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22. 第 22 章

22. 第 22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戴上那枚平安符,仿佛真的有神靈感應輕輕籠罩周身。+++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它貼在(胸xiong)口的位置微微發燙,緊緊靠著皮膚,還帶著嘉慈的體溫,熱乎乎暖洋洋的。如果不是時機不對,解雩君一定會從衣服里拿出平安符,閉上眼楮沉浸式嗅一嗅,這可是小慈貼身配戴那麼久的物件,合該帶著他身上的氣息︰清甜清甜的,清爽又甜蜜,有夏日桃汁的香氣和味道……

    解雩君心里雀躍極了,或者說是心花怒放。

    他原想,自己比嘉慈大,年長的人本該在這段共同的感情里多做引導,他多主動一些是理所應當的,但這個平安符,實在是送到了解雩君的心坎兒里,叫他恨不得就地將嘉慈整個人兒縮小放到平安符的小布袋里,不管到哪不管做什麼都隨身帶著才好!

    心里這麼想,解雩君的手已經幾次擦過嘉慈灰藍(色)的衛衣袖子。那種要牽上又微妙錯開、只短暫蹭到對方體溫的感覺,既有種微妙的心悸,又折磨人……

    但嘉慈似乎沒有察覺,他看起來興致相當好,甚至稱得上雀躍!除了聊天之間明顯听得出來這孩子過于緊張馬思卡選手的賽程之外,幾乎就是一個正在度假無憂無慮的清純男大學生︰灰藍(色)的衛衣、黑(色)的直筒牛仔褲,白得晃光的皮膚,亮到生輝的眼楮,挺直好看的鼻梁,以及形狀飽滿水潤鮮紅的唇。

    他說話時會(露)出白白的牙齒,嫩生生的像只小動物,可嘴唇抿起來的時候,唇珠嵌在其中,又是純中帶欲的模樣。

    漂亮的身形出(色)的氣質,來來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他一眼。

    倒不是解雩君不打眼,相反,他一米九的個子,肩寬腿長,上半身趨近倒三角,幾乎是建模一樣的身材,哪怕戴著鴨舌帽和口罩,也並不難看出硬件條件是相當不錯的,不過是懼于他的氣場,和這種人對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偷(摸Mo)(摸Mo)看一眼都怕被眼刀子刮到,這才將更多的目光投向他身旁的嘉慈……

    兩人轉回停車場,解雩君主動給嘉慈拉開副駕駛的門。

    “謝謝……”小朋友邁開腿坐進去,乖乖系好安全帶,就側過頭專心看向解雩君,一頓嘰里咕嚕的發問︰“馬思卡,你等了多久呀?”

    那解雩君當然會說沒等多久。

    嘉慈輕輕點頭,車廂內瞬間安靜了下來,他又問︰“你餓不餓呀?吃飯了嘛?你想不想吃洋房火鍋呀,我請你吧!”

    因為定酒店是解雩君一手包辦,多少有些過意不去,洋房他還是消費得起的,和解雩君兩個人吃,又能比他之前和姚聆吃多多少呢?

    解雩君關上車門,他想起之前在杭州吃的不太愉快的那一頓,決定還是依著對方的意思來,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吧,于是沒急著發動,先給孩子拿了一瓶水,揭開蓋子才遞給他,“你請我?這一年獎學金拿了不少咯?”見嘉慈哼哼唧唧撅著小嘴,解雩君又笑著道,“好呀,你請我吃飯,等我比完,我再請你吃回來。”

    這回答勉勉(強qiang)(強qiang)叫人滿意了,嘉慈轉眼又快樂了起來,他甚至在座椅上抬著小(屁pi)股蹦了兩下,“沖沖沖,洋房火鍋!”

    解雩君只覺得小朋友哪兒哪兒都可愛。

    但他沒忘記一件事情,“把你的小爪子拿給我看看,沒留疤吧?”

    嘉慈把縮在袖子里的左手伸出來,擺在他面前,“喏!”

    解雩君單手捧著他的手,溫溫的、微微偏涼的觸感,手背肌膚白且細膩,青(色)的血管竟然也是鋪的直直的,幾乎已經看不出疤痕的印記,如果時間再久一些,或許根本不會有人相信這塊白瓷一樣的肌膚上曾經留下過一道猙獰的血口子。

    “看來你有乖乖擦藥。”

    嘉慈也抬頭看他,嗯嗯點頭,乖得不行。

    解雩君是花了大力氣去克制自己,才沒有伸手去(摸Mo)他的小腦袋。他發動車子,駛出停車場。剛出發不久,放在一側的手機就亮了起來,嘉慈看了看窗外越下越大的雨,覺得不該讓司機分神,可萬一是重要的事情呢?

    “你的手機……”

    “小慈幫我看看。”

    “噢!”嘉慈拿起來,一看來電提醒,“是老趙!”

    “你接通,按免提。”

    那頭老趙在問接到人沒,兩人很快說完話,嘉慈按了掛斷,想了想說道︰“要不,我們待會還是吃快一點吧。”

    解雩君趁著等紅燈的功夫看了他一眼,立刻就知道人在想什麼,“不用,也不差這一會兒的。”他看嘉慈抿著唇埋頭掰著自己的手指頭,又補充道,“真的沒事,時間都來得及。”

    越是大賽逼近,fz的氣氛反而會沉靜下來。

    賽前準備的足夠多,上到數據組教練組,下到替補趙翟的小猴兒,所有人的力氣都極其一致的使向同一個方向,在fz崛起之後,他們的目標從來只有一個,那就是冠軍!

    火鍋還是很好吃,但嘉慈還是吃的很快。

    解雩君听他催促著要回酒店辦入住,心里既欣慰又遺憾,本想多待會兒,但小慈也太體諒了,天知道他多少套設想好的方案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總而言之,嘉慈在時間變得更晚之前把人推走,但也沒讓對方太失望,想起蕭時因說的棍棒打完之後要給甜棗,伸手拉了拉解雩君的袖子,頂著他極具壓制力的目光,放軟的聲音︰“沒(關guan)系的,我這次會玩幾天,等你比完了,我們再、再一起玩兒……”

    解雩君定定的與他對視了幾秒,這才慢條斯理的開口,“一起玩兒?只和我?”他話音剛落,嘉慈就忙不迭的點頭,乖得一塌糊涂,這幅神情大大(刺ci)激了他自我控制的罩門,“這樣吧,你呢,不是放鴿子、就是遲到,先交點兒‘押金’吧,交了我才能放心。”

    嘉慈要是再不听不懂,未免就太不夠意思了。

    “我人都在這里了,跑不了了,怎麼還要交……”

    解雩君伸手就鎖了車門,一手按在副駕的安全帶鎖扣上,將嘉慈整只手都包住,“可我真的很想要,小慈,給我點甜頭吧,不給五場打滿,給了我就爭取提前下班,好不好?”

    嘉慈被他理直氣壯的說法堵個正著!

    “你不能這樣!”

    哪有拿比賽說事的……

    解雩君還就賴皮了,“這也是激勵的一種,對不對。”他側身過來,“誰讓你這麼急呢?火鍋沒吃飽,(奶Nai)茶也沒喝上,你再給我來點兒?”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