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天, 解雩君大受震驚。

    非要說震驚到什麼程度,大概就是心神不寧、神志恍惚。

    一般來說,他的作息是一天睡六個小時, 一周三次抽空鍛煉, 因為電競選手普遍存在作息顛倒的毛病,解雩君也只是盡可能的做到規律,但依然避免不了中午飯點才起床。

    可fz其他人沒這作息,等隊霸吃了中飯和妖妃打完語音、再坐到訓練室開始rank的時候, 這群起床困難癥才陸陸續續頂著胡茬和雞窩頭下樓,胡亂塞了兩口又匆忙趕過來訓練……

    怎麼說呢,大家伙都發現今天馬思卡情況很不對。

    最先有所察覺的人是方希。

    他發現隊霸很詭異的漏了兵, 還空了兩次技能, 這放到平時幾乎不可能出現的小毛病,今天竟然接二連三發生,方希忍不住喊了他一聲。

    “哥, 你昨晚沒睡好?”

    解雩君反射性搖頭,又愣了兩秒才道︰“沒事。”

    總而言之, 這一下午,解雩君亂七八糟的小毛病來了四五次, 直到他自己都忍受不了這麼差的狀態,不得不提前結束了下午的訓練。而隊霸一走, 訓練室里其他人不由面面相覷,靜默了一會兒才有人說話——

    “怎麼回事兒呢?”

    趙翟現在數據組做著事,但同時也是助理教練,解雩君下午的反常他看在眼里, 心里卻不是那麼明白。

    “我記得, 這陣子馬思卡心情應該挺不錯的呀!”

    這不都已經把談戀愛的事兒某種程度上公開了麼!

    別的不說, 隔三差五NN瑟瑟在那兒發些別人看不懂的照片,怎麼情緒突然就低沉恍惚了起來呢?

    劉思哲和小猴兒縮著肩膀表示不懂。

    他們倆可不敢管隊霸的事兒,平時直播也是小心翼翼。

    至于張竹毅這個鐵兄弟,他面對其他人的注視,也是一陣無語,“拜托,是他和妖妃兩個人談戀愛,我哪能全部都知道啊!”

    方希若有所思,“是今天沒有沒接到語音吧……”

    依照解雩君的那副德行,一天一次的語音和視頻要是錯過,這人絕對不會怪妖妃,更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給fz大家伙表演一個雙標臭臉。

    “八成是。”

    趙翟咋舌︰“沒幾天就過年了,這麼憋不住的啊……”

    20歲以下未擁有過夜生活的三個人沉默了。

    20歲以上依然未擁有過夜生活的也沉默了。

    非要認真說的話,這是憋住就能解決的問題嗎?

    反正解雩君去健身房發泄精力了……

    *

    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宣傳部的人過來拍新年要用素材。

    一群人里有個面生的女孩子,大冬天穿著白色絲襪和jk格裙,外面套著件看著就不便宜的呢大衣,配上清新元氣的妝容倒是可人,只不過工作牌沒掛,舉著個不知道插沒插電的伸縮錄音桿跟在後面,神態是左顧右盼的,夾在人群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真的,任誰都能看出她想問什麼。

    畢竟fz基地每年都得來個一兩次這種事情。

    而對方也“不負眾望”挑了個最好拿捏的,綻出親和清純的笑容,嬌聲問道︰“馬思卡不在嗎?”

    小猴兒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

    他原本就坐在最邊上,但听完也只是木著臉搖頭。

    搖頭什麼意思?

    是不在還是不知道?

    那穿jk的姑娘攏了攏原本敞開的呢大衣,失望的撇撇嘴。

    勇哥沒听清那邊說的什麼,他在給趙翟散煙。

    退役了之後終于能夠自由釋放煙癮的老大哥叼著煙,他甚至都不用細看,掃一眼就輕易看穿人家女孩子的真正來意,沖著也勇哥努努嘴。

    “你新招的這麼漂亮的妹子?”

    勇哥朝他擠擠眼楮︰“哎,你懂的啦,體諒體諒我!”

