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66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死不活,她神志不清之時,恍惚看到上方的宋青雲焦急的神情,不知為何,她詭異地感覺到了一陣安全感。+++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這可是她從未體會過的感受,讓她心中發暖,罕見地生出了一絲不舍。

    宋青雲緊緊的抱著懷中的人,那該死的風雷獸居然還在窮追不舍。

    該死的!

    他法寶都用完了!

    體內靈力也消耗完了!

    早知今日,他一定好好修煉,定不貪玩偷懶了!

    宋青雲就在腦中不停地懺悔,甚至暗自發誓只要這次平安回去,以後一定勤加修煉,再不磕藥晉級了!

    可惜,這老天並沒有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他被風雷獸的雷電擊中,打爛了整個背部,滾燙的血液一滴一滴地落在了柳如眉的臉上,脖子上。

    緊接著她只感到一陣晃動,整個人就飛

    了出去。

    原來,是宋青雲被風雷獸發出的巨大風刃削斷了雙腿!

    他望著心上人的方向,艱難地扯出了一抹微笑。

    在意識到危機那一刻,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人送了出去,甚至因此沒來得及捏碎那枚逃生的玉符。

    第68章

    不知過了多久,柳如眉終于從昏迷中醒過來,卻發現自己深處一處水潭之中。體內的絳仙草已被全部吸收掉,她也一躍從築基中期提升為築基後期修為,短期內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她滿意地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果然不虛此行。不過,當務之急,還得從這鬼地方出去,找個洞府好好鞏固一下修為,正好宋青雲在身邊,她可以放心地閉關。

    啊,對了,宋青雲還在對付那風雷獸,現在不知如何了。

    想到這里,柳如眉出去的心情更加迫切,她試著運轉了一體內的靈力,瞬間如一尾靈活的魚一般游向了水面,在她破水而出之後才發現周遭是一片森林。

    柳如眉站在原地頓了頓,這時空中傳來了一絲血腥味,她心中一凜,頓時有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立刻御劍前去,一下出了森林,看到了昏迷之前的那片草原。

    柳如眉走向那血腥濃重之地,不知為何,這一刻,她竟有些膽怯了。

    直到看到眼前的冰冷尸身時,她一下愣在原地。

    青年一向露著張揚笑容的臉青灰一片,四肢兩腿皆斷,死不瞑目。

    直到感覺到面頰冰涼,她伸手一摸,觸到一點晶瑩,她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指尖,喃喃道︰“這是什麼?”

    半晌,突然抽出那月華劍,月影流光,靈氣四溢,她不知在說給誰听︰“你是個傻逼,我不喜歡,我一直不喜歡你!”

    不知在宋青雲尸體前站立了多久,直到腿都酸了,才有所動作。

    最後離開那一刻,不知為何,她將宋青雲的尸身用寒玉盒收了進去。

    遠處的另一處森林中。

    在之前與風雷獸的搏斗中,師姐交給自己的地圖不慎遺失,後面為了防止被那妖獸追上,只憑直覺一路前行,完全沒注意路線,一心遠離那絳仙草的是非地,直至發覺周圍古樹參天,幽靜無聲時,路遙才懊惱地停下。

    “此處青綠動人,靈氣濃郁,倒是不凡。容某之前數次,從未發現這處寶地,路師妹好運道!”容垣環顧四周,微笑著開口。

    路遙尷尬地笑笑︰“都是意外。”

