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 Page 77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嘶啞︰“是我不好!我一定會治好你!”

    修真界中鮮有丹田受損還能繼續修煉的,路遙隱約想起玄清觀典籍中記載過,他那破碎的丹田只有尋到那天才地寶才有一線生機。+++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沈玉握住路遙的手,水眸中盛著細碎星光︰“好!我相信路姐姐!”

    說完,沈玉從路遙懷中□□,期期艾艾地直盯著她,表情無比真誠,心虛地跟她說道︰“那個,路姐姐,你能不能答應我,無論我做了什麼錯事,都不要反悔,結為道侶。”

    兩人還未締結道侶契約綁定在一起,沈玉依舊很不安的。

    面對少年水靈靈的眼眸,路遙好笑道︰“好,我答應你。”難不成又與哪個小弟子起沖突了?

    “對不起,我不該偷偷給你種下魂契!”沈玉閉著眼楮大聲道。

    沈玉決定趁著這會兒路遙對他萬分愧疚,先要來保證,等之後被發現了,路姐姐也不能反悔了。

    現在路姐姐絕對舍不得罰他的,沈玉心里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

    原來,沈玉早在第一次與路遙失散後就背著她使用種族秘法定下單方面魂契,這也是魅族認定道侶的方式,無論何時何地都能感知聯系到另一半,相當于給她裝了一個雙向定位追蹤器。這次能與路遙聯系上,全靠了他之前的心機,不過也將他的“小動作”徹底暴露了。

    果然,路遙一點也沒有生氣的跡象,反而松了口氣︰“沒關系。”

    她相信沈玉不會傷害她,並且十分慶幸沈玉留了一手,如果他真的出事,她才會傷心欲絕。

    沈玉眨巴眨巴水潤潤的狐狸眼,又害羞似的鑽進了路遙懷里。

    他想跟路遙提議先締結道侶契約,但摸了摸肚子,又慫了。還有一個秘密可怎麼辦喲。

    算了,等到時候靈胎孕育出來,陸姐姐想甩他都甩不掉了,沈玉為自己的機智所折服。

    路遙沈玉兩人劫後重逢甜甜蜜蜜時,她懷中的兩只小家伙迫不及待地竄了出來,一眼就看到陣法中央端坐的女子,兩眼一亮,立即撲了過去。

    “師叔祖!我們終于找到你了!”感受到白七七強大的血脈威壓,兩個小家伙激動得不行。

    白七七低頭看著在她面前蹦的兩只五尾狐,眨了眨眼。

    雖然感覺到兩個小家伙血脈相承,十分親近,卻不認得。

    她伸出一條狐尾好奇地逗了逗他們,低頭問道︰“你們認得我嗎?”

    “師叔祖,是白露族長讓我們來找你的呀!”白麗急忙開口,她嗅了嗅她的氣息,神識告訴她,這就是她和弟弟要尋的師叔祖。難道師叔祖出來太久,已經不記得自己的家了嗎?

    白七七驚喜地感慨道︰“是白姐姐呀!”

    “你們是白露姐姐的小狐狸嗎?”

    一旁親熱的路遙二人終于發現了其他人的存在。

    路遙尷尬不已,嫣紅一下從脖子漫上臉頰,牽著沈玉上前,恭敬地問候道︰“見過白前輩。”剛剛她們的對話路遙听到了,沒想到白露族長拜托她尋找的同族竟在這里遇到,真是十分幸運。

    白七七一邊用狐尾逗著兩個後輩玩耍,一邊打量著路遙一圈,然後生氣地轉向沈玉,質問道︰“你不是說聯系玄清觀弟子嗎?怎麼把你相好找來了?”

    不等沈玉開口,她立即開口︰“你騙我!將我內丹還我!”

    沈玉運轉靈力,手勢一翻,一顆如夜明珠大小的妖獸內丹懸浮在他掌心。

    “還你!”

