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到六零養反派崽崽[穿書] > 第535章 反派救急

第535章 反派救急

作品:穿到六零養反派崽崽[穿書] 作者:無尾北北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535章

    “哎喲喂。(注︰Google搜索“書名+卡提諾”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胡瑤看到徐婉婉臉色的都變了,趕緊從炕上下來扶她。

    “你坐炕上,別急,我慢慢跟你說。”

    胡瑤這才把徐大哥受傷的事說了下,不過她是數次提起了二娃的藥,和曾經的向南竹的腿。

    “二娃之前就給他爸留了不少的好藥,現在徐大哥身體已經在恢復了。過幾天,你就能見著人了。”

    徐婉婉斜躺在炕上,輕輕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

    不過就在胡瑤想著,怎麼說徐大嫂的事時,徐婉婉又慢慢地從炕上坐了起來。

    她斜了下嘴角,“我那個大嫂呢,她什麼態度,有沒有鬧騰著想從家里分錢或分房子?”

    胡瑤輕輕地說,“是分手。”

    “分手?”徐婉婉一下沒听懂了。

    “離婚啦。”還在玩核桃的四娃,舉起他手上烤糊的核桃,不斷地聞了聞。

    “肯定不好吃。”

    胡瑤顧不上理他,而是給徐婉婉倒了缸子熱水。

    “不管怎麼樣,事情已經到這步了,你大嫂現在工作調到市局了,比原來在街道派出所好了很多。你大哥升職沒上去,因為要養身體,也是會暫時停職的。”

    “這一件件下來,你大嫂那樣性子的,會提出離婚也是正常的。”

    胡瑤又提到了那個吳老的事。

    “當初吳老為了能跟現在的媳婦結婚,不也把原來的媳婦弄死了嘛,是直接推井里的。”

    所以說徐大嫂直接離婚,並不是什麼難理解的。

    “有她後悔的時候。”徐婉婉有些生氣。

    不過胡瑤卻覺得她最好別後悔,要不然也麻煩。

    “你哥反正被傷得不輕,之前就是因為她而跟好好的對象分了,現在那女的因為也是當時傷透了,听徐鵬鵬說都失蹤了。”

    現在這年月,一個人換地方生活,很難找著的。

    信息不發達,戶籍並沒有全國互通,一個人消失太容易了。

    “大嫂,你覺得還能找到她麼?”徐婉婉突然問。

    胡瑤搖了搖頭,這是很殘酷的現實。

    “太難了,說不定她也嫁人了呢,可能那個時間造成的傷害,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過去了呢。”

    “總覺得對不住她。”徐婉婉想想就難受。

    “她對我和二哥也都挺好的,我一直以為她會成為我大嫂。”

    誰也沒想到,中間有個截胡的,而且一下子也確實把徐大哥跟他那個前對象,害苦了。

    徐大哥現在對家庭,應該只有責任吧,而那個消失的女人呢?

    “誰又會對她負責呢?”胡瑤也是深有感觸的,知道徐大哥當初沒有自主選擇的辦法。

    “這個閻大花。”徐婉婉用手捶了幾下炕。

    “害人的是她,逼人結婚的是她,現在我大哥這麼難,她又提了離婚。”

    胡瑤只能勸,“她現在還不知道,你家其實還是有不少家底的,以為你們徐家完蛋了,將來一定會拖累她。”

    “其實這樣也好,本來就不是一類人。”

    胡瑤又繼續說,

    “只有相似的人,才能長久地過下去。你大哥就像是開車轉變時有人搭車,但是這個搭車的人並不是對的。”

    “甚至那個前面的對象,也不是對的。誰能保證,她跟你大哥結婚後,踫到這樣的事,不會做跟你現在大嫂同樣的選擇呢。”

    都是不能預料的。

    說了好一會兒話後,徐婉婉的情緒才算是穩定了下來。

    徐婉婉看著胡瑤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

    “大嫂,又麻煩你了。”

    “不麻煩,一家人嘛。”其實胡瑤覺得徐婉婉以後麻煩自己的地方,會越來越多。

    一是徐婉婉肚子要慢慢起來了,肯定不能把她一個人扔家里頭,自己到哪也得帶著她。

    二來呢,也是要帶著她的原因,二娃要號脈。

    雖然四娃算出來了,徐婉婉這一胎會生個閨女,而且還是個眼楮有問題的。

    這種情況,最好就是早看早治。

    而且藥的事,自己還得早備著。

    肯定是得跟系統那整點好藥了,現在平時是盡量不用積分,況且到南邊兒時候,完成了好幾個任務,現在攢了些積分了。

    “吁……”胡瑤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她這口氣還剛吐完,就听到有汽車的鳴笛聲。

    這會兒天色已經下來了,能在自家院兒里這麼整的,就是三娃。

    “大嫂,我回來了。”彭小興回來了,看著像是遇著了什麼事,急得出了一頭的汗。

    “大嫂,我們踫到難處了,我們團長讓我問問你,你打南邊兒弄到的棉花還有麼?”

