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五十三章 為甸棗子掛彩

第五十三章 為甸棗子掛彩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咳咳,今個兒是“六一”光棍節,不管怎麼說,祝過節的和不過節的朋友們都節日快樂~

    晚上朋友聚會回來晚了,先寫一更,昨天承諾三更偶還記得的,明天疊加的補吧,淚

    》《分割線》《

    “大哥,你走快些嘛”荷花蹦蹦跳跳地在前頭跑,手里還捧著樹葉子,上頭擱著剛才博榮采的甸棗子,邊跑邊吃,酸得眉眼都揪在一起,但還是忍不住要拿著往嘴里塞,手指頭和小嘴唇都吃得藍紫藍紫的。

    “荷花你慢些,小心絆倒。”博寧無奈地跟在後面,如今林子里枝葉繁茂,尤其這片兒全都是一人多高的灌木,長得枝枝蔓蔓,腳下還時不時地有樹杈子和倒木,他邊走邊要分來兩邊的枝杈,還要小心腳下,哪里能有荷花個子小跑得那麼速度,只能在後面盡量地綴著,時不時地喊幾嗓子糾正荷花的行進方向。

    又走了小半個時辰,就听到荷花在前面發出一聲勝利的歡呼︰“哈哈,到了,好多甸棗子啊”

    博榮快走幾步也趕到跟前兒,無奈地說︰“這東西酸不溜丟的,還吃得滿嘴都是紫藍色,你咋就恁喜歡?再說都說我幫你采回去了,你非要自個兒過來。”

    面前小半山坡的掛滿了甸棗子的枝杈,把荷花看得眉開眼笑,這可是好東西啊,雖然說直接生吃酸的很,有的還微微有些苦味,但這可是野生藍莓的一種,非但防癌還能延緩衰老,能泡酒、做果汁、果醬,用處大得很呢,所以她剛才看到博榮上山采草藥順帶拿回來的甸棗子,立刻就磨著他領自己過來。她小時候也常上山吃甸棗子,但是那時候的哪里有眼前看到的這麼多,而且還都個大飽滿,藍紫色的小身子上還掛著一層白霜,讓人看見就打心里喜歡。

    “哥,趕緊采”荷花一聲令下,兩個人就在林中忙活起來,博榮采高的樹枝上的,荷花采低矮的樹枝上的,兩個人配合的極好。荷花抬手抹抹臉上的汗珠,雖然只是采果子這個看似簡單的活計,但是甸棗子這東西皮薄嬌貴,而且小小的一個個分布在枝杈之間,采得又費心又慢還不見什麼成效。草甸子里的蚊蟲螞蟻極多,不斷地嗡嗡轟炸過來,雖說博榮已經點了些蒿子燻蟲子,但荷花白嫩的小胳膊上,還是被幾個不知死活的蚊子咬起了幾個紅紅的大包,褲腿里時不時也會不小心鑽進去螞蟻,被咬一口疼得厲害。

    博榮忍不住又說︰“荷花你咋恁倔的,這麼多甸棗子,咱全家吃得牙都倒光了都吃不了,你要這多干啥?”

    荷花又是撒嬌又是跺腳的,堅決要采到一筐才肯回家,博榮素來對妹妹就是個沒脾氣的,而且知道荷花也不是個無緣無故貪玩的,所以雖說心里還是不解,但也不再嘮叨手下更是加快了速度。

    兩個人也不知采了多久,博榮的背筐里面已經裝了大半筐,他抬頭看看天色道︰“荷花,咱得往回走了,不然還不等出山就該天黑了,可就不好認道兒了。”

    荷花雖然不舍,但是也知道博榮說得是實情,把手里的甸棗子丟到背筐里,從旁邊扯了幾片不知名的大草葉子,蹲在甸棗子樹下,挑那些看著壯實的小苗挖了幾堆兒,看著能有個幾十棵,把帶著泥的根兒用草葉子包好,這才跟博榮掉頭下山去。

    剛才采得開心還不覺得,回去的路上,腿上和胳膊上的蚊子包就開始抓心撓肝地癢起來,博榮找了些草藥嚼碎幫她擦擦,但還是忍不住想要去抓。

    眼瞧著天就蒙蒙黑了,方氏跟茉莉一邊擺碗筷一邊探頭往外瞅,“你哥和荷花到底干啥去了,咋還不回?”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山了吧。”茉莉把蜀黍面兒的野菜餡餅子端上來,“娘,你不用擔心,大哥對山上可熟了,不會有事的。”

    正說著話門外就傳來響動,方氏趕緊迎出去,嘴里忍不住埋怨道︰“還知道回家啊,也不看看天兒都多晚了。”

    荷花胡亂叫了聲娘就往屋里跑,被方氏一把扯住訓道︰“餓死鬼投胎啊,還不先去洗手。”

    “娘,上回郎中家給的那個擦蚊蟲叮咬的藥水呢?”荷花扭著身子想要掙開,袖子被方氏一扯翻了上去。

    “這是鑽啥地方去了?咋還咬了這一身的包?”方氏一眼就瞧見那白皙小胳膊上星星點點的紅包,氣得朝博榮後背抽了一巴掌道,“你又領著荷花干啥去了,你以為妹妹跟你似的,皮糙肉厚的不怕咬啊?”

