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21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子!不配為人!”

    柳如眉不以為意,奇異地瞅了一眼路遙,大概是奇怪這世上還有如此天真如稚子的人︰“不如你去給她作伴吧。+++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話音未落,她眼神一厲,出手俐落地將毫無反抗之力的路遙打落下去。

    她盯著路遙下落的方向,開心地笑了笑︰就讓你來試試這芭蕉扇的威力吧。

    本來這家伙可以光榮的葬身火海,你非要多管閑事,正好,你可以陪她去了。

    她不會允許任何人擋她的路!

    柳如眉隨意地擺弄著剛到手的至寶,暢快地想著。

    她左手一揚,對準下落的路遙,正待試試這寶扇的威力。

    可能是太過得意,一時放松了警惕,她居然被身後窺視許久的沈•黃雀•玉輕輕松松地搶到了芭蕉扇,眼睜睜地看著他徑直跳海,隨路遙而去。

    她目裂眥,怒不可遏的看著遙遙下墜的倆人,氣得吐血。

    看著底下張著血盆大口,張牙舞爪的妖獸,她沒勇氣去追回沈玉手中的寶扇,暗恨剛剛大意了,居然讓這家伙得手,不僅失去了寶扇,連她最後進天道宗的籌碼也沒有了,看來得另想辦法了。

    在此處停留了許久,直至大火迎面襲來,柳如眉才頗為不甘地離開了那處。

    回到靈舟之上,正好遇到殺妖獸殺痛快了的,退回甲板上尋人的封昱,柳如眉趕忙上前,滿臉悲傷地哭泣道︰“封師兄,路道友和櫻妹妹被妖獸襲擊,墜海了!”

    封昱眼神定了定,面無表情,兩眼直直地盯著她道︰“路遙身隕了?”

    柳如眉站在那里,傷心地不能自已,泫然欲泣地點點頭,十分不能接受現實。

    美人垂淚,眼圈泛紅,一雙被淚水浸潤得亮晶晶的眼楮柔弱而滿是依賴地看著他,本應勾起人強烈的保護欲。

    卻沒想到她面對的是個榆木疙瘩,毫無憐香惜玉之情,怕是在他眼里,美人還抵不過他手中那把劍!

    那人話也不說,直接轉身御劍而行,在空中盤旋了幾圈,選定一個方向之後,徑直離去。

    柳如眉在甲板上氣得咬牙切齒,卻也喚不回人來。

    周圍的眾人見有人獨自逃生,妒恨地盯著他的背影,卻奈何他不得。

    此時,稍微有點能耐的修士也反應迅速,最強者的走了,再留下去就是葬身大海的結果,不如搏他一搏,說不定還有一條生路,于是,不再一心一意地斬殺妖獸,反而一找到機會,就自顧自地逃命。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在路遙下落的那一刻,她望著高高在上的柳如眉臉上愉悅的表情,疑惑不已。