    “路師妹剛剛被風雷獸所傷,我們不妨先找一處地方休息一晚。”容垣建議道。

    路遙感受了一下背部的傷口,還行,能忍受。

    她不知容垣為何選擇跟隨自己而不是與他同門的柳如眉,但他既不說,路遙亦不會問。

    她與柳如眉現在已勢同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還沒好心到讓人去搭救自己的仇人。

    “好。現在我們往何處走?”路遙環顧四周,看著都差不多,草木茂盛,人跡罕至,轉而詢問容垣。

    “那就這邊如何?”容垣隨手一指,微笑地望向路遙。

    路遙掄著手中的長棍敲打手心,沖著容垣無所謂地點點頭。

    兩人順著容垣隨手選定的方向在林間行走,閑庭闊步,仿佛賞景一般。實則為了照顧路遙的傷勢,容垣特意放慢了前行的速度,不過兩人畢竟是修士,速度仍是比普通人快。

    幸運的是,沒過多久,二人在林中發現了一處隱蔽的山洞,洞口狹小,進去發現空間很深,洞內干燥通風,干淨無異味,倒是一處天然的夜宿場所。

    于是,路遙當即決定就在此處休養一晚,明日再出發。

    在看到洞內環境時,容垣眼中幽深。他主動提出為路遙到洞口護法,路遙也沒再推辭,她的的確需要好好調息一晚,此時逞強只能拖後腿。

    一夜無話。

    第二日,路遙從入定中醒來,昨日傷勢已好了大半,經脈之中充盈著純粹的靈力,昨日疲倦一掃而空。

    她當即提出繼續進行狩獵,她不好因為自己而耽誤容垣太多時間,要知道兩人直到現在銘牌上的積分還是零呢。

    今日運氣不錯,剛出來就遇到了兩只低階妖獸,路遙身份銘牌上的積分終于變了!

    隨著妖獸越殺越多,路遙的積分噌噌噌往上漲,收割了一堆煉器煉丹的材料,她終于進入了比賽的狀態。兩人不知不覺中也越來越深入森林內圍,直到二人遇上一只高階妖獸時,才發現大事不妙!

    那妖獸是一條水桶般粗的大蛇,全身漆黑如墨,鱗片散發著寒光,一雙如紅燈籠般的眼楮危險地盯著路遙與容垣二人,淫邪可怖。

    路遙頭皮發麻,寒毛直立,她最討厭軟體無毛的動物了!

    她握緊手中長棍,面色不動,咬著壓根壓低聲音道︰“容師兄,這家伙我們搞不定,我們先 吧。”

    她只顧著緊張,一刻不敢眨眼地盯著這惡心的大家伙,卻沒發現身邊的容垣在看到這墨蛇出現時,兩眼一亮,終于來了!

    他們今生的轉折終于來了!

    路師妹,你放心,只要過了今日,我們的命運就會走向正軌,你會如前世一般,與我結為道侶,我們一同踏上大道!

    路遙想得太簡單,這墨蛇即發現侵入自己領地的獵物,豈有放走之理?

    那妖蛇張開血盆大口,獠牙閃爍著冰冷寒光, 地朝路遙撲了過來。

    關鍵時刻,路遙被攔腰抱住,落入容垣懷中。

    只見容垣的那柄靈劍橫在墨蛇的血盆大口中, 嚓一下,被它嚼的渣都不剩。

    “路師妹,這乃千年淫蛇,千萬小心應對。”落地之時,容垣叮囑路遙。

    路遙終于反應過來,感激地向容垣道了謝,隨即打起精神面對這龐然大物。

    墨蛇被二人戲耍的態度激怒了,蛇尾呈雷霆之勢 掃過來,容垣的隨身佩劍已毀,不得已,他從干坤袋中拿出一柄黃白玉骨扇。

    見狀,路遙十分地過意不去,她連連保證道︰“容師兄,回去我一定賠你靈劍!”

    容垣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玉骨扇,這是一柄普通的上品法器,不過稍微特殊的是這柄折扇是用極為難得的極品雞冠石做扇骨。

    雞冠石是煉丹師丹室里常見的一味入藥的靈礦石,它還有一項特別的功效,就是特別為蛇類所厭惡。

    自從夢境中得知自己會被一只淫蛇重傷,以至壞了修煉根基,容垣就做了許多準備,這見法器就是其中之一。

    他嘴角浮現出一絲飽含深意的微笑,回道︰“那我就等著了。”

    還不等路遙回答,墨蛇粗長的尾巴聲勢如雷地甩了過來,路遙腳下用力,直接飄了出去。

    一擊不成,墨蛇又糾纏了上來。路遙掄著手中長棍擊中了再次襲擊過來的蛇尾。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金屬踫撞聲響起,那妖蛇鱗片上被摩c出陣陣火花。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掌心的汗都浸濕了手握的長棍,變得粘膩,她換了一只手,絲毫不敢放松地盯緊眼前的墨蛇,幾番攻擊之後它都毫發無損,路遙不免有些心浮氣躁,這家伙太難對付了!

