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有一條仙女裙 > 第三十五章(心髒像被什麼擊中。...)

第三十五章(心髒像被什麼擊中。...)

作品:我有一條仙女裙 作者:容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三十五章

    嘩

    塑料袋放在桌上的聲音。+++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趙又錦沒回頭, 從那只手出現在視線里,到離開視線,她老老實實坐著, 連胳膊上火辣辣的痛都忘了大半。

    醫生說︰“辛苦了, 藥都拿回來了?”

    陳亦行點頭,嗯了一聲。

    趙又錦還是沒動,垂著腦袋, 兩只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紅, 最後變得鮮艷欲滴。

    前一刻還在激情表白, 後一刻就蔫了。

    陳亦行瞥了眼那兩只耳朵,“你在干什麼?”

    “可能是在貫徹你的指示, 老實點……?”她眼觀鼻, 鼻觀心, 坐姿的確很老實。

    醫生都笑了, 一邊拆藥,一邊饒有興致看著兩個人。

    陳亦行頓了頓, 不咸不淡送她一句︰“少作點,趙又錦。”

    結果下一秒,外傷藥敷上手,某人再次發出慘叫聲。

    本想說“剛讓你別作,又開始了”, 但視線觸及女孩,頓了頓, 他忽地斂聲。

    大概是痛感敏銳,趙又錦握拳而坐。

    上藥的瞬間, 額頭上雨後春筍似的,浮現出晶瑩剔透的細密汗珠, 小臉皺巴巴擠成一團,怎麼看都和好看不沾邊。

    醫生拿著一大捧醫用棉簽,又沾了什麼不知名深色液體要往傷口處涂抹。

    她的表情愈加驚恐。

    直到從天而降一只手,力道很輕,卻又不容置疑地覆在她面上。

    “別看了。”

    雙眼霎時被蒙住,落入一片溫柔的陰影里。

    趙又錦身體一僵,聲音戛然而止。

    那雙手的存在感太強,難以忽視。明明胳膊還在火辣辣的痛,被醫生折騰來蒸騰去,她卻有大半感官都集中在了雙眼之上。

    ……以至忽略了疼痛。

    好半天回過神來,“你的手……”

    她怔怔地問︰“怎麼不冰了?”

    陳亦行沒說話。

    空出來的那只手插在衣兜里,下意識握了握余溫尚在的盒裝牛奶。

    之前替她脫外套時,手溫太涼,驚得她脖子一縮,他注意到了。

    後來去排隊交費時,忽然瞥見大廳里有只自動售貨機,提供熱飲。他也不做多想,就上前買了一瓶,握在手里。

    這會兒被她問起來,他才發覺自己做了些什麼。

    陳亦行默了默,並不想解釋。

    醫生已經開始包扎繃帶,目光頻頻在兩人面上掃蕩,像是追劇的粉絲。

    陳亦行無暇顧及,倒是注意到掌心之下,那人難得安分。

    只是她的皮膚似乎有點燙手,眼珠子偶爾轉動一下,睫毛就像蝴蝶振翅,要從他手心呼啦飛走。

    這樣親密無間的距離,幾乎能感知到她細膩的皮膚,溫潤似玉。

    後知後覺才意識到,這個動作,似乎有些不妥……

    陳亦行默不作聲,在繃帶包好的一剎那,極輕極快拿開了手。

    好在趙又錦也沒跟他計較什麼,倒是有些反常,一句話不說。

    于是診療室里一時竟顯得過分安靜。醫生叮囑了一堆注意事項,兩人一個站著,一個坐著,一個老僧入定般沉默不語,一個點頭如搗蒜。

    離開診療室時,趙又錦謝過醫生,伸手去拿掛在椅背上的羽絨服。

    沒想到陳亦行先她一步拿過。

    趙又錦沒抬頭,只小聲說︰“我可以自己來。”

    “伸手。”

    “……”

    “不穿了?”“……要穿。”

