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總而言之, 冷戰了個寂寞。+++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但這沒說話的 45分鐘里,嘉慈仔細想了些事情。

    他始終奉信距離產生美,同時也渴望身軀與靈魂高度統一的契合。可哪怕是至親愛人, 彼此之間也要有平衡又親密的距離。

    異地戀是的確很難維系,要靠一次次的奔赴來彌補相處時的空缺, 可這並不意味著嘉慈想要看到兩人的事業學業都因此受阻甚至受損。只是還沒等他想好說辭,解雩君已經“矯情”到開始冒酸泡泡,甚至跑到微博發了條看似意味不明、實則酸不拉幾的動態——

    嘉慈下了飛機看到app的推送時, 真的很難形容那一瞬間他的心情︰無奈、好笑的同時,又有些刺痛。

    “你干嘛發這個呀?”

    解雩君學著他平時的樣子哼唧了一聲, “那我刪掉嘛。”

    可問題是,發都發出去了!

    嘉慈無言以對︰“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因為你要和我冷戰。”

    解雩君脖子一梗,有什麼委屈說什麼委屈︰“你是不是嫌棄我了?之前我們不是說好了寒假一起過的嘛, 為什麼突然又要回去那麼早?如果你不想待在基地的話, 住到外面也可以的,但你要回北京、我們又得隔那麼遠……”

    嘉慈推著行李箱往外走,差點恍惚到拉桿脫手。

    “哥哥, 我這兩天,看了挺多東西的。”他盡量把話攤開來說,“我知道你既不想瞞著、又不想曝光我的事,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咱們單方面就能控制得住的,你保護我, 我自然也得約束自己不去影響你的狀態。以後還有那麼久的日子, 何必急在這一兩年里?”

    “還是說,你覺得我們……”

    走不了那麼遠?

    還沒說完, 解雩君已經打斷︰“沒有、不行!”

    他呼吸急促了起來, 語氣里更是透著一股顯而易見的焦急, “乖寶,我不想讓別人把你挖出來,但更不想讓其他人對我的私事指手畫腳。我不過是個打比賽的,咱們這個圈子更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娛樂圈,和誰在一起談戀愛到底關他們屁事啊,那群人有什麼資格對你胡亂評價惡意揣測!”

    是了,外人是不知道嘉慈這麼個人,但這並不妨礙一些扭不過彎兒來的女粉胡思亂想怨氣沖天。fz微博超話里數不清多少人到現在還沒緩下心情,依然不管不顧對著“解雩君對象”這個身份破口大罵乃至侮辱詛咒。

    有人毫不在意,有人耿耿于懷。

    這些人的行為,和之前奚嵐戀情曝光沒有什麼兩樣。

    如果戳進一些賬號進去看看主頁,說不定還能找到她們當初嘲諷nw粉絲哭天喊地的動態。誰知道呢,如今這回旋鏢算是結結實實扎到自己身上了……

    馬思卡有技術有實績有牌面,競圈頂流不是白喊的,盡管他本人從頭到尾並沒有做出過任何媚粉行為,依然不影響女粉、女友粉佔據最大的那一部分比重。

    嘉慈有這種思考,不僅是為了解雩君,更為自己。

    只是談一個戀愛,難听點兒說、其實還沒到死去活來的地步,他希望兩人都能越來越好,而不是因為一些本能在源頭掐滅的先兆,最後“滿盤皆輸”……

    “那萬一呢?”

    因此,嘉慈反問道,“哥哥,你是否在享受這種只有我們知道的快意?”

    解雩君心髒憑空漏跳一拍!

    只因為嘉慈一針見血。

    他說的都對,並且準確的戳中了解雩君隱晦的沖動。

    嘉慈誠實的道︰“我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談了戀愛的人,傾訴欲的確會上升不少,我偶爾也會和姚聆、蕭時因說起我們的事兒。可是哥哥,讓其他人知道卻又不能完全知道我們倆的事情,真的會讓你愉悅嗎?”

    換句話說,fz基地那幾個不夠你秀恩愛?

