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53章 第 53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種地域差異帶來的新鮮感, 嘉慈一時間很難放下。+++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他不只是樂在其中這麼簡單。

    短短半天里,這個誠實孩子已經發表過數次“真羨慕你!”、“哇!大連人可太幸福了吧!”、“這是什麼神仙魚魚,也太好吃了吧!”、“這得胖十斤才能報答這些美食哇!”。從頭到尾、從里到外, 都淋灕盡致的透露出嘉慈的羨慕和愉悅!

    怎麼說呢, 他就是喜歡吃海鮮。

    小時候沒吃到的,長大了能吃了, 就放肆吃!

    到家之後, 這中午、晚上連吃兩頓不說, 零食還是解父做的鹽h、香煎的各種小玩意兒。解雩君小時候也沒少吃這些零嘴, 嘉慈第一次吃,就深深的喜歡上了,再配著解母泡的解膩的花茶,這日子簡直美翻了……

    這就是不重樣的食材和不重樣的吃法啊!

    嘉慈心里感動極了, 然後報答方式就是每一樣都吃到、每一樣都喜歡, 並且真誠的夸贊大家︰做得簡直太好吃了!

    解父笑得一臉滿足,而解母恨不得一頓把小乖喂胖。

    只有解雩君依然覺得很神奇︰真的不膩?我從小就吃那些,有段時間真的很煩的……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解母一巴掌拍開︰你懂什麼!

    嘉慈靠在解母身邊乖趴趴的, 扭頭就和解雩君吐舌頭。

    “有爸爸媽媽撐腰,你膽子很大哦?”

    後者繼續略略略,“怎麼樣,你敢欺負我, 我就讓媽媽用 面杖敲你腦殼!”說到 面杖,爸爸說明天家里做包子吃,大包子, 各種餡兒︰菜包, 肉包, 海鮮包……

    反正愛包子人士已經開始狠狠期待了!

    吃飽喝足, 自然就得休息了。

    解家父母提前進入養身狀態,他們通常都睡得很早,大概九點左右。而解雩君和嘉慈飯後還要打打鬧鬧磨蹭好一陣子,等家長們散步回來泡腳睡覺,兩個小的早就溜進樓上臥室去玩鬧了。

    嘉慈只穿了套單睡衣,反正室內暖氣足足的。

    他玩累了,往床上一攤,人就成了薄薄的一片,幾乎全部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瓜,這會兒正一邊想明天的各種好吃的包子,一邊尋思今天自己在冰場的發揮。

    “哥哥,是不是因為我太硬了?”

    解雩君在吹頭發,回頭看了一眼軟趴趴的男朋友,拔掉插座、收好吹風機,一個虎撲直接撲到床上,差點把嘉慈原地彈起來!

    “你哪里硬了,你全身都是軟乎乎的肉。”

    “我說的才不是這個。”

    嘉慈往旁邊挪了挪,“那些小朋友都是從小玩兒到大,在身體骨骼都很軟乎的時候開始玩,而我呢,我這都二十了,滑不好應該是理所應當的。”

    解雩君定定的看著他,好幾秒才噗嗤笑出聲來!

    “乖寶,沒關系的,有的人他可能天生在運動上沒什麼天賦的,能跑能跳、肢體協調就足夠了,不是非得樣樣都行的。”

    嘉慈癟嘴,“可你就什麼都行。”

    “我有這麼厲害?”這下輪到解雩君受寵若驚了。

    嘉慈一看他立馬就要得意起來了,嘴巴又氣呼呼抿住。

    “是不是嘛?”

    解雩君靠攏了蹭過來,一點點捏著對方的小胳膊小腿兒,要不是不讓捏屁屁,他這會兒怕是要上手了。

    “好吧,我就當你默認了。”

    他高興之余,也不忘繼續嘉慈面前N瑟一把,“不過我小時候的確是很會玩兒的,別說大連了、就連周邊其他地方,都玩了個遍!”

    解雩君的印象里,童年就是一個禮拜搞定所有假期作業,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抓鳥摸魚打游戲看動畫片。他膽子大,人又有那麼幾分聰明,學習上屬實算不上多麼勤奮,但玩樂的事兒格外能動腦筋,稱一句“孩子王”一點兒都不夸張!

    “你不知道哇,那個時候,誰家孩子想一個人出去玩兒但家長不許的,只要搬出我解雩君的名號,喊一句‘我和解雩君一塊兒出去玩’,好家伙,立馬就給放行了!”

    嘉慈听了咯咯直笑,“還能這樣?”

