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假糖 > 第 6 章(哈哈哈哈哈...)

第 6 章(哈哈哈哈哈...)

作品:假糖 作者:西西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陳寅找工頭請了兩天假,他離開學校沒多久,就被一伙人堵在站台附近的街巷里。+++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為首的是之前欺辱王滿的那兩個大學生,他們找了幫手,有備而來。

    陳寅看著一伙不到二十歲的小青年,國家的未來︰“晚上沒有晚自習?”

    男生們︰“……”

    “我趕時間,要不這樣,”陳寅看向這次的兩個主謀,“我站著不動,讓你們一人踹一腳,這事就算扯平了,翻篇了,行不行?”

    兩個男生對他豎中指,擺明了就是不干。他們要十倍奉還。

    這是他們圈子里的認知跟規則,不覺得是在行凶作惡,仗勢欺人。

    家里有那麼些錢,就應該高人一等。

    陳寅把拎在手里的“動感地帶”手袋放到地上︰“你們都是A大的?”

    男生們表情各異。

    A大生臉上自豪得意的寫著“是又怎樣”,非A大生則是囂張跋扈的“”你管老子是不是”。

    陳寅一眼掃過去,A大的只有三個,他松口氣︰“人數不多,還有希望。”

    男生們一頭霧水,接著他們就看到窮酸的老男人伸手,對著他們挨個數︰“一,二,三,四……”

    他們傻愣愣的站著听他數。

    直到其中一個叫罵︰“媽了個逼的的,在這听講座呢!上啊!”

    一時間,血氣方剛與叛逆狂妄的年輕氣息撲向陳寅,他咳嗽著靠在牆上,很不舒服的樣子。

    這些男生一看目標雖然挺高的也挺壯的,但生病了,還孤身一人,他們就放松了警惕,棍棒都不拿了,結果沖在最前面的那個被他踢趴下,磕了個響頭。

    微妙的寂靜之後,是一聲撕心裂肺的爆吼︰“操他媽!干|死他!”

    陳寅抓住朝他腦袋砸過來的鐵棍,一用力,鐵棍就到了他手上,他啐一口︰“跟一群小孩子搞個什麼東西。”

    話音未落,小腿就挨了一下,他繃緊腿部肌肉站直,凌厲的眼神直直射向偷襲他的男生。

    那男生仗著他們人多,一邊問候陳寅的十八代祖宗,一邊掏出匕首耍幾下,血氣上涌沖動的要下死手。

    .

    五分鐘不到,陳寅就走出街巷,坐上公交去車站,一路順利的抵達Y市,他曬著九點多的太陽打開了外婆家的大門。

    陳寅鞋子沒脫,手袋沒放,就這麼帶著一身粘膩的汗液,風塵僕僕的走了進去。

    樓上樓下,一切都是陳寅七月份離開時的樣子。

    他找遍了所有地方,沒放過一處角落,依舊找不到第二人在這里待過的痕跡。

    “咳……”

    陳寅咳嗽著坐在椅子上,他點了一根煙,一口一口的抽了起來。

    夢里的月份是去年夏天。

    三次,都是那場師生的角色扮演。

    同一件事。

    陳寅感冒了腦子有些昏沉,他不清楚也推測不出後面還有什麼片段在等著他,最終的落點又是什麼。

    只知道自己腳下的軌跡已經歪得不成樣子,正在朝著一條烏漆抹黑的路狂奔。

    ——我看著我愛人,我看著我沉迷,我看著我發瘋。

    既是局外人,又是局中人。

    .

    陳寅連著抽完了半包煙,嗓子又苦又疼,他掐掉煙頭站起來,不自覺的做了一件事。

    脫掉鞋襪,衣褲,赤身上了閣樓。

    陳寅沒有精力跟心思糾結吐槽,他走到第一個畫面里的自己靠過的牆邊,轉過身閉上眼,濕悶的背部貼了上去。

    一秒兩秒過去……一分鐘兩分鐘過去……沒發生什麼異樣。

    陳寅在黑暗中挪動腳步,他本來只打算走個兩三步感受一下,沒想到自己竟然無比適應。

    就像是前方有個聲音,叫他過去。

    然後他就過去了。

    陳寅摸到鋁合金的觸感,他睜開眼,單手拽住旁邊的窗簾,一把拉開。

    綠林,沙灘,大海都披著金燦燦的日光,落入他的眼中。

    陳寅的雙手按著窗台,指關節發白,指尖用力得發顫,他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在工地上干很多年了,社會關系都透著一股子灰塵味,不可能被人設計陷害,犯不著。

    臆想癥的話,也不可能。

    因為臆想的前提,是見過,知道這麼個人。

    “流年不利。”陳寅剛說完,昨天在後山蹦出的畫面就再次涌上來了,他摸了摸鼻子上結痂的劃痕,“媽的。”

