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三十六章 斷了這門親才好

第三十六章 斷了這門親才好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沒加更完的章節繼續加,新書上架求訂閱求粉紅!!

    =======》《=======

    方氏從娘家回來之後就對楊氏說︰“娘,放寬了心吧,這親事應該成了!”

    楊氏聞言大喜,她是當真很喜歡上回見過的那個後生,听了方氏這話高興得直念阿彌陀佛。79閱.

    果不其然,清明節過後不久,方莊那戶人家就遣了媒婆過來換了庚帖,說趁著春耕前先去掐算個八字,梅開始著手繡自個兒的嫁妝。

    與這個好消息相伴而來的是一場珍貴的春雨,雨過天晴之後,大地徹底地回暖並且晴朗起來,一直灰褐色的山頭上萌出深深淺淺的綠,空氣中彌漫著鮮嫩的草木香,靜下心來都似乎能听到植物萌發抽節的聲音,村里各家各戶都開始忙著春耕播種。

    祝家就一頭耕牛,這時候就成了搶手貨,最先用的自然是老祝頭和祝老四,老大和老家就開始天天吵吵嚷嚷地爭奪起來。

    荷花家的草棚里的蜀黍苗兒長得好,祝永鑫有些後悔沒有把種全都拿去育苗,但後悔藥是沒處可吃的,听荷花說育出來的苗兒還要再等七八天才能移到田里,就也懶得跟他們爭耕牛去搶那幾天的時間。

    地里的糞揚散開了之後,祝永鑫就沒什麼事情可做,背著手站在田埂上看見旁人家都在忙碌。最後閑得著實無聊,本想撮了草木灰去揚田,但是卻被荷花攔住,說地里積了糞就不該再加草木灰,要過些日追肥的時候放。

    若是擱在平常,祝永鑫肯定會對此不屑一顧,這麼多年的莊稼還不都是這樣種的,哪里加了糞就不能揚灰。不過自從育苗眼見著就成效顯著,他就漸漸開始重視荷花的意見,雖然只是因為他相信書里的道理,但好在做事之前都會先去問問荷花,書里有沒有講過這個。

    老大和老家為了耕牛爭了兩日,直到老祝頭那八畝肥田都耕好了,才總算是勉強議出來章程,說定是上下晌地輪流用,結果又為了誰少給飲水加料、誰又用得狠了吵得不亦樂乎。

    相對于前面的吵鬧,荷花家里倒是過得安穩平靜,院里的土炕清明前就已經壘好,連燒了日把潮氣都驅散出去,上頭擋雨的草棚也搭了起來,方氏把拌了糞料的土鋪在炕上,從菜窖里拿出去年專為留種放著的番薯,一個疊著一個斜坡狀地擺在炕上,最後在上頭鋪了約莫一寸厚的沙,剩下就是每日燒炕撢水照料著就是了。

    借著方氏生番薯秧的地方,荷花把那譚婆拿來的洋芋都切塊處理過,然後埋在土里等待發芽,見祝永鑫閑得發慌,就叫他在院里給自己開了兩小塊兒地,打算一塊種洋芋,另一塊種些旁的東西當作實驗。

    老大和老家還沒用完耕牛,方二哥就趕著牛車拉著荷花的姥娘過來幫著春耕,見荷花家里育苗的棚,兩眼發光地圍著轉了半晌,纏著祝永鑫教他是咋弄的。

    祝永鑫把大舅哥推給荷花招呼,自己直接拉著牛就下田去了。

    春耕要一淺二深淺地犁上趟,祝永鑫把地里早就揚好的糞和土都犁得勻實了,先把該下種的全都忙完,這才跟荷花商議移苗的事兒。

    荷花看著蜀黍已經長成有五、六片葉的半高小苗,心里也滿是忐忑和不安,移栽是育苗最後的一個關卡,移栽的成功與否,對于今後的收成的影響是大的。她一直掐算著日,在犁好地之後又壓了兩天,听祝永鑫說這兩天怕是要有雨,這才抓緊時間把所有的幼苗都移栽到了田里。

    老天似乎听到了荷花的祈禱似的,移栽後的次日就下起了綿綿的春雨,遠處的山、近處的屋,全都在細雨中朦朧模糊了輪廓,天地間一片氤氳。荷花趴在敞開的窗戶前,任由細弱地雨絲不時掃過自己的臉頰,看著外面陰沉昏黑的天氣都覺得打心里往外地高興。

    村兒里的春耕搶種又持續了幾日,基本連勞力最少的人家都已經順利的播種,祝老素日就是個干活偷懶的,劉氏也是跟他一樣的偷奸耍滑,如今分開單過,他們兩口對地里的活計竟然都很是生疏,連壟溝都犁得七扭八歪,一斜著就下去了,跟旁邊老大家里整齊的壟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寵魅全文)。

    荷花跟著茉莉下地給干活的人送飯的時候,過看到這樣的情形忍不住笑著編排了一句說︰“老大勤,老懶,老大犁地齊如尺,老犁地一溜歪。”

    結果這兩句姐妹倆之間玩笑的話,不知道怎麼竟然在一天內就傳遍了整個村,老祝頭原本天天在地里忙活也沒管過兒家里,听了這個順口溜之後特意跑去看看,只瞄了一眼就差點兒氣歪了鼻,回家拎著老的耳朵就是破口大罵︰“莊稼人干不好莊稼活,犁地犁成那樣你也不嫌丟人,你說你還能干點兒啥?”