    “當然也有渾水摸魚的。”

    解雩君想起當年還因為這事挨過爸媽的揍。

    “那個時候我剛剛接觸電腦游戲,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就不怎麼愛往外跑了,可他們還借著我的名字昏蒙過關呢,結果害得我也被爸爸從網吧里揪出來……”

    嘉慈靠在他懷里,听他一會兒N瑟一會兒又氣憤,笑得腹肌一片酸痛,白天滑冰本來就過于繃緊拉著了,這會兒一頓亂笑,更是酸脹不已。

    解雩君一邊給按摩,一邊吐槽那些不靠譜的童年玩伴︰“最搞笑的是,後來我開始玩英雄聯盟了,他們幾個笨比,我要是隔些天不帶著一起玩,段位能給你掉回原點!”語氣里听著是有夸張的成分,但可想而知馬思卡選手當年的憤怒與無奈,“不過,他們幾個啊,如今都畢業參加工作了。”

    22歲,如果不繼續讀書的話,的確該步入社會了。

    “你現在還和他們一起玩兒嗎?”

    解雩君搖頭,“我沒過兩年就去上海了。”

    爺爺奶奶接連過世,解雩君的小學六年甚至還沒結束,解家父母就把他帶去上海讀書,他跟著父親的戶口自然能讀到上海的學校。

    而小孩子忘性大,尤其是男孩兒,這個朋友走了,那就和別的朋友玩,等到他們在網上看到“馬思卡”這三個字時,那都是好幾年之後的事情了,幾乎已經認不出當年那個帶著大家伙游泳釣魚、打游戲吃冰棍兒的孩子王了……

    “不過也沒事啦。”

    解雩君摸摸乖寶的小肚子,朝他笑笑,“前兩年回來的時候,偶爾在廣場踫到認識的叔叔阿姨,那幾個小子如今也過得不錯,考研的考研,出國的出國,留在國內的也混得不賴,談了女朋友還帶回家里來了。”

    嘉慈被他揉著揉著就開始哼哼唧唧,“好啦好啦。”

    手長腿長的男人直接將他整個抱緊,“不過我也不差的,今年拿到幾個冠軍,也把老婆帶回來家過年了哈哈……”

    兩人胡鬧到後半夜,第二天嘉慈是被外面煮包子的香氣喚醒的,他快速洗漱完飄到廚房,立刻震驚了——這花樣,未免也太多了!

    “小乖來,先吃個花卷兒墊著,牛肉餡兒的!”

    解雩君跟著進廚房,打著哈欠也叫解母也塞了個花卷,兩人就站在陽台,對著落地窗面向海灣,一邊茫然的吃花卷,一邊醒覺。

    “真好啊。”

    解雩君看著他後腦勺翹起來的一簇呆毛,睡衣領子一角甚至還是別進去的,只覺得放假就是好呀,每天一睜眼就見著喜歡的人,能和父母一起吃早餐,看著日頭漸漸起來,每個人心里都期待著過年,這種感覺真的很充實很滿足……

    *

    fz基地走了個隊霸之後,緊接著數據組也走完了。

    老李對著剩下的幾個叮囑來叮囑去,去廚房蹭完了最後一點排骨山藥湯,再一次讓幾個小伙子一定要注意用電安全,這才開著新車回家過年。

    沒錯了,除了馬思卡有獎勵的跑車之外,總教練老李勞苦功高,同樣有大老板獎勵的新車,雖然沒有跑車那麼有牌面,但也是好車。這會兒正提了車才沒幾天呢,還處于N瑟狀態,說什麼也要開車回老家,大家伙攔不住他,隔著兩三個省份、坐飛機不香麼?

    劉思哲和小猴兒出去看電影了,而老趙據說也認識了新妹子,這會兒正你儂我儂的發展著,一時間竟然只有張竹毅和方希留守基地,這不開個播整個活兒真說不過去了!

    “咱們倆雙排?”

    方希點了個全家桶,完全忘記了自己昨天還在喊“我再也不想吃炸雞”,一個人包攬了大半兒,“要不我們直播玩別的游戲?吃雞?”

    張竹毅還在翻呢,彈幕已經鬧開了——

    【就你倆?人家nw、pq都在整年夜飯直播呢!】

    【聞著傷心見者落淚,堂堂fz屬實寒磣……】

    【太難了吧,瘋人院吃雞部在洋房捏qaq】

    彈幕一陣心疼,把張竹毅和方希自己都說委屈了!

