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樓下, 張竹毅還在“辛苦”營業。+++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插科打諢是他的強項沒錯,但直播卻是他不那麼喜歡的一種交流方式。

    說真的,如果換成解雩君端著奶茶咬著吸管坐在這兒,翹起個二郎腿, 無所事事給大家伙表演一個刷谷歌看新聞, 又或者和一條五毛日結工資的黑粉對線打嘴仗, 直播間各種火箭飛船也能跟較勁兒似得刷成一排。

    但這事兒其他人做卻不一定能行,因為他們既沒有一呼百應的號召力, 也沒有馬思卡那種級別的心理承受能力——

    試問,直播間里一邊是瘋了一樣要把黑粉刷下去的粉絲, 一邊是一打一打前僕後繼的黑酸, 彈幕花花綠綠層層疊疊簡直沒法看, 這種情況下壓根別想做好直播互動, 換個依賴氛圍過活的主播, 這口飯是無論如何也吃不下去,強吃只會消化不良……

    哪怕抗壓吧的政治正確就是懟雩醬,也不影響他們承認馬思卡的直播彈幕構成十分簡單,畢竟一萬字里的里面有八千個字在喊老公,但事實上,到底是真心喜歡還是隨意調侃, 又或是惡意反串,誰又知道呢?

    做直播,尤其是讓本就不善言辭、不那麼會來事兒的職業選手來做直播, 某種程度上來說, 是負擔, 當然, 主播出身的另當別論。可年薪和獎金擺在那兒, 真的有人在乎直播平台那點簽字費和禮物分成麼?

    那必然是有的,只是這種人可能不存在于fz俱樂部︰這次贏了夏季賽,俱樂部的大老板直接拍板派出自己的私人飛機請小伙子們去三亞度假。至于同樣要去休假的pubg部門,則是打完比賽之後從重慶直飛,兩個部門差了有個兩天。

    有三亞度假這個事兒釣著,大家伙心情都相當不錯。

    張竹毅下播前,還有一大票子人拉著他,讓他勸馬思卡早點出來營業。

    “你們是第一天看馬思卡直播嗎?”他看著那些復制的彈幕直接樂了,“知道為什麼我們都要在上半月搞定直播嗎?因為下半個月馬思卡要補時長。”馬思卡流量大,但是他的這股熱度同時也很霸道,絕大多數集中到他本人身上,那分給其他人的就少得可憐了。

    【懂了,競圈頂流馬思卡】

    【頂流總是裝高冷,不說話!】

    【笑死,說的馬思卡好像在乎直播一樣!】

    【馬思卡誰也不在乎,他只在乎青緹剝沒剝皮】

    【就像你只關心fz有無大嫂,馬思卡只關心青緹是否剝皮】

    【青緹剝皮又是什麼新梗?】

    張竹毅沒再回了,最後和大家打了招呼,說要去搞點宵夜吃吃,但直播前的觀眾跑得比他還快,噎地他直接關電腦!氣呼呼的坐了兩分鐘之後,張竹毅瞄了一眼旁邊漂移了快三個小時硬著頭皮不肯解散的中輔靈車,招手喊來了正在啃西瓜的劉思哲︰“小思哲,你去四樓听听,隊霸是不是在里面和妖妃做壞事?”

    劉思哲滿嘴西瓜汁,差點噴出來,“這、這不好吧,哥……”

    張竹毅咂嘴嘆氣,慢慢的拍拍他的肩膀,“你看,你這意思就理解錯了不!我是說啊,夜宵時間也該到了,總不能我們一群人在下面吃不叫他們倆吧?人家嘉慈第一次過來基地玩兒呢,咱們好歹要做出一點接待客人的態度不是?”

    劉思哲點頭,“有道理。但是,哥,我不敢去。”說著,又挖了一勺西瓜,“君哥回來的時候在群里說過,喊我們大家今晚不要去四樓打擾他。”

    “什麼?我怎麼沒看到!”

    劉思哲拿出手機,“喏,半小時前。”看著張竹毅還是躍躍欲試想上樓的樣子,還反過來勸他︰“哥,還是別去打擾君哥了……”

    妨礙人家談戀愛,那可是要被驢踢的呀!

