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73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或許是因為路遙的原因,這里也讓他倍感親切。+++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飛舟穿過宗門結界,在主殿前的廣場上落下,弟子各自回山,玄真子與逍遙散人見掌門匯報仙會後續,凌霄子更要去向掌門交待南城滅城事件的調查結果。

    與師弟們告別之後,路遙領著滿眼好奇的沈玉回了自己的居所。

    玄清觀地廣人稀,作為凌霄子的唯一親傳弟子,路遙早就分配到一座自己的山頭,有了自己的宮殿,福利條件十分優渥。

    路遙略帶自豪地拉著沈玉進了自己的瑤華殿,帶著他四處逛了一圈,然後交待道︰“這里是我住的地方,房間有很多,你隨便選!這里有專門的煉丹室,還有書房,後院有修煉的洞天福地,你想修煉時可以去那邊,後院後山中還有一處靈泉眼,沒事你可以去泡泡,。總之,這里的東西你隨便用,有什麼需要再跟我說。”

    沈玉明眸皓齒,笑容明媚,乖巧地點點頭,然後問道︰“路姐姐,那我可以睡你的房間嗎?”

    路遙騰地一下紅了臉,還強裝鎮定道︰“那麼多房間還不夠你住的嗎?”

    沈玉撇撇嘴,委屈地質問路遙︰“你是不是可憐我才跟我結契?”

    “你在瞎想什麼?”路遙皺眉。

    “那你都不肯與我一起住?”沈玉控訴道。

    見他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路遙無奈,想著二人已經是未婚夫妻的關系了,而且該發生的早發生了,主要是她臉皮薄,不好意思。

    住一起就住一起吧。

    “好吧,你高興就好。”

    聞言,沈玉立刻笑彎了眉眼。

    于是,回到瑤華殿的第一晚,路遙就收獲了魅惑的小夫君一枚。

    她一進門,床上的沈玉飽含期待地盯著她,目光灼灼,燙的她渾身發熱。

    現在的她早已不是那個純潔的她了,看沈玉那一點也不正經的薄紗,穿了跟沒穿一樣。

    躺也不好好躺著,兩腿劃船一樣地在那搔首弄姿,一雙桃花眼不停地沖著她放電。

    想起之前在妖獸森林的那一個月,路遙膽怯了!

    那種達到瀕臨極樂,飄飄欲仙,失去理智的狀態太可怕了!

    路遙默默地坐到桌前,離床遠遠的,又默默地垂下頭。但她依然能感覺到身後灼熱的視線一寸寸掃視著她全身,讓她渾身不自在。

    她欲蓋彌彰地到了一杯靈茶解渴,一點點地拖延著。

    沈玉氣悶,暗暗磨牙︰姿勢都擺好了,你給我躲那麼遠干嘛!我能吃了你嘛!

    路遙︰……

    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沈玉一下爬起來,閃電般的速度跑過去長腿一跨,面對面坐到陸遙身上,兩腿一鎖,緊緊掛在路遙身上!

    沈玉兩手摟住路遙的脖子,不讓她退縮,然後湊上去親了她一口,滿臉嬌羞地開口︰“路姐姐,很晚了,我們睡覺吧。”

    帶路遙微微抬頭看他時,沈玉立刻害羞地挪開了視線,只是身下的動作與他的表情完全相反。

    路遙臉色漲紅,結結巴巴地開口“縱、縱、縱欲傷身!”

    少年在她耳邊吐氣如蘭,磨磨蹭蹭︰“那我們來雙修吧~”

    第76章

    玄清觀春秋殿。

    玄清觀掌門以及一眾長老召開緊急會議,連路遙在內的各位親傳弟子也被傳喚前去大殿。

    路遙剛飛離自己的山頭,就遇到了沈清歡與徐酒笙二人,她立刻喊道︰“沈師姐!徐師兄!”

