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快穿〕累了,超度吧! > 婚配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薛家大姑娘從這一處小院子里面出來,急急忙忙來到了二太太的房里,二太太剛伺候完老太太吃飯,這才從榮慶堂里退了出來。+++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看到薛寶釵,二太太臉上帶了慈愛,忍不住問她︰“我的兒,來的這麼早,早上吃東西了嗎?”

    “吃過了姨媽,不用(操cao)心我。我剛才順路去看了看二姑娘。”

    二太太听完之後板起臉教訓她︰“看她(干gan)什麼,她現在病歪歪的,小心你去她面前過了病氣兒。你媽那里就有你陪著說話,你要是有個病痛她豈不是要哭壞,連我也跟著心疼。”

    薛寶釵滿臉帶笑站起來貼著二太太坐了,“姨媽對我好我是知道的,就是因為二姑娘看著不太好了,避免將來這件事兒老太太怪罪到姨媽頭上,所以來勸勸姨媽,早點讓她出閣了吧,就算是不出閣,也要送回東院讓大太太教養,我看著她怕是有幾分不好了”。

    二姑娘病了那麼長時間,二太太並沒有親眼去看,身邊的人瞧了都說不太好,二太太也沒放在心上,今天听薛寶釵這麼一說,頓時想起來這幾個姑娘是跟著自己過日子的,老太太雖然天天帶著她們,但是自己有教養之責,對外都說這幾個孩子是養在自己身邊。

    萬一要是這姑娘病**,老太太那邊無可無不可,但是東院的那個糊涂老爺鬧起來這黑鍋就讓自己背了。

    想到自家老爺那個“端方君子”,佷女病了他是不管,但是如果病**,鬧了出來,到時候自己就算沒錯也成惡人了。

    想到這里趕快拉住薛寶釵的手拍了拍,“好孩子,多虧你替我想著,可見咱們娘倆一條心。我身邊這麼多人,養了這麼多孩子,沒有一個替我著想的。”

    二太太說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趕快打發自己手下的婢女金釧和彩霞,找自己穿過的舊衣裳和用過的舊首飾,要送給薛寶釵。

    薛寶釵不要,二太太非要給,兩個人推讓了半天,最後薛寶釵帶著東西走了。二太太重新收拾了一番去找老太太商量這件事兒。

    婆媳兩個關起門來,老太太就問︰“如今二丫頭是什麼樣子?難不成真的到了油盡燈枯的份上了?”

    二太太當然不會這麼說︰“雖然沒有到這份上,這孩子也不小了,如果是嫁出去之後有個萬一,那也是人家的人了,將來不管怎麼說總有一份祭祀香火。留在咱們家要是就這麼沒了,她將來也沒香火祭祀,孤零零的,也是個孤魂野鬼……”

    白養了十幾年的大姑娘,沒給榮國府帶來一點的好處。

    老太太也听懂這是什麼意思了,她嘆了一口氣,“婚姻這種事兒,一直都是門當戶對,跟咱們來往的都是一些四王八公這種人家,二丫頭她是庶出的,只能找那些庶子。這不是快過年了嗎?你出去和那些夫人太太們說話的時候替她打听打听,她將來日子過得好,也是你做嬸子的一番心意”。

    二太太答應了一聲,又問老太太︰“是不是跟大老爺那邊知會一聲。”

    “這事你不要管,我來跟他說”。

    可是一連好幾天賈赦都喝的爛醉如泥,把老太太氣了一個倒仰,直接傳話給二太太不用等了,讓二太太在外邊打听著就行。

    另一邊劉非讓人把蟾蜍拉了回去,太子和劉非父子兩個人對著蟾蜍盯了半天。

    最後爺倆讓人把(肉rou)割了下來,很多人試吃之後沒事,父子倆就決定慢慢的把這只蟾蜍吃光。

    至于寶劍的事兒,太子微微一笑,“既然人家需要,就讓人家拿走吧。不落在你的那些叔伯手里最好,老爺子那邊也不用去管,過一段時間老爺子就要退位了,到時候怎麼辦還是咱們爺倆說了算”。

    說到這里,太子不準備再聊這件事兒,打算說點別的。“前幾天我跟你娘商量過了,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娶妻生子了。”

    劉非沒什麼抵觸,“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到了這個年紀自然就該辦這個事兒。就是不知道您和娘給我挑的是哪家的姑娘。”

    “還沒決定呢,等為父登基了,就冊立你為太子,到時候必要選高門淑女做你的太子妃。”

    劉非點點頭,低頭的時候(露)出一份落寞了。

    太子也是年輕過的,光看他這個表情就知道有故事,忍不住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看你這臉(色)...是有惦記的人呀,你天天跟在我和你娘身邊,也沒見過什麼外面的女孩子,難不成是親戚家的女孩讓你惦記上了?”

    “也不是,”父子倆(關guan)系好,也沒什麼要隱瞞的。“就是見到那個捉妖的姑娘了,上次她去金鑾殿上取寶劍的時候兒子不是踫到了她嘛,回來之後好幾次做夢都夢見她,想來這就是夢中情人吧”。

    太子一听笑得肚子都疼了,用手拍著椅子的扶手,笑了半天停不下來。

    劉非發現自己的話被親爹笑了,頓時不高興了,“這有什麼值得您笑話的?您今天笑話兒子,兒子將來必定要笑話您孫子。”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哎呦……”太子伸出手抹了抹眼角笑出來的淚水,“果然還是小孩子呀,你說你夢見人家......都和人家做什麼了?”

