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48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幻境中做菜嘛?他在夢境中以廚入道,最後還成為了鼎鼎有名的靈廚。+++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他一度懷疑這是他自己的白日夢,畢竟這個世界還從未出現過以廚藝一道作為修煉的根基的。

    “我就是在做飯,哈哈哈!”崔天干干笑道。

    “沒想到崔大哥這麼喜歡廚藝,崔大哥以後肯定是廚神!”路遙贊揚地看著崔天干。

    “啊?路道友謬贊了。做飯不過是崔某的小小愛好,我還從未听說過能以廚入道的修士呢。”

    听了路遙的話,崔天干心中一動,但他還是覺得這個太天方夜譚了。

    “為何不行?世間萬物皆是道,只要你真心熱愛,並將之做到極致,這不就是道嗎?”

    對于路遙來說,她不是本土修士,也沒有在這環境下養成的思維定式,在她原來的世界里,不少影視作品中都能見到廚神這類神仙呢,因此,她也不覺得以廚入道有什麼不可能。

    听了路遙的話,崔天干心中一震,猶如醍醐灌頂。

    是啊!他為什麼不能以此入道呢?他之所以成為體修,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到處冒險,尋找各種新奇的食材或靈植烹飪,沒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怎麼能抵御危險,到處跑呢?

    他好像忘了,最開始自己就是一名廚子來著,只因為追求自己廚藝的更高境界,進而辭別了親朋好友,走遍山川河流,誤打誤撞地煉了體,進了修真界。

    後來,他了解到,哦,原來自己是以體入道的體修,又因不喜拘束,他未拜入任何宗門,成為了一名四處流浪的散修。

    于是他就在體修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漸漸忘了自己的初心,冒險與游歷的目的成了提升修為,而本來追求的廚藝反而成了他閑暇之余的小愛好。

    崔天干瞬間頓悟了,一下子就進入到一種玄妙的境界當中。

    “啊?崔大哥這是?!”路遙驚訝地看著突然進入入定狀態當中的崔天干。

    封煜報劍環胸立在一旁,沉聲道︰“他突破了!”

    在這樣艱難的冰天雪地之中,崔天干停頓已久的境界終于松動了。

    路遙立刻發現周圍靈氣迅速匯入崔天干體內,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

    片刻之後,路遙發現周圍靈氣不足以供崔天干突破,她立即問沈玉要了幾塊中品靈石,在崔天干周身布置了一個聚靈陣,然後端坐一旁,為他護法。

    聚靈陣中,崔天干的修為不斷攀升,路遙在一旁不停地擺上靈石,最後咬咬牙,拿出了四塊上品靈石放到聚靈陣的陣眼,就在路遙以為他要在此突破築基、結成金丹時,上漲的修為終于停了下來,堪堪止于築基巔峰,只差一個契機就可結丹。

    待崔天干鞏固修為之後,地上的上品靈石也被完全吸收殆盡,他睜開眼,感激地對著路遙道︰“多謝路道友,以後旦有差遣,崔某無有不從!”

    他的境界卡在築基中期多年,他一度以為自己修道一途怕是就此終止了,沒想到此行竟讓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道,要不是看時機不對,崔天干恨不得就在此刻結丹。