    最後還是慢吞吞背過身,伸出手,在他的幫助下穿好了衣服。

    右手鑽進袖籠時,趙又錦察覺到他不著痕跡的小心。

    衣袖像是長了眼楮,一點也沒踫到受傷的地方。

    她有些局促,穿好衣服,低聲道謝,卻始終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驅車重回診所時,手術已經做完了。

    貓尚在麻醉中,還未醒來,躺在觀察箱里。

    听說打了麻醉的貓樣子都很好笑,趙又錦之前沒見過,今天第一次見到。

    它咬著舌頭趴在那,的確很滑稽,但在場沒人笑得出來。

    醫生說︰“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是被戳瞎的眼楮保不住了。下肢有部分軟組織挫傷,還要繼續觀察,後續看看怎麼治療。”

    趙又錦一邊點頭,一邊趴在箱子前看。

    麻醉劑在一點點失效,某一刻,小貓的前肢不受控制地顫抖了兩下。

    “它在動!”她驚呼,“是不是醒了?”

    醫生被她逗樂了,“還沒醒呢,這是在做夢。”

    “貓也會做夢?”

    “當然。貓一天有十四個小時都在睡覺,會做夢很正常。並且時常伴隨肢體抽搐。”

    趙又錦沒說話,只怔怔地望著睡夢中的貓。

    此刻它雙眼緊閉,看不見瞎掉的那一只。

    和所有正常的貓看上去一樣,它縮成一團毛球,睡得很安詳,胸口微微起伏。

    後來的趙又錦情緒低落,話少得可憐。

    離開診所時,她表示第二天下班會再來看望小貓。

    回家的路上,夜幕四合。

    趙又錦一路望著窗外不語,直到某一刻,汽車駛過商業街街,她才如夢初醒。

    “你吃過晚飯了嗎?”她回頭問。

    “嗯。”

    “那個,我還沒吃……”她想了想,說,“要不我們去吃點宵夜吧,就當我請你?大晚上的麻煩你了,真不好意思。”

    男人給了她一個懶得多語的眼神,意思很明顯︰你也會不好意思?

    你是不懟會死星人嗎?

    趙又錦噎了噎,下一秒,他卻一打方向盤,駛入小吃街的區域。

    夜里的小吃街燈火輝煌,人來人往。

    附近有所大學,來往此間的大都是青年人,成雙成對的不在少數。

    不斷有人向陳亦行投來打量的目光,女孩子熱切不已,男孩子的眼里就只剩下︰哼,裝逼。

    看他這身打扮,也的確不適合去小吃攤。

    況且穿這麼少,要真在大棚里吃東西,怕是會直接凍成冰。

    趙又錦老老實實選了家麥當勞,安頓好他,去前台點餐。

    “餐牌在這,一會兒做好了,屏幕上會有號碼。”她回到桌前,把牌子放在陳亦行面前,“要是我還沒回來,麻煩你幫我拿一下餐。”

    “你去哪?”

    “唔,再買點別的小吃。”

    趙又錦隨手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匆匆推門而出。

    方才停好車,來麥當勞的路上,她看見了一家店。

    在哪來著?

    趙又錦左顧右盼,終于又看到了熟悉的店名,一路奔去。

    十分鐘後,當她喘著氣,小跑著回到快餐店,推門迎接滿室暖氣時,桌上已經擺滿她點的食物。

    坐下來時,先不急著吃。

    她把手里的東西遞過去,並不抬頭,“喏,給你的。”

    陳亦行的視線落在那只牛皮紙袋上,“給我?”

    不是說去買小吃了嗎?

    吃的呢?

    她兩手空空,只拿回了這只紙袋。

    陳亦行接過來,垂眸翻了翻,目光微滯。

    紙袋里躺著一條圍巾,一副手套,還有一袋包裝可愛的暖身貼。

    “……”

    再抬眼,對面的年輕姑娘有點局促,胸口還因一路小跑上下起伏,氣沒喘勻。

    也不知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跑步的緣故,她面色泛紅,艷若桃花。

    雖然看也不看他,拿起面前的漢堡,嗷嗚一口咬下去,似乎這樣就能忘掉那點不自在。

    “唔想呢想,裝逼還系要劇意保卵……”

    (我想了想,裝逼還是要注意保暖)

    “綠上汗見嘖嘎店,我記得它嘎有賣一些保卵的小東西。”

    (路上看見這家店,我記得它家有賣一些保暖的小東西)

    最後咽掉嘴里的東西,下定決心似的抬頭看他。

    “不是多貴的禮物,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下一句︰“不許不要啊,務必收下!”