    他的主意很簡單,之前也不是沒有用過這一招,無非就是讓這些傻乎乎做著白日夢的小女生好好看看清楚,免得到頭來挨個兒頂著“xx女兒”、“xxx佷女兒”的頭餃擠進來“參觀”,讓最好混入的宣傳部左右為難、展開不了正常工作。

    趙翟笑著搖頭,“你又不是沒幫馬思卡接過人。”

    勇哥翻出打火機,嚓得點燃,長長吸一口才慢慢吐氣。

    “就是因為接過啊,所以我真清楚他根本就不好這一口!”

    勇哥又將煙夾在指間,“不是小夕那邊管著官博麼,你猜怎麼著,天天能收到幾十上百條私信問她大嫂是誰,大嫂長什麼樣,大嫂是哪個網紅……嗨,還有更夸張的,說出來簡直能笑死個人!”

    誰能想到“真大嫂”就一男大學生?人家好好看著比賽呢,叫馬思卡這個比給看上,眼巴巴的喊他幫忙領到後台……

    “哦對了,馬思卡人呢?”

    勇哥這才想起,“沒見著他啊,干嘛去了?”

    正說著呢,從健身房出來的解雩君頂著一張臭臉出現了。

    他掃了一眼鬧哄哄的一樓大廳,眉頭擰得死死的。

    “新年視頻要錄了,服裝道具什麼的都就位了,待會咱們先錄幾個音頻的內容給下面的平台,明天中午直接帶化妝師過來正式拍視頻素材,文案發下來你們自己也練練口條。”勇哥朝他招手,一邊解釋道,“你呢,就在錄個單人的,好吧?算是給小夕加點兒kpi……”

    解雩君還沒點頭,一陣香風撲來——

    “馬思卡!”

    趙翟抱著雙臂抿著唇預備看戲,勇哥沒想好是委婉出手還是攔著呢,解雩君直接躲開半個身位。

    超過一米九的個子杵在這兒,看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從上往下的視角,通常都自帶一股壓迫感。而此時,解雩君的臉色已經沉到快凝出霜來,明明一句話都沒有說,卻已經用表情和行動傳達了濃重到不容質疑的抗拒。

    那女孩子睜圓了眼楮看他,神情倒是委屈得很。

    解雩君看向勇哥,“沒工作牌也能進fz基地麼?”

    勇哥抱歉笑笑,虛虛攬著他的肩膀把人往外帶,明明是小聲的音調、卻又能讓所有人都听見︰“哎!你又不是不懂,這現在的這些小姑娘,心里頭難免有些好奇的嘛。我這也是沒法子、實在是推脫不過呀……”

    等他們倆說完話,女孩兒眼睜睜的看著解雩君從樓梯繞上二樓會議室,在原地急得跺腳。她這會兒已經顧不上別的了,一雙眼楮看向揣著手看戲的張竹毅,語氣又急又氣又難過,表情卻是怒氣沖沖的——

    “馬思卡是真的談戀愛了嗎?”

    張竹毅一臉糾結,“這重要麼姑娘?”

    “重要!”

    方希听著也無語,“他就算不談,也不會和你們談的呀!”

    別的不說,就沖這群仗著家里有點兒關系就來gank基地的花痴小姑娘,解雩君能看上才奇怪吧?他既不打算做什麼豪門女婿,自己也不是沒錢,抗拒反感才是正常的吧!

    “為什麼啊嗚嗚……”

    說哭就哭上了,還哭得稀里嘩啦!

    “……”

    趙翟已經看不下去了,朝剩下的工作人員使眼色,這嬌滴滴的公主怎麼來的就怎麼送回去吧,理由就是fz基地容不下淚水!

    過了快半小時,解雩君才從樓上下來。

    他錄完了音頻素材,看到明顯清淨了大廳,臉色稍霽。

    短短的一次gank,大家很明顯都需要時間來治愈。

    于是,晚上老李給大家點了頓好的,“明天要拍材料是吧,訓練完都洗洗澡洗洗頭啊,把形象搞好點兒!”

    臨近年前,基地的訓練量已經沒有賽期里那麼夸張,外加明天要出鏡,fz上上下下都趁著這個時候稍微調整調整作息,解雩君難得回四樓,洗了澡吹干了頭發,馬不停蹄給嘉慈彈了視頻——

    “乖寶?”

    視頻接通之後,解雩君只听到嘉慈語速飛快的喊了句“等等,我先去……”然後聲音就飄遠了,沒下文了。

    他甚至沒听清楚後半句到底說的什麼!

