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假糖 > 第 9 章(禮物)

第 9 章(禮物)

作品:假糖 作者:西西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滿天都是繁星,陳寅背著王滿下山,途中幸運的遇到了一輛私家車,車主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什麼也不問就吩咐司機給他打開了車門,並載他們去醫院。+++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陳寅的衣服上有很多血污,臉也在不停的淌血,盡管他已經很小心了,還是弄髒了車子,他想擦都沒法擦,手更髒。

    “年輕人,不要緊張,你擔心的都不是事。”老太太溫和地安慰了聲,她穿著很樸素的旗袍,花白的頭發盤成簡單的發髻,周身有股子長年累月堆積而成的書卷氣,氣質里的文化底蘊很厚。

    車里彌漫著淡淡的檀香,陳寅想回應點什麼,卻又被這份安寧困住了思緒,他閉上眼,耳邊都是機車的轟鳴聲,蟲子一樣在他耳朵里亂爬。

    .

    老太太似乎急著去什麼地方見什麼人,路上看了好幾次懷表,司機把陳寅送到醫院就掉頭走了。

    陳寅來不及感慨好人有好報,就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去了急救室,他沒有第一時間顧慮自己的傷,而是讓醫生幫忙看看王滿。

    醫生檢查了,說是長時間脫水引起的昏迷,其他都是皮外傷,沒有生命危險。

    陳寅松了一口氣,整個後背都是密集的冷汗,醫護人員給他處理傷口的時候,他頭昏腦脹眼前發黑,頻繁的反胃想吐。

    紅毛比李少還要難對付。

    同意紅毛的條件只是權宜之計,他得盡快想出辦法脫離這個狗屎的局面。

    今晚這一出的緣由,是他前段時間被圍攻後還了手。

    受害者有罪論。

    這世道,有錢的斗不過有權的,沒錢的在有錢的面前,正當防衛都是錯的。

    那天把自己綁起來,不去會所就好了。

    往前一點,要是沒經過學校里的那個路口,听見方泊嶼的聲音,失心瘋的追在車後面跑了幾條街,導致滿子產生腦補,在步行街買手機看到車給他打電話,也就不會有後來的事。

    再往前的話……

    這麼想,根本沒有意義。

    過去是改變不了的,未來也無法預知,陳寅閉著眼,在皮肉被縫合的感受下保持異樣的清醒,他覺得自己濕一只風箏。

    主人隔斷了線,他在高空飄飛,搖搖晃晃。

    .

    陳寅沒住院,他一身血的走在長廊上,眼神空洞,頭,臉,手等多處地方都纏著紗布,像個剛從案發現場逃出來的過路人,多道視線集中在他身上,小聲議論著。

    坐在椅子上發呆的王滿發覺氣氛不對,他一扭頭就哭了出來。

    “寅叔!”王滿慘兮兮的沖過去,把陳寅撞得往牆上倒,旁邊的病人家屬趕忙扶了他一把。

    陳寅對病人家屬道了謝,他擰掉王滿鼻子下面拖下來的鼻涕︰“小兔崽子,醫院里別這麼嚎,會打擾到別人。”

    王滿恍恍惚惚的跟著陳寅,到了沒人的地方,冷氣感覺重了好幾倍,他瑟縮的抖了抖,眼珠惶惶不安的轉動,像是還在恐怖的噩夢里。

    “沒事了。”陳寅拍拍他的後背,“過去了。”

    王滿破天荒的沒有嘮嘮叨叨,他呆愣了會,紅腫的眼楮看向疲憊不堪的男人︰ “寅叔,你怎麼傷的這麼重,我們……我們是怎麼下山的?”

    陳寅不想把丑惡且被動的交易攤出來︰“別問了,反正沒事了。”

    王滿腦子發昏,他盯著寅叔包扎起來的右手,又去看對方衣服褲子上的血量,忽地抽氣︰“你不會殺人了吧?”

    陳寅︰“……”

    “少胡思亂想。”他用左手的手背蹭臉上的紗布,“一會回去好好睡上一覺,把惡心的人跟事都忘掉。”

    王滿抿嘴,惡心的人事太多了,全都和末日的喪尸圍城一樣。

    昨晚之前,他的人生是做小工賺錢,過幾年做大工賺更多的錢,找個人品還行的女孩子結婚生子,攢錢付個小戶型的首付,慢慢還房貸,一輩子也就這麼路人甲乙丙式的過完了,現在他才發覺那樣的生活有多好。

    平平淡淡就是幸福。

    他以為的無聊社會,只是自己看到的範圍。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都聚集著些什麼妖魔鬼怪啊,靠。

    雖然他才成年不久,但他出來得早,也算是經歷了不少,體能更是同齡人里面的佼佼者。

    誰曾想,自己昨晚會那麼菜。

    昨天他吃完晚飯溜達的途中,路邊停著的一輛車里突然下來一個大漢,大庭廣眾之下就捂住他的嘴把他打暈了,等他醒來發現自己在大齊山,手腳沒有被捆綁可以自由活動,他的第一反應是跑。

