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女護衛 > 第 24 章

第 24 章

作品:女護衛 作者:卿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到了十月初,朝廷大軍集結完畢開撥在即,禹王府上上下下也沒日沒夜的忙碌起來,為此次出征做著最後的準備。+++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對于此次征討蒙兀,無論是朝野還是民間都投來了極大的關注。達官顯貴也好,文人墨客也罷,甚至是市井的販夫走卒與平民百姓,茶余飯後談論焦點都是與蒙兀交戰的事。他們談論大魏的國富民(強qiang),談論蒙兀的殘暴凶悍,也難免談論此次統兵的幾位主要將領。

    一時間,京城中幾座將軍府邸與禹王府邸,成為了百姓關注的焦點。同時伴隨的,還有在民間急速升起的威望。

    禹王府里的氣氛一日比一日的緊張與肅穆。

    張總管經過幾輪嚴密的排查,當眾揪出並處置了心懷鬼胎之人,震懾了府里上下。各院的下人們愈發的循規蹈矩,無人敢疏懶懈怠,更無人敢心懷異心,府上風氣也肅之一清。

    魯澤沒日沒夜的拉著近百名親兵訓練。越是臨近出征日期,(操cao)練的就越狠,與此同時,他每日也必三令五申嚴明軍紀,嚴厲告誡他們行軍打仗途中違背軍紀的嚴重後果。為讓他們牢記,他特意在練武場上備了刑棍,若他檢查有人背不下來,就毫不留情的以刑棍伺候。

    禹王自也是夜以繼日的忙碌,除了要去六部確認兵器發放、糧草運輸等事宜,還要去營地與主將吳承運一起整頓三軍,每日里要臨近深夜才回府。府上諸事他已無暇顧及,全權交給了張總管與魯澤來處理。

    至于時文修也不得閑,為了練騎術也是豁上去了,每日里除去必要的休息時間,只要胳膊腿還能抬得動,就堅決不肯下馬背。直到大軍出征的前幾日,她方終于結束了這成日被顛的七葷八素的日子,拖著散架似的(身shen)體重新回了明武堂,以待養足幾日精神氣好奔赴戰場。

    此刻還待在明武堂里的護衛,都是遴選失敗被刷下來的,約莫二十幾號人。沒能成功入選進主子爺親兵隊,他們難免有些失魂落魄,尤其見昔日同伴忙忙碌碌的訓練,眼見著就要意氣風發的隨主子爺北征討虜了,焉能不情緒低落精神萎靡?

    時文修見此也無從開解,拿過自己幾個夜里用紅繩編好的中(Z)國結,作為臨別贈禮一一送給他們,以期他們得到小禮物能開心些。

    “這結扣你編的?看不出啊,你手還挺巧!”

    “也就會編這個,旁的樣式可編不了,算不上手巧。”

    見大家喜歡,她很高興,忙指指他們劍鞘示意︰“你們可試試掛佩劍上好不好看。”

    他們就照做試試,果然是好看,只要劍一動,結扣下面的流甦就跟著飄動,看起來瀟灑的很。

    “小時,下值後一塊去酒樓聚一聚吧,算是給你辦送行宴了。”

    時文修知他們是接到禮物感到過意不去想要請她吃飯,聞言就苦笑道︰“不是我不想去,實在是這段時間我大動筋骨,走路都費勁。要不,這頓飯咱先拖著,等打完仗回來,咱一道去吃慶功宴?”

    眾漢子也痛快,都道︰“成,就這麼定了!”

    說到去打仗,他們忽而又有些惆悵與傷感。

    “你們這一去怕得好些年了。”

    “是啊,可能三年,也可能是五年。誰也說不準。”

    離別的愁緒泛上心頭,時文修也不由流(露)出不舍來。

    見氣氛開始沉悶低落,有護衛就盡量語氣輕松道︰“悖  蹦憧墑嗆  勖橇恕T 仍勖欽廡├槐謊∩系模 狗追紫嗷ヲ參孔牛 湊行 痹謖餘闋牛 幢忝環ㄔ謖匠∩轄 α 擔 麼躋材芴付尉 實木綈 D睦鏘氳茫 憔共簧幌斕娜脛髯右 妝恿耍 扇迷勖嗆靡歡偈 洹!br />
    時文修指指自個未消腫的臉頰,無奈的示意他們,她不是不想抽空對他們講,可她那糟糕的騎術不允許啊。每日里泡在南練武場上的時間都猶顯不足,哪里還有時間回明武堂來。

    眾人見她那實慘模樣,也不知是該同情還是該嫉妒。

    “小時,你說主子爺怎麼就選你入親兵隊了?”

    她瘦胳膊腿的都能進,他們五大三粗膀大腰圓的為何就進不了呢?太令他們酸了。

    “主子爺吃飯的時候要听人念讀文章,咱們這群人里,除了董哥外,大概也就剩我識字了罷?”