    想著果然自己還是不適合這個世界,一直以來,她都秉持著自己的原則做事,最終卻被坑得命都沒了,太tm不值得了。

    她有點自暴自棄地想著︰這樣也好,反正沒什麼人需要她,即使她掛了,也不會有人還記得她。

    突然,她眼前一暗,就見那少年沖他飛奔而來,擋住了沖天的火光。

    路遙來不及反應,下意識地張開雙臂接住了他。

    盯著他傻乎乎的笑容,這下湊得近了,路遙清清楚楚地看見少年眼里全是她,如此偏執,卻又如此熱烈,就如那異火一般。

    路遙想罵人卻沒罵出來,眼眶泛紅,雙臂緊緊地抱住了少年。

    霎那間,海底火神發怒,滾燙火紅的岩漿直沖天際,海面掀起了層層巨浪,波濤滾滾,那改天換地之勢直叫人心頭劇顫。

    靈舟傾覆,眾多修士落海,與海獸一同掙扎在海水中,還不忘彼此廝殺,亂作一團。

    海面以那噴發口為中心,形成一股巨大的渦旋,渦旋中心紅得發紫,隱隱覷見那翻滾的紅漿蓄勢待發,仿佛下一刻就要噴涌出來。

    海面上的漩渦越來越大,看得眾人驚心不已。眼看著那不斷被攜卷著的妖獸或人修掉入那冒著紅光的中心,還不到漩渦中心就被異火燒成了灰燼。所有生物拼了命地逃離。

    唯獨路遙距離那漩渦太近,掙扎不過,任命地緊緊護住懷中的少年隨波逐流,向那渦旋越靠越近,最終消失在海面風暴中心。

    神奇的是,片刻之後,海面恢復平靜,沖天的火光不見了,海面上只余在這場危難中幸存下來的人與妖獸,若不是那海面上漂浮著的殘肢斷臂過于慘烈,提醒著人們經歷過的一切,這般風平浪靜,碧波浩淼,絲毫想象不出剛剛那場危機多麼劇烈。

    路遙落入滾燙的海水中沒多久就被卷入了漩渦之中,她將少年緊緊護在懷里,還不忘安撫︰“別怕,有我在。”

    少年埋在他懷里沒有回應,卻緊緊抱住了她的腰身。

    奇異的是,一刻鐘之前,被柳如眉打落海中之時,她還心如死灰,沒有絲毫求生的欲望。此刻,她卻希望兩人能逃過這一劫,繼續一起上路,一起采靈草,賺靈石……在如同坐雲霄飛車般的天旋地轉中,路遙思緒飛得愈發不著邊際。

    海水灌入口鼻,路遙下意識地擺動四肢,想要游動, 然想起懷中的少年,丹田內又靈力全無,干脆放棄了掙扎,放任自己隨著瘋狂旋轉的漩渦 然下墜,那時她腦里只有一個念想,不能和少年沖散了。

    意識逐漸模 ,兩人最終被水流沖暈過去,即將掉入那底部翻騰的岩漿之中。

    千鈞一發之際,從路遙袖中飛出一巴掌大的小鼎,它不停地旋轉著,越變越大,最後鼎口一開, 然將二人收入鼎腹中,合蓋沉入那岩漿之中。

    不到片刻,鼎爐破舊的外表如同被洗刷的陳年污漬,紛紛脫落,暗色的爐身鐫刻著紛繁玄妙的符文,露出它原本莊重大氣的樣貌。

    它在火海中順著水流的方向旋轉而下,最後倏地下沉,墜入岩漿之中,火海深處。

    第23章

    當路遙清醒之際,發現自己睡在一片雲海上,腳下雲霧朦朦。她茫然地坐起來,環顧四周,感覺像是在一個圓柱形的大牢房,銅牆鐵壁,看著就結實得很。

    呆了片刻,她一拍腦袋,想起來,四處喊道︰“小玉!小玉!你在哪里?”

    路遙所待的空間空曠而封閉,被她這麼一喊,瞬間四面八方都傳來回聲︰“小玉~小玉~你在哪里~”

    震得她自己耳朵都要聾了,當然同處一室的沈玉也遭了殃。

    他郁悶地蹲在角落里,生悶氣。

    他一動,路遙就听見了響聲。循聲望去,原來蹲在一個凹陷處,正好處于路遙的視線死角,瞧不見人。

    她忙上前,關切地問道︰“小玉,你沒事吧。”

    沈玉抬頭看了一眼路遙,復又低下頭去,沒出聲。

    路遙有點急了,忙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哪受傷了?我看看?”

    路遙伸手拉他,卻沒料到少年一個 子站起身來,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轉過身去,不搭理她。

    路遙在一邊急得團團轉。

    不知為何,從醒來之後,她對少年的耐心空前的好,不管他作甚麼,她都覺得可以容忍,包括這莫名其妙的小脾氣。

    沈玉惡聲惡氣地開口︰“我餓了!”

    路遙大笑,“還以為什麼事呢!我這兒有闢谷丹,你先-”

    沈玉氣哼哼地將頭撇到一邊,“我不要吃闢谷丹!”

