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五十五章 荷花被搶求粉紅!!

第五十五章 荷花被搶求粉紅!!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五十五章荷花被搶【p四千加更】求粉紅!!

    進城的路上荷花就黏著祝大姐將大城市的事兒,裝作小孩子嘴饞地問︰“大姑,听人說那些個人多的城里,晚上還有夜市咧,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是不是?”

    “那倒是呢,城里的晚上外頭熱鬧著呢,什麼酒館兒、包子鋪、肉餅鋪、茶食店,都要開到夜里咧夜市兒上也好多買吃食的,如今是伏天,像什麼細粉素簽、沙糖冰雪丸子、水晶