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四十六章 閑言碎語 求粉紅求訂閱!!

第四十六章 閑言碎語 求粉紅求訂閱!!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明天的車票去天津,早晨就要走《=======

    楊氏本就心疼閨女,恨不得把心都掏出來補貼,這會兒見方氏這般態,絲毫不給自己面,頓時也惱了,把筷往桌上一拍厲聲道︰“就算分了家你爹跟我還沒死,過繼的事兒是家里的大事,輪得到你肯不肯的?”

    這邊的吵鬧終于驚動了炕上的男人們,老祝頭喝得有些大舌頭地問︰“吵吵啥?”

    方氏抱著栓頭也不回地就走了,博榮看看屋里又看看門口,也領著弟弟妹妹起身兒道︰“爺,我們吃飽先回了。79閱.”

    回家後方氏雖然余怒未消,但還是先架火開始熬糊糊,準備喂撿回來的小奶娃,嘴里還輕聲念叨著︰“你爹娘咋恁心狠,不過就是五月五生的,好歹也是自個兒身上掉下來的肉,咋就忍心給丟出去。”

    荷花見狀湊過去小心翼翼地問︰“娘,咱家把他留下吧,我以後少吃點兒給他吃好不好?”博寧頓時也表示自己也會省下吃的給小娃娃。

    方氏還沒等說話,門口的簾挑了起來,祝大姐邊進屋邊說︰“弟妹,有這樣的兒女,也難怪你舍不得過繼。”

    見祝大姐進來,方氏的面上也有些過意不去,按理說楊氏提的要求並不算過分,村兒里兄弟姐妹沒有孩過繼一個也是正常,但是自個兒只要一想到要把孩抱走一個,然後以後都要對著別人叫娘,對自個兒只能叫嬸,心里就跟被什麼剜走了一塊似的疼,見到祝大姐過來,嘆了口氣道︰“大姐,不是我做人不識好歹,這孩都是娘的心頭肉,自家吃得再差穿得再糟,好歹也是在自個兒眼巴前兒,心里頭踏實。我不是怕你對孩不好,我也明白若是孩跟了你去肯定比跟著我享福,可是我……”方氏一邊說一邊抹眼淚,到最後實在說不下去,坐在灶前的板凳上嗚嗚咽咽地哭起來。

    博寧見狀跑進去爬上炕,把剛睡下的栓一把摟在懷里,似乎怕有人來當場搶走似的。

    祝大姐見狀也嘆了口氣,抄起個小板凳放在方氏身邊坐下來,抬手拍拍她的肩頭道︰“要說我沒動過過繼的心思,那是我睜眼說瞎話,但是你這做娘的心思,我自然也是了解的,雖說我自個兒生不出來,但是這麼多年日思夜想的,只盼著能有個小小軟軟的奶娃娃在自個兒懷里,慢慢長大了以後糯糯地叫娘,所以我能想象的出來,若是我當真有孩,誰要是想從我身邊兒搶走,那倒不如一刀捅死我來的干淨,所以我雖然心里頭想過,但是誰也沒跟提起,剛才吃飯的時候,純粹就是娘心疼我的自作主張,你也用不著心里難受,你自個兒也是做娘的人,咱娘對我的心思,就跟你對茉莉、荷花是一般樣兒的,恨不得只要自個兒有的,掏心窩的都能給她們所以這件事若是說當真要怪誰,就只怪我是個佔窩不下蛋的……”

    方氏再也听不下去了,抬手捂住祝大姐的嘴,哭著抱住她道︰“大姐,你別說了,你說的我這心里頭跟過了油鍋似的,都是我不是東西,我……”

    祝大姐跟方氏抱頭哭了一場,先慢慢地止住淚道︰“好了,咱倆誰也別哭了,平白的讓孩笑話,我只問你,你打算把這個娃娃咋處置?”

    “還能咋樣,好歹是個性命,別說是個娃娃,就是個小貓小狗咱也下不去手弄死不是。”方氏搖搖頭,起身看看鍋里的米湯粘稠沒有,“既然抱回來了也不好再丟出去,孩這玩意,富有富的養法,窮有窮得養法,有我們一口吃得,就短不了他一頓飯就是了。”

    祝大姐目露贊許地看向方氏︰“我記得小時候,娘總說,天無絕人之,老天爺不管給你降下什麼難,總還是會給你留一線希望在的,我如今似乎也有些咂摸明白了這個道理。我離家一走就是七八年,頭一次回來,你家荷花就在林里撿了個娃娃回來,我尋思著,這就是老天爺給我的那一線生機,不知道把這個奶娃娃給我養活,你可舍得?”

    方氏被祝大姐的一番話說得愣住,半晌才喃喃地說︰“大姐,可、可這娃娃是五月五生的,那啥……”

    “那你自個兒養著都不怕,我一個沒男人的婦人怕啥?”祝大姐笑著說,“五月五,男克父,女克母,你家拾了個男娃,這不正是我跟我的緣分?”