    張竹毅最後看了一眼劉思哲,搖了搖頭,“算了,你吃西瓜吧,多吃點兒,爭取向圓希希看齊……”

    要說,樓上的兩個人其實也沒做什麼,就是解雩君把之前買的東西都給拿了出來,前所未有積極的希望臭寶小慈能和自己穿一樣的衣服、戴一樣的手環出去度假,而後者看到牌子猜著大概可能會有的價格,頭一次覺得,比起自己一時沖動下定決心和馬思卡一起出去玩兒,對方的“沖動”或許更過頭——

    他只是意念沖動,而馬思卡,完全是錢包沖動!

    “你干嘛花這麼多錢啊……”

    解雩君眨眨眼楮,“不可以嗎,可我想給你花錢啊!”他打開那個首飾盒,取出里面的手鐲,“這個早就想給你了,你不喜歡嗎?”

    嘉慈嘆氣,“不是的,馬思卡。”或許是兩個人消費觀念不同,本身擁有的經濟實力也不同,嘉慈是舍得花錢,卻極少把錢花在這個方面,可這樣用“教育”的目的去勸說別人接受自己的觀念,又會挫傷對方的好心。“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用對我這麼好的……”

    解雩君怎麼會不懂,他面對嘉慈的時候一向直白到不加遮掩。

    “這樣就是很好嗎?我願意給你花錢,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他拉出脖子上紅繩,“你看,你也送了我東西的呀,在你看來它或許沒花幾個錢,可我覺得這個平安符比什麼都好、比這些我買給你的都珍貴。你不能因為這幾樣東西它看起來像是貴一些的,就有心理負擔……”

    那是“像”貴嗎?

    那本來就是很貴的東西啊!

    嘉慈嘆了口氣,“馬思卡,你覺得我有錢嗎?”

    如果戀愛真的能夠不計較付出,那也得心里過得去吧……

    解雩君捏了捏他的臉頰,“你有不有錢,有什麼關系呢?”

    一個還在讀大學的男孩子,又是藝術類的專業,不說嘉慈身上有多少錢,但幾年學下來燒錢是肯定的,而且這臭寶的吃穿用度看著是還算精細的,偶爾出來玩一趟、人均快四位數的洋房火鍋也能消費,就算不是家里支撐,自己平時恐怕也有賺錢攢錢。

    “不用有太多的負擔,小慈,這些都是我想要給你的東西。”

    解雩君蹲到他面前,伸手攏住嘉慈的後腦,想用鼻尖蹭蹭他,對方卻垂著眼簾往後縮,“本來我跟你出來玩兒已經很佔你便宜了,還買這些東西……”解雩君怕他不高興,捉住了他緊緊抓著抱枕的手,一秒示弱︰“那你說、我都听你的,以後你讓買的我再買好不好,乖寶,咱們不說這個了,買都買了,再全部退回去多不好!”

    嘉慈氣還沒生完,又被新昵稱羞的腦子發暈︰“不許這麼叫我!”想了一秒,他甕甕的道︰“你不許轉移話題!什麼听我的……等我開學回去了,誰知道你又買了什麼東西……”

    解雩君都不知道怎麼哄他才好,“我以後不亂來了。”

    見嘉慈臉色稍霽,他又試探著道,“錢賺來就是拿來花的呀,我想給小慈花錢不可以嗎,而且這也沒花多少,平時的工資獎金之類的我都有好好打理的……你不是要生日了嗎,就當我提前送生日禮物,好不好?”

    嘉慈氣笑了,“我生日在冬天,你認真的嗎?”

    “那、那就當我們認識一百天?我算算時間,的確差不多了。”解雩君理直氣壯的道,甚至還會反過來問嘉慈,“你不會不記得吧?”

    見嘉慈真的楞了一秒,解雩君頓時來勁兒了!

    “我都記得很清楚,那天你穿了白襯衣和黑褲子,脖子上有個黛藍色的領結,你是不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嘉慈趕緊捂住他的嘴︰“哪有!我都記得的!”說是這麼說,但聲音已經軟下來了,“你給我的那支煙,我拿膠封住了,都留在家里呢……”解雩君作勢要咬他的手指頭,嘉慈往後一縮,又道,“我看貼吧說,老趙明年要退役了,打比賽賺錢真的不太容易,還是要合理規劃健康理財比較好吧……”

    解雩君心里簡直樂開花了,“你這麼關心我?”

    他刻意收斂了笑意,半真半假的道,“你看,我大學都沒讀完,快22了也沒個文憑,上單的續航能力也不如其他位置,保守估計,我還能打滿兩年吧,兩年之後24歲,哎……以後可怎麼辦呢?”