    因此,他對點破他迷障的路遙感激不盡。

    路遙也十分高興崔天干修為上升了,畢竟在這種未知的情況下,隊友武力值越高,他們的安全就多了一分保障。

    “不必客氣!”路遙不在意道,她不過隨口一說,也不知道竟讓崔道友頓悟了,不過是意外之舉,她不好意思承他如此大的恩報。

    崔天干不再言語,一路走來,他也了解了這位小道友的性子,作為一名女修,意外地豪爽大方,做事果決,重情重義,且過于正直。

    只不過這樣的品行在萬分險惡的修真界行走,怕是坎坷不斷,以後他多看顧著些就是了。

    沈玉見到崔天干突破的修為眼饞得不行,但他不能對他下手,這是路姐姐的朋友,他吸收了他的修為,路姐姐定要生氣的。

    五人一交流過彼此在幻境中的情況,瞬間就明白了,那冰洞中的靈植根本就不是雪魄冰心蓮,而是與其及其相似的另一種聞名修真界的極光大陸特產——惑心蓮。

    雖然都是靈植蓮花,但它們的效用完全不同,那惑心蓮顧名思義,就是迷惑人心智,讓人沉浸在自己編織的或痛苦或愉悅的夢境中的致幻靈草,素有迷惑人心之效,是制作幻陣的絕佳材料,而洞穴中的大片惑心蓮居然無意中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強大的幻陣,阻擋了通往這塊神秘雪谷的唯一通道。

    沒錯,幾人發現他們來到了一處非常寬闊的雪谷之中,四周被群山環繞,在極為絢爛的極光下,不遠處是一塊塊種滿了極品雪蓮的靈植地。

    這下所有人真的驚呆了。

    幾人一合計,于是決定分頭探查這處世外雪源。

    沈玉粘著路遙前往一個方向,小白蹦蹦跳跳地跟在他們身後。

    容垣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少年的背影,又看了一眼頭也不回的路遙,徑直選了一個與他們相反的方向前進了。

    封煜與崔天干兩人對視一眼,默契地一人一邊離開了。

    路遙帶著沈玉走在花叢里,越發謹慎,打起萬分精神,就怕突然竄出一個未知的事物來。

    因為從那幻陣中出來,再到這種植得整整齊齊的雪蓮,無一不在表明此地是有主的。

    而她並不將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一切當真,不過是自己的記憶加臆想罷了。然而容垣卻對自己的幻境深信不疑,雖然他無法解釋緣由。

    同樣堅信的還有沈玉。

    他“看到”了容垣的幻境,不,應該說,他的幻境就是容垣幻境的內容,他看到了與容垣相遇相識的路姐姐,也看到了與容垣定下婚約的路姐姐,他無法說清自己那一刻是什麼感受,他只知道自己想殺人,想殺掉容垣,想殺掉那些笑意盈盈的旁觀者。

    而就在他快要走火入魔失控之時,他感應到路遙脫離了幻境,離開了冰洞。于是,他按捺住洶涌的心潮,緊隨其後地出了冰洞。

    而等他在路遙懷中逐漸冷靜下來,他就發現自己神識之中多了一物。

    那物正是前世他從那天道宗變態長老那里偷來的一幅破圖。

    它不再是初見時那副破破爛爛的鬼樣子,懸于他識海上空的太極圖煥然一新,周身還散發著莫名的威勢。

    沈玉隱隱約約感覺他之所以重生就是因為它,而因此他也知道在那幻境當中發生的一切,就是他們前世生命的軌跡。

    所以,他更生氣了。

    五人走到了成片的雪蓮地中,幾人萬分確認這靈植就是雪蓮而不是惑心蓮。沈玉上前拽了好幾株雪蓮捧到路遙面前獻寶︰“路姐姐送給你!”

    路遙哭笑不得︰“謝謝!不過這片靈植肯定是有主的,小玉不要再摘了,主人會不高興的。”她打算找到主人後再將沈玉摘的這幾朵雪蓮買下來。

    突然,只听沈玉摘花的這片靈植當中傳來一陣的聲音,路遙瞬間警醒,立刻將沈玉拉到身後擋著,目不轉楮的盯著雪蓮地里的動靜。

    等了半天,結果冒出了一只小白狐。它與路遙懷中抱著的這只如出一轍,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狐狸窩里出來的。

    這只小白狐,個小,氣勢卻大,一鑽出來就對著搶了它的口糧的沈玉齜牙咧嘴,尾巴翹得老高,甚是凶悍!

