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假糖 > 第 5 章(小丑)

第 5 章(小丑)

作品:假糖 作者:西西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方泊嶼離開後,牆後的陳寅才出來。+++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新生沒料到還有第三人在場,臉色一變就要跑,他又發現對方呆呆看著方泊嶼離去的方向,一副被勾了魂的樣子,心里猜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滿臉憋笑的表情。

    “大叔,你是一個人在外地打工,老婆在鄉下,你們很長時間沒見了吧。”新生用了如指掌的口吻說。

    陳寅把視線轉向他。

    “寂寞了是人之常情,可也不能上趕著自取其辱。”新生憋不住的笑出聲,看過去的眼神像在看一只想吃天鵝肉的老癩h蟆。

    陳寅沒想搭理,他駝著背,邁步踏上方泊嶼走過的路。

    “想必你也有孩子了,我要是有個你這樣的父親,能惡心得幾天吃不下飯,一輩子的心理陰影。”新生說完,露出懊悔的神色,“抱歉,我這個人說話直,有什麼說什麼不會拐彎,雖然話難听了些,但都是實話。”

    “人要有自知之明,我看你有四十了,孩子應該跟我們這些大學生差不多大,生活不易,還是好好打工養家糊口吧,少做白日夢。”

    言語里盡是高高在上的憐憫。

    陳寅什麼話都沒說,也沒正兒八經的辯解,他滿腦子都在想,要是他有了老婆孩子,興許就不會攤上這種事了?

    這個念頭一起,他就想到了溫婉能吃苦的黎秀芳,和把他氣得要死,至今都泄不下那股火氣的前女友。

    陳寅望了望遠處,少年的身影已經完全隱沒在了樹林里,晚上一個人去適合拋尸的後山散步,可能是學習壓力大?沒怎麼讀過書的他無法理解,他搓搓臉,死命拽住想舔著臉找過去的心思,咬著牙轉身走了。

    .

    這會兒在飯點上,小菜館里坐滿了,黎秀芳忙得一口水都喝不上,她一見到陳寅,就把他拉去二樓,收拾出了小桌子給他坐。

    陳寅沒心思吃飯,他喝了碗綠豆湯,魂不守舍的刷手機。

    黎秀芳忙了一陣上來找他,問他吃不吃面。

    “不吃。”陳寅在等方泊嶼的粉絲群審核通過,他突然問,“我看起來像四十嗎?”

    黎秀芳一臉的驚訝︰“怎麼會這麼問,你身板正,皮膚也好,沒曬老化,現在換了發型,看著都沒三十。”

    陳寅轉幾下手機︰“在十八九歲的孩子眼里,我又老又丑。”

    黎秀芳安慰道︰“這是代溝吧,不用太在意的,我們也年輕過。”

    陳寅琢磨琢磨“代溝”這個詞,也是,不是一代人。

    氛圍有點尷尬,黎秀芳還沒找到可聊的話題,兜里的手機就響了,是家里老人給她發來了視頻邀請,她惦念遠在老家的女兒,想也不想就點開了。

    “媽媽!”女兒脆亮的聲音從視頻里傳來。

    黎秀芳臉上的笑容突地一滯,她這才想到陳寅嫌小孩子吵鬧,頓時無措的捏捏手機︰“寅哥,我先……”

    話沒說完,就見他听到動靜抬起了頭,眼里似乎沒有反感,她的心底生出了一個小心思,有意無意的把手機往他那轉。

    小女孩見到陌生人,有些怯生生的。

    黎秀芳叫她喊叔叔。

    小女孩沒有喊,黎秀芳又要催,陳寅打斷道︰“不喊就不喊吧,沒事兒。”

    “孩子怕生,膽小著呢,在外頭被搶了玩具都不敢說的,就會在家鬧,窩里橫。”黎秀芳滿面慈愛的看著視頻里的女兒,鼓勵她唱了首歌。

    陳寅頭一回听兒歌,他旁觀黎家母女的互動,沾了點溫馨的氣息。

    七年前,也就是他二十五歲的時候,他最想結婚,卻也只想為人夫,沒想過要為人父。

    責任不是那麼容易背起來的。

    所以他很佩服黎秀芳。

    .

