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二十八章 自作自受【一千二加更】

第二十八章 自作自受【一千二加更】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小無從下午開始是強推榜的推薦,所以這幾日會加更很多哦~月底了,領著荷花跟大家求粉紅~~下月一號上架,也要求小粉哦~~

    ***=======》《=====***分割線***=====》《=======***

    二月初四一大早把博榮送走之後,方氏就在屋里坐立不安,做什麼都做得亂七八糟,干脆丟開手讓茉莉去收拾,自己坐在炕上看荷花哄著栓玩兒。79閱.

    陽升得一人多高的時候,門外似乎有什麼動靜,茉莉探頭進屋嚷道︰“娘,姥娘和二舅來了。”

    方氏聞言一愣,荷花就已經溜下炕跑了出去,片刻後又被她姥娘抱回屋來,“外衣都不穿就出去,看凍病了讓你娘著急。”

    “娘,你咋來了,也沒提前給個信兒。”方氏看見娘家媽,這才覺得是真實的,也趕緊起身下炕,“快把荷花擱下,這丫頭瞧著瘦小,最近飯量見小,人倒很是沉了不少,看累得你膀疼。”

    “你都分家了,我來看閨女啥時候來不行,還給啥信兒!”荷花姥娘嗔道,又在荷花的臉上親了一口,放下她上炕去看栓,“我的寶兒啊,還認不認得姥娘。”

    說話間把牲口拴好了的方二哥也扛著博寧進屋來,笑著說︰“娘听說你們分家了,趕緊把家里富裕的家伙什兒都收拾了,原本前兩日就要來,又怕耽誤博榮念書。今個兒天好,娘說博榮去城里你肯定心里鬧騰,我們過來也能跟你說話排解排解。”

    方氏趕緊張羅中飯,剛說打發茉莉出去打酒買肉,方二哥攔著說︰“還用得著你忙活,酒菜啥的都從家里帶來了,你就消停的陪娘說話,我去把那野兔收拾出來。”

    听說有野兔,荷花趕緊套上衣服,套上鞋就跑出去看熱鬧,博寧正在院里抱著兔亂跑,被茉莉呵斥了也不當回事。

    方二哥是個好脾氣,抄著手站在一旁笑著看她們吵鬧,等博寧玩兒夠了,才找了個盆擱在地上,拎起兔的後腿,眼疾手快地用刀背兒敲在兔的鼻梁上,頓時鮮血噴涌而出,不一會兒兔就伸腿斷氣兒了。用個麻繩拴住兔的門牙掛在杖上,用刀在脖頸處割開,像脫衣服似的,兔皮就被完整地剝了下來。他把兔皮掛在杖上晾著,開始開膛破肚的收拾兔。

    方氏指使荷花去把楊氏叫來,然後說︰“娘,你們坐著聊,我出去拾掇飯。”

    荷花姥娘招呼楊氏上炕坐,然後笑著說︰“上回美娟回去說起給梅說親的事兒,我就在村里給留意著,她嫂上次回去說親家你瞧上的那幾家,我也都去尋訪了尋訪,幾個後生倒都是好的,不過咱嫁閨女也得看親家不是,若是攤上個惡婆婆,那不是糟踐自家閨女。村口王大那家,是個寡母領著獨,男人都去了十來年,脾氣古怪得稀奇,鄰里鄰居有個磕踫都能罵上天夜……”

    楊氏聞言趕緊擺手︰“那可不行,那可不行,我當時就說,寡母帶兒,肯定麻煩多,那媒婆說老吃齋念佛,最是個和善人兒,而且是獨以後沒人爭家產,當真是睜眼說瞎話。”

    “媒婆可不就是這樣,一張嘴分兩面,騙了男方騙女方。”荷花姥娘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剩下的兩家都是好的,方姓那家日過得殷實,就是家里人口多了些,但是一直和和氣氣的,村兒里沒听說過他家吵架拌嘴。另一個譚家是外來的,老兩口都是本分的莊稼人,前年的時候老頭沒了,如今家里大兒已經成親有了娃兒,閨女也定了親,就剩個小兒在家念書,眼下的日瞧著緊巴點兒。”

    “眼下日咋樣也不能全做數,日還不是人過出來的。”楊氏心里是有些屬意那個讀書的後生,但是又覺得不踏實地問,“親家,你說那個在家念書的後生,年紀也不小了咋不去考秀才?”