    路遙這時才發現這只小白狐後面居然有三條毛絨絨的大尾巴,每條尾巴都比它自己的身軀要大,因此,它這幅凶神惡煞的樣子對于路遙與沈玉二人完全沒有威懾力,反而顯得憨態可掬。

    路遙︰可愛想擼。

    沈玉︰賣萌可恥!

    而在它一只狐與路遙一行人對峙之際,小白在它身後的靈植地里一通折騰,連咬帶拽地禍害了一大片雪蓮,然後跟牛嚼牡丹似地將十幾株雪蓮吞下了肚。

    最後飽飽地打了個嗝兒,原地翻滾一圈,好好吃!好飽鴨!

    他一側頭,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路遙跟沈玉。小白立刻爬起來往他倆身邊跑,邊跑還邊扯了兩朵雪蓮拿過去給他的小伙伴們獻寶。

    路遙感覺有什麼東西正在瘋狂地刨著她的衣角,低頭一看,就瞅見了叼著兩朵雪蓮的小白熊。

    見路遙注意到了他,小白就將嘴里的雪蓮吐出一朵到路遙手上,轉而又屁顛顛地跑到沈玉身邊,將較大的那朵雪蓮塞到了沈玉手心中。

    路遙從小白的豆豆眼里看到了明晃晃的諂媚。

    路遙︰咋!還興差別對待是吧?小兔崽子!*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一旁的三尾小白狐愣住了,它不敢置信地瞅著拼命獻媚的臭熊,又回頭向他來時的方向看,瞧見雪蓮地中那光禿禿的一片地之後,瞬間炸毛尖叫出聲!

    沈玉︰干得漂亮!

    路遙:……就很尷尬。

    她試圖跟小白狐道個歉,不想突然想起了此起彼伏的狐狸的鳴叫聲。

    感覺有點糟!

    幾息時間,不同的雪蓮地里竄出了好幾只雪狐,瞬間圍攏過來,將路遙沈玉和小白團團圍住。

    第49章

    這麼大的動靜引起了走到不同方向探查的容垣他們的注意力,大家都往路遙這邊靠近。

    遠遠就看見路遙與沈玉倆人被一群雪白的團子團團圍住,對著倆人此起彼伏地凶狠地鳴叫著。

    也不知道他們干了啥惹到了這麼一大群毛團子。

    “路道友,怎麼回事?”崔天干來到二人身邊,最先問道。

    “額,小家伙動了人家的雪蓮。”路遙看著那一大片禿了的雪蓮地無奈地扶額。

    這倆小東西手比誰都快,一個不留神,就將人家的靈植霍霍掉了好些,結果惹得這群小白狐群起而攻之。

    路遙簡短地訴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容垣便道︰“一群妖獸,殺了便是。”

    他並不將這些小東西放在眼里,此行只要能找到雪魄冰心蓮就行。

    路遙忙阻止他,本來就是他們不對,搶了這些小狐狸的東西,豈能反過來動手殺它們,這與殺人越貨的強盜有什麼兩樣?

    還不等她們二人掰扯清楚,那只打頭的三尾白狐化成了一白衣少女,清純又脫俗,不過表情卻不那麼美麗,身後的三條狐尾高高豎起,張牙舞爪地對著路遙。

    她怒氣沖沖,瞪著一雙狐狸眼,指著路遙一群人的鼻子道︰“你們、你們太過分了!”

    他腳下那群小白狐也應和似的沖著一群人叫嚷。

    路遙自知理虧,忙道歉道︰“小道友說的對!我們願意賠償!”

    “你們拿什麼賠?這可是我們辛辛苦苦種植的冰蓮!你們太可惡了!”

    白衣小少女想必從沒罵過人,翻來覆去就那幾個字,指著路遙的手顫z了半天也沒罵出啥話來,就是那看著雪蓮的表情心疼極了。

    這些雪蓮可是他們精心培育的,每天勤勤懇懇從雪山之巔的靈池里舀了靈泉再跑到山下的雪谷里細心澆灌,時時刻刻守著它開花結果,然後就可以收獲蓮子飽餐一頓,每當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