    “娘,不怪大哥,是我非要去的,癢死了,你趕緊給我上藥”荷花被抓著掙脫不開,見方氏還在糾結那些個,急得恨不得去掰開她的手指頭。、

    “好,好,上藥”方氏趕緊回屋找了藥水給荷花抹上,又朝身上別處去檢查看還有沒有,荷花一個沒留神就被她挽起了褲腿,這下可壞了事兒,小腿肚子上瞧著似乎比胳膊還要可憐,山里大黑螞蟻的前嘴有一對兒大牙,咬上就是兩個紅點兒,有的地方還滲出個小血珠,雖說這會兒已經結痂,但是看上去就實在有些慘兮兮的。

    “你……”方氏氣得把藥瓶子往炕上一墩,板著臉問︰“說,到底干啥去了?”

    “去采甸棗子……”荷花低頭小聲道。

    “那甸棗子一不值錢、二不好吃,你采那東西干啥?”方氏氣得提高了嗓門道,“那林子里蛇蟲那麼多,要是被咬著是鬧著玩的嘛?前年鄰村兒還有娃兒被草爬子要死的,我平時都是咋告訴你們的,小孩子家家的不許往那蟲蟻多的草甸子去,我說話都不往心里去是不是?”

    “娘……”荷花撲上去摟住方氏的脖子,拖著長聲叫了聲娘,然後扭扭身子道,“我采那甸棗子有用呢”

    “你有啥用”方氏余怒未消,但是怕荷花從炕沿掉下去,還是伸手攬住她的身子。

    “等弄好你們就知道了,娘,你說我啥時候為了貪玩不听話的?”荷花繼續撒嬌道。

    方氏雖然還是有些後怕,但也放軟了態度道︰“要干啥就叫你爹去,你這才幾歲,皮肉都細嫩著呢,血肉都香著呢,那蟲子啥的最喜歡咬你這樣噴香的小丫頭片子,萬一咬個好歹可咋辦。”

    “嘿,這話說的,合著我就皮糙肉厚的不怕咬?”祝永鑫正好進屋,听見方氏的話逗道。

    “爹不是皮糙肉厚,爹是血肉不好吃,那些蟲子不稀罕你”荷花鑽在方氏懷里說道。

    “你爹那血肉都是一股子煙葉子味兒,蟲子聞見就嚇跑了,哪里還稀罕咬他。”方氏被他們爺倆一鬧也沒了脾氣,笑著打趣道。

    “那給我嘗嘗血肉好吃的是啥味兒……”祝永鑫說著就佯裝過來抓荷花要啃。

    荷花咯咯笑著往方氏懷里拱,“娘,爹要咬人了,爹要咬人了”

    方氏忙抱著荷花躲開,兩個人在炕梢笑做一團。

    這邊正鬧著,被兩床炕被圍在炕里的栓子開始也笑得嘎嘎作響,然後忽然很清晰響亮地吐出一個字︰“爹”

    屋里幾個人都呆了一呆,茉莉先反應過來,過去把栓子抱出來道︰“栓子,再叫一聲。”

    “爹”栓子以為大家是在逗他玩兒,又很大聲地叫道,嘴里的口水控制不住地流了出來,把胸前圍著的小圍嘴兒浸了個精濕,他就又自顧自地去吐泡泡玩兒。

    “咱家栓子會說話了”方氏樂得接過栓子親了又親,然後哄著他道,“叫聲娘來。”

    栓子這回就沒有那麼給面子了,只不住地噗噗吐著泡泡,然後伸手抓著方氏衣襟兒上的布帶子玩兒。

    茉莉抓著栓子的手也哄著說︰“栓子,叫姐,姐姐,叫一個來,叫一個姐給你做好吃的。”

    也許因為平時都是茉莉看著栓子,所以她的喚聲還是很快就吸引了栓子的注意,他似乎有些苦惱地皺著小眉頭,想了半天,又張嘴叫了聲︰“爹”

    茉莉期待了半天沒想到還是失望,伸手點點栓子的額頭道︰“你個小沒良心的,天天誰背著你抱著你,喂你吃的哄你睡覺的,天天教你說話,都不知道先叫個姐姐。”

    祝永鑫站在旁邊傻樂了半天,這會兒才過來抱過栓子道︰“真是爹的好兒子,來再叫一聲。”

    話音未落,博榮探頭進屋問︰“咋都堆在屋里,還吃飯不?”

    栓子循聲望去,毫不吝嗇地對博榮露出燦爛的笑臉,然後伸手咿呀地要他抱,很慷慨地把臉上嘴邊的口水都蹭到博榮的臉上,然後小手拍在博榮的臉上,又是脆生生地叫了聲“爹”

    方氏這下終于撐不住,笑得倒在炕上,荷花和茉莉也笑得直不起腰來,半晌茉莉才抹著眼淚說︰“爹這回白歡喜了,看樣咱家栓子見誰都叫爹啊”

    是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