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四十三章 男克父,女克母【三千二加更】

第四十三章 男克父,女克母【三千二加更】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四十三章男克父,女克母【三千二加更】

    第二更~加更求粉紅~~小無的新書月票榜被人爆菊了,親們有票子的都投來吧這個月如果能保住月票第二,小無立誓下個月日更九千

    =======》《=====分割線=====》《=======

    荷花和博寧面面相覷,這回可是兩個人都听到了,誰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79免費閱

    博寧用力咽了下口水,然後問道︰“荷、荷花,咱們要、要不要過去看看?”

    荷花並不信鬼神,但是在這深山老林里突然听到哭聲,也還是覺得後背發毛,不過等她冷靜下來,她就分辨出,那聲音分明是個嬰兒的哭聲,跟栓子小時候哭的聲音差不多,所以她大著膽子,拎起手里的鏟子道︰“咱們過去瞧瞧。”

    博寧心里害怕但是又不想在荷花面前露怯,硬著頭皮舉著扁鏟走在荷花前面,二人一路小心翼翼地來到聲音發出的地方,哭聲越來越清晰響亮,但是卻沒看到半個人影子,博寧這下是當真地害怕了,手里的扁鏟都有些抓不住要脫手。

    荷花心細,低頭看看草叢里,果然在一片濃密的黃花苗子後面,看到一個小包袱裹著的嬰兒,正緊閉著眼楮哇哇大哭,身上皮膚皺巴巴地發紅,竟然像是剛生下來的模樣。

    她沒想到竟然會在深山老林里看到一個棄嬰,頓時目瞪口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博寧推她問︰“荷花,咋辦?”

    荷花低頭看看那小娃兒,若是擱在這兒不管,怕是熬不過今晚去了,但若是抱回家,自家哪里還能在多養得起一個孩子。心里反復地糾結,但是如今已經看到,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說服自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只好上前小心翼翼地抱起包裹,那娃兒小小的一個比栓子小時候還要瘦弱,一到荷花的懷里似乎知道自己脫離了危險似的,頓時就止住了哭聲,嘴巴一張一合地似乎在尋找吃的。

    這下也沒辦法再挖川貝母,于是荷花抱著娃兒,博寧拎著兩個筐子一路的下山去,路上不時有村民對她們投來異樣的目光,還沒走到自家地頭,就遇見村尾的王寡婦,她與方氏向來交好,不過礙于自己守寡在家鮮少出門,每次都是方氏去找她一起做活說話,今個兒是因著五月節,拎著自家包的角黍正往荷花家走,遇到兩個孩子就招呼道︰“荷花,博寧,上山回來了?”

    “王嬸子”荷花和博寧忙叫人。

    “呀,這是誰家孩子?”王寡婦也是有兒有女的人,一眼就瞧出那孩子是今個兒新下生的,臉色就有些微變,皺著眉頭問道。

    荷花一五一十地把林子里遇到的事兒說了,王寡婦听罷念了聲阿彌陀佛,又嘆了口氣道︰“五月初五,毒月毒日,生男克父,生女克母,可這也是條命啊,真是作孽。”

    听了王寡婦的話,荷花才知道為何這個嬰兒會被扔在深山老林里,許是爹娘迷信又不忍心親手溺死孩子,只得丟在林子里由著他自生自滅。

    這個抱回來的嬰兒讓祝永鑫和方氏都頭痛不已,方氏熬了些糊糊喂飽了他,哄著在屋里炕上睡下,這才出來嘆氣道︰“是個男娃娃,雖說瘦弱了些,但是瞧著哪哪兒都沒毛病,哭鬧的也都挺有勁兒的,怕當真是為了那忌諱扔的,你說咋辦?”

    “能咋辦,好歹是條命,都撿回來了還能扔出去看著他死?”祝永鑫的語氣有些不善,說罷就蹲著抽煙不再說話。

    荷花和博寧知道是自己的舉動給家里添了亂,都緊緊抿著嘴唇站在一旁不吭聲,茉莉卻沒祝永鑫和方氏的顧忌,過來就給他倆每人彈了一個腦錛兒道︰“你倆說上山挖草藥賣錢,錢兒還沒見到呢,就先抱回來個賠錢貨,以為咱家是養濟院呢?”

    荷花聞言眼楮一亮︰“養濟院是啥?”從意思上理解,難不成是古代的慈善機構?那說不定也能接收棄嬰,于是也不顧被茉莉彈得生疼的腦門,一把抓住她問,“是不是收留孤兒和流浪漢啊?”

    “你問這干啥?”茉莉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說個清楚。

    荷花沒辦法只能把目光投向祝永鑫和方氏,卻見他倆也都一臉茫然。扭頭看見博榮下學回來,忙問︰“大哥,養濟院是啥?”

    “養濟院?”博榮一愣,不知道妹妹為什麼問這個,但還是答道,“就是京里收養鰥寡的窮人和乞丐的場所,好端端的咋問這個。”

    茉莉已經嘴快地嚷嚷道︰“荷花和博寧上山撿回來個娃兒,也不知是誰家扔的。”又回頭說荷花,“咋,你還打算進京給送養濟院去?”

