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假糖 > 第 4 章(你也配)

第 4 章(你也配)

作品:假糖 作者:西西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快零點了,陳寅還是沒回來,手機也打不通,王滿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一刻都坐不住的在門外來回走動。+++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滿子,你走路能輕點嗎,聲音听著上火。”宿舍里有人不耐煩。

    王滿“靠”了一聲,離遠點繼續在熱鍋上翻滾,他把手指甲啃得坑坑窪窪,寅叔不是說不去的嗎,怎麼又去了。

    見個前女友,搞這麼晚,難道是舊情復燃?

    要真是這樣,他肯定是祝福的,但他覺得兩人不合適。

    寅叔追車追得那麼慘,在感情里的地位太低了。

    王滿撥號碼,依舊關機,他去找老鄉,想讓對方陪他去步行街找人。

    老鄉說他有病︰“寅叔三十多了,不是三歲,他出個門能有啥事,你當他的一身腱子肉是擺設啊?!工地上掰手腕就沒人掰得過他,那麼大力氣,你是不是熱昏頭忘了他還練過拳擊,手上是有真功夫的,除非他自願,不然是不可能吃虧的好吧!”

    王滿被噴了一臉口水,他擦擦臉︰“寅叔會拳擊不是吹逼嗎,你說的。”

    老鄉語塞。

    “現在又說他真會了。”王滿嘴一句見好就收,挎著臉拽手機上的小狐狸掛件,“他的電話一直關機。”

    “要麼是沒電了,要麼是出故障了。”老鄉抹了把脖子溝里的汗,“他那手機不是總黑屏關機嗎,離廢品不遠了還不換。”

    王滿一副才想起來的表情。

    老鄉用關愛智障兒童的眼神看他︰“哥們,你要是閑得慌,就去把大家堆在水池里的衣服洗了。”

    王滿︰“……”

    他游魂似的飄出去,蹲在沙石邊吹風,寅叔是挺強的,純粹是他個人愛一驚一乍。

    .

    後半夜有點涼,王滿犯困的躺在沙石堆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他猛地蹦起來︰“誰!”

    四周沒人,就他自己。

    是老鼠路過的時候,在他腿上絆了一下。

    王滿一看手機,好家伙,都凌晨兩點出頭了,他用手背蹭掉臉上的口水跟沙子,撒腿跑進宿舍就是一嗓子︰“寅……”

    “沒回!”沒吵醒的工友嚷。

    王滿在門邊懵了會,碎碎念著“報警”“去派出所”“時間沒到怎麼辦”,他轉身撞到門上,暈乎乎的攥著手機往外走,在拐角處看見了一個黑影。

    “前面是哪個?”王滿沒貿然過去,“出個聲。”

    黑影靠著垃圾桶,沒反應。

    “寅叔?”王滿挪近兩步,不確定地喊。

    黑影咳了幾聲,他像是才恢復意識,發出的聲音渾濁模糊。

    王滿確認出來了,立即沖了上去。

    .

    拐角黑漆漆的,王滿想起自己的手機上有手電筒,他趕緊找出來,打開。

    陳寅伸手擋眼楮。

    王滿看到他手臂上的一大片淤血,嚇傻了。

    陳寅放下手,露出青紫滲血的顴骨,他問王滿︰“手機多少錢買的?”

    “六百多。”王滿下意識回。

    “不錯啊看著。”陳寅說,“功能都摸索清楚了嗎?”

    “差不多都……”王滿清醒過來,他舉著手機的手發抖,“寅叔,誰打你了?”

    “不叫打,只是干了場架。”陳寅搓了搓被冷汗打濕的臉,那幾個穿名牌的富家少爺把他拖到巷子里,叫其中一個小個子玩他,小個子還沒靠近吐了,說自己沒踫過又丑又老的男人,真的做不來。

    幾個少爺笑罵了幾句就開黃腔,他們什麼都玩過,男女不忌,弄這一出只是想討好方泊嶼。

    事還沒完,他們把陳寅揍了一頓,讓小個子拿打火機燒他的頭發,期間他都有知覺,只是沒有一絲反抗的意念。

    等那種說不出的,心死的感覺褪去了,他才重新活了過來。

    陳寅的眼前浮現少年在會所外面看他的那一眼,耳邊同時響起粗重的喘息,伴隨恨不得把他吞下去的吻,幾種感受一起出現,讓他分不清真假虛實。

    王滿見寅叔臉色蒼白,嘴唇抖動,像是在忍受什麼巨大的痛楚,他心里後悔得不行,不該說車的事,不說就好了。

    陳寅咽下嘴里的血水,咬破的舌頭嘶嘶發疼︰“滿子,你去宿舍給我拿個剃頭刀。”

    王滿看看他亂七八糟的頭發,手腳並用的爬起來就往宿舍跑。

    拐角靜得很,陳寅用雙手梳理半長不短的頭發,濕乎乎的都是汗,他平時每天都洗頭,還是免不了藏泥跟灰,再加上頭皮容易出汗,就顯得邋遢。

    現在被燒焦了很多。

    身上臉上的傷好忽悠,頭發這塊不容易堵工友們八卦的嘴跟腦補。

    王滿拿了剃頭刀過來,陳寅就把頭發剃掉了,不多時,他放下剃頭刀,摸了把新鮮出爐的寸頭。

    這發型襯得他精神,年輕多了。

    王滿舉手機這照照那照照,有點不敢置信︰“寅叔,你頭發一剪,有點清秀誒,鼻子跟嘴巴都像小姑娘……寅叔你等等我,你還沒說跟誰干的架呢!”

    “酒鬼。”陳寅一條腿傷了走路不太自然,聲音被風帶起的灰塵掩蓋。

    .