    說到這,她其實也是有些無奈,他們想去卻去不得,而她不想去卻非點她去。

    眾護衛也不免嘆氣。

    “還是大瓦他們幾個命好,僥幸被選進去了。”

    這次從二三等護衛里遴選出的五十人里,大部分入選的都是二等護衛,三等護衛只有寥寥五人入選。往日里他們可都是一樣的三等護衛,也是一樣的膀大腰圓的漢子,若讓他們承認不如葛大瓦幾個,他們是斷斷不肯的。在他們看來,葛大瓦幾人就是命好僥幸。

    時文修當然不會戳他們的小心思,只是別過臉抿嘴偷笑了笑。

    不過話說回來,得虧平日里與她相處較好的這些三等護衛里,還有幾人入選了親衛隊,能與她一道做個伴。否則漫漫行軍路,周圍都是不太熟稔的人,她難免會有些惶然。

    對了,還有魯海也被選進了親衛隊里。

    想到魯海,她稍稍安心了些。怎麼說,他作為護衛首領的胞弟,也勉(強qiang)算個小小衙內了吧?他的消息肯定比她靈通,若行軍途中有什麼事,也能多少提點些她。

    在時文修收拾行囊為出征做最後的準備時,張總管在大軍開撥的前一日清早,攜帶厚禮親自跑了趟宮中。

    “主子爺君命在身不便前來,遂特意托奴才來娘娘宮里,給您問安磕頭了。”張總管恭恭敬敬的對著淑妃娘娘磕了個頭,高聲道︰“奴才轉達主子爺的話——‘此去一別經年,不能常來探望母妃,兒臣心里著實有愧。天氣漸涼,母妃切記早晚添衣保重(身shen)體,待來日兒臣得勝歸來,再來毓秀宮給您賠禮請罪。惟願母妃(身shen)體安泰,福壽無雙。’”

    淑妃拿帕子擦擦眼楮,傷感道︰“回去轉告你家爺,母妃用不著他請罪,只望他能平安歸來,得勝歸來。”

    “奴才領命。”

    “快起來吧。”

    “謝娘娘恩典。”

    淑妃娘娘讓人給他看座,張總管只將(身shen)體堪堪挨著座的前邊一小塊。

    淑妃問了他主子爺的一些近況,張總管都一一回答。

    幾番問答也不過是虛說著些無關痛癢的事,待殿里靜下來的時候,就到了張總管該起身告退的時候。

    “對了娘娘,奴才還有一事需向您這邊稟告。”

    剛端起茶杯的淑妃聞言就抬了眼,見他面(露)遲疑的模樣,就淡定優雅的將茶杯重新放回原處。

    “我宮里的人口風緊,你可以盡管說。”

    張總管便不再遲疑,迅速小聲說了紫蘭是細作的事。

    淑妃面上優雅從容的神情維持不下,听到最後已是驚怒。

    “可能確定?”

    “確定,寧王派來的另外一細作已暗中與她聯絡,而那位細作當日去曹府報信後就沒再回來,想來是曹家人察覺其暴(露)了行蹤,遂不敢再放他入咱府上。”

    如此就確認無疑了。

    淑妃的手猛一拍桌子,恨聲︰“這個該死的賤婢!本宮待她不薄,她卻敢吃里扒外,真是死不足惜!回去傳話給你主子爺,讓他不必有所顧忌,是打是(殺sha)任由處置。若你主子爺倒不出手,那將她送回我這里。”

    說到這,她美眸里已是一片寒光。

    張總管躬身︰“主子爺說,雖她是寧王的人,但念及她伺候您一場有功,便也就值得留她一命了。此次出征北伐,主子爺打算讓她隨軍,算是對她的懲戒了。”

    淑妃的氣略消︰“倒是便宜她了。”

    說著她搭著旁邊嬤嬤的胳膊起身,不由分說的就往外走。

    “老九不打商量就往毓秀宮塞人,可將本宮放在眼里?本宮這去乾清宮,找聖上討個說法!”

    張總管趕緊阻攔︰“娘娘萬萬使不得!這般沒抓到現行的事,哪里能呈于御前?要到時候寧王爺拒不承認,那該沒法收場了。主子爺的意思也是這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冷處理便是了。”

    淑妃抬出去的腳就收了回來,有些氣憤又有些無奈道︰“真是咽不下這口氣。”

    “娘娘莫要生怒,擔心氣壞了身子,主子爺與十二爺該心疼了。”

    淑妃扶著額頭重新回了座坐下。

    “回去跟你主子爺說聲,此番是本宮看人不清,給他添亂子了。”

    “娘娘萬萬不可這般說,主子爺知您的一片苦心,念著您的好呢。”

    等張總管告辭退下,淑妃冷冷看向旁邊的嬤嬤。

    “這些年來,你們當真一點都沒發現那賤婢的異樣?”

    嬤嬤慌遽的跪下︰“娘娘明察,紫蘭姑娘(性xing)子跋扈,仗著當年有救主之恩,稍有不如意就對底下的宮婢非打即罵。平日里遂沒人敢輕易接近她,如此便難以發現其不對來。”

    淑妃撫(胸xiong)順著氣,閉眸緩著情緒。

    這事真是讓她始料未及。她還當那紫蘭遲遲不來磕頭,只是因跟了七爺而忘了她這舊主的緣故,哪里還料到,這其中還有這官司在?

    真是讓她生生在老七那矮了一頭!

    賤婢死不足惜。

    她猛吸口氣,面上仍浮著暗惱。

    還有那老九,手都伸她宮里了,簡直膽大妄為。

    可偏他如今風頭正盛,她也怕將來是這位主榮登大寶,又哪里敢明著得罪他?

    想到這,她不免心氣一泄,又為自己感到悲哀。

    若不是十二不爭氣,她堂堂一宮主位的淑妃,又何必瞻前顧後,左右顧忌,看旁人的臉(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女護衛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