    過了會,黎秀芳結束視頻,冷不丁地听到一句,”怎麼離婚的?“

    黎秀芳垂頭摸發燙的手機,又擦桌子,整理碎發。

    陳寅暗罵自己多問︰“不方便說就……”

    “他和別人好了。”黎秀芳說。

    堆著很多雜物的小房間里瞬間靜了下來。

    “那時候我才生完小寶,還在坐月子,他不是人……”黎秀芳難以自制的抽泣,怕老人擔,她就把受過的委屈吃過的苦都吞在了肚子里,現在一次性的倒了出來。

    陳寅听了好半天,他看著面前這個安靜抹淚的女人,伸出了一只手。

    黎秀芳感應到了什麼,猛然瞪大眼楮。

    陳寅的手踫到她袖子,放在她的肩膀上,卻怎麼都做不到把她攬進懷里。

    黎秀芳眼里的期待慢慢變成失落,樓梯口響起弟弟的喊聲,她趁機起身︰“我,我下去忙了。”

    陳寅把手舉到眼前,翻過來翻過去的看,握緊拳頭又放開。

    當他听過一個女人半生的苦難之後,內心明明有動容,有同情,也有憐惜,怎麼在做肢體接觸時這麼抗拒。

    兩個夢就讓他對女的沒感覺了?

    而且還是只有他一個人受影響的夢,起碼目前看來是。

    男的不讓踫,女的不能踫。

    這是什麼走向?

    陳寅仿佛已經看到人生被夢毀了的一天,不行,他得找個道士驅邪。

    .

    然而道士沒找,陳寅成功加入了方泊嶼的粉絲群,一個大叔混在一群學生里面,她們的很多用詞他都不懂,百度了幾次發現毫無營養後就忽略了。

    方泊嶼的個人信息跟課程表都在群文件里,陳寅看了,也知道他每周的一二五下午放學會去後山,獨自去,待四十分鐘左右,各種猜測里佔比最大的是解壓。

    一般沒人去打擾他。

    現在有了,就是陳寅,他根本控制不住。

    陳寅上次只走到國防生學院附近,這次越過去進了後山,一路走一路陌生,他來A大才一個月出頭,也就最近跑了學校的好幾個地方,之前他都是一下班就鍛煉,洗澡,睡覺。

    踩過一塊被太陽曬了一天的茅草地,陳寅看到了少年,他靠坐在一塊石頭邊,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彎著,雙眸合在一起。

    睡著了。

    陳寅以為按照自己的近況,肯定會熱切地撲上去。

    誰知並沒有。

    相反的,他往後退了一步。

    害怕。

    都鬼迷心竅日思夜想了,竟然怕。

    不止怕,還想靠近。

    又怕又渴望,這是什麼心理。

    陳寅被混亂的情緒拉扯著往前,直到停在少年面前,手伸了過去。

    就在他的手穿透夕陽余暉,撫摸少年眉眼的那一刻,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道冰冷森寒的目光。

    陳寅做出了自己都沒想到的反應,他腿軟虛脫呼吸急促,站不住的跌坐在地。

    方泊嶼面無表情。

    這種反應是正常的,畢竟接近他的小丑多到數不清,千篇一律的丑態,滑稽都談不上只有乏味。

    .