    “那可不是嘛,雩醬帶頭回家過年之後,老趙他們也溜了,思哲小猴兒明天走,我和圓希希、嗨、不說也罷……”

    方希還在啃玉米,抬頭就見彈幕說他臉比去年圓了一圈,他也不生氣,“我這一年里吃了多少東西啊,不長肉那豈不是白吃了?”倒是有些引以為傲的意思呢,“在這里我要控訴一下老李,他臨走之前,把剩下最後一碗山藥排骨干掉了,明明都能回家吃好吃了,干嘛和我們搶?”

    張竹毅也表示贊同。

    “看看這配送費,八塊十塊算少的,動不動就二十起步,我就想問問,我吃個好點兒的蟹黃蓋飯五十八塊,然後配送費十八塊,這像話嗎?”他狠狠得為配送費心碎了,“我不如自己煮一鍋白米飯,配腌蘿卜湊活得了……”

    彈幕紛紛表示不信!

    【年薪八位數的人,收你十八塊配送費怎麼了!】

    【腌蘿卜?老干媽不配擁有姓名嗎?】

    方希挑眉,“那可是馬思卡親手做的腌蘿卜,能一樣嗎!”他就知道彈幕會有一堆人刷“我不信、除非親眼讓我看見”,不由搖頭的道,“所以說,你們有時候真的不要說馬思卡裝逼,這個比、技能真的點的很多很雜,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他都做得很好。”

    張竹毅還惦記著舌頭都能給人香掉的山藥排骨。

    “可不是,腌蘿卜都只是最最簡單的那種,但凡超市里能買得到的食材,我感覺馬思卡沒有做不出來的。不是開玩笑的家人們,他們家就是那種男人做飯的傳統,什麼活兒都能給你張羅起來……”

    【懂了,這一波是嫂子狠狠賺到了!】

    【無語,大過年提什麼嫂子啊qaq】

    【大年過的,猝不及防又傷到了……】

    【嫂子在哪里過年,會和馬思卡一起回家嗎……】

    【說了不要提還在提,捏嗎的讓不讓人好好過年!】

    張竹毅是提前得了解雩君的“指示”,過年期間大家心情好,對事情的包容度也高,俗話說“大過年的”,沒什麼不能接受,這會兒也是小小的爆料兩句。

    “反正馬思卡是回家過年的,其他的嘛,不是很方便說。”他越是遮遮掩掩,彈幕越是催得急切,恨不得沖出屏幕扒開張竹毅的嘴讓他一次性吐個趕緊,“別給我砸禮物啊,不會說的不會說的!”

    【你能說出這三個字,說明砸得不夠多!】

    【兄弟們給我狠狠砸——】

    【所以是和嫂子一起回家嗎?】

    【狠狠心碎了……】

    【捏嗎的,點開頭像是男的,你心碎個錘子?】

    【心碎大軍是雩醬直播間里的新品種水軍嗎?】

    方希看得直樂呵,“早知道就開我的號直播啦,來來來,他不說我說,十個飛船我直接給你們兜底,嫂子膚白貌美腰細腿長一米八,和馬思卡恩恩愛愛,退役之後就直接結婚……”還沒說完,他自己已經笑得不行了,張竹毅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膚白貌美信了,一米八你擱這找女巨人呢?】

    【看不起一米八的女人?你有一米八嗎?】

    【只有我覺得有可能嗎?畢竟你雩醬也高啊!】

    【笑死,他胡亂開玩笑你們當真了……】

    張竹毅半真半假嘆氣,方希一頓口嗨亂扯,誰會相信他說的是真的呢?嘉慈長了張顯矮顯嫩的小臉,但人的確不算矮的,只不過站在解雩君面前顯得嬌小罷了。

    說是膚白貌美,腰細腿長,那也沒說錯啊!

    方希還在和彈幕聊天,張竹毅低頭和兄弟發消息︰【任務完成了,領你粉絲十來個飛船不過分吧?】

    這個點上,解雩君和嘉慈在外面吃燒烤。

    他忙著烤肉,只來得及輸入一條語音消息︰謝了。說完,直接把烤好的肉放到嘉慈的碗里,“乖寶吃這個,吃得慣哥哥再給你烤。”

    嘉慈從前不吃內髒,但這次試了又覺得很不錯。

    反正解雩君會弄,而且弄得很好吃,他弄什麼嘉慈就吃什麼,好吃就多吃,不愛的反正有男朋友解決……

    “張竹毅這麼說會不會出問題啊?”

    解雩君的單向脫敏計劃一直在執行,他也沒瞞著嘉慈,包括請兄弟幫忙在直播的時候故意提“嫂子”之類的話題,也是有通過氣的。但嘉慈曾經也是fz的粉絲,如果是他當初入坑那會听到馬思卡戀愛的消息,說不定也會撤退……

    “總要習慣的吧。”

    說著,解雩君又給他整了一片烤得漂漂亮亮的牛肉,“哥哥一看你表情就知道在想什麼,臭寶是不是就覺得我這樣很無情?”

