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作品: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作者:鹿淼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年假放完,這會兒差不多該回歸訓練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初六最後調整一天,初七早上,解雩君開車送走嘉慈,只是這人回來之後就臭著張臉,對著空無一人的一樓大廳喊了一聲︰“還沒起?看來lpl是真要完犢子了!”

    半分鐘後,方希打著哈欠下樓來。

    他抓了抓雞窩頭,半眯著眼楮,看了看精神奕奕但心情顯然不太好的隊霸,腦子里迷迷糊糊的、開口就戳人家痛點上︰“嘉小慈走了?哎呀,那怪不得呢!”

    解雩君面無表情看了他一眼,直接走向廚房。

    方希後知後覺趕緊追上去!

    “哥、哥、哥!求您了哥,我知道錯了,是不是還剩了甜粥?讓我來一碗,真的真的……”這些好東西,可是解雩君提前一天泡材料、精心炖煮慢熬做出來的,要不是嘉慈勸著隊霸,方希他們這群又饞又廢柴的宅□□本沒地方享受的。

    起早了有剩,起晚了吃屁!

    所以,更後面起來的張竹毅、劉思哲他們就只能看著圓希希這頭豬一個人吃了小半鍋甜粥,還不止呢,他把解雩君前一天包的最後幾個包子也呼嚕呼嚕干掉了。

    “圓希希,你退役之後可以去做吃播。”

    張竹毅光看著他都打了個空氣飽嗝。

    “我這不是照顧咱們隊霸的手藝嘛!”方希擦擦嘴,又問道,“說起來,嘉小慈這兩天都沒下樓呢,隊霸也不讓人點外賣,成天自己動手做飯做菜的。要不是那天回來見了他一面,我真覺得咱們基地四樓跟不存在一樣……”

    劉思哲看了一眼空蕩蕩的鍋,“懂的都懂。”

    張竹毅好笑看了他一眼,“你們究竟在懂什麼啊?”

    小猴兒轉轉眼珠子,“就、就是因為那個唄!”

    說起來,解雩君帶著嘉慈回上海那天,其實基地里大家已經到得差不多了,只有隊霸最先回家、又最後一個回來,回來的時候帶著他的過年期間養得白白嫩嫩、水水靈靈,清純漂亮到過分耀眼的二十歲妖妃。恰巧那天宣傳組的人也在這邊送春季的周邊服裝,一伙兒人看著嘉慈,眼楮都差點看直了!

    好家伙,真的半點兒都不帶夸張的!

    除了之前就見過兩面的勇哥,其他人是完全看呆了的狀態!盡管大家第一眼就確認了這個男孩子就是傳說中的“妖妃”,可真人突破想象帶來的直面沖擊、是真的有那麼一瞬間讓人腦袋一片空白。

    解雩君當時臉色就不好看,直接帶人去了四樓,而一樓大廳那伙人還特麼意猶未盡呢——

    “靠,我懂馬思卡為什麼非要藏著了。”

    “那小模樣真的,藏著是有必要的!”

    “我敢說,比嫂子,沒人能贏我們fz!”

    這幾位吃瓜沒吃夠,甚至看向幾個選手,一臉我懂了的表情八卦道︰“怪不得你們都能接受男嫂子了,但馬思卡這麼人高馬大的,嘖……”配個這麼清純漂亮的男孩子,多少有點讓人擔心,這真的招架得住嗎?

    招架不住?那人家不也在一起了?

    怎麼,馬思卡都不配的話,難道你們配?

    方希當時就心想︰你們再瞪著眼珠子多看兩眼,下次再來基地怕是要裝個單向感應大門了。沒看到隊霸那眼神嗎?簡直要吃人了好吧!

    事實上,那天解雩君的確是有點生氣的。

    他對宣傳部那群人是有點意見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每隔那麼一段時間、總會帶個毫不相干的人過來基地gank一下,還特麼胡言亂語攪事兒!年後收假回來一群人擱那閑著沒事兒嗑瓜子,解雩君看著就一陣無語︰fz那麼大個辦公樓呆不住麼?非要到選手基地來做什麼?到底是看什麼熱鬧啊!

    于是,他帶著人直接上了四樓不說,甚至在對方要回北京之前的這兩天里,沒有讓乖寶下過樓……

    當然了,這兩天嘉慈也的確沒什麼力氣下樓。

    他越發適應和解雩君膩在一起的生活,說話的聲音軟趴趴的,偶爾帶出點方言口音、不自覺拖著疊詞,簡直是一腔的甜甜膩膩!