    夢里流水,現實中流淚。

    笑死人。

    “操。”陳寅大力拍打了一下窗框,掉頭跑到樓下,沖進小樹林里,扯掉所有被太陽曬得燙手的彩帶,捆了捆拿回去用剪刀剪得稀巴爛。

    堵在心頭的那口氣還在,怎麼都消不掉,陳寅把家里打掃了一遍,用掉精力就去沙灘上躺下來。

    下午能把人曬脫皮,陳寅沒知覺似的躺著不動,他在海浪聲里慢慢睡了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這一覺睡得很沉,沒有做夢。

    陳寅的腳被卷上來的海水打濕,他舔著干破的嘴皮,舌尖嘗著泛咸的味道,感受到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第一次放松。

    干脆不回A市了,就在Y市找份工吧,反正在哪都是干類似的活。

    這樣一來,他跟方泊嶼便不會再有交集了。

    念頭一起,陳寅就頓覺心如刀絞無法呼吸,手無意識的伸向半空中做出求救的動作,像是想要被握住,扣緊。

    現在這麼一副蜉蝣的狀態,都忘了沒暈倒前是怎麼活的了。

    陳寅往回走,他想,夢不論怎麼發展都只會是夢,絕對不會成為現實。

    他從前愛過人,以後也會愛人。

    但他永遠不會愛一個人,愛得那麼卑微可憐。

    就像一條被馴∣服了的狗。

    .

    陳寅給工頭打電話,多請了幾天假,他決定在外婆家住著,遠離方泊嶼所在的城市,看看自己的極限在哪。

    A市那邊,一群年輕人在酒吧包間里蹦跳,有個短發妹握著手機頻頻看門口方向。

    不多時,門從外面推開,一個男生邁著頹廢文藝青年的步伐走了進來。

    短發妹推開在她身上揩油的人:“我男朋友來找我了!”

    她跑到男生跟前,近距離發現他戴口罩,一只眼楮紅的厲害,頓時就蹙起眉心:“你怎麼這個樣子就來了?”

    男生氣急敗壞:“我跟你說了我不舒服,不舒服不舒服!不是你他媽叫我爬也要爬過來?”

    “你說你跟人干架臉上掛了彩,我肯定不會叫你來的好吧!”短發妹打他胳膊。

    “嫌我丟臉?我還嫌你他媽做∣雞∣髒呢!”男生還了一下。

    兩人你打我,我打你,皮肉啪啪響。

    離得近的人注意到了他們。

    男生見狀,趕緊把女朋友抓進懷里:“婊∣子,別在這丟人現眼了,放心好了,光線暗,沒人會看到你男人鼻青臉腫,走了。”

    “等等,跟李少打個招呼。”短發妹指了指一處。

    男生臉色變了變:“那位大人物也在?不早說!”他走到那里,恭恭敬敬的喊人:“李少好。”

    這個圈子里也分三六九等,他屬于底層。

    李少窩在沙發里,他磕了藥,眼神迷離的摟著一個女孩調∣情。

    “我女朋友身體不適,我先帶她回……”男生話沒說完,就听李少說,“藥酒味,受傷了?”

    李少隨口一提,不是真的關心,也不是真的感興趣。可男生不敢不認真,他交代道:“是,今天早上干了一架。”

    “然後呢?多少人的場子?”李少把女孩子掐出淤青。

    男生比了個“七”的手勢:“七打一。”

    “小場子。”李少打了個哈欠,臉埋進了女孩子的水手服里,神經病似的笑個不停。

    李少不問了,邊上的幾人拉著男生問東問西。

    男生想撤,結果帽子口罩全被擼掉了,他挨過揍的樣子暴露了出來,引起一陣哄笑。

    七對一都輸,用舌頭打的吧?

    “你們知道個屁,換你們在,比老子還慘,全他媽進醫院!”男生腦門充血,罵罵咧咧的說起了那場架。

    昏暗中突然想起口齒不清的聲音:“農民工?”

    男生立刻停下膨脹的怒氣:“對。”

    “什麼樣?隨便說說。”李少枕著女孩子的大腿,腳搭在桌上。

    男生不明所以,他在心里不耐煩,嘴上一五一十道:“穿的背心褲衩,白,胸肌挺大的,寸頭……”

    李少頭腦不清晰,似乎是磕昏睡了。過了會,他又來了動靜:“有照片嗎?”

    “我沒,我哥們那有。”男生掏出手機聯系哥們,不一會照片就發到了他手機上,他拿到李少面前,“就是這老家伙。”

    李少原本只是瞥了眼,幾秒後他被藥啃噬的大腦慢慢運轉起來,他終于記起了什麼,眼楮駭人的瞪大。

    “噗——”

    李少哈哈哈哈哈大笑起來,他亢奮的蹦到沙發上,瘋癲的一下一下跺踩。

    包廂里的混亂嘈雜都沒了,眾人見他發神經,一個個的垂下頭,大氣不敢出。

    磕了藥的瘋子,誰知道會干出什麼事。

    那女孩子以為自己與眾不同,她嬌柔地問道:“李少,是有什麼高興的……”

    話沒說一半,就被扯住頭發拽過去,她慘叫著喊救命。

    沒人救她。

    李少踩著她的臉,撥了個電話:“明天這時候,老地方,叫上方家那位爺,我請你們吃大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假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