    陳寅被當成了空氣,他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後頸的蚊子包被他抓破流血了,像一顆被人啃咬爛了的,朱砂痣。

    配著他強壯白皙,堅硬又柔軟的身體,莫名令人產生施暴欲。

    方泊嶼拿了背包起身,陳寅下意識抓他的褲腳,被他提前避開了。

    那動作利落而冷漠,沒有半分猶豫,裹著對髒東西的厭惡。

    陳寅坐在草地上,視野里的瘦高身影離他越來越遠,他動了動嘴唇想喊出聲,卻感覺天旋地轉頭暈目眩。

    余暉一點點減弱,暗淡,消失,眼前變成一片晨曦的光暈,鼻息里沒了草木泥土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腥躁的味道。

    陳寅趴在窗邊,兩只手扣住窗戶上的鋁合金,嘴唇破破爛爛滴著血,脖子上套著一個皮革類的東西。

    那東西是純黑色的,左側掛著一個小鈴鐺,周圍並沒有什麼結,拉練,或者鎖。

    可能是某種需要指紋才能解開的高科技。

    鈴鐺叮叮當當的響個不停。

    太陽漸漸升了起來,天光大亮,他浮浮沉沉的撐開濕淋淋的眼楮,窗外是劇烈震動的綠林,沙灘,和……大海。

    身後人覆到他背上:“老師,你是誰的?”

    他痴迷又激動的回答:“你的……”

    “誰的?”

    “你的,”他被掐住下巴,口齒不清,淚眼婆娑顫栗不止,“是你的。”

    耳邊的嗓音如惡魔一般,一遍又一遍重復,“誰的?”

    “你的……你的……我是你的……泊嶼……我是你的……”他抓起腰上的手用力咬住,唇齒間是混著血腥的消毒水味。

    “啊!”

    陳寅在一陣劇痛中回到現實中,他摸著空蕩蕩的脖子全身癱軟。

    隱隱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陳寅刷地抬頭,背對他的人並沒有返回,只是風把對方身上的味道送到了他懷里。

    “方……”

    “泊嶼……”

    陳寅發出艱澀的喚聲,瞳孔因為震驚而放大。

    第三個夢讓他知道了事件發生地,那是海邊的兩層小屋,他的外婆家。

    時間是去年夏天。

    因為綠林里有他那時候綁的彩燈。

    他確定自己的記憶是完整的,不存在缺少哪塊。

    外婆早就去世了,小屋是留給他的,他去年在那犯懶癌混日子,今年八月才來A市打工。

    期間只有他一個人。

    陳寅頭痛欲裂,方泊嶼整個人跟他外婆家格格不入,他想象不出對方去了是什麼畫面。

    可夢中的角色扮演就發生在那里,閣樓上。

    搞笑了。

    陳寅笑不出來,不論是鮮血淋灕如野獸啃食的吻,還是迫切迎接仿佛被活活肢∣解的痛,都太真實。

    等陳寅回過神來時,身體已經追上方泊嶼,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去年有沒有去過……”陳寅從被他不知不覺咬出齒印的唇間擠出三個字,“水灣鎮?”

    方泊嶼的面色眼神都毫無變化。

    “有沒有去過?”陳寅盯著少年,試圖發現點什麼破綻,好讓他可以借此證明,不是就他自己被虛幻的情愛纏住。

    他不信是這個局面。

    可他又想不出少年欺騙他的理由。

    會不會是……

    陳寅的腦中蹦出一個可能,少年假裝不認識他,是不想面對另一方是農民工的事實?

    這個想法瞬間攪亂了陳寅的神智,他的指尖才踫到方泊嶼的手臂,就被大力甩開。

    陳寅在方泊嶼面前是沒有絲毫防御力的,兩條腿又出現使用過度,肌肉拉傷了,酸痛得抽搐不止的假象,所以他直接被這股力道帶得失去平衡,重重摔進草叢里。

    頭頂是毫不停留的腳步聲。

    .

    “好慘。”

    紅毛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他踢踢趴在草叢里的身體,“人都走了,別裝了,泊嶼同學不吃這一套。”

    說著便扯起對方被冷汗浸濕的T恤,下一秒就愣住了。

    老男人的臉上黏著草屑碎土,鼻子跟下巴有幾處血口,他微張的嘴里有土,茫然無神的眼里流著淚,模樣很丑陋,也很淒慘。

    有攝像頭對著他的臉,之後是歡快的跑步聲,“泊嶼,給你看美照。”

    “拿開,惡心。”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假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