    劉非的臉頓時紅了,往下的話扭扭捏捏不肯再說,太子多少能想到一點兒,男孩子嘛,大家年輕的時候都做過一些不可言說的夢。

    正要開口,就听見自己的傻兒子說︰“夢見我拉著她的手,我們倆在小巷子里走,一直走一直走,怎麼都走不出來。兒子可著急了,又想去找廁所,可臉皮薄,不好意思跟人家姑娘說。就是夢做完也沒找到廁所,當時夢里光顧著找廁所了也沒心思跟人家說話……”

    太子這次比剛才笑的更歡,不僅笑出了眼淚,笑得肚子疼,甚至笑得姿態盡失想從椅子上滾下來。

    劉非的臉(色)已經黑了,在他的黑臉前,做爹的總算把持住了,收了臉上的笑容,正(色)和兒子說︰“非兒,人這一輩子,會有很多事兒不能心想事成,你在廟堂之高,她處江湖之遠,你們是不會在一起的。”

    劉非以前沒這種想法,但是卻因為听了太子的話,心里有那麼一點點鈍痛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怪。

    “為什麼呀?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總有一刻,你會有一種很清晰的認知。算了,別說那麼多了,說那麼多你現在也不明白。”

    有很多事,明白了道理,但是並不一定能做對。古來那麼多聖賢,他們一輩子經歷了那麼多,總能從他們的經歷里面吸取教訓,可是後來還有很多人會在他們犯錯的地方跟著犯錯。

    而(睡Shui)了一覺的2517,(摸Mo)著空落落的肚子坐了起來。

    “司棋,晚上我們吃什麼?”因為太餓,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姑娘,還沒把飯送過來呢。”司棋忍不住罵了出來,“這一群小婦養的,看見咱們這邊沒有去給老太太請安,就開始捧高踩低”。

    2517認真的考慮了一下,在這個時代來說自己天天躲病沒有去給老大家請安也確確實實是不孝順。而司棋跟著自己也受到了牽連,也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算了算了,你把今天薛姑娘送來的那些東西拿到廚房去,跟她們換換。咱們還有什麼吃的?先準備出來,把這個年過去了再想辦法。”

    2517已經決定要離開這里了,如果年後真的要走,2517更傾向于把司棋帶走。

    也不知道把她帶走是好是壞,外邊的人生活起來確實是很難,但是外邊的世界也真的很精彩。

    2517更擔心的是,假如自己要是完成了任務離開了,留下來賈迎春和司棋兩個人相依為命,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還是找個機會和司棋聊一聊吧。

    那邊二太太的行動並不順利,要說起來榮國府養的這幾個女孩兒都挺不錯的,但是在婚戀市場上的行情並不好。

    拿二姑娘來說,她是賈赦的庶女,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比其他姑娘都好結親。但是賈赦的位置非常尷尬,雖然名義上是家主,實際上過得連旁支都不如。

    三姑娘探春看著風光,她的行情也沒有比二姑娘好到哪里去。他爹官職低,她也是庶女,因為他爹代替兄長出門應酬,有些人看不慣,自然不和他們家來往。看得慣的又比他們家官職低,社會地位也低。所以說,想要嫁門當戶對的高門大戶確實困難。

    二太太在貴婦群中把消息放出去之後,發現沒有人接腔,心想難不成那些當家太太也不願意為家中的庶子就這麼湊合一下?

    這些當家太太不是不願意,而是她們不能一個人做主,婚姻之事最起碼父母都要參與,有些家族里面的老太太也是非常(強qiang)勢,踫到孫子輩的婚事也要(插cha)手管一管。所以結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必是兩個家族互相評估過對方的家世和婚姻雙方的人品才能得出的結果。

    婚姻是結兩姓之好,並且大家都不會主動應話,先派人打听了再說,打听的結果不算好,一個得了病的女孩,哪怕有合適的人家,這會也打了退堂鼓。所以王夫人這邊等于鎩羽而歸。

    老太太得知了這個事實之後,心里面就更不痛快了,不得不承認自己家確實是地位衰敗的太嚴重。如今連自己家的姑娘婚嫁挑選姑爺的余地不多了。

    上一輩兒的庶女,當時哪怕是許配出去也是配的寒門貴子,那幾位姑爺要麼是得了軍功,要麼是在科場拿了進士身份,當時的老太太胡亂選的人家都比現在千挑萬選的好。

    老太太的心理確實不爽,不爽了之後就是遷怒,一把手伸出來五個指頭長短還不一樣呢,更何況是人的心本來就偏著長呢。

    所以老太太不覺得有今天的社會地位是賈政父子的問題,而是覺得錯都在賈赦。

    于是把賈赦叫過來罵了一頓,並且撂下話來,“你這個閨女我管不了了,你給她找個人家嫁出去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快穿〕累了,超度吧!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