    “路師妹終于舍得下山啦?”見到路遙,沈清歡拋了個飽含深意的眼色,調侃道。

    路遙臉色微紅,回來自己的地方,路遙著實過了幾天逍遙日子,瑤華殿的禁制從沒打開過,惹得那些找不到路遙的小弟子們只能去跟沈清秋抱怨了!

    看著沈清歡臉上神秘的笑容,臉皮厚多了的路遙不慌不忙地問道︰“師姐可知發生了何事?”

    二人面色微變,互相對視一眼,徐酒笙方才開口︰“听師尊說,干元洲樂潭、金陽與無定出事了!”

    路遙翻了翻腦海中的記憶,喃喃道︰“這是——天道宗境內的三座城池?”

    沈清歡臉色難看地回道︰“是的,與我們之前的臨南城一模一樣的情況!”

    路遙大驚︰“這麼嚴重?”

    三人眉頭緊皺,無奈地看了一眼,這下不太平了!

    等他們趕到時,掌門早已等候多時。

    路遙進殿,惹來不少長老的側目,畢竟外出歷練數年就到了金丹修為,說據天才也不為過!

    眾人心中震驚,臉色扭曲,該說不愧是凌霄子的徒弟嘛,跟他一樣的逆天!難怪看不上他們的子佷輩。現在宗內唯一能與路遙天資相論的怕是只有玄靈子這丫頭了!就連沈清歡與徐酒笙都落後一步,還未結丹。

    他們的徒弟就不提了,果然還是別人家的徒弟爭氣,有些長老心中酸  地想。

    路遙規規矩矩地站到凌霄子下首,待眾人到齊之後,掌門終于開口,他向來彌勒佛一樣的笑臉罕見地消失了,面容威儀,表情嚴肅,終于有了一宗之主的氣勢︰“諸位,天道宗域內三座城池被魔氣侵蝕,所有居民甚至低階修士一夜死亡,與本宗日前屬城臨南如出一轍,本尊懷疑元清秘境天柱山出了問題。”

    听到這里,眾人臉色大變!掌門所言信息量太大。

    作為玄清觀的長老,他們多多少少也收到了消息,這三個城池的陷落雖然悲慘,但卻大大緩解了日前玄清觀被千夫所指,人人喊打的局面,尤其以天道宗那群虛偽勢利之徒為首,一步步緊逼,要不是凌霄子進階,玄清觀差點滅門!現在他們自己出了事,不得不說,眾人心中還是暗爽的,不得不說出了一口惡氣。

    而這次天道宗自己的自爆,引得修真界全體嘩然,一應流言全部在譴責他們。

    眾人不懂的是自家掌門最後一句。

    什麼叫元清秘境天柱出了問題?

    這事他們是一點都不知道。

    高座上首的江城不由苦笑,玄清觀數十萬年的根基竟敗落到今日這般田地,要不是凌霄子爭氣,玄清觀就要在他手上終結了,他以後都沒有臉面下去見那些老家伙們了。

    事到今日,他不得不將其中緣由道來。

    “元清秘境原是沒有的,遠古時期,地縫開裂,魔氣滲入,滄源界生靈涂炭,死亡無數,本門祖師元清道尊以秘法填補兩界縫隙,以身化柱,鎮壓裂谷,而這兩界接壤之地逐漸形成秘境福地,由玄清觀掌門世代看守天柱。後來元清秘境也成為本觀弟子的試煉秘境。可誰知,很多年前被修真界眾門派聯合要求公開,成為整個滄源界最大的秘境所在地!本尊懷疑那裂谷底下的大陣已破,有人潛入山中動了天柱才造成魔氣泄露去,如不盡快修復,滄源危矣!”

    底下一片寂靜,作為玄清觀的弟子,誰都不知道自家宗門能有這麼牛逼的歷史,畢竟以往他們在修真界行走都是被那些那宗門鄙視的存在。

    不過想到玄清觀的現狀,弟子們不由哀怨地望向自家師尊︰那我們怎麼會混到現在這麼慘?

    眾長老︰別看我!我就比你們先一刻鐘知道這個事實!