    劉氏見男人被罵,輕聲咕噥道︰“若不是因為大哥家把耕牛用得狠,也不會犁得這麼一歪斜的,牛使不上力氣我們又沒法……”直惹得老祝頭回身要打,劉氏這才閉了嘴不吭聲。

    村里村外到處都能見到黑褐色裸露的田地,唯有荷花家的幾畝蜀黍已經舒展著幼嫩的葉,惹得村里人都駐足張望,私下里也都是議論不休。只不過大多數人都還是持著觀望態,更是有那起氣人有笑人無的,在人後說一些拈酸的話。

    要說起相似,祝永鑫跟老祝頭最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兩個人都對土地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熱忱和投入。自從開春之後,祝永鑫基本除了吃飯和睡覺,整個人都幾乎長在地里,薅草、追肥、松土……他似乎總是能在地里找到活計忙著。

    博榮如今也扛著鋤頭下地著干活,原本只捏筆桿的雙手,沒今日就開始生出薄薄的繭,他自己不當回事,卻架不住方氏在心里偷著心疼。

    四月份的時候,上次縣試過了的童生們要去城里參加府試,考試的那天凌晨,荷花起夜的時候似乎瞧見西屋窗口有人站著,但是定楮一看卻又沒了蹤影,也不知是自己眼花還是什麼,搖搖頭又鑽回被窩(醫道官途全文)。

    過了幾日,方二哥卻趕著車過來,車上還坐著臉色訕訕的博榮。

    方二哥還沒進屋就先嚷道︰“美娟,我和娘說過好幾回,家里日不好或是活計多,就去招呼一聲,啥活還不都給你干得妥妥兒的。你自個兒顧忌多不好意思我也不說啥,但是你不能耽擱孩的前程啊!”

    方氏听說是這事兒,不由得嘆氣道︰“家里這麼多人穿衣吃飯,若不是不得已,誰會舍得自家兒下地受累。”

    “我正要跟你說這事兒,你嫂娘家的小弟這回去參加府試,回來以後說,上回那師爺的問題已經能夠出了最後的結果……”

    方氏聞言不等他的話說完,伸手就抓住他的袖道︰”你快說啊,恁的想急死人啊?”

    “娘,你就放寬了心,大哥肯定沒事的。”荷花拎著祝永鑫幫她改短了手把的小鏟進門,她剛在園里整飭過自己的小園,回屋听到這就笑著說,“不然二舅也不會這麼悠閑自在地跟你說話不是?”

    “那是,還是荷花聰明。”方二哥沖荷花嘿嘿一笑,又扭頭對方氏道,“其實那師爺之所以被抓,就是因為被對頭抓住了把柄逼他下去,他開始沒加理會,後來這不是就出事兒。要說那個師爺也是厲害,這麼多年刮多少東西,送出多少東西,竟都有那一筆筆地記著,城里的大老爺就根據這個,把那些個名單里有的全都排查一遍,如今張榜貼出來名字,說都是這輩不許再考的,你嫂的娘家弟弟因為知道咱們這一層關系,所以還特意細細地看了榜上,壓根兒就沒有你家博榮的名字,我得了消息就趕緊過來給你報信兒(最新章節)。”

    方氏本就著急,被他這一大套話說得更是雲里霧里,氣得直跺腳道︰“二哥,你就說博榮還能不能再去考試?”

    “自然能,再過兩年重新去參加就是了,沒啥大不了的事兒。”方二哥看著博榮瘦削高挑的背影,笑著說,“不是我說啥,你家博榮一看就是以後有出息的模樣,你就等著以後跟著享福吧!”

    “……”方氏盯著博榮最近似乎見瘦的背影,心里尋思著最近是不是家里吃得差,听到二哥這麼說,悠悠地嘆了口氣到,“享福不享福的我不在乎,孩自己以後有出息過的好才是最要緊的。”

    說到這兒方二哥忽然正色道︰“你大嫂家的博凱這回命不好,被抓了個正著,以後怕是讀書這條是走不通了,不是做哥哥的我教你落井下石,但你為了博榮的前途,也要少跟她家起什麼瓜葛。”

    听他提起李氏,方氏依舊余怒未消地說︰“誰跟她家有瓜葛,我恨不得斷了這門親才好!”

    說盡在,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