    “若是大姐當真這麼想,那可真是再好不過了(最新章節)。”方氏雙手合十直念誦阿彌陀佛,“這娃娃當真是命好,遇到大姐這樣的好心人。”

    荷花趁機從屋里把娃娃抱了出來,擱在祝大姐懷里。

    祝大姐抱著眉眼還沒長開的小娃娃,頓時就覺得一股母性從心里油然而生,幾乎又要落下淚來,這樣的感覺多年來都只有午夜夢回的時候才能體會到,如今一個實實在在的娃兒就在自己懷里吸吮著手指。她近乎虔誠地低頭在孩的額頭印下一個輕吻,那種軟軟帶著奶香的感覺,讓她的淚珠終于忍不住砸在奶娃娃的臉上,娃兒哇地一聲哭了出來,祝大姐趕緊手忙腳亂地哄。

    荷花在旁邊看著祝大姐一接過孩,眉宇間的陰霾和晦暗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溢的疼愛和歡喜,不由得也紅了眼圈,如今見小娃娃能有個這麼好的歸宿,她也覺得心里終于安生了,于是建議道︰“大姑,給娃兒取個名兒吧”

    “對,對,是要取個名字……”祝大姐一疊聲地說,但是一時半會兒卻是想不出要叫什麼,怕起的貴了養活不大,賤名兒又覺得辱沒了孩。

    博榮在一旁想了半晌建議道︰“大姑,要不就叫留哥兒咋樣?留住留下的留。”

    祝大姐連聲稱好,把留哥兒緊緊地摟在懷里,一時間又是喜而泣(最新章節)。

    方氏忙把熬好的米湯盛出來遞給她道︰“大姐先給留哥兒喂幾口吃的,只中午喂過呢,這娃比栓小時候還乖巧,不哭不吵的。”

    祝大姐喂飽了留哥兒,見他香香甜甜地睡了去,心里又是酸楚又是喜歡,即便是跟方氏聊天的時候都抱著留哥兒不肯撒手,晚上也直接睡在了荷花家里。

    第二日全家才知道祝大姐決定養活留哥兒,老祝頭知道這消息也沒啥反應,只點點頭表示自個兒知道了,便背著手往地里去了。

    楊氏驚訝的合不攏嘴,但是見祝大姐抱著孩片刻不撒手,連眼神兒都移不開半分的模樣,微微嘆了口氣也就隨她去了,左右只要自家閨女高興就成,不過心里對方氏的疙瘩卻始終是有些揮之不去。

    劉氏從頭一天晚上就在轉轉磨磨地打探祝大姐都帶了什麼回來,原本以為她會過繼栓到跟前兒當兒養活,心里老是覺得呷著一口醋,心里恨自個兒肚不爭氣,不然直接過繼給祝大姐一個,那以後自個兒這個生母還不得跟著享福。但是今個兒瞧見祝大姐抱的居然是個野孩,心里就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開始覺得有些竊喜,至少方氏也沒佔到便宜,後來又覺得那孩來不正又似乎不吉利,如今當真認到祝家門下,又有些個心里不踏實。

    她閑來無事就去跟村里幾個婆娘嗑牙,村里的婆娘之間什麼傳播的最快,不是病毒也不是瘟疫,而是八卦,還不到晌午,整個齊家村兒都知道祝家大姐生不出孩,被人休了回家,如今還要抱養個五月五出生的孽種。

    謠言總是越傳越走樣的,待到再傳回祝家人耳朵里的時候,就已經變成,祝大姐八字跟夫家不和,婚後一直無所出,還克死公婆,被夫家一頓打了出來,如今走投無回家投奔父母,但是上被不知什麼人糟蹋,端陽節這日大著肚回到祝家,最後生了個五月初五生辰的孽障,若是再留她在村兒里,以後大家就都沒有好日過(求魔全文)。

    一些個閑的難受的七大姑八大姨,還扯出當年祝大姐多麼潑辣跋扈的舊事,說自己多麼有先見之明,早就瞧出她不是個做兒媳的料,沒給自家兒去求,不然可就倒了血霉。

    祝老四下地回家的時候,正好見幾個婆口水橫飛的在樹下扯呢,他本沒在意,但是走到近前才听到說得內容,氣得把手里鋤頭一揮,直接砸在那幾人合抱粗的大樹上,樹葉和小蟲撲簌簌掉了一地,落了那幾個婆滿頭。

    一直在白話的那個更是直接掉了一嘴,忙低頭呸出去,扭頭就罵道︰“誰家混小……”話沒說完見到祝老四舉著鋤頭正瞪著自己,忙住了口換上笑容道,“呦,這不是祝家四哥兒嘛,還不回家吃飯啊”

    祝老四看看她沒好氣地說︰“嬸不也沒回家吃飯,單在這樹下等著我敲蟲下來喂你。”

    1/1。.。

    說盡在,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