    天黑了,看不清路,他在山里慌不擇路的橫沖直撞,後頭冷不丁的傳來了狗叫聲。

    是抓他的人放狼狗追他。

    狼狗凶神惡煞,他很快就被抓到了,一群男女出現在他周圍,把他從頭到腳嘲笑了一遍,然後放走了他。

    起初他還慶幸自己沒被暴打,後來他才知道,那伙人不是良心未泯,是在享受他的害怕跟無助。

    直到他精疲力竭的昏倒,那場喪心病狂的追捕游戲才停。

    然而白天又繼續了,還給了他十分鐘時間躲藏。

    他受的傷,都是在一次次逃跑的過程中弄出來的。

    王滿想起一張張目無王法的嘴臉,狠狠打了個寒顫︰“寅叔,我們報警吧!我們驗傷,帶路去俱樂部,把那伙人抓起來!”

    “別做夢了。”陳寅笑了聲。

    王滿一下怔住,睜大的眼楮漸漸濕了,他不甘的咬緊牙關︰“人在做天在看,我要天天刷新聞!我就不信那群富二代的爹媽能堅|挺一輩子!”

    “我也不信。”陳寅往不遠處的玻璃門那走,“我去繳費拿藥,你呢,也要拿吧。”

    王滿說︰“單子我扔了,我回去涂點紅藥水就行了。”

    陳寅瞪眼︰“扔在哪了?”

    “真不需要,我自己的身體,我還能不知道。”王滿恢復了平時的 戮  拔夷昵幔 指茨芰η浚 魈煬湍萇罨 !br />
    陳寅很累了,沒有力氣跟小孩子掰扯,他繼續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走,後頭是嘀咕聲,“不是工傷,不能報銷,雪上加霜致命一擊,大難之後必有大福,絕對有肯定有……”

    “寅叔,我給你付藥費吧,我有錢,還有你幫付的那部分,我還你。”王滿加快腳步超到前面,倒退著走。

    “你不是都寄給家里了,剩下點也就夠你吃個飯買點綠茶的。”陳寅來一句。

    王滿脫口而出︰“怎麼知道!”

    “上個月的月底發工資當天,你美滋滋的吃了個雞腿,骨頭都嚼碎了咬成渣了才吐出來,這個月沒再買過雞腿。”陳寅沒透有露自己偷听到他說夢話,只是隨便拎出個事說完就經自去附近的窗口繳費。

    幸虧現在還不到中旬,工資有一半多沒動,要是月底出事,醫藥費都得找人借。

    .

    大齊山的遭遇把王滿嚇壞了,他一下子沒那麼快緩不過來,吃不好,一個人也不敢睡。沒辦法了,他就拿了自己的小電扇,厚著臉皮擠在了陳寅的床上。

    單人床,大夏天的,兩個成年人胳膊腿的挨著,不亞于是火爐里的兩塊炭。

    陳寅垂死掙扎的熬了一晚,第二晚就在二樓左邊的平台上鋪了兩張席子,他寧願喂蚊子,也不想睡在熱水里。

    青蛙呱呱叫,蛐蛐也湊熱鬧,吵得很,王滿亮著肚皮呼呼大睡。

    陳寅睡不著,他的右手最少也要養一個月,這期間他總不能什麼都不干天天在宿舍躺著吧,所以他和工頭說了自己的想法,工頭給他挑了個他目前能干的活。

    送磚。一只手速度點就可以。

    這個活的工友們都還不錯,頭腦也簡單,他說他和滿子遇到了搶劫的團伙,兜里沒錢惹怒了他們,差點被裝進麻袋丟進河里溺死,運氣好才撿回一條命,工友們真信了。

    陳寅扇硬紙殼拍小腿,旁邊的手機震了起來,他一看是陌生號碼,臉色就變了,接通後果然是紅毛的聲音。

    “大叔,怎麼沒在宿舍睡覺?”

    不等陳寅喘口氣,就又听到一聲,“平台涼快嗎?”

    陳寅猛地攥住手機,視線掃向昏暗的四周,他有種被無數雙眼楮盯視的驚悚感。

    “我就是個普通的工人,沒什麼值得監控的。”陳寅壓住心頭的怒火。

    大晚上的,章 不知道在吃什麼東西,發出夸張的咀嚼聲響。

    陳寅頭蓋骨發涼,他深吸一口氣,說︰“一個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著急了是嗎?”章 笑著說,“那就明天吧。”

    陳寅把手機丟席子上,他一身的傷,跑不快還不能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第二天下午,陳寅一下工就接到章 的電話,叫他去學校後門的第三個路口等,走著去。

    他照辦了,到那按照對方的提示拉開一輛車的副駕,坐了進去。

    下一刻他就僵住了。

    兜里的手機在響,陳寅機械的拿出來查看,是章 發來的信息。

    【這是你第一天上班的禮物。】

    陳寅此時顧不上揣測紅毛是打的什麼心思,他的整個思緒,靈魂,意識都被後視鏡里的少年佔據了,空不出分毫位置。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假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