    等到視頻那頭再有動靜時,是一陣持續的 崩 崩的雜音,偶爾還有什麼東西在地面拖行時發出的尖銳刺耳的摩擦聲……

    “乖寶,你在干嘛呢?不在家里嗎?”

    嘉慈避開鏡頭,反手小心擺好支架,盡量讓鏡頭對準背著門正對牆面的那一側,“我還在工作室,還有些事情沒弄完。”

    解雩君反射性的皺眉,“都這麼晚了。”

    “沒事啊,已經弄完了,在收尾了……”

    又是一陣的聲音,還有什麼開關關上時發出的清脆的響聲,解雩君不太了解,但他猜測可能是一些大燈之類的,他看著鏡頭里面對的那堵牆,側面有一面落地鏡,鏡子里是能看到一些東西,但那一側的光線顯然更暗一點,以至于解雩君只能看到一片光影在晃動,再多沒有了。

    “啊——”

    急促的低呼之後,嘉慈“嘶”的拖長音調。

    解雩君比他還急,“怎麼了怎麼了?”

    過了一小會兒,才听到對方悶悶出聲,“被東西劃到了。”

    解雩君下意識就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那一排排衣服。

    乖寶真的會穿嗎?如果穿了的話,此時此刻穿的又會是怎樣的衣服?

    他甚至沒有任何自我安慰式的找補,恍恍惚惚、卻又順其自然的接受了那些衣服是嘉慈拿來穿的事實……

    靠近穿衣鏡的那盞燈終于亮了起來。

    解雩君屏息看向鏡頭里隔著一些距離的鏡子,有一道縴細瘦削的身影背對著,他說不上那到底是水藍還是青白,總而言之是寡淡又清透的顏色,直覺告訴解雩君、這並不是穿在外面的衣服,但長長的裙擺一直蓋到地面,腰肢細細束縛著腰帶,從背後看來、完全就是盈盈一握的程度。

    “乖寶……”

    他是喊出來了,卻又沒有喊出聲。

    沒有人知道解雩君此刻的心情到底有多麼復雜……

    從這個角度,嘉慈看不到,他卻能從鏡子里看到嘉慈整個人。

    是個“女孩兒”,但又是男生。

    長長的裙子,長長的頭發。取下腰間的環帶、禁步,這一層衣裳之下,竟然還有打底的白色里衣……

    嘉慈動作很快,衣服、配飾脫下來之後,慢慢拆下發飾,卸下假發、發包,直到他的背影又變成了解雩君熟悉的樣子︰時常會俏皮的翹起來的後腦勺頭發,圓咕隆咚的小腦袋瓜,薄薄的背、挺直的站立著時像一棵小白楊。

    白色的里衣薄而輕,讓嘉慈看上去透明又脆弱。

    他彎腰的時候,又或者探著身子去夠什麼東西,拉扯出來的線條都不可避免的帶有一種別樣的脆弱感。

    如果是單純的欣賞,那毋庸置疑是美的。

    哪怕這種美寡淡又素淨,像一盞天青白的汝窯。

    可偏偏解雩君徹徹底底的擁有過這個人,他光是看到嘉慈就已經雜念叢生,只能從這些蒼白的脆弱里挖掘出欲的影子……

    又隔了一會兒,似乎是卸完了妝。

    解雩君听到他輕輕說了聲“哥哥再等我一下”,大概是三五分鐘之後,嘉慈繞過來,他扶正了支架,重新出現在解雩君面前︰

    白色的里衣看不見了,外面套著黑色的大衣。

    額前的短發微微有些濕,臉上清爽干淨、掛著還未滴落的水珠,只是眼楮一圈、尤其是眼尾有些泛紅,看著怪叫人心疼,就連睫毛都是濕漉漉的。這張純中帶欲的臉上,唯獨兩片唇瓣飽漲著透著粉亮的色澤,只要輕輕抿一下就能壓住唇珠,嬌嫩鮮艷的格外突出。

    這樣一個男孩,他直視解雩君的時候,往往都是不帶攻擊性的,解雩君也從未懷疑過這一點,包括此刻。

    他問︰“你今天的事情做完了嗎?”

