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9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的,動靜忒大,跟要炸了天虞峰一樣。現在每次她一煉丹,那些小崽子們就躲得遠遠的,絲毫不敢靠近她的宮殿。只有小無塵最有良心,每次都躲到院子里的老松樹後面等她出來。

    直到炸完了瑤華殿所有的丹爐,路遙的丹藥也沒能煉制成功。

    而對于煉丹一竅不通的她,仿佛所有技能都點亮在了煉器上。

    由于沒有爐子再給她煉器了,路遙這時想起來師傅贈的九鼎爐也可煉器。于是,她將冰寒焱火從體內引出,置于九鼎爐中,並試著控制冰寒焱火煉制材料。

    煉器過程中,她突發奇想,將一些現代武器煉制成了修真界版,比如,她就煉出了第一把修真界的□□,出乎意料的是,效果奇好,還有□□等殺傷力大的熱武器。

    還有修真版的通訊工具,操作十分簡單,只需滴上一滴心頭血,傳音器即可認主,之後無論身處何地,只要有靈氣的地方,都能定位,傳音過去,聯系上持有人。

    稀奇古怪的東西練了一堆,最後路遙看到一旁還剩下一塊玄鐵石,她想著不如煉制飛行器試試。

    于是她根據現代飛碟的概念,煉制成飛行器的主體,內部空間很大,她安置了幾門威力十足的“大炮”,且防御力十足,遇敵時只要關上艙門,對準敵人炮轟,絕對的碾壓,外面即使天打雷 也不能撬開分毫。

    路遙設想得很好,就是最後的成果不太如人意。

    可能是她太注重防御與攻擊,煉制的過程中太過專注,不知不覺就將師傅給她準備的稀有珍貴材料全用了上去,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經晚了。

    過多的特殊材料不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效用無法發揮,最終導致這飛行器基本飛不起來,而且體重過大,一旦啟動,不僅靈氣耗費過多,之後很難再縮小收回去,等于造了一件堅硬無比的龜殼,她有些氣餒,這可是她最滿意的一件作品,卻是廢了。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獲,就在這樣晝夜不息地沉浸于煉器中,路遙的修為突破了煉氣十一層,只差最後一步就可達到煉氣大圓滿。

    她十分高興,她現在的修為已經超過了原身,且全是靠她自己修煉而來的,她迫不及待地要去告訴師傅,最後出門時還不忘帶上她那堆古怪的煉器成果。

    空曠的凌霄宮大殿里只有凌霄子與路遙師徒二人,顯得十分冷清。

    路遙絲毫不覺,站在殿下,頗為忐忑地盯著上首的凌霄子查看那堆法器,每當凌霄子拿起一件,路遙就急忙解釋它的功用。

    今日他入定時就感知到了路遙修為有突破了,所以對于她的到來並不意外。讓他沒想到的是,路遙帶來的這些法器。自己的徒弟竟然是個煉器天才,這讓他有點意外。

    當他拿到路遙煉制的飛行器時,頓了頓,左右都沒看出這是個什麼東西,于是向站在下方好像有些緊張的小徒弟,問道︰“這是何物?“路遙有點尷尬,這是她那群驕傲中的小瑕疵,“龜殼-啊,不對,是飛舟!”

    她急忙解釋她最初的設想,生怕自己在師傅心中的形象就此毀于一旦,怎麼說,在師傅這里,她還是很要面子的。

    出乎意料的是,凌霄子沒有批評她,反而道︰“極品法器,只缺最後一味材料- 月石,可成。煉制得好,等級可提升一個大階層,如果有機緣,說不定能成為成長型法寶。”

    要不是受到材料和煉器者自身修為的限制,這件法器的等級只會更高,到時候就不是一般的等級法器可比擬的了,就是這可能性微乎其微。

    路遙十分驚喜,不在于自己煉制的東西多麼成功,而在于師傅對她的肯定。

    她不好太過驕傲,因此做作地謙虛道︰“我還差得遠呢,嘿嘿嘿嗨!”如果忽略她眉宇間的得意,這話或許還可信。

    “丹藥可是沒煉制出來?”

    “額,沒、沒有。”路遙的□□聲戛然而止,殿內彌漫著一陣尷尬的氣氛。

    她十分苦惱,照這樣下去,她這輩子是不是煉丹無望了。

    “無妨,人各有所長,專注道心,潛心修煉即可,旁的不過錦上添花。”

    “嗷。多謝師傅教誨。”路遙耷拉著腦袋回道,絲毫沒有剛剛的精氣神。

    凌霄子有些疑惑,小徒弟的情緒是不是太善變了,起伏過大,這樣于修道無益,于是道︰“靜心三訣回去每日多練一個時辰。”

    “嗯?是,師傅。”路遙一頭霧水地接受了師傅新加的任務。

    剛回到自己的瑤華殿,那群臭小子就跑來了,一個個七嘴八舌地朝她賀喜道︰“恭喜師叔突破!”

    看著一張張青春稚嫩的小臉上洋溢著真實的喜悅,路遙也十分開心。好吧,就不跟你們計較老娘煉丹時一個個躲得遠遠的了。

    “這幾日可有堅持練習?可有惹禍?”路遙問道。

    這段時日沉迷煉器,一日三餐都是用的闢谷丹湊活,這群小家伙更是沒時間管了。話說,闢谷丹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太節省時間了。

    “師叔,我們一直按照你的吩咐在修煉。”

    “是的,師叔,我們可听話了呢。都沒怎麼出去玩。”

    路遙將信將疑,她招手讓站在最前排的小無塵過來,“無塵,他們真的有認真練習嗎?”

