度,蓋好瓶瓶罐罐,關上窗和排氣扇,鎖上畫室門,順便還給姚聆打了個電話,讓她自己解決晚飯不用管他。

    等到解雩君視頻撥過來的時候,距離他“要挾”嘉慈的一分鐘,其實已經過了十分鐘不止,隊友在樓下補直播吃宵夜,只有解雩君(脫tuo)離日常團建反常的上樓沖了澡換了衣服,甚至難得用吹風機吹(干gan)了一頭短發。他很不想承認,自己是已經做好了被拒接的心理準備。

    算算時間,嘉慈那邊也應該整理完了。

    解雩君這才咬著牙慢慢吸氣,按下觸屏,等待結果。

    數秒之後,嘉慈真的接了——

    是接通,但也是拒絕。

    拒絕了視頻,接通了語音。

    解雩君屏住呼吸,只听見那邊傳來小聲的喘|息︰“馬思卡、是我呀……”音量不算大,但足夠清晰,以至于解雩君還能听到隱隱傳來的狗叫聲。

    “你在哪兒呢!”

    “……”又等了兩秒,才听到那頭更小聲的道︰“我、我在回家的路上,有狗、大狗……”臭孩子甚至還嗚了一聲,大概是又小跑了幾步,“我繞了一點路,這下好了。”

    解雩君心癢癢的,急不可耐的問︰“你不住在學校?”

    嘉慈剛想說的話被他堵住,但也沒說謊騙他。

    “沒有……我一個人住外面的……”似乎是想遮掩一下,又補充道︰“住在外面,其實還好啦,想什麼時候休息就什麼時候休息。”

    他是說得含含糊糊,但解雩君已經快速的在腦內替嘉慈補圓了前因後果︰一個年紀小、長得又好,略有些嬌氣的男孩子,在烏煙瘴氣的大學男寢里多少會受到一些明里暗里的排擠。嘉慈是(干gan)(干gan)淨淨清清爽爽的,這樣精致又講究細節的男孩,他大概率也是不太能忍受同住的同學左一只臭襪子臭鞋子,右一個敘利亞風格的髒枕頭……

    如果更嚴重一點,那群人或許會還攻擊嘉慈不同于旁人的取向。

    在這種環境里,能不因為排擠和冷(暴bao)力影響正常生活和學習已經很難得了,嘉慈自己搬出來一個人住,那也說明這孩子是有些脾氣在身上的……

    “外面天黑了嗎?”

    嘉慈湊近听筒,“還沒有,但是雨停了。”

    又過了兩秒,解雩君听到他驚喜的喊道︰“哇,馬思卡,有彩虹!”

    那也得讓我看看啊!

    解雩君又捏了捏鼻梁,“你好歹也讓我看到……光說又不讓看……”

    “喔、你等等,我調一下。”

    又過了三四秒,解雩君看到屏幕上終于出現了一片光亮,暖橘和灰藍兩(色)相撞的天空,顯然雨後天晴了又恰巧撞上夜幕初臨,總而言之,在這片撞(色)之中,角落里有一道隱隱的彩虹,顏(色)很淡,但的確是彩虹。

    嘉慈的手還指向了那邊,生怕解雩君看不見。

    “喏,就是那里!”

    解雩君快速截了圖,心里希望嘉慈不要那麼快關掉視頻。

    “那你呢?”

    嘉慈顯然沒有反應過來,“你喜歡嗎?”

    還沒等解雩君回答,他又緊接著道︰“你喜歡的話,我們在這里多看一會兒,估計也等不了幾分鐘了,顏(色)這麼淡,應該快消失了!”

    解雩君︰……

    不過能看一會兒是一會兒。

    等到天(色)真正暗下去,解雩君發現畫面突然就晃動了起來,大概是嘉慈在調整鏡頭,還能听到他小聲嘀咕“轉回去”。

    “你不想看見我嗎?”

    “……”

    好半天,都沒听見聲音。

    解雩君一顆心被吊在半空不上不下,高高懸著。

    他是想要直接一點,行、或者不行,願意或者不願意,可以的話就直說。但嘉慈顯然不太適應這種風格,你逗他時、他會隨意放得開,開開心心的與你玩鬧,可一旦牽扯到關鍵點上,人又縮了回去。非要說嘉慈抗拒,那也絕不可能,因為解雩君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到了對方的眼神……

    兩個人都秉著呼吸,到憋不住的時候才一點點吐氣。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解雩君人都等到心跳失衡了,“我等了你一個月——”

    嘉慈不動聲(色)的吸氣,打斷了他,語氣輕飄飄的、就像解雩君在浴室里看到的快(干gan)到蒸發的水汽一樣飄忽,叫人抓都抓不住。“對不起,我以為你不是那種想法。”任何時候、任何場合,以退為進都是好用的,此刻也不例外,“你要比賽的,打得不好,他們都會罵你。我不想看到那些人攻擊你,他們罵得好髒,明明你不是那樣的人……”

    “至于我,和其他的粉絲沒什麼區別。”

    “我只是比別人幸運一點。”

    嘉慈的聲音輕到解雩君要集中精力去听,仿佛才能剝離出對方的心情,“如果想得太多太好,就顯得我特別自作多情、自以為是,我不是不想和你聯系,我只是覺得我們之間差得太多了。”

    明明最開始也只是找借口,暫時哄住馬思卡,可說著說著,嘉慈自己都覺得這半真半假的說辭其實也是他本質上擔心的問題。越說,還真的有股難以言喻的失落涌上心頭……

    另一邊听著的解雩君腦子快**了!

    他不止腦子快炸了,幾把也快炸了!

    “差什麼差!不許你這麼說!”

    解雩君起身把房門反鎖,再也不需要顧忌別的,“你把鏡頭轉回來,讓我看看你。”他把室內的燈都打開,光線充裕到不可思議,“听話,小慈。”

    “……可我這里太黑了。”

    “那你快回去。”解雩君又焦急的跑去浴室,看看鏡子確定自己的形象過關了,“我等你,你別掛斷,我會等你到家!”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嘉慈心知無論如何都逃不過視頻了。“我身上、嗯……好多亂七八糟的顏料,我想先(洗xi)澡換衣服,再見你……”這次的吞吞吐吐不再是推辭,而是明晃晃的羞赧了,“你、那你要等等我。”

    “沒(關guan)系,先讓我看看,就看一眼?”

    洗白白的小慈固然鮮甜可口,但髒兮兮的小慈一定也很可愛!

    解雩君是大人,解雩君什麼都想要。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