    “親家你咋糊涂了,他爹前年沒了得守孝,匿喪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兒,二十七個月,剛好就誤了今年的童生試。”荷花姥娘道,“其實若是按我說,親家你就跟我家去,我領你各家都去串個門,是好是壞的自個兒瞅瞅,你也就安心了不是?願意住就在我家住幾日,想回來我讓老二套車把你送回來,啥都不耽誤(詭刺全文)。”

    楊氏听了這話覺得在理,畢竟听人家怎麼說,她心里都覺得不踏實,還是自己去瞧瞧為好,就點頭道︰“那我也不跟親家客氣,到時候少不得還要麻煩你家老二。”

    方二哥的手藝好,一只肥兔被他收拾得妥妥帖帖,中午時候炒了個干煸兔肉下酒,剩下的那砂鍋炖了個紅棗兔肉煲,女人和孩們也都吃得歡喜。

    結果還沒到傍晚就開始起風,坐在屋里就听得那風聲呼嘯著,卷得院兒里東西發出各種怪響,方氏把娘和二哥留下來住了一晚。第二日上午,楊氏果然跟著荷花姥娘一道過去。

    楊氏下午回來之後也顧不得回家,直接鑽進方氏屋里眉開眼笑地說︰“還是你娘說得不錯,那個後生果然是個好的,原以為讀書人都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結果去他家的時候,正跟院兒里收拾大車呢,一問才知道居然還會木匠活,瞧著模樣也是個干淨體面的,他娘是個干淨利落的老,哥嫂沒瞧見,但是那個妹妹也靦腆安靜的,家里里外都收拾得是個過日的樣,我尋思著若是能說妥實是不錯,就是怕人家覺得兒要奔前程,瞧不上咱家。”

    方氏聞言笑著說︰“這回博凱和博寧都去童生試,說不定幾個月之後娘就有兩個秀才孫了,到時候誰敢小瞧咱家。”

    楊氏被她這幾句話說得心里舒坦,也舒展開眉眼笑著說︰“若是真能這樣那敢情好,原本我娘家兄弟就是個出息的,十二就考中了秀才,可惜打小從娘胎里帶出來的病,還沒娶親就撒手去了,我娘為此病在炕上,沒多久也跟著去了(醫道官途全文)。若是當初能好生的,這會兒也能光耀門楣了。”

    “娘,都是過去的事兒了,以後你孫兒爭氣,照樣給你長臉提氣。”方氏忙岔開話題問,“我早晨听說老媳婦身上不舒坦,我跟娘一起過去瞧瞧。”

    “理她作甚,她哪天舒坦過?”楊氏根本沒把這話當回事兒,劉氏一天鬧個兩次的不舒坦,也只有老那憨被她唬得團團轉。

    “是梅過來說得呢,怕是當真不舒坦。”方氏兩下把手里的最後幾針繡好,咬斷了線頭起身兒,跟楊氏一道走了。

    栓躺在炕上自己吐著泡泡玩兒得正歡,荷花懶洋洋地趴在旁邊瞅著,見他若是口水吐得多,就拿著絹伸手給他擦一把。

    中午的時候,茉莉給栓熬好了糊糊,熱了天剩下的兔肉煲,又熱了餅和餑餑,但是左右都等不到祝永鑫和方氏回來,見栓餓得直哭,只好自個兒喂栓,打發荷花去找爹娘。

    荷花跑到主院才知道,劉氏剛剛小產了,正在屋里哭得呼天搶地,祝永鑫陪著老蹲在院里抽煙,方氏似乎還在屋里忙活。

    梅把荷花攔下不許她進屋,說里頭血煞對孩不好,荷花听到楊氏在屋里罵︰“……自個兒髒心爛肺的,我給錢讓你去買窗戶紙,你只想著怎麼昧下幾個錢兒,買的那下等的東西,如今大風吹開受凍沒了孩,你還東扯西賴的,咋恁有臉?”

    劉氏扯著破鑼嗓一陣瞎嚎。

    方氏出門倒了一盆血水,又回屋去勸道︰“娘你消消氣,弟妹這會兒心里肯定更不好受,再怎麼說也算是小月,哭大發了傷身體(最新章節)。”

    誰知劉氏竟然把矛頭轉向了方氏,嗷嗷地哭著罵道︰“肯定是你家栓命硬,把我那沒出生的兒克死了,乖兒啊,娘對不起你,娘命不夠硬,讓人家把你壓死了啊……”

    荷花在外頭听得正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趁著梅不注意就沖進屋去,撲面就是讓人作嘔的血腥氣,她也顧不得捂鼻,沖上前去張嘴 里啪啦地說︰“娘你管她做啥,你以前做的那些個蛋羹、醋溜菘菜啥的,就當都吃進狗肚里了,不對,吃進狗肚那狗還知道對你搖個尾巴咧,嬸這倒好,恨不得撲上來咬你一口。如今已經分了家,你管她是你心好,你不管她也沒人能說出半個不字兒,吃苦受累還連個好話都落不著,你說你圖啥?咱回家去,大姐做好飯等你咧!”

    方氏心里有氣,也沒攔著荷花的發作,自個兒就著水盆洗淨了手,抱起依舊忿忿的女兒對楊氏道︰“娘,那我先回去了,有啥事兒你再讓梅去喊我。”

    楊氏也不管劉氏還在炕上哭嚎,把方氏送出門低聲道︰“她那人啥樣你也知道,丟開手不管她就是了,別自個兒上火生悶氣,栓如今還得吃奶,你若是上火那孩該鬧病兒了。”然後又伸手捏捏荷花的臉蛋兒,“你個小丫頭片,平時瞧著蔫吧,這小嘴巴恁利的,以後還不得跟你小姑一樣潑辣。”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