    而一旁被墨蛇忽視,或者說完全不想靠近的容垣,眼看這一人一獸僵持半天,眸中一道精光閃過。

    而此時忙于應付墨蛇的路遙還沒發現那墨蛇從未主動攻擊過容垣。

    墨蛇豎起身子,兩團血紅的亮光陰冷地注視著路遙,長長的信子不時發出嘶嘶聲響。

    路遙雖全力以對,但這妖獸的修為等級太高,路遙還是一招不慎被它纏住了身子。

    她只听得容垣的一聲驚 “路師妹!”,下一刻就被眼前巨大的蛇頭嚇得心髒驟停。

    身上的蛇尾越纏越緊,蛇信子不停蹭過她的臉頰,留下一片粘膩。

    娘的!太惡心了!

    路遙下意識地屏住 吸,她兩手被牢牢捆住,臉色憋得通紅。

    而此時,容垣手執折扇,身姿矯健地攻了過來。

    “放開她!”

    輔以靠近,雞冠石的氣息激得墨蛇的情緒更加狂躁,蛇眼瞬間露出狠厲之光, 然間張開猙獰的大口,似要將路遙一口吞噬掉。

    泛著冷光的獠牙刺破了肌膚,路遙只感覺到一陣酥|麻的酸痛,緊接著身體越來越麻木,喉嚨腫脹, 吸愈發急促,直到意識模 ,暈了過去。

    見此,容垣趁機擲出一根扇骨插中了那墨蛇的左眼,血光飛濺。

    眼部的劇痛讓墨蛇將路遙 地扔了出去,長長的身軀胡亂翻滾,完全無差別攻擊,方圓之內的所有事物都被毀了個干淨。

    容垣第一時間飛身上前接住了昏迷的路遙遠離了發瘋的巨蛇。

    看著懷中人一無所覺的模樣,容垣眼中閃過一絲志在必得,可惜他低估了這高階妖獸的實力,就算瞎了一只左眼,也沒喪失多少戰斗力,想在這種情況下全身而退絕無可能。

    他被徹底發狂的墨蛇瘋狂攻擊,容垣現在的修為對上這妖獸本就勝算不大,更何況還要顧著受傷昏迷的路遙,他更是分身乏術。

    無奈之下,容垣一紙靈符將路遙送到了千里之外,專心地對付眼前這妖獸。

    幸好他在將路遙刻意引過來之前就有所準備,無數□□妖蛇的法器毒藥扔過去耗盡了墨蛇的力氣,讓它暫時失去了目標,不過容垣自己也沒討到好,不慎中了蛇毒。

    但相比夢境中前世的遭遇,這點淫蛇毒也無傷大雅了,只要與人交歡一場,即可迎刃而解。

    想到這里,容垣一陣心熱,愈加急切地想擺脫這畜生,將路遙帶回山洞。

    可誰知,等他循著蹤跡去尋路遙時,卻發現此處空無一人。

    他將附近路遙可能的降落點都尋遍了,一點人影也沒有。

    容垣氣得一掌拍掌一旁的古樹。

    他計劃了這麼久的事情,煮熟的鴨子都能飛了?

    他不信這個邪,強撐著在淫蛇毒發作之前回到了兩人之前呆過的山洞,里面空無一人。

    此刻,饒是容垣再會偽裝,也不禁面目猙獰。

    到底是誰,破壞了他的計劃,劫走了陸遙,待他尋到,一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