    ……

    解雩君陷入了無比糾結的矛盾之中。

    一方面,他必須得承認乖寶的處理方式是對的,顧全大局。

    可另一方面,解雩君有自己的私心。他壓抑得太久太久了,在和嘉慈交往之後,既是某種程度的釋放,又是另一層面上的疊加禁錮。

    因為愛、所以懼;

    因為想要保護、所以會束手束腳。

    越是千夫所指、越要不懼留言強勢反抗……

    說真的,過去幾次,每當解雩君發出意味不明的動態,都能收獲一大堆猜測,偶爾其中還有猜中卻被同擔勸著刪掉的評論,他心里都有一種別樣的快樂!包括明明今天和乖寶冷戰了一個小時,中途解雩君在“氣頭上”拍了一張嘉慈沒帶走的雨傘發出去,下面不出意外又有了他想要看到的東西——

    “又在對什麼暗號啊?”

    “別問、問就是塌!”

    這類似乎已經認命接受現狀的評論不少的,甚至點贊上還壓過了其他的評論,解雩君看完就有一種微妙的滿足感。

    于是,在長達一分鐘的沉默之後,他老老實實承認了。

    “乖寶,我、我確實會……會高興。”

    並且,這個男人開始破罐子破摔,“我不會像奚嵐一樣,帶著你出來招搖過市,但我就是看不慣那些罵你的人!”解雩君自己是被罵慣了,無所謂,但誰罵嘉慈他跟誰急,“我只表態有這麼一回事,也不可以嗎……”

    嘉慈短暫的想了想,說道,“我懂了。”

    解雩君听著他沒什麼起伏的語氣,有些委屈巴巴,“你懂了?可我不懂,你覺得我做得不對嗎?我只是想在安全範圍內給你、給你……”

    “一個名分?”

    嘉慈替他補充了沒說出口的那一部分,“是這樣嗎?”

    “……對!”

    解雩君微微泄氣,“反正他們罵我怎麼樣不是罵?我說出來或者不說出來,都是照罵不誤的,我不如依著想法告訴所有人!”

    話音剛落,嘉慈就給出了回答。

    “好吧。”語氣干脆極了,“可以,反正哥哥自己有分寸。”

    解雩君這才陰轉晴開心了起來,極他所能哄著乖乖小男朋友,“我不會讓他們找出你來的,因為這些事情本來就只有我們知道,嘿嘿……”

    *

    馬思卡本人是開心了,他今天這麼一發一刪,是真的把各個平台的瓜民、以及尚未“自愈”的粉絲搞毛了——

    【直接打臉粉絲了,恭喜瘋人院喜提嫂子!】

    -喜捏嗎呢,奚嵐喜提貴子還差不多!

    -nw粉絲還沒走出來嗎?開貼釣魚魚來了捏嗎也沒了。

    -龍王發把雨傘就是為了接住從天而降的下頭哈哈哈哈哈!

    -笑死,意味不明的動態又 1

    -可惜上海今天不下雨喔。

    -鬧騰得這麼凶,馬思卡給過眼神嗎?

    -馬思卡︰我談我的,你罵你的。

    吵吵鬧鬧幾百樓之後,有人出來扒雨傘牌子,有人試圖分析出什麼線索好找出傳說中的嫂子,還真不是一無所獲呢︰馬思卡n久沒上過的小號改名了——

    -【求求別揪了】?

    -查了記錄,這些天里排了大概二十多把,鉑金局,全勝。

    -是在帶妹吧是在帶妹吧?

    -fz粉絲體會到心梗了嗎哈哈哈哈哈哈!

    -從前罵奚嵐普男、喊話nw粉絲不值得傷心,馬思卡可沒人否認他長得帥,現在風水輪流轉,真嫂子出現了,傷心不?

    又是沸沸揚揚幾百樓,樓主經驗盆滿缽滿,明勸暗拱了一波︰

    -說真的,奚嵐被罵是活該如今也去禍害glu了,可馬思卡今年的成績是全勝加3個fmvp,他談個戀愛也不至于罵成這樣,能一邊談一邊拿冠軍才是牛逼吧?要罵也要等他真的撈了再說啊……

    -所以他一邊談戀愛一邊比賽,只不過沒翻車罷了,還要夸?

    -不是說不能談,但這是值得驕傲的嗎?

    -樓上有病吧,你爸你媽不談戀愛你從石頭里蹦出來?

    -嫂子還沒露面呢,就這麼恨嗎?