    嘉慈望著他,嘴唇抿得緊緊的,“那你將來要做主播嗎?可是你直播的時候他們都罵你……”解雩君直播看著是很熱鬧,但是黑粉摻半,站在黑粉的角度會覺得馬思卡粉絲多,可站在粉絲的角度就會覺得馬思卡處境實在艱難,哪兒哪兒都充斥著黑子。嘉慈也不免關心則亂。

    解雩君看向他,“你覺得我能做什麼呢?”

    當一個人把青春奉獻給夢想,榮光綻放的那一刻或許是光芒萬丈、璀璨耀目的,同時注定也會失去很多,職業電競選手就是如此。

    或許有人說他們短短幾年里賺到了別人一輩子也想象不到的數目,但這種情況到底只佔了整個職業圈的極小部分。就算當那年還沒起勢的fz,俱樂部里沒有資本的注入,解雩君之類的選手看似人氣不錯其實拿的也不多,更多的時候都是頂著打不出成績的壓力,相比之下,同齡人卻正在大學里飛速成長,他和張竹毅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

    可以這麼說,沒出頭的時候,要多難熬有多難熬……

    嘉慈輕輕抱住他,“你做什麼都行,做你想做的事情。”

    解雩君抱緊他,笑得整個胸腔都仿佛在震動,“小慈,乖寶,你真的好乖又好傻……我就算什麼也不做,也可以把你養得白白胖胖。不過你放心,還有足夠多的時間讓我去準備,無論如何,有手有腳就餓不死人。”

    “你別說了……”嘉慈想了想,今晚還是不能留在基地,“時間不早了,我還是回去酒店吧。在你這里,我總覺得不太合適,這畢竟是你們工作訓練的地方。”

    解雩君拉著他的手,不太想讓人走,可嘉慈說的話也有道理,他把給小朋友買的東西一一收拾好,“我送你回酒店,明天中午再過來接你,你收拾好東西,我們直接做私機過去那邊。”嘉慈坳不過他,兩人下樓的時候,張竹毅和劉思哲小猴兒三人在吃宵夜,方希和趙翟還在雙排,見到妖妃和隊霸,差點咬到筷子——

    “嘉慈,你今晚不留下來嗎?”

    “反正四樓只有君哥一個人住啊!”

    解雩君朝他們擺擺手,嘉慈也跟著揮了揮手。

    兩人直奔車庫,不一會兒,外面就亮起車燈,劉思哲又吸溜了一口海鮮面,“反正明天都要一起出發,為什麼不留下來呢?我大膽的猜測,咱們隊霸根本就沒吃到嘴。”

    小猴兒和隊霸接觸滿打滿算不到一個月,不敢隨便發表想法,但張竹毅已經像模像樣的展開推測了,“有道理,說起來,隊霸房間里有很多東西可以玩,他什麼產品都是剛出就入,好玩的簡直數不過來,他們倆可能只是在上面單純的玩了四個小時游戲而已……”

    解雩君走後,嘉慈終于有時間和姚聆掛個電話,得知對方進展一切順利,松了口氣,又回復了蕭時因的消息。

    這人怕是又在熬夜,因為秒接了語音。

    “嘉寶,你已經成了夏季賽現場最靚的那個崽!”

    蕭時因甚至用嘉慈的直播特寫截圖做了個深思的表情包,“我猜你有很多想法要傾訴,來吧,是煩惱還是狗糧,我都做好準備了。”

    “如果一個人,既給你花錢買禮物又帶你出去度假……”嘉慈停頓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用詞,“但是他什麼都不圖,你覺得是為什麼?”

    “什麼都不圖?這是什麼意思?你和他沒做?”

    嘉慈咬咬牙,“……嗯,就、接吻算麼?”

    蕭時因差點咬到舌頭,“接個吻而已!”轉念一想,不對呀!“我記得你們不是一起過了夜?不是吧,馬思卡條件那麼好,難道中看不中用?”

    嘉慈︰……

    沉默中,臉色又開始漲紅。

    蕭時因“善解人意”的嘆了口氣,“我知道了,就是除了最後一步,什麼都有了對嗎?那挺好啊,像你們倆這樣饞對方饞得口水都流了三里地,硬是忍住不發,也是挺厲害的。寶子,他給你花錢、帶你見人、玩這玩那,卻還能忍住不把你吃干抹淨,我只有一句話,希望你記住︰這個馬思卡,他所圖甚大呀!”

    嘉慈結巴了一下,“那、那就是說……我能好好和他談戀愛咯?”