    胡瑤招呼讓彭小興坐下,

    “你慢點說,棉花還有一些,龐團長要棉花干啥?”

    “北邊兒下大雪了,特別大的雪,物資不夠,現在上面領導給龐團長下了命令,讓他無論如何想辦法,弄到1000件棉衣,1000套被褥和上萬斤糧食。”

    “喲,咱們這也下了雪了,不過並不怎麼大。”

    徐婉婉還出去專門看雪來著,飄著雪花兒,一夜就把村里給蓋成了白色。

    不過就下了一會兒,第二天太陽一出來,村里人又都掃了薄雪,就跟沒下樣。

    “我還以為今年不會太冷呢。”徐婉婉還以為沒想到,再往北邊走,會冷成那樣。

    “嗯,現在已經零下40多度了,比往年冷了10多度。”

    胡瑤一听,確實夠冷的。

    “糧食有,我之前自個兒從南邊就弄到了很多玉米面兒。白面兒肯定沒有的,但是上萬斤玉米面兒我有。”

    胡瑤一直都知道,手上有糧,心不慌。

    而且蕭大商人也經常說胡瑤,就跟個倉鼠似的,不僅是見啥買啥,還買的量很大。

    “太好了,大嫂,你可是救命恩人呢。”彭小興激動得跳了幾下。

    “本來龐團長還想著多找幾個人借呢,真好,大嫂你一個人就都給解決了。”

    不過北邊鬧雪災,而且算是極寒天氣了,這種情況肯定還缺一樣東西。

    胡瑤馬上又問,“缺炭火嗎,他們那柴夠麼?”

    “啥也缺,哪有什麼柴啊,那邊是邊境,石頭多樹少。”

    “別的物資慢慢整吧,我這能有2萬斤玉米面兒,我再給你們一車精煤,你知道的,這種煤又暖和又耐燒。”

    彭小興就知道,沒有胡瑤辦不到的。

    “大嫂,至少能讓他們捱過這一陣子了,有好些老百姓都吃不上飯。那邊還不像咱們這邊,龐團長在部隊整了倆作坊,又養兔子。他們那,不僅能凍死人還能餓死人的。”

    這個胡瑤懂,像龐團長這種的,全國估計也找不出第二家來。

    “嗯,其它的東西,我再想想辦法。”

    胡瑤沒有一下都應了,她得琢磨下這個事。

    “先不能讓別人知道是我捐的,你讓龐團長找個理由,把我遮過去。”

    “大嫂,知道的。”

    做不留名的女英雄,胡瑤已經做習慣了。

    把糧食和煤炭都讓彭小興一股腦先拉走了,而成品棉衣她這沒有,她有大量的棉花。

    不過彭小興當晚就回來了,同行的還有龐團長媳婦。

    “胡瑤,你之前在南邊弄到的棉花,真的還有嗎?”

    之前龐團長媳婦見胡瑤把很多棉花都給了徐家,要為部隊做棉衣的。

    所以她又有點擔心,跟著一塊來了。

    “有的,不過做成棉衣也要面料,我這倒還有面料,不過我沒時間做呀。”

    其實胡瑤有系統之前給的機器,做個上千件的棉衣是沒問題的,但是她根本沒有地方能整這個。

    “噢,那你把棉花和布料給我吧,我組織部隊的那些軍嫂來做。最近天冷,都在家閑著,正好能趕制些衣裳。”

    後院兒菜園子那里,原來住人的兩個小屋,現在全空著了。

    胡瑤剛才就想到了,把棉花和面料都放進了屋子。

    只是不知道能做多少件,她就估算了個大概。

    “嬸兒,就這些,不知道能整多少件。”

    “能整多少是多少吧,而且這些物資過去,暫時救個急,還要靠各地支援呢。”

    連三娃都去幫忙搬東西了,三娃和大娃,比他們幾個大人搬得都快。

    沒一會兒,塞了一車的面料和棉花。

    “你這有治凍傷的藥嗎?”龐團長媳婦正要連夜趕回部隊那邊時,轉過身問了句。

    “我們衛生所沒有備這種藥,現在就讓她用姜湯洗洗外傷。”

    “凍得很嚴重麼?”胡瑤沒得過凍瘡,但是听說是很容易復發的病。

    “她是在北邊部隊呆著的,負責調度的。听她的意思,她這不算大病,他們那得凍瘡的多。”

    龐團長媳婦的臉色卻變了下。

    “我也見過不少可憐人,她那雙手我看著都想哭了,可她就笑著就沒事。”