    -贏了就是牛逼,贏了還罵我只能說有的人真的很恨嫂子。

    解雩君那個小號在嘉慈回去之後就沒再上過,但這並不妨礙有人將嘉慈的號扒出來︰輸入關鍵詞【揪】,更詳細的區分細節是五個字,剩下的就是逐一排查,等到他們找到明晃晃的配著取的一對名字時,就連fz粉絲也說不出反駁的話……

    再不情願、再傷心難過哭天喊地也沒用。

    談了就是談了,正宮就位,什麼庸脂俗粉都是白搭!

    在fz其他人歸隊訓練的這些天里,大家伙多多少少都開過兩次直播,經過復盤開會之後馬思卡本人那麼“隨口”一提,包括新簽了直播合約的小猴兒在內,都確定了一個立場︰

    如果有人問起,那他們今後都用不著避開。

    比如“馬思卡真的有對象了?”,這個時候,可以猶猶豫豫、拉拉扯扯、似是而非表示“好像有這麼回事”……

    張竹毅這事兒就做得很到位。

    他是fz最敢調侃隊霸的,直播有梗,話術熟練。

    彈幕問他見沒見過嫂子,張竹毅直接當著直播間的面打了個嗝——

    “對不起啊,剛剛突然回想起狗糧的味道……”

    【嗚嗚嗚是真的有嫂子了嗎?】

    【還要人家說得多清楚啊,狗糧都吃過了……】

    【嫂子什麼樣兒啊能說說嗎?】

    張竹毅趕緊擺出一個[打咩.jpg],還裝模作樣左看右看。

    “到這就夠了,別的不行,雩醬這個人你們也知道的,不是他的他踫都不踫,是他的呢那就是別人誰都不能踫。”

    直播間狠狠的酸了!

    【嫂子好看嗎,讓我死心!】

    【說真的,馬思卡只明示談了但不曝光其實挺好的。】

    【奚嵐變撈未必沒有戀愛曝光的影響……】

    “反正這事是雩醬的私事,我作為兄弟,肯定是挺他的,希望他能和、咳咳好好的,對吧!至于比賽,馬思卡從來都是放在第一位的,他自己心里有數。”

    有這麼一句話,fz粉絲勉強有了安慰。

    如果喜歡長得好看長得帥的人,去娛樂圈追星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喜歡電競選手呢?當初會選擇喜歡他們,不就是因為粉絲們自己心里也是熱愛游戲、追求勝利的嘛!

    在戰隊粉慢慢自愈、女友粉步步崩潰的雙向道路中,解雩君開始了他和嘉慈的“暗號”行動,發表頻率並不高,雖然對比從前是大大的活躍,但一周能有個兩條已經很不錯了,多數是後半夜發表,有時候是大手蓋在夜燈上的照片,有時候拍一張月亮。

    總而言之,如果不是傳說中的嫂子,還真的沒人看得懂……

    至于嘉慈,【奇跡嘉嘉】工作室業務擴展,姚聆打算在北京置辦一個工作室落實辦公,人在甦州不要緊,嘉慈在呀!

    跑了兩三天,看過三家中介,最後定了位置。

    姚聆開玩笑問過︰“咱們要不要去算個風水?”

    而嘉慈已經開始忙活裝修了——學的東西多了,好像什麼活兒都能做一點,很累、但也很神奇。

    偶爾會拍點小視頻給解雩君看,對方一直提醒注意安全。

    嘉慈還有點小N瑟︰“姚聆過完年再回來的話,她可能會發現這里已經被我弄好了。”牆面處理是現成的,定好了大件,其他的都能自己動手整活兒,“等這層涂料干透,我隔天就可以開始畫牆面了……”

    解雩君不了解,只覺得厲害極了。

    “你累不累啊?”

    “不累!”

    嘉慈充滿干勁,“趁著現在還沒過年,趕緊把一部分先搞定,等過完年回來,該干的干了、該散味兒的散了,差不多就可以運行了。”

    說到過年,解雩君開始迫不及待了,“你想吃什麼,讓爸爸買好了。等我們回家,哥哥給你露一手大的!”

    嘉慈咂咂嘴,“我想吃海鮮……你們那兒很多對不對?”

    “那可不要太多!你想吃多少有多少!”