    陳亦行默了默,然後才問︰“知道我為什麼穿這麼少嗎?”

    “為了好看?”

    他輕哂一聲,揚了揚手里的紙袋,慢條斯理道︰“那你覺得戴上你的小熊圍巾,小狗手套,再貼上兩片暖寶寶,能好看到哪里去?”

    “……”趙又錦艱難地說,“可是,這樣比較不會冷?”

    “那我為什麼不直接穿羽絨服?”

    “……”

    陳亦行好整以暇靠在座位上,“趙又錦,我快三十了。三十歲的男人,穿羽絨服頂多臃腫一點,戴上這些東西出門……”

    “別人會說我腦子壞掉了。”

    趙又錦面紅耳赤,伸手去搶紙袋︰“不要就算了!”

    好心當成驢肝肺。

    說是便宜,也要好幾大百。

    幾百塊夠她吃半個月了!

    沒想到還沒踫到紙袋,男人就把它拎走了,好端端放在自己身側的椅子上。

    “送出手的禮,沒有拿回去的道理。”

    “反正你也不會戴,不如還給我,我自己戴。”

    “不戴是不戴,但也有用處。”

    “什麼用處?”

    “比如睹物思人?”陳亦行笑笑,“對你而言,這難道不是它們的最好歸宿?”

    “……………………”

    又來了!

    趙又錦心道,還好不是真的喜歡他,要是一片真心,成天被他拿來當笑話講,豈不是碎成渣了?

    她縮回手,拿起漢堡又是一大口。

    “那就介麼定呢。”

    (那就這麼定了)

    “麻還李看介它們,每天像窩一百遍。”

    (麻煩你看著它們,每天想我一百遍)

    她大言不慚地說著這話,一口一口啃漢堡,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陳亦行︰“………………”

    都說女為悅己者容。

    這種一邊在心上人面前狂啃漢堡,一邊口口聲聲說情話的行為,呵,她可真是把他當傻子看。

    只是在她吃光漢堡,又咕嚕咕嚕喝掉可樂時,忽然小小地打了個嗝。

    再抬頭時,她忽然問︰“你說它做夢的時候,都夢見了什麼?”

    “他?”

    陳亦行一怔,隨即才反應過來。

    是它。

    趙又錦抱著空空的可樂杯,半晌才說︰“希望睡著的時候,它沒有遇見糟糕的人,夢里都是小魚干……”

    她眨眼的時候,睫毛像浮著光。

    于是陳亦行下意識想起在醫院時,他伸手覆住她的眼,它們也曾這樣輕輕顫動著,像盛夏里一陣不著痕跡的風,打著卷,來去匆匆。

    手心忽然很癢。

    他默不作聲屈起手指,握了下。

    後來驅車回到小區時,他把車停在了路邊,沒有駛入地下停車場。

    趙又錦投來一個疑惑的目光。

    他沒看她,徑直朝超市走。

    “哎,你要買東西?”身後傳來詫異的詢問,然後是略微浮夸的揶揄,“咦,我怎麼記得,有些人明明說過再也不想來第二次呢?”

    男人並未回頭,徑直奔寵物區,伸手撥弄兩下,選擇了價格最貴的貓零食。

    然後一袋一袋拿起來,一袋一袋往牢牢跟在他身後的小尾巴懷里塞,直到她小聲叫著︰“夠了夠了,抱不下了!!!”

    這才停手。

    “夢里有沒有小魚干,我不知道。”

    陳亦行轉身,視線落在她身上,輕若無物。

    “但這里有。”

    擲地有聲。

    一瞬間,趙又錦的揶揄之色凝滯了。

    心髒像被什麼擊中。

    砰地一聲,煙花四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有一條仙女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