    “胡瑤,你家老二那有一屋子草藥吧,听說都是好的。”

    胡瑤點點頭,“我之前在南洋的時候,從那買過這樣的藥,其實就是一種放了藥材的擦手油,我去拿。”

    胡瑤趕緊跑回屋,又假裝翻箱倒櫃的,拿出一盒手油來。

    五娃伸脖子看了看,兩只小手和小臉都挨在了胡瑤的手上,然後整個都鑽進了大炕櫃里,也跟著瞎翻騰。

    胡瑤顧不上管她,但把炕櫃的蓋子開著了,怕五娃玩的栽進去出不來。

    然後又叮囑一旁凝眉狀的四娃,

    “別讓小五掉進去了,媽媽去忙一會兒。”

    四娃卻是一臉神情復雜地“哦”了一聲,眼楮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胡瑤手上的那盒的擦手油。

    系統用500積分換了一盒擦手的,系統給的說明,滋潤皮膚,祛除疤痕。

    胡瑤自己平時就用這個,給幾個娃也用,皮膚被擦得嫩嫩的。

    在她拿著很大一盒擦手油出去後,假裝坐著無所謂樣子的四娃,立即扭著小屁屁沖到了炕櫃跟前,著急地說,

    “小五,快看看,是不是我的奶瓶兒沒了。”

    五娃剛坐在大炕櫃里亂翻,听了四娃的話後,伸手拿到一個新奶瓶就扔了出去。

    四娃緊緊摟著奶瓶,激動得不要不要的。幸福地在奶瓶上用力親了幾下。

    “我的,我的呢?”二娃也趕緊擠過來,他一直覺得,胡瑤藏了不少的好藥。

    不過五娃還真的翻到了大盒子,看也沒看就從大炕櫃里給丟了出來。

    “啊哈哈哈……”

    看到類似的大盒子時,也沒有打開,二娃就舉起來大笑了起來。

    還在炕上坐著的徐婉婉,根本弄不懂這幾個娃到底是怎麼了。

    余妹妹笑眯眯地給解釋著,“高興的。”

    徐婉婉看出來高興的,但是二娃舉著的那個盒子,她想說她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可是看到二娃抱著盒子也親了兩口,想說的話就沒說出來。

    “二哥哥,看看里頭是啥好東西。”

    余妹妹也是時間久了,知道胡瑤這總能弄到好藥的。

    “好咧。”二娃伸手就要打開盒子時,卻听到五娃叫了起來。

    “給我,給我。”

    五娃把大炕櫃翻了個底朝天,沒有翻到什麼,立即就要要二娃手上的盒子。

    二娃也很高興,就把盒子真遞給了五娃,嘴里還是很得意地說道,

    “哎呀,快幫哥哥看看,哈哈……”

    徐婉婉慢慢地躺在了炕上,不忍看著幾個娃的失望。

    連五娃都“嗷嗷”地叫著。

    但是,徐婉婉卻還是沒抬頭看,怕讓幾個娃幾心受到傷害。

    只是,突然出現了片刻的安靜,沒一個娃說話。

    “哈哈……”

    五娃大叫了起來。

    然後徐婉婉感覺腦袋上有什麼東西飄了下來,她一摸頭上,是個滑滑的布料。

    徐婉婉當然知道什麼了,她還有好幾條呢。

    胡瑤給的,說這個很好穿,比他們穿的那種大的方褲衩子舒服多了。

    徐婉婉又慢慢地坐起來,轉過頭看到的是頂著滿腦袋小褲褲的五娃,站在大炕櫃里“哈哈”大笑。

    二娃和四娃的表情都凝固了,還有一旁的余妹妹,都張著小嘴兒,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啊,那個,要不都收拾睡吧?”徐婉婉輕聲地說。

    “哇……”

    二娃立即沖下炕,踩著鞋哭著跑了。

    二娃平時是最沒脾氣的,突然大哭了起來,還有點嚇人呢。

    徐婉婉立即跟了出去,本來想勸兩句的。

    可她一出門,就見二娃已經坐在了蕭大商人的腿上,摟著人家的脖子,用很大的聲音說,

    “大老舅舅,我要跟你睡。”

    蕭大商人很無語地點頭,“睡吧,睡吧。”

    反正現在也是一個屋。

    大娃二娃三娃睡得挺大的一個屋,炕特別的大。

    蕭大商人跟他們仨在一個屋,天天熱鬧得不行。

    徐婉婉再看二娃的臉上,哪有一滴淚。

    “你也回屋早點睡吧,小娃子們最愛鬧了。”