    解雩君可太得意了,“你想出去海釣嗎?哥哥帶你去!”

    有了這麼一件讓人期待的事兒,嘉慈整個裝修過程中都保持著極度積極的心情,期間蕭時因來了一次北京面試,順便過來認了認地方——

    “真好啊!”

    他可太羨慕了,“我還在畫畫接單賺錢,有上頓沒下頓呢,你和姚聆這工作室都開起來了!”蕭時因對嘉慈之前的事兒有所耳聞,這會兒想起來也免不了多提一嘴,“還有,你那事、和馬思卡說過沒?你也看到了,他現在上趕著要公開、但又不曝光,保不齊哪天扒到你頭上呢?怎麼說,打算……怎麼解決呢?”

    嘉慈好久沒想起這一茬了,猛地提起,直接呆住!

    ……

    他好一會兒才找回聲音,“我能怎麼開口?”

    蕭時因也無奈,“他是不喜歡女生,只喜歡你的,就像你之前和我說,如果非要在馬思卡和解雩君之間選一個,你偏愛解雩君一樣,他也可以選擇接受女裝的嘉寶、但更偏愛嘉慈這個人。”

    “之前也不是沒有人說過嘉寶適合男裝吧?因為你本來就是男孩子,何況現在女裝種草姬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殺頭大罪,就算是一種欺騙行為,當時也是不得以的救急辦法。”蕭時因倒覺得嘉慈沒錯,“何況,這是你的錯嗎?是他們饞你!”

    蕭時因只待了一天半,面試完了就離開了。

    而姚聆從甦州寄來的幾大箱子東西也陸陸續續到貨,大多數都是服裝,工作室目前的裝修進度,只勉強清理出了“倉庫”功能區的部分,小敏不在,嘉慈給樣衣做了歸類標記,開始準備文案起稿,他還得“代班”一期……

    解雩君消息彈出來的時候,嘉慈下意識接通,似乎並沒有發現今天接的是視頻而不是語音,他還有事兒呢,像往常一樣,只是把手機靠在平板支架邊上,繼續做整理。

    “中飯吃的什麼呀今天?”

    “吃的外賣……”

    解雩君皺眉,端著水到了四樓,等光線再亮一點的時候,他發現有什麼地方似乎有些不對勁兒——

    那角落里掛著的是什麼長長的裙子?

    怎麼還有蕾絲樣的絲帶?

    還有角落對著的那一排鞋子,是皮鞋沒錯,可帶著根兒哪!

    那是綁帶還是什麼呢?為什麼還帶蝴蝶結?

    可這份異樣也沒持續多久,畢竟姚聆是女生。

    然而等嘉慈開始一邊和他說話,一邊整理東西時,解雩君發現事情可能不止那麼簡單︰為什麼乖寶分得出那些色系相近花紋混亂類似的格裙?為什麼乖寶整理那一頂頂假發的時候動作如此熟練?

    嘉慈明明學的不是服裝設計啊!

    解雩君猜嘉慈可能沒意識到鏡頭是打開的。

    當這個解雩君本人親自確定過性別男、愛好男的二十歲大男生,推過一衣架的漢服長裙挨個兒往自己身上比劃的時候,解雩君呼吸都要停滯了——

    下一秒,他又告訴自己︰這不是什麼問題。

    比如有的男孩子喜歡留長發,有的男孩子喜歡留指甲。

    乖寶如果喜歡女裝,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他有這個權利……

    “乖寶,你什麼時候過來,我們二十八回去。”

    嘉慈依然沒有察覺鏡頭,他比劃完了這一批新送來的服裝,又開始舉著掛燙機將一些折出痕跡的飄帶熨平整,這些部位用料還算經得起折騰,稍微熨燙一下褶皺也不妨礙。

    “好呀,那個時候我差不多也忙完了。”

    解雩君不動聲色的問︰“你還要忙什麼呢?”

    “還有些素材沒拍完。”

    “姚聆年後回來的話,你不是得一個人弄?”

    嘉慈忙前忙後,像只忙碌的小蜜蜂,毫無察覺又軟乎乎的回答道︰“是啊,不過也不要緊,不算太累的,我弄得過來的!”

    解雩君喃喃重復︰忙得過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