    解雩君就是受不了這一點。

    也不對,但凡是和乖寶相關的,他都受不了。

    見人撩起個衣袖打排位,非要湊過來張嘴在他小臂上吮幾個紅洇洇的印子;看嘉慈沒穿襪子在地上踩來踩去,腦子里也不知道想的什麼東西,反正幾把一言不合就這麼硬了;偶爾這孩子嘰里咕嚕發出一點無意義的聲音,莫名的就很戳人,以至于解雩君弄他的時候完全忍不住搞點花樣,總想再听听……

    這些東西,解雩君絲毫不想讓第三個人窺見。

    活了二十二年,他發現自己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愛好,但如今卻養成了奇奇怪怪的脾氣,但凡誰多看了嘉慈兩眼,解雩君都敏感的覺得自己的掌控力受到了冒犯。

    更何況,有那個十萬粉kol、前nw宣傳的例子在,他完全不能確定做這一行的人是否都有類似的問題,畢竟是開口就喊出100萬湊整的圈子,誘惑當前,誰又能保證在場見過嘉慈的那幾個工作人員背地里不會和第三方透露消息?

    直到送走小男朋友,解雩君才松了一口氣。

    他是舍不得乖寶,但更不願意對方有任何曝光的危險。有了那天的事兒記掛著,解雩君又開始催新家的裝修,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長工期的內容在做,該改裝的去年已經動完了工,隔三差五想到什麼再去定制,無非就是放著排甲醛罷了。

    到了晚上,解雩君照例和嘉慈視頻。

    “累不累?”

    嘉慈搖搖頭,他靠在床頭,架著個懶人書桌畫東西,“有個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活兒,我感覺還不錯,要開始忙起來了。”

    解雩君不懂,但他還是想要知道。

    “和哥哥說說看呢?”

    嘉慈大概講了一下,就是給武俠arpg游戲做一套原畫設計,但工作範疇真的很大,除了背景場景這些,還有各種人物、道具甚至戰斗等等都要囊括進去。說白了,他就是加進一個原畫組,但只負責其中一部分的內容。

    只玩lol這種25d游戲的解雩君沉默了兩秒。

    “那豈不是很累?”

    嘉慈長長的呃了一聲,“有可能吧。”

    暫且拋開工作量不看的話,半命題的東西屬實很讓人左右為難,他又補充道︰“但討論會還沒開,我就是先琢磨琢磨……”

    解雩君其實很喜歡看嘉慈畫畫時的樣子,因為對方專注的神情,在透著一股趨近于玉質的剔透和細膩感的同時,自身狀態又產生一種只有學藝術的人才擁有的獨特氛圍。這種時候,解雩君往往都會無比贊同一個觀點︰工作中的男人是真的有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而嘉慈的魅力,不僅在于他清純又誘不自知的天真,更在于這個人散發出專業氣息時,那種如魚得水的自在。

    俗話說,美貌和任何一種優點搭配起來都是大殺器,嘉慈同時擁有的甚至不止兩種,解雩君在群里馬不停蹄收圖的時候倏然想到,很多喜歡乖寶的人、掉進他的坑里,其實都是必然的結果,因為這個男孩子,他本身就值得很多人的喜歡!哎,或許,真的沒有必要對那些人抱有那麼大的危機感和敵意吧……

    然而這種想法只保持了不到一分鐘。

    【一號大老公】資源咖︰整理了一個白絲合輯,已上傳。

    管理員公告發布之後,接下來是長達一分鐘的“咖咖爆肝辛苦了!”的刷屏,又過了一分鐘,大概是看完群文件回來了,這群人開始各種流淚流口水、哭哭啼啼、黏黏糊糊的贊美嬌嬌老婆和她的白絲——

    -忍不住把白白的液體弄在老婆的白絲上!

    -新年這一期雖然拍的棚內,但氛圍真絕了捏

    -嘉寶,純欲滴神!

    -拿扇子的手真的絕了,俺一寸寸舔過!

    -老婆的小紅痣狠狠戳中我的xp,用力舔嗚嗚!

    某種程度上說,女人比男人更懂得欣賞女人。

    就好比這一群幻想長了幾把的搞黃人,她們將“嘉寶”這個標簽的賞味期限拉得很長,嘴上說著“羨慕”卻絲毫沒有透露出任何嫉妒的情緒,她們真誠贊美一件衣服、一個配飾,一個好看的眼妝,又或者是視頻里截圖出來的羞赧青澀的笑容,不過是用一種更加熱烈直白的方式,將這種贊美和喜歡表達了出來罷了……

    解雩君看著看著,氣莫名又消了。

    她們再饞又能怎麼樣?

    踫不到摸不著,想想就想想吧!