    尤其是胡瑤這幾個,蕭大商人有的時候,都覺得自己要不是智商高,都跟不上一個個的表演。

    要說自家的娃,天生的表演系準畢業生。

    徐婉婉听到蕭大商人提醒她早睡時,也是迷迷瞪瞪地回了屋。

    這會兒小徐徐已經睡著了,懷里摟著胡瑤之前給做的男娃的布娃子。

    而且嘴里還嘀咕著,她也不知道都說的是什麼。

    這邊胡瑤把龐團長媳婦送走後,心里頭也是挺沉重的。雖然她給整了上萬斤玉米面兒,但也只是幫個暫緩的忙。

    龐團長媳婦還說道那個負責調度物資的女人,應該經常到處跑,吃不好喝不好的,臉色很不好。

    龐團長媳婦來之前已經給她煮了碗面條,還給打了倆個荷包蛋。

    雖然能做得並不多,但是要是及時把糧食和煤先送過去,還是很解決大問題的。

    胡瑤還有幾萬斤玉米面兒,等過兩天彭小興返回來後,再來拉吧。

    今天一切都太急了,她還沒有好好地琢磨一下的。

    “媽媽,我們再去挖煤吧。”

    讓胡瑤沒想到的是,三娃听到龐團長媳婦和彭小興說的後,主動要求再去海上一趟。

    “先不急,等你們爸爸回來的。”

    大娃卻輕聲地說道,

    “媽媽,我跟老三就能把事辦了。”

    胡瑤伸手摸了摸大娃的小腦袋,這小子越來越懂事,越來越正能量。

    就是膽子過大了,有的時候,讓胡瑤很不放心。

    “我這還有一些呢,等你爸爸回來,我也再琢磨琢磨。”

    胡瑤還是有點怕,現在是龐團長處處給遮掩著,要是他們再弄來大量的煤,就很容易出事。

    要是被人盯著,就麻煩了。

    只是胡瑤不知道,龐團長到處弄物資,很快弄到一大車糧和一大車煤的事,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了。

    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們這地方,什麼時候這麼好弄東西了?

    “我們先給提供幾車,還不能過于頻繁。”

    大娃也忽然覺得更慎重些比較好。

    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是,白老頭半夜被電話給驚醒了。

    本來以為沒什麼事,沒想到卻是非常棘手的。

    “怎麼辦,物資的事肯定是和胡瑤有關的,現在居然有人說是龐團長私藏這些東西。”

    白老頭知道這些都是胡瑤從南洋帶回來的,然後忽然轉了轉眼珠子,笑眯眯地跟黑老頭說,

    “和姓吳的有很大關系,既然這樣,就讓龐團長好好歇一陣子,他不是腳受傷了嘛。”

    “那您的意思是……”黑老頭也是空留一肚子氣,吳家就跟毒蛇似的。

    “怪不得讓魏揚在這邊養胎呢,那是早有預謀了。”

    “你給施老打電話,讓他跟那幾個老家伙說,說我之前去南洋弄回來點物資,留了一些在手里是救急用的。沒想到的是,這麼快就用上了。”

    “您的意思是說,這事都算到自個兒頭上?”

    “當然得算我頭上了,胡瑤不是咱家的嘛。”

    白老頭的兩只眼楮透亮透亮的,很多事心里頭越來越明白了。

    “讓施老把吳孝這小子放了,就說龐團長生病了,年紀大了還不听話,讓吳孝代替龐團長的位置,到這來。”

    “這不大合適吧。”吳老可是知道,這邊部隊現在稍微能解決一點生活問題,全是龐團長頂著一層又一層的壓力,整了作坊,又養兔子和豬什麼的。

    “吳孝這小子,可能現在不會听他爹的,但是卻一定會听我的。”

    白老頭這麼說是有原因的。

    “他得請教我,怎麼能升回京都去呀。”

    吳孝是寧願不升職,也想要呆在京都的人。

    白老頭這麼一整,不僅保住了龐團長,還有胡瑤的秘密,甚至把姓吳的給拉了進來。

    “姓吳的這老東西,以後想要害我還得掂量掂量,搞不好他這個反骨兒子,給他又端點什麼吃的。”

    “哈哈……”

    白老頭忽然覺得挺痛快,原來整人這麼舒服呀。

    “哈哈……”半夜里,睡一半的四娃,突然大笑了起來。

    胡瑤被驚醒後,這才想起來大櫃里還有個五娃呢。

    她那會兒從外頭回來後,就見五娃頂著幾個她的小褲褲在,在炕櫃里轉圈兒。

    而且大炕上,還扔著好幾條她的小褲褲。

    雖然都是沒穿過的吧,但是怎麼看都讓人急。

    把所有小褲褲重新收拾到盒子里後,四娃摟著新奶瓶已經睡著了。

    而五娃卻站在大炕櫃里,瞪著一雙黑又亮的大眼楮。

    “媽媽,這是我的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穿到六零養反派崽崽[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