    弟子們又轉向高座的小老頭。

    江城尷尬地默默自己的大肚子,眼神飄來飄去,就是不敢與他們對上,那誰家不出幾個敗家子,敗著敗著家產不就敗完了嘛?

    你們委屈,我也委屈呀!想當年自己年少無知,高高興興地從師尊手上接過宗門大任時,一時竟忽略了師尊那如釋重負的表情。

    接手了這麼一個爛攤子,還得挑起一界眾生的安危,他是日日擔驚受怕,頭發都愁白了,沒看到掌門我都消瘦了許多嘛??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弟子們瞅瞅掌門的將軍肚,表示無言的反駁。

    交代完前因後果,江城又變成了一個笑眯眯的彌勒佛,啊不,甩鍋俠︰“咳咳!本尊不日前卜了一卦,這元清秘境近期就會開啟,你們回去做好準備,這拯救蒼生的重任就交給你們了啊。”

    元清秘境五百年開啟一次,每次一月為期,但秘境內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秘境內部有十年時間,就算留在元清秘境內修煉,也受益不淺!

    上次元清秘境開啟時間距今不到五百年,但就目前情況看來,它是要提前開啟了。

    “元清秘境本是給弟子們試煉之地,非元嬰之下不得入,而如今,秘境內魔氣四溢,築基之下弟子無法抵御魔氣,此次不在前往秘境之列。待進入其中後,你們需得牢記︰本次重察看天柱,查明原因。以前听從玄靈子命令,切記不可魯莽行事。”

    “弟子謹記!”殿內眾弟子以玄靈子為首,齊聲答復,聲音鏗鏘有力。

    江城欣慰地注視著這群小家伙們,玄清觀的未來都在你們手上啊。

    大事已定,眾弟子有序離開之後,路遙被凌霄子留下。

    凌霄子已向掌門稟明路遙結契大典之事,听聞此事,一眾長老頗有微詞,但礙于凌霄子一直以來的神威以及他護犢子的性子,不敢多說話。

    這好不容易又有了個好苗子,難道又要廢在情字上?

    唉!

    眾長老心中不斷嘆息搖頭,真不愧是凌霄子教出來的,性情都如此相似,他們還是少摻和吧,省得悲劇重演!

    玄真子與逍遙散人就沒這避諱了,前者看不慣任何不務正業的俗情,恨不得所有弟子都一心向道,獨身苦修,要不然也不會與凌霄子變成如今如同死敵的地步,不僅讓他中途改修功法,還造成了他的千年舊傷。

    可惜的是,他命中與弟子相克,每一個看重的小輩都要執迷于情之一道。

    而後者,凌霄子要敬重三分,再加上逍遙散人自己的性格,他不可能不說話。

    “我說小家伙,你可想清楚了!他心性不定,沉迷邪道,一朝踏錯,萬劫不復!到時你如何自處?”

    路遙鄭重回道︰“弟子明白,師叔放心,不會有那麼一日的!”

    見路遙態度堅決,逍遙散人不再說什麼,他能做的已經做了,路還得他們自己選擇。

    不過,禍兮福所依,這種事誰說得準呢。逍遙散人看了一眼冷冰冰的凌霄子,嘴角上揚灌了一口酒,又成了那副暈乎乎的酒鬼模樣。

    “哼!不知天高地厚!”玄真子一臉看不慣地哼道。

    而凌霄子與路遙師徒倆則對他視而不見,菜都不睬他。

    看在玄靈子師姐的面子上,她不跟老頑固一般見識!

    江城這老家伙全程不發一言,就是個笑眯眯的和事佬,只要你們不打架,怎麼都好說。

    “既如此,兩個月後是個良辰吉日,到時舉行道侶大典。”這老頭壞得很,一雙小眼楮精光閃爍,直接一錘定音。

    結契之日已定,路遙高興地拜別師尊及一眾師叔伯,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告訴小玉。

    瑤華殿的丹室中,沈玉正津津有味地磕著丹藥,跟嚼糖果似的一個接一個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