    而沈玉體內運轉的靈力瞬間為之一空,奇經八脈再次變成空蕩蕩一片,留存不住一絲的靈氣,臉色一下變得慘白,整個人都虛弱了很多。

    路遙趕緊接住少年搖搖欲墜的身軀。

    見此情景,她目光閃了閃,沈玉可用妖丹,那她的金丹是不是也可以?這念頭驟然出現在腦海中。

    白七七收回了自己的內丹,臉色這才好轉。

    還好內丹回來了!不然這陣法她支撐不了多久就要破了,到時候仙魔兩界裂縫擴大,後果不堪設想。白七七一心求仙問道,斷然不會讓這種危害蒼生的事情發生。

    “還有,我可沒騙你。路姐姐就是玄清觀的弟子,你有什麼事跟她說就好了。”見白七七生氣不理他,沈玉這才不緊不慢地開口道。

    “你是玄清觀弟子?你可識得凌霄子?!”白七七聞言,立刻問道。

    “正是師尊。”路遙恭敬回道。

    不管是看在雪狐族的份上,還是幫助沈玉一事,路遙都對這狐妖並無惡感。

    白七七眼眸一亮,一听到凌霄子的消息,半點不疑,立刻倒豆子一般將這元清秘境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路遙。

    此處正是當年玄清觀先祖修補縫隙的天柱山底,這陣法之下就是那九九八十一根天柱。而白七七所在位置正是那關鍵陣眼處,原來放置著修真界至寶混元珠。

    當年,她為找地方療傷躲進了元清秘境的天柱山底。卻被天道宗宗主容景擾她清修,白七七與他大戰一場,只恨那容景太過奸詐狡猾,奪走了混元珠。迫不得已之下,白七七只能以身為眼,鎮守此處一千余年。

    這天柱山中的靈脈珍寶早已被她吸收,治療舊傷,不停修補陣法而消耗一空,導致天柱偏移的情況愈發嚴重,因而秘境內魔氣傾泄,就連秘境都提前開啟了。如果再不將混元珠歸位,那麼她也阻擋不了裂縫的擴大,最終整個秘境都會被魔氣侵蝕殆盡,修真界亦不可幸免,屆時修士的生存更加艱難。

    听到白七七一番聲情並茂的講述,順帶咒罵容景不是人,誤她大事,害她耽誤千余年。

    路遙見白七七激動的模樣,覺得她更像是對容景耽誤她時間生氣,而不是貽害眾生。

    白七七的說法正好與臨行前掌門的解釋一致,對著白七七行了一大禮︰“白前輩大義!這次弟子們正為此事而來。我這就告知師姐他們,一同商討此事。”

    路遙當即就給玄靈子傳訊此事。

    而玄靈子沈清歡一行人早在路遙不管不顧跳下死亡之淵之後就趕來了。

    就在沈清歡等得上火也想跟著往下跳時,玄靈子終于收到了路遙的消息。她感受到周圍出現了許多陌生的氣息,見此,微微一笑,並未阻止。

    眾人在得知路遙與沈玉平安無事後紛紛松了一口氣,緊接著卻是得到了一個重大消息,天柱之山找到了!竟在死亡之淵底!

    接收完路遙的傳訊符,玄靈子目光深沉,繼而將情況告訴了所有弟子們。

    “天道宗怎麼敢?”沈清歡面沉若水,表情凝重。

    她不敢相信有人竟為了追求所謂的飛升置修真界眾多生靈于不顧,罔顧道義,罪不可恕。

    其他人也憤怒不已,握緊了拳頭,恨不得將天道宗那些道貌昂然的家伙們碎尸萬段!

    “他們太過分了!難怪這麼多年一直肆無忌憚地欺壓我們!”

    “天道宗行事一直都蠻橫霸道!”

    “這樣下去,我們所有人的前途豈不是都要陪葬給他們?”

    “那現在怎麼辦?”有人問道。

    那容景千年前為突破修為,壓低修為偷偷潛進元清秘境,鋌而走險盜取了混元珠,現在早已成了一宗宗主,他們根本無法取得混元珠。

    “我們聯系不上天道宗宗主,不過他們弟子聯系的上。”玄靈子勾著唇道。

    每個宗門都有自己秘密聯通外界的手段,一路以來元清秘境內的情況玄靈子都告知了師尊,想必天道宗弟子也一樣。

    他們只需要捉住天道宗弟子傳遞一下消息就可以。

    而在她說這話之前,其他偷偷圍觀的修士早已離開。

    其他人見玄靈子師姐胸有成竹,便應聲道︰“是,師姐。我們這就去將他們抓來!”