    嘉慈下意識的眨眨眼。

    還有些濕意的睫毛尾端沾在一起,又輕輕分開。

    “還沒有……”

    解雩君不動聲色的咽下試探,“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家休息?”

    嘉慈本想等解雩君去訓練,再繼續把剩下的幾套jk拍了。【奇跡嘉嘉】是轉型了不假,可依然還沒舍棄老本行,如今拍的早就不像從前那麼多了,一個上新季來一次匯總,差不多就夠用了。

    “過會兒吧。”

    解雩君沒說話,倒是嘉慈反問他︰“哥哥還能休息多久,今晚能不能早點睡覺?這都快過年了呀。”等了兩秒,對方依然直勾勾的看著他,嘉慈揉了揉眼楮,“你怎麼了?今天很累嗎?”

    解雩君不知道怎麼開口。

    煎熬和疑問被他硬生生吞進肚子里,連一丁點兒的試探都不敢。明明是他看到了,甚至全部都看到了,卻又什麼都不能問……

    “沒有很累,就是明天我們也要拍材料。”

    “喔!怪不得……”

    “什麼怪不得?”

    嘉慈嘿嘿一笑,“哥哥洗頭啦!”

    解雩君不糙的,他是清清爽爽的短發,不至于寸頭那麼短,洗澡的時候順便就能一起洗掉頭發,用不著特地去做什麼。但比起競圈其他男選手之至多至少都會為了形象好看弄點造型,解雩君是真的完全靠著“天生麗質”了。

    解雩君焦躁的舔舔唇,再次鼓起勁兒,“你呢?”

    嘉慈微微睜圓眼楮,睫毛乖趴趴的撲閃了一下。

    “我?”

    解雩君故作鎮定,“對啊,每天在這里忙上忙下,都變成灰撲撲的臭寶了。”其實並不灰撲撲、更不髒兮兮,嘉慈穿著工裝搞牆面畫圖的時候,解雩君看著他的長腿小細腰上上下下的忙活,幾把都要硬生生的忍得爆了,他只是為了遮住剛剛的情緒、沒話找話。

    嘉慈哼哼唧唧的托著臉蛋,湊近鏡頭。

    “我才不是灰撲撲的!”

    解雩君喉結攢動,刻意壓住了聲線道,“是嗎。”

    嘉慈認真的看著他,“哥哥是不是有事情沒有告訴我?”

    解雩君無奈,明明是你有事情沒有告訴我,怎麼還在這兒倒打一耙呢!他心想,要不就說吧,不然這一晚怎麼樣才能睡得著叫啊!

    “我能有是什麼你不知道的事兒?”

    這話說出來,解雩君自己都笑了半真半假的問道,“乖寶,你說,如果有個很喜歡你、你也很喜歡他的人騙你了,你怎麼辦?”

    嘉慈望著他,整個人都定住了。

    像是信號頓卡,畫面都一動不動。

    解雩君屏住呼吸,不敢出聲,然後,他看到嘉慈眼圈慢慢紅了,眼眶里有些濕意,漸漸的,那層濕意涌了出來,變成大顆大顆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墜下來。

    “你知道了是不是?”

    “對不起。”

    嘉慈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視頻。

    解雩君猝不及防的在黑屏里看到自己的臉!

    心髒在漏跳了一拍之後,又瘋狂的加速跳動起來,他幾乎是抖著手去重新撥通,然而一陣又一陣的忙音告訴解雩君,嘉慈恐怕不會接了。

    我應該,選一個能夠見面的機會,直接和他說的。

    而不是用這種自己不樂意、還會刺傷對方的試探……

    解雩君心想,就算有秘密不說又怎麼樣呢?

    瞞著就瞞著啊,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在乎啊!

    這一刻悔意和痛意說不上哪個更加重,反正都沉甸甸的壓在解雩君的心頭,鉗制得他一陣陣刺痛,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好一會兒過去,解雩君的心髒仍然在加速跳動,一閉上眼楮就是嘉慈定定的望著自己、大顆大顆落淚的樣子……

    解雩君看了一眼手機。

    現在時間是晚上十點半不到,假設一切順利,再排除掉各種突發事故的話,上海到北京之間的一趟飛行基本可以鎖定在三個小時之內。可哪怕是這樣便捷的交通,完整的一趟往返行程下來,花費的時間至少是6個小時……

    6個小時的話,那來得及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