    “那你想吃什麼?”路遙滿臉笑意地哄著他,仿佛帶著母愛(…)的光輝,看得沈玉更可氣了,故意刁難道︰“我要吃靈水雞!”

    這是之前靈舟上的一道名菜,沈玉當時小心翼翼地跟在路遙,封昱後面蹭到幾次,十分喜愛,不過一想到當時的情況,他就更來氣了!

    當時,自己居然奮不顧身地奔向路遙,他十分別扭,生自己的氣︰憑什麼她在我心里比我自己都重要!

    越想越想不通,導致他一醒來看見路遙就煩躁,自個兒拋到一邊生悶氣去了。

    現在好了,路遙醒了!他就有撒氣(撒嬌)的地兒了。

    不過,他的難題可沒難倒她。

    自從有了儲物袋,路遙就喜歡屯各種東西,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她喜歡有備無患。食物當然少不了。

    看著她從儲物袋中掏出來的香噴噴的靈水雞,沈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隨即有氣悶,改口道︰“我又不想吃這個了!我想吃清蒸魚!”■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路遙從儲物袋里掏出一盤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魚。

    沈玉瞪大了眼楮,繼續提要求。

    路遙繼續往外掏。

    不一會兒,兩人周圍擺滿了吃的,堪比滿漢全席,沈玉絞盡腦汁,想不出啥東西為難她,瞪著那雙狐狸眼,直直地盯著路遙,兩人在那面面相覷。

    “吸 ~吸 ~”此時耳邊突然響起了咽口水的聲音,嚇了兩人一大跳。

    低頭一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一個五六歲的小娃娃,就跟玄清觀上的小無塵那般大小,還穿著相似的小道服,頭上頂著個小啾啾,趴在那里,對著滿雲朵的靈食咽口水。

    沈玉立刻護食,示意路遙將所有東西再收回袋子里。

    那小娃娃瞪了听話的路遙一眼,站起身來,兩手背在身後,老氣橫秋地說道︰“你怎麼這般沒用?被自己道侶管得死死的?”

    路遙警惕地站起身,擋在沈玉面前,目光如炬︰“你是誰?是你將我們抓到這里的?”

    這小道童不屑地望她一眼,憤憤道︰“要不是我,你倆早就死翹翹了!哼!”

    “玄清觀如今怎麼回事?連你這種笨蛋都收?”他兩手叉腰,對著路遙教訓道。

    又撇了一眼沈玉,被他陰惻惻地瞪了回來,小小的身子瑟縮了一下,不敢對著他囂張了。

    路遙有些驚訝︰“你是玄清觀的弟子?”

    她立馬想到︰“你是不是逍遙子師叔的徒弟,是我的師佷?”

    小娃娃氣得跳腳︰“你個白痴!還想做我的師叔?我是你祖宗!”

    路遙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怎麼辦?她好想揍這個出言不遜的小家伙!

    沈玉立刻將她這個想法付諸實踐了!

    他早就看這個小東西不順眼了,居然敢惦記路遙給他的東西,那就別怪他下狠手了。

    抓住他狠狠打了一頓屁股,惹得人吱哇亂叫!

    “啊啊啊啊啊!你們兩個大逆不道的東西!居然敢打我屁股!”

    “嗚嗚嗚!我要告訴元清,你們欺負我!嗚嗚嗚嗚嗚~”

    “我要讓他將你逐出師門!啊啊啊啊啊啊~”

    路遙原先還覺得教訓教訓這種小屁孩不錯,但是剛剛她听到了什麼?

    元清?好熟悉的名字!在哪里听到過來著?

    “小玉,住手—”路遙突然大喊一聲。

    沈玉被她吼得懵了,一個沒注意,就被這小東西掙脫了。它遠遠地跑到二人幾丈之外,氣得大叫︰“你們兩個給我等著!再也不管你們了!哼!”

    “嗚嗚嗚~屁股好疼!”他挺著圓圓的肚子站在那,一只小胖手伸到後面邊哭邊揉著小肥%e8%87%80。

    還一邊警惕地瞪著兩人,以防他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