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成男主心魔怎麼破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品:穿成男主心魔怎麼破 作者:總攻大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昭昭會懷疑荊沉玉的一切,但不會懷疑他的說話算話。+++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她對書里的他了解非常透徹,很難想象他這種人會出爾反爾,所以這次是真的放開手腳,要大(干gan)特(干gan)一場了。

    這個時候她其實鑽了牛角尖,她的確對書里的荊沉玉很了解,但現在在她面前的,是真實的荊沉玉。

    這是後話,暫且不表,只說那日荊沉玉被她的“我就叫昭昭”搞得非常無語,走了七日才回來,這次回來和以前每次都不太一樣。

    他換下了九華劍宗的劍修道袍,著一身素淡白衣,除了銀(色)的騰雲紋再不見任何痕跡,配上他面無表情的一張臉,簡直像白開水一樣乏味。

    他甚至連發冠都沒束,只用一根樣式簡單的木簪綰起,寬袍大袖地坐下,雙手結印而握,處處體現著他修行的決心。

    昭昭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會,耐人尋味道︰“仙君這副模樣,應該是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的確,這七日荊沉玉不管是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至少不會像上次,被她折辱後擦了半天嘴。

    但他也不理她,抬手便要喚出地火先煉化她,哪怕要用她修行,他也沒打算放緩她灰飛煙滅的速度。

    昭昭看他起手,立刻回想起那次的疼。

    雖然知道他煉化完了吐納吸收時,她能借機緩和傷勢,這種bug他極力隱藏,她也不似那些心魔那麼高調、不開竅、走極端,可以利用起來,不過不管結果如何,她還是不願意受疼。

    她按住了他的手,順勢靠在他身上側目看他,見他眉目不動如山,清淡如水地睨著她。

    說真的,如果不是他五官實力過硬,就他這種表情,真的會很讓人討厭和不耐煩。

    也是因為他生得實在好,哪怕素袍披發,也是冰冷高雅的美人貴公子,別有一番風情。

    昭昭其實也很好奇,他會不會真的能如他所說一樣,一絲信念都不動。

    她抬手去(摸Mo)他的臉,荊沉玉直接轉開視線,不反抗,但也完全無視她。

    她覺得自己大概被當成了擾人的蟲子,除了叫他身上不舒服之外,沒有任何影響力。

    昭昭抿起嘴角,他把她當小蟲子,那她就(干gan)點小蟲子該(干gan)的事。

    她突然扯開了他的衣襟,他今日的寬袍不束腰封,扯開便能看見貼身的里衣,他(胸xiong)膛起伏的肌(肉rou)線條很漂亮,昭昭有幸見過他不穿衣服的樣子,雪白細膩的(身shen)體,流暢自然的線條,是一點都不油膩的男人的身材。

    昭昭柔軟的手去撩他雪白的里衣領子,他手指動了一下,沒反抗,卻被昭昭余光發現了。

    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應。

    畢竟是出生以來這麼多年沒經歷過的事,怎麼可能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對吧?只是她沒發現他的反應在哪兒而已。

    昭昭諱莫如深地往下看了看,有些地方的反應是生理(性xing)的,也由不得人心願不願意。

    荊沉玉走了七天,不知道解決了這個問題沒有。

    猶記得那次匆忙地感受了一下,她穿書之前雖然沒(摸Mo)過真的,可沒吃過豬(肉rou)也見過豬跑,根據她多年的“閱歷”,男主不愧為男主,不管(性xing)格有什麼與眾不同,外設方面都是頂配。

    “荊沉玉。”

    “荊沉玉……”

    昭昭也不叫什麼仙君了,就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那靡靡之音她自己也听在耳中也挺意外。

    原來她會能發出這麼蠱惑人心的聲音,或許是因為男主現在的樣子真的特別能(勾gou)起人的潛力?

    昭昭環著荊沉玉修長白皙的頸項,扭身靠在他懷里,用好奇寶寶的眼神注視他。

    “荊沉玉。”她柔聲說,“真沒反應呀?”

    她騰出一只手戳戳他(胸xiong)口︰“真的任我亂來呀?”