    小弟子們熱血沸騰地去了,玄靈子對著沈清歡徐酒笙二人道︰“你們跟著,看著他們點。”ヾ思ヾ兔ヾ網ヾ文ヾ檔ヾ共ヾ享ヾ與ヾ在ヾ線ヾ閱ヾ讀ヾ

    沈清歡徐酒笙二人對視一眼,拱手道︰“是,師姐!”

    最後,只剩玄靈子帶著數位弟子等候在死亡之淵上以備接應路遙。

    玄清觀所有弟子齊聚死亡之淵,其他進入秘境的門派修士不可能察覺不到,在玄靈子與眾弟子商討之時就被眾人所窺覺。因此,這修真界被魔氣侵蝕的真相不到半日功夫就傳播開去,各派弟子們紛紛給秘境之外的自家掌門或長老傳訊,一時間整個修真界嘩然,天道宗一下成為眾矢之的。

    甚至有人叫囂著要上天道宗找容景給個說法,然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天道宗再怎麼內部腐朽敗落,畢竟是修真界第一大宗,這麼多年供養的大能修士無數,一時半會兒倒是無人敢輕舉妄動,只能逼他交出混元珠,不然大家跟著一起完蛋!

    密鏡外的氣氛劍拔弩張,一點即燃!

    而秘境內,沈清歡一行人還沒動手,就被容垣主動找上,告知沈清歡︰只要路遙親手了結沈玉這個魅族妖孽,混元珠他雙手奉上。

    她面沉如水,立馬告知了玄靈子。

    而天柱山洞穴中,路遙正小心翼翼地治療著沈玉的傷勢,神識掃視著少年體內的千瘡百孔,路遙後悔沒早殺了柳如眉。

    當接到玄靈子的消息時,听到容垣的要求,路遙失手捏碎了手中的玉符。

    她怒到極致反而異常冷靜,她抬手摸了摸時刻不停吃東西的乖巧少年,柔聲道︰“小玉,你先在這兒等我,我去去就回。”

    “你去哪里?我也要去!”沈玉騰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

    陸姐姐是要見容垣那個賤人嗎!!不行,他不能讓她一個人去!那家伙太陰險了!

    想到這里,沈玉眼中紅光一閃,殺意盡顯。

    路遙卻不同意,如今深淵之上形勢混亂,沈玉現在修為盡失,她怕自己顧不上時沈玉出了意外,他留在這里比外面更安全。

    沈玉不敢不听路遙的話。

    “好!路姐姐小心!我等你回來。”沈玉撲閃著長睫毛,乖巧地答道。

    “小玉,你放心,路遙是凌霄子的徒弟,她肯定不會輸的!”白七七安慰沈玉。

    沈玉郁悶地點點頭。

    他摸摸自己的肚子問白七七︰“我餓了!你有沒有靈食?”

    白七七定定地看了他許久,突然開口︰“你腹中有東西!”

    沈玉一愣,沒想到竟被這狐妖看出來了。

    “噓!這是秘密!”

    自從丹田受損,沈玉每時每刻都感到無比饑餓,在路遙為他療傷這幾天,他吃完了一大半路姐姐為他準備的靈食靈果,饑餓感卻沒有絲毫減輕。

    他知道是腹中靈胎無法從他丹田中獲取靈力所發出的警告,他不敢告訴路姐姐,怕路姐姐比他吸收了這團凝聚著他生命精華的無比精純的靈力,治愈他的丹田。畢竟在它還未凝神之前,其神效堪比天才地寶。

    “我這兒只有幾塊靈石。”

    死亡之淵上,眾人望著突然出現的路遙激動不已︰“路師姐,你沒事太好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侶是個心機boy[修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