    然而在馬思卡秀恩愛“蓋戳”的第二天、熱度雖然降下來,但各個平台依然有不少討論,尤其是那些致力于要把妖妃身份扒出來的人,距離解雩君粉碎櫃門到現在差不多有個四天了,竟然還沒搞定這項工作,不得不說、多少有點打臉這個業務能力了。

    無奈馬思卡給出的信息太少了!

    大于18歲小于20歲的男孩子,大概率在北京。

    lol主吧和微博牆那邊也問遍了,的確是有人排到過【就揪你頭發】,但這人很少扣字、更別提噴髒罵人了。說他水平不行吧,看著戰績和數據感覺又還不錯,非要論是馬思卡親自開小號雙排帶飛,可雙排的場次就那麼些。再說了,誰規定職業選手的家屬必須打游戲也打得好?

    剩下的,就是兩張能勉強算出鏡的照片了。

    一張是營銷號爆哥之前爆出來的那張背影,隱約看著是瘦削修長的身形,伏在馬思卡背上,被他緊緊托著,穿著大衣只能看清兩條縴長的腿。

    另一張就是馬思卡前一天發的“蓋戳”了。

    吃瓜群眾一致認定,這是屬于“事後”的那種氛圍。

    原因嘛,懂的都懂,誰沒事捉著男朋友、女朋友的手給他們蓋章?還偏要這麼大晚上的炫耀出來,無非就是盡興了、饜足了,既想抒發一下心里微妙的滿足感,又覺得不能透露太多,于是扭著心思搞了這麼一出……

    鑒于這個人都敢在直播間里和趙翟老大哥開點兒帶眼色的玩笑話,更進一步給粉絲脫敏,說真的,能發出這種微博動態懟那些還在冥頑不靈的女粉絲,一點兒都不讓人覺得意外。

    到了這事,很多人的重點已經歪了。

    只有那麼一小部分,依然對那只手“耿耿于懷”。

    這是一只怎麼樣的手呢?皮膚是瓷白瓷白的,手背上血管清晰,襯托之下顯得更加冷白剔透。骨節分明卻又不突出、是那種精致的縴長指節,聯想到這手的主人那兩條同樣長而細的腿,如松好如竹也好,想必這人的身材也差不到哪里去。

    唯一讓人惦記的,是小拇指最下面骨節上的痣。

    紅紅的一點,圓圓的,又小小的。

    綴在手指上,像個記號,自帶著故事感。

    “這小紅痣,講道理,馬思卡舔過吧。”

    “狠狠的代入了,換我我特麼也舔!”

    “不得不說,妖妃身上是有點資本在的。”

    “想想這手被反扣住揪著床單,西八,硬了……”

    “你們在干嘛?這就叛變了?臉都沒露呢!”

    “那要緊嗎?這可是征服了馬思卡的男人捏!”

    拜托,那可是馬思卡的男人耶!

    曝光開始的玩笑梗,到現在,竟然起到了正兒八經甚至理所當然的濾鏡作用,誰能想到呢,不管是開玩笑還是真的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反正解雩君是在慢慢達成目的……

    眼看著元宵節快到了,嘉慈忙活的差點忘了。

    在這期間,他又買了點東西寄回去,接到周女士的電話時,他剛剛結束了一個長達兩個小時的視頻會議。

    “現在換套黑色衣服,我馬上過來接你。”

    嘉慈愣了好幾秒,電話已經掛斷到只剩下忙音……

    周女士的司機來接人時,嘉慈穿著黑色的大衣等在小區外面,他和對方在後座短暫的對視,繼而又是死寂一片。

    “待會跟著我過去,少說話。”

    車子在黑夜穿梭,可北京那麼大,也有嘉慈不認識的路,等到車停下來的時候,外面竟然飄起了刺冷冰涼的雨絲,猛地從車里出來,幾乎瞬間就奪去了嘉慈臉上還算紅潤的顏色,明明白天都還沒有這麼糟糕的溫度。

    醫院總有股讓人焦慮害怕的氣味,嘉慈跟著周女士進入電梯,又停在某一樓,從電梯里出來時,外面竟然站了不少人,有的人和周女士打了招呼,有人恍若未聞,有人則是不動聲色的打量頭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嘉慈……

    病房內、走廊外,所有人的表情都如出一轍的肅穆。

    老人彌留之際迎來了短暫的回光返照,該來的人都到齊了,他讓律師宣讀遺產分配,對自己目前擁有的所有資產全部做出了安排。在場除了公司親信,剩下的和嘉家都是沾親帶故的關系,與自己的利益相關,幾乎所有人都豎起耳朵听著安排。

    嘉慈在寬敞豪華的常溫病房里沒有感覺絲毫暖意。

    他覺得這里逼仄又壓抑,那個老人只是略略的看了自己一眼,和那雙已然渾濁模糊的眼眸對視,除了冰涼,他感受不到更多的情緒……

    一份完整的遺囑念了將近二十分鐘。

    期間,周女士作為唯二名不正言不順的人,她並非一無所獲,最起碼這十幾年的功夫沒有白費,但這遠遠比不上心中所想,可哪怕有怨懟,周女士也沒有聲張,直到宣讀律師宣布道,委托人嘉銘澤先生將位于西五環御山儷景一處房產劃至ど孫嘉慈名下,她的眼里倏然綻放出光亮!