    這一聲聲的“呀”不禁讓人心尖發癢,蠢蠢欲動。

    旁的男子會是那方面蠢蠢欲動,但荊沉玉沒經驗,也不那麼認為,所以他是(殺sha)氣蠢蠢欲動。

    但他還是忍住了,般若劍與他人劍合一,比較不淡定,在天靈嗡嗡作響。

    他人還是非常平淡的,看都沒多看她一眼。

    昭昭笑著靠在他懷里,他身上很硬也很冷,她靠得很不舒服,但特別興奮。

    恐怕是心魔體質在作祟,可以在宿主身上為所欲為,讓她有種難以抑制的本能渴望。

    這種渴望讓她變得都不像自己了。

    原本還有些克制羞恥,打算慢慢來,但這渴望上頭,昭昭想了想,也沒特別控制,順應本心地仰起頭,潔白整齊的牙齒輕輕咬了咬他的下巴。

    荊沉玉猛地低頭,表情還是那副樣子,但散落的墨發劃過她的臉頰,她迷蒙地眨了眨眼,捕捉到他唇角細微飛快地抿了一下。

    昭昭將手掛在他脖頸上一用力,拉著他倒下,很快就成了他上她下的(曖ai)昧姿勢。

    荊沉玉想起來,到這里他終于給點反應了,昭昭怎麼可能放過。

    勝利就在眼前,如果能听見荊沉玉親口認輸,穿一回書也算沒白來。

    “去哪呀?”

    昭昭音調婉轉地問他,又把他拉下來,他下巴上還有她咬過的痕跡,泛著薄光的水漬,她輕輕給他擦掉。

    荊沉玉直視她,眼神看不出有什麼變化,昭昭也不急,擦完就順著力道將他拉得更往下,垂下眼睫,睫毛呼扇呼扇地看著他的唇。

    “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她低喃地說完,就輕輕咬住了他的唇。

    荊沉玉渾身一僵,還真要感謝昭昭的提醒︰記住自己說過的話。

    記住。

    記清楚。

    時時刻刻不能忘記。

    荊沉玉眼前是昭昭,唇上是昭昭,鼻息間是昭昭的氣息,周身被昭昭包圍,唯有腦海中是一片靜土。

    太上清靜經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默念,他不躲她,卻沒給她任何多余的回饋。

    他像冰雕塑成的美人,冷硬而死板。

    昭昭真不知該夸他是個真男人呢,還是說他真不是個男人。

    好像他真的說到做到了,不管她做什麼都不動一絲心念,任她為所欲為。

    昭昭莫名有點氣餒,她就這麼沒有魅力?

    她都這麼豁出去了,他就這??

    就這??

    昭昭是個非常不服輸的(性xing)子,既然對他為所欲為他沒反應,那好。

    她突然松開他,推開他下了冰床。

    荊沉玉即刻後靠許多,與她拉開距離,平淡的眼神快速掃過她。

    昭昭深呼吸了一下,對他做什麼都沒反應的話,那就只能從自己身上找辦法了。

    與此同時,九華劍宗聚集的眾仙家也快要離開了,昭昭是真的沒太多時間了。

    屬于天師宮的客院里,燕輕雀從張天師房間出來回到自己院落,燒了張魁罡符舉目遠望,定定看著無上峰的方向。

    還是在那兒。

    他一路趕來九華劍宗,符一路給的方向也是這里,之前見過的那只實力不俗的魔就在這兒。

    無上峰是劍君荊沉玉所在的地方,哪怕那只魔再厲害,也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藏匿。

    只有一種可能,劍君和他一樣,想要或者已經在飼養什麼魔。

    這听起來很荒謬,但燕輕雀很相信自己的符,她身上有他的念,他不會弄錯。

    “大師兄。”

    有師弟在喚,燕輕雀收了符火,掛上和善的笑應道︰“何事?”

    ……

    無上峰太素宮,荊沉玉真身盤膝坐于八卦結界之中,神識都交于靈府。

    靈府內,他距離昭昭不近不遠,昭昭不再上前,不再對他做什麼,可她變得更麻煩了。

    “你……”

    他一言難盡,迅速轉開眼,再次被提醒——

    “荊沉玉,記住你自己說過的話。”

    荊沉玉(薄bao)唇微動,片刻後面無表情地轉了過來。

    昭昭褪去了外衫,摘下了束發的芙蓉玉簪,用玉簪的芙蓉花一點點挑開她的衣帶。

    她穿了好幾層,一層一層地挑開褪去,荊沉玉靜靜看著,手下慢慢抓緊了衣袖。

    只剩下最後一件了。

    修道之人結了金丹,金丹會化為一種形態居于丹田內,荊沉玉的金丹化形就是冰芙蓉。

    那芙蓉花像是代表著他,(勾gou)住了昭昭最後一層里衣的衣帶,就要挑開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穿成男主心魔怎麼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