    荷花被她訓得嘟著嘴不支聲,博榮見狀趕緊護著道︰“你沖她嚷什麼,若是你在林子里瞧見個娃兒哭著,你能當沒瞧見?”

    “我……”茉莉被說的一時語塞,跺腳轉身抱起栓子道,“你們就都向著荷花吧,咱小弟如今都吃不到啥好東西呢,這又添了一張嘴,而且听王嬸子說還是今兒個生的,原本叔嬸的就都說栓子克人,那閑氣還沒受夠嗎?為了個不認識的娃兒再讓人背後戳點,你圖啥?”

    博榮听她這麼說也不樂意起來︰“我圖啥?我圖個心安理得,旁人說啥就那麼重要?礙著你吃還是礙著你喝了?管他們怎麼說,把個剛下生的娃兒扔出去,不是咱家人做的事兒,我寧可背後被人說,也不要一輩子都覺得心里有愧(靈域最新章節)。”

    茉莉被他氣得眼淚都飛了出來,帶著哭腔道︰“對,是我心狠,我就想著自己,我跟你不是一家人行了吧”說罷抱著栓子就哭著跑進屋去了。

    博榮還想說啥,被祝永鑫一眼瞪過去道︰“沒完沒了了,當我和你母親都死了啊?現在就開始擺大哥的架子了?”

    “我……”博榮頓時被他噎了回去,自己明明不是那個意思,但是听祝永鑫這麼說,從小到大的習慣使得他條件反射地閉嘴不再分辯,只得悶悶地忍了這口氣,轉身回屋去了。

    博寧生怕祝永鑫把火氣發在自己身上,抓著方氏的衣角躲在她身後,剛要伸手把荷花也扯過來,就見荷花卻上前幾步道︰“爹,都是我不好,不怪博寧,我倆挖川貝母的時候看見的那娃兒,他問我咋辦,我雖然知道咱家已經快吃不飽飯了,但既然看見了就實在沒法扔下不管,只能給抱回家來了……”

    祝永鑫把煙袋從嘴邊拿開,嘆了口氣說︰“不怪你,你大哥說得對,不管是咱家誰瞧見都得抱回來,咱雖然不寬裕但是也不能見死不救(最新章節)。”說罷抬手揉揉荷花的頭發,“好了,爹娘會想辦法的,進去幫你母親撿碗撿筷子,今個兒過節呢”

    “嗯”荷花去幫方氏擺好碗筷,一大盆角黍擱在當間兒,婆婆丁和曲麻菜洗得翠綠水靈擱在笸籮里蘸醬,大葉芹稍微過水一焯,團成球擰干水分,加上蒜泥、醬油和辣椒面拌了當涼菜,方氏還買了一小塊豬脆骨跟大葉芹炒了給祝永鑫下酒。

    茉莉躲在屋里就是不肯出來,只說自個兒不餓,荷花進去勸了半晌見她就是擰著頭不吭聲,只得敗退出來,換了博榮進去,也不知說了什麼,幾句話就給哄得破涕為笑,抱著栓子出來一起吃飯。

    端陽日這天家家都喝雄黃酒避邪避毒,方氏往手上稍稍蘸了些酒,給幾個孩子涂在臉頰上,嘴里咕噥著︰“驅鬼氣,殺諸蟲。”

    祝永鑫見狀直接把手里的酒盅遞給博榮道︰“都多大了還抹臉,喝一口才最穩當。”

    博榮倒也不含糊,不等方氏反對就咕咚灌了一大口,頓時臉頰通紅,嗆得幾乎要迸出淚花來。

    祝永鑫哈哈大笑,又一把抓過博寧給喂了一口,博寧連嗆帶辣,整個臉都糾結成一團,趕緊抓了個角黍吃下去壓壓(極品女仙最新章節)。

    兩個閨女就不能這麼強灌了,祝永鑫讓茉莉和荷花每人小小地抿了一口,最後又用筷子尖兒蘸蘸酒,塞進栓子一直吧嗒吧嗒地小嘴里,本以為那小子會哭得哇哇作響,沒想到他竟然美滋滋地舔了舔嘴唇,似乎意猶未盡地盯著祝永鑫,似乎等著他繼續喂自己。

    全家都驚訝不已,方氏笑得直不起腰來,扶著祝永鑫的肩膀穩住身子道︰“這回你可有接替人了,咱家一個大酒鬼一個小酒鬼。”

    祝永鑫也哈哈大笑道︰“這才是我兒子”

    因為過節,方氏也破例陪著祝永鑫喝了一杯酒,面頰潮紅地看著似乎比平日多了幾分韻味,博寧早就躺倒在草席子上呼呼大睡,博榮也有些面紅耳赤,只有栓子還歡實地抓著茉莉和荷花笑得咯咯作響。

    正其樂融融的時候,祝老四跟頭把式地跑進來,進了院兒就弓著身子雙手撐在膝蓋上,張著嘴就只喘著粗氣,硬是累得說不出半個字來,把祝永鑫嚇得一個激靈就跳了起來。

    =======》《=====章推的分割線=====》《=======

    弱顏mm的《錦屏記》新鮮完本,宅門恩怨,家長里短,喜歡的親們可以去看個過癮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