    嘉慈搖頭,“也沒有吧。”他拿勺子挖了一勺海膽蒸蛋,慢慢的含化,“我喜歡馬思卡的時候,其實也喜歡解雩君。如果是只喜歡馬思卡的那一部分,只要你比賽打得好、冠軍拿得多,你私生活再怎麼樣,只要不犯法不亂紀,怎麼樣都無所謂。”

    後半段,解雩君也知道了。

    “但是解雩君,真的很適合拿來做夢。”

    嘉慈說完暫停了兩秒,定定的看向他的男朋友,“喜歡上你,本身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心里一旦對解雩君有了期待,就自然而然的開始幻想做夢。既然有那些女粉絲,自然也會有我這種男粉絲,只不過比起其他人,是我比較幸運罷了。”

    解雩君眨眨眼,他不得不插嘴強調一句——

    “你和其他人不一樣。”

    嘉慈不在意的笑笑,“我當然知道呀,當你看向我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和其他人都不一樣的。”

    他今天在外套里穿著一件套頭黑色毛衣,坐在解雩君對面,在燒烤店的燈光下看著,瓷白透亮的像一塊無瑕的暖玉,黑色的短發乖順極了,後腦勺那一撮頭發是出發之前解雩君用定型噴霧強行壓住的,普通又日常的著裝,反而顯得這個人不同一般的奪目。

    解雩君回過神來,夾子里的肉邊緣已經微微焦了。

    這一片肉,就讓他自己消化了……

    吃飽喝足,兩人慢慢往回走,廣場上依然熱鬧,解雩君牽著嘉慈,兩人繞過人多的地方,慢悠悠的散步消食。經過一處樓梯,嘉慈耍賴走不動,解雩君直接彎腰把人背到自己背上,還沒走出幾步遠,有人從後面猶猶豫豫喊了解雩君的名字。

    嘉慈跟著男朋友一起回頭,他又滑溜下來。

    對方是典型東北男人的面孔和氣質,身量沒有解雩君那麼高,身板卻要扎實得多,他又上前兩步,確定了解雩君才笑著伸手輕輕錘了一把肩頭,“靠,真是你——”

    解雩君听著他聲音,試探開口︰“段子?”

    “是我啊!”

    好家伙,這得是童年伙伴踫面了!

    嘉慈一看那被喊做段子的男人,他的目光在解雩君和自己身上來回打轉了兩圈,“好嘛,我還以為我媽開玩笑騙我呢,好家伙,你這也有著落了……”

    解雩君沒松開嘉慈的手,自然而然把話題往對方身上引,“你呢,現在是回來大連還是怎麼樣?”男人散煙的動作微微頓了一下,解雩君接過,但也只是夾著。嘉慈順著看去,牌子還不錯,這人混得怕是不賴的。

    “我媽她不太好呢,家里就我,哪敢跑遠。”

    解雩君和他敘了敘舊,到底沒多聊。

    到底隔了那麼久,小時候的情誼,也只能夠稍微聊上兩句,互通一下大致的動向罷了。解雩君做的又是某種程度上“與世隔絕”的工作,彼此都有自知之明,從前的伙伴、現在的陌生人沒什麼能聊得起來了。

    嘉慈是解雩君背回家的,他一邊犯困一邊听解雩君念叨,這個伙伴如今做著什麼事兒,那個同學在哪兒深造。

    其實這些事兒都是解母偶爾念叨起來的,解雩君不過是听听熱鬧,但嘉慈知道,解雩君作為職業選手遠離同齡人生活的這些年,他未嘗沒有向往過普通人的生活。榮譽和比賽是所求,但平凡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

    “不過,這一年里,我倒沒有太多這種想法了。”

    解雩君停下來,又撈了一把乖寶的屁屁,把人背緊一些,“我要是不出來打比賽,還不知道高中畢業之後在哪兒讀大學呢,反正北京那邊的學校我準考不上。可考不上的話,又能去哪里踫見你呢?”

    嘉慈摟著他的脖頸,“說不準呀。”

    “說不準什麼?”

    嘉慈嘟囔道,“我去北京,還是會遇到姚聆姐,然後和她合伙搞錢。等我整好了直播,你這個色|胚子,說不定還是能看見我……”

    解雩君笑得胸腔都在震動,“也對!”

    “然後哥哥再給你砸榜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