    周五下雨,停工了。

    陳寅去廟里找大師算卦。

    大師問他求什麼,他第一反應是︰“我不是求姻緣。”

    接著他跟大師四目相對,不由自主的改了口︰“姻緣,就求姻緣。”

    大師讓他抽簽。

    他連抽了三次,都是下下簽。

    氣氛有些窒息,陳寅看不懂簽文,他試圖做總結︰“我這輩子要斷子絕孫?”

    大師說︰“施主情路遇厲鬼,遭小人作亂,多磨難,易受困,真心真情不過是鏡花水月浮光泡影,到頭來一場空。”

    陳寅呆滯半響,“啪”地拍了下桌面︰“你們算命的不都撿好話說?”

    “阿彌陀佛。”大師雙手合十。

    .

    陳寅沒回去,他在網上搜算命玄學相關的社區論壇,搜了很久才挑中一個大仙,按照網友提供的地址七拐八拐的找過去。

    大仙是個白胡子老頭,就坐在一扇小門外听雨。

    乍一看有幾分世外高人的氣場。

    這回陳寅透露了自己的三個夢境,以“我有一個朋友”做的開場。

    老頭來一句︰“苦情命。”

    陳寅在廟里听過那番話後,再听這個都覺得不算什麼了,他很淡定︰“能化解嗎?”

    老頭搖著蒲扇︰“這個城市的風水對你那位朋友有害。”

    陳寅還能沉得住氣︰“怎麼個有害法?”

    “不利于身心健康,如果今年不走,會影響到壽命。”老頭嚴肅道。

    陳寅愣了幾瞬,中氣十足的哈哈大笑︰“真能扯!”

    世人普遍都是自己一心要算命,算了又不信。

    陳寅也免不了俗,他打著傘走進雨里,其實沒必要這麼麻煩,方泊嶼身上就有他想要的答案。

    但他接觸不到。

    .

    A大的論壇熱門全是一個人,校草方泊嶼。

    傍晚時候,陳寅坐在醫學院左邊的小樹林里,手機放在腿上,他一只手刷網頁看方泊嶼的各種生活照,一只手摳著褲子上的泥巴。

    後頸有點癢,陳寅抓著脖子往後扭頭,一張放大的,充滿邪氣的臉對著他。

    “好痴情。”紅毛捧著奶茶,眼楮瞥他手機屏上的照片。

    陳寅關掉頁面。

    紅毛喝了口奶茶,盯著他的臉︰“大叔,你是怎麼找過來的?”

    陳寅還沒說什麼,紅毛就湊近他︰“該不會……你就是西邊工地上的吧?”

    “通了,通了通了,”紅毛圍著陳寅走動,興奮得就像是解開了一個困擾他的難題,“原來是在一個學校里啊,那見過的幾率是有的。泊嶼在這讀書,你在這打工,沒交集,所以你就當了很猥瑣的跟蹤狂。”

    陳寅的直覺提醒他,這細胳膊細腿,不堪一擊的紅毛腦子有問題,他掉頭就走。

    就在這時,一股溫熱的液體落在他脖子里,他手一抹,是奶茶。

    紅毛拿著撕開的塑料杯,嘴里叼著吸管,一臉無辜。

    陳寅心里想著正事,他忍下怒氣,脫了背心翻過來,快速擦擦脖子上的髒污。

    紅毛用令人不適的眼神在他露出的漂亮肌肉上掃動,忽然說︰“你想要泊嶼的電話嗎?”

    陳寅一頓。

    紅毛手指指旁邊的教學樓︰“只要你從樓頂跳下來,我就把他的電話給你。”

    陳寅忍無可忍︰“媽得,有病趕緊吃藥!”

    他將背心翻回正面穿上,頭也不回的離開,後面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被你打了的那幾個正在四處找你,大叔,你真人不露相啊,我看你下次還能不能脫身。”

    .

    沒過多久就下課了,陳寅蹲在醫學院對面的一處角落里,靠樹叢藏身,他咬著沒點煙的煙,集中注意力看走出來的學生。

    天快黑了的時候,方泊嶼才現身,他沒有叫司機來接,而是獨自往學校後山方向走去。

    陳寅跟在他後面。

    老子真成了跟蹤狂……?

    陳寅見方泊嶼穿過小路去湖邊,他不受控制的追了上去。

    方泊嶼繞過大半個湖上去,他在國防生學院附近停了下來,陳寅迅速閃身躲在牆後。

    這學院遠離學校繁華地段,挨著後山,路上經常不見人影,小情侶們晚上會在這約會發生些親密接觸,單身的不太會選擇這里轉悠,覺得有點得慌。

    方泊嶼雙手插兜立在樹旁,有個大一的新生在對他表白。

    那是個男孩子,今年這一屆的校花,他的頭上戴著柔順的黑長直假發,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嘴唇粉粉的泛著水光,眼神大膽而靈動,漂亮張揚的像個小豹子。

    “學長,我听說你討厭同性戀,可我不是,我只喜歡你。”新生露出練了很多遍的明艷笑容。

    方泊嶼沒言語。

    新生開始講自己的愛戀,字里行間都裹著凡人對神明的仰望,渴求被使用,被調|教,甚至是被破壞。

    方泊嶼終于開了口︰“喜歡我?”

    新生忙不迭地點頭。

    方泊嶼平鋪直敘︰“想和我上|床?”

    新生沒想到會听到這麼直白的話,頓時就沒了剛才的自信,面紅耳赤,羞澀又期待。

    方泊嶼抬手勾起他的一縷假發,輕輕撥到他耳後,俯身貼在他耳邊,冷笑了一聲︰“你也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假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