    “你們倆現在難道不是談著麼?你這都千里送了,馬思卡還能憋住,不就是想水到渠成?”蕭時因說著還挺羨慕,“出去玩兒有助于增進感情,你倆好好玩兒吧。既然是這樣,你也不用太著急,看誰先忍不住嘛,反正時機成熟了,有你艾草的時候!”

    嘉慈小臉紅撲撲的掛斷了語音,又是一夜輾轉反側。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解雩君過來接人,大家很快轉移到機場,私人飛機八個座,包括隊霸家屬一共坐了7個人,外加老李剛好坐滿……

    方希、劉思哲他們恨不得在飛機上拍一百個視頻。趙翟戴著副眼楮就開始裝逼看書,還讓張竹毅給他拍照。只有暴君和他的妖妃,在思考待會落地三亞之後,買什麼款式的泳褲。

    “就這個款吧,這個是基礎款的。”

    解雩君看著模特試穿效果,褲腿長度在膝蓋上面,褲筒不算太寬松,遇水就貼緊肌膚,他幾乎可以想象嘉慈穿上這個,黑的布料會顯得更黑,白色的肌膚也會被襯托的更白,沾上水,布料貼緊皮膚,這只臭寶的腿型完完全全會被凸顯出來……

    “選這個吧。”解雩君指向一條寬松到幾乎和沙灘褲無二的黑褲子,耐心勸道︰“沾了水又玩沙子,褲子這麼緊,沙子會磨得你難受。”

    嘉慈想想也對,“那就這個吧!”

    落地之後,直接入住海景房,大家伙分好房間,換好了衣服和泳褲,直奔沙灘海浪!解雩君抱著個沖浪板走在後面,簡直後悔到恨不得把臭寶拖回房間︰

    略緊身的不能穿,但太寬松的,好像也沒好到哪兒去!

    嘉慈皮膚白,小腿修長線條漂亮,大概是平時不太見光,乍得一亮出來簡直白得晃眼楮!太陽一照,就是白里透著粉的效果,海風吹著他的白t恤朝後飛,勾勒出細韌精瘦的腰肢,十九歲男孩子身上隨風飛揚起來的青春氣息蓬勃又清新,沾上水之後,簡直像一顆被山泉水沖淨的粉蜜桃兒,汁水飽脹、果香滿溢,讓解雩君好一陣恍惚——

    “乖寶,你會游泳嗎?”

    回答他的是嘉慈撲通撲到浪花里的聲音,這孩子徹底玩瘋了,和方希那個小胖子像一瘦一胖兩條小魚,在浪里倒騰來倒騰去,只有嘻嘻哈哈的笑聲被浪花卷上岸。

    解雩君無奈,只能順著浪頭,準備沖浪。

    沖浪血嗎熟手和狗刨菜雞顯然是不同的境界,當解雩君追著浪試了那麼幾個來回,感覺很快就回來了,踩在板子上時甚至還有空閑伸手擼一把濕發,而嘉慈剛剛從方希那里搶了個火烈鳥大泳圈,兩人不約而同被一米九隊霸沖浪的身姿震驚,齊齊感嘆︰“哇……”

    “君哥是有點資本在身上的。”

    嘉慈喃喃的點頭表示認同,“誰說不是呢。”

    他掙扎著從老大一只的火烈鳥泳圈里爬出來,飛快跑向解雩君︰“馬思卡,帶帶我!我也想玩兒!”

    解雩君終于笑了,荷爾蒙濃度幾欲超標︰“喊哥哥,喊就帶你沖浪!”

    嘉慈扭著被他鎖進懷里,乖巧的道︰“哥哥帶我沖浪,求求了!”

    “以後也這麼喊,知道不?”

    這一聲哥哥,足以支配解雩君帶嘉慈玩到精疲力盡了。

    可累歸累,收獲也是大大的有,他成功讓嘉慈脫敏了“乖寶”這個戀愛酸臭氣息濃到炸裂的昵稱之後,又在對方一次次“哥哥撈撈我”、“哥哥我還想來一次!”、“哥哥再來!”賣乖請求中,靠著數不清多少遍的“哥哥”改掉了“馬思卡”這個慣性稱呼。

    晚上吃的是海鮮大餐,當解雩君拆開了兩條完整飽滿的大蟹腿放到嘉慈碟子里時,所有人都听到了妖妃那句脫口而出、清晰又甜膩的“謝謝哥哥!”。

    那一瞬間,隊霸臉上的得意是顯而易見的。

    看什麼看,自己去外面找個哥哥給你剝蟹腿兒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