    御山儷景被三山五園環抱,價值自然是不必多說。

    雖然在別人眼里,老爺子什麼實質性的“好處”都沒給這個沒名沒分的小孫子留,但這一套房產劃出去,未嘗不是一種低調的補償。

    嘉慈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抬眼看向病床上已經無力睜眼的老人,又慢慢垂下眼簾。

    遺囑文件宣讀完畢,後續疑問將由委托律師團繼續跟進解惑處理,病房里的空間留給了親屬們,嘉慈沒能走成,他在一眾陌生、又莫名熟悉的面孔的注視下,走到這位老人身邊,對方蒼老到打皺的手在溫暖的室內依然充滿涼意,踫到嘉慈的手時,他發出的聲音更像是極力在用最後的力氣撕扯著聲帶——

    “你和你爸爸,很像……”

    嘉慈垂著眼眸,靜靜的看著他。

    一老一小對望了一小會兒,嘉慈退到後面。

    最後的時間,仿佛就是用來道別的。

    直到誰的哭聲率先炸裂著響起,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流淚哭喊。醫生最後確定了情況,流程自然而然進入到身後事這一步。到此為止,自然由血緣最親的、嘉銘澤老先生的三個兒子處理後事。

    嘉慈定定的看了一眼窗外黑壓壓的天空,和落到光線照射範圍里細如銀針的冰冷雨絲,茫然到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直到律師團有人帶他去做房產過戶手續……

    嘉慈是個很現實的人,他沒有從周女士那里得到過任何補償,也知道這個女人從頭到尾沒有給過曾經的養父母、如今的舅舅舅母任何補償,只能靠著每年年節里那些禮品和錢,嘉慈不動聲色的向他們傳達、暗示著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這套房子,有那麼一瞬間,嘉慈想過推拒。

    然而在律師們說明了情況之後,他決定按遺囑的意思收下。既然是補償,那沒有必要矯情,該收就收,也不用擔心不菲的物業維護費用,這筆錢是從專門的賬戶出去,用不著嘉慈來操這個心,就算不住,放著都沒事

    在此期間,周女士不見人影。

    她忙著做孝子孝媳,穿黑挽白,在一群嘉家人、嘉姓子孫中,冷靜又熱切的操持著嘉老爺子的身後事。拿到了想要的,兒子也不是一無所獲,雖然沒到預期、但也勉強滿意,周女士越發將面子功夫做得滴水不漏,每天大祭時辰一到就帶著嘉慈一起磕頭。

    直到頭三天過去,周女士歇了口氣。

    她冷靜又明確的告訴嘉慈,“事情別跟你舅舅提。”

    嘉慈莫名疲憊,但他沒有力氣回應對方。

    周女士熬了三個大夜,依然精神抖擻,她緊接著一步計劃,就是將自己的名字,刻在嘉銘澤老爺子的墓碑上,和嘉慈爸爸的名字並列著,作為嘉家的媳婦。

    下葬這天,北京依然下著雨,周女士看到新立的墓碑,渾身上下幾乎要收斂不住的得意狀態在一片哀泣肅穆之中尤為突出,哪怕她和嘉慈最後才獻上花,依然削減不了她心中得償所願後帶來的愉悅。

    離開墓地,周女士沒再和嘉慈說一句話。

    她如願以償了!

    而嘉慈也並非“一無所有”。

    這個女人,似乎真的從此解脫了。

    在分開的那一瞬間,嘉慈心中有種隱隱的預感︰從這一刻開始,他除了解雩君,可能真的什麼都沒了……

    這一天,恰好是出了正月。

    解雩君時隔一個禮拜才在視頻里見到乖寶,想得他人都麻木了,一看鏡頭里的人的狀態,麻木的感覺又化為綿綿密密的刺痛——

    “很累嗎?”

    嘉慈搖頭,“是外面太冷了……”

    解雩君喉結攢動,心里猛地一抽痛。

    “我去煮點元宵。”

    解雩君咬緊後槽牙,輕輕的呼氣,“好。”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嘉寶,你還有大別野捏……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男孩子就是要說疊詞!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