    小無塵現在可是她的特派監督員,專門盯著這群無法無天的精力過剩的少年們的。

    無塵害羞地對著路遙道︰“回師叔,師兄師姐們都在認真練習!”

    無塵年紀小,路遙擔心他鍛煉太久對他身體不好,每天就讓他練一個時辰,比其他小道士們的空閑時間多得多,但他人小,又幫不上師叔什麼忙,因此有點沮喪不開心。

    自從路遙交給他這個任務,他仿佛找到了新的目標,每天無比認真的執行,讓那些小道士們叫苦不迭,想偷會兒懶都不行,一放松就有個小蘿卜頭杵在旁邊提醒他,“師兄,師叔說不能偷懶,要認真練習。”

    他們一個個對他咬牙切齒,但又打不得罵不得,好吧,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跟你這小不點計較。

    總之,小道士們的相處自從路遙來了之後,和諧多了,也不有事沒事掐架了,也不欺負弱小了,每天的空余時間全被訓練佔據了,回去倒頭就睡,生活一下子變得規律而充實了起來。

    第10章

    “鑒于你們最近表現良好,我決定獎勵三個最勤奮認真的弟子,有沒有意見?”

    訓練休息時,路遙對這群堅持跟著她修煉的小道士們說道。

    “沒有!”所有人瞬間沸騰了,他們從沒想過自己會得到修煉的機會,也更不會想到認真修煉還會有獎勵,這讓他們喜出望外。

    根據她的觀察,路遙就挑了兩位男弟子和一位女弟子,外加小無塵,送出了她煉制的傳音器,這東西等級不高,沒有殺傷力,又很實用,送給他們再合適不過了。

    四位小弟子接到路遙的獎勵都非常開心,此時其中一位男弟子跟路遙道︰“師叔,我可不可以換一件?”

    “嗯?你想換什麼?”路遙問道。

    “我想要那個□□!”見路遙沒有反對,他立馬興奮地說道。

    每次路遙煉制東西時他們都喜歡圍在師叔殿外圍觀,這是他們凌霄宮唯一一位對他們好也願意教導他們的師叔,路遙一下子就俘獲了所有少年們的心,大家都很喜歡她,雖然訓練時很怕她,不敢撩虎須,不過平時都喜歡粘著她,誰讓路遙太平易近人,能跟他們玩到一塊呢。

    所以,路遙煉制出了什麼法器,這些小家伙們心里大概都門清的很,又加上是少年,大都會熱愛這種攻擊類的武器。

    提出這個要求的是之前帶頭跟青羊宮那邊打架的小道士,可惜小家伙修為不到家,被人家壓著打,鼻青臉腫的回來,要不是小無塵跟她說,她都不知道是因為青羊宮那邊說她的閑言碎語,才氣不過打起來的。

    少年名叫裴F,心地不壞,也很護短,身上有著少年人的熱血沖動,平時訓練是最認真最有毅力的,是這群小道士們的頭頭之一。

    “你要這個干什麼?”路遙問他。

    裴F眼光閃了閃,不敢看著路遙,“我喜歡那個。”

    “你知道□□的威力有多大嗎?”路遙問他。

    “我知道。”裴f回答。°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那你知道一旦你扔出去,它造成的危害是不可控的嗎?”路遙又問道。

    裴f沒說話。

    “你想拿來干嘛?用在那天跟你打架的弟子身上?”

    裴f沒說話。

    “你考慮過後果嗎?你知道這樣會鬧出人命嗎?”

    裴f依舊沒說話。

    “回答我!”路遙厲聲喝問。

    “為什麼不能用?就算他死了也是他活該。這世界本就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裴F梗著脖子回答。

    那天要不是他機靈,喪命的就是他了,就算他死了,他也不會怨恨誰。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他從不畏死,在沒來玄清觀之前,他也是這樣一次次活了下來,這是這世界教給他的生存法則。

    路遙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她才意識到她與本土人有什麼差別,她也不知道怎麼去勸說,因為她所成長的地方,這些孩子從未經歷過,而她所奉行的處事原則也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這一刻,她感覺到了孤獨。

    因為這件事,之後幾天路遙與小道士們相處都有點冷場,雖然事後裴F主動過來跟她道歉了,路遙並沒有責怪他,也沒有責怪這群少年們。只是有些事情沒人可以理解她,她就像行走于這個世界的孤魂野鬼,隨波逐流,麻木地苟活著。

    每天,除了指導他們訓練,路遙也不再與他們混在一起,時間一到就回去閉關修煉,她將自己封閉了起來,不與他們交流。

    她的煉器技術進步飛快,在煉丹上依然毫無起色。

    這日,她正全神貫注地用靈力制符,一次次耗盡體內的靈力,再修煉恢復,再一次消耗殆盡,在這樣的循環往復中,路遙明明察覺到了壁壘,卻怎麼也突破不了,有時還因為思緒太過繁雜,修煉差點出了岔子。

    她有點迷茫,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什麼?這些對她而言是否有意義。

    路遙十分困惑,這一刻,她迫不及待地想去找凌霄子,想讓自己的心定下來。

    其實在她短短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她還真沒有這麼矯情過,真tmd蒬J,路遙忍不住爆粗口。

    她來到師傅的凌霄宮里,她見到端坐在上方,還是一如既往冷若冰霜的凌霄子,不知為何,煩躁的心情一下子靜了下來。

    她想,她來對了。

    凌霄子睜開眼,對著路遙突然地開口道︰“你下山的時機已到,去吧。”

    路遙懵了,這決定實在太過突然,她來到這里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年,現在就讓她下山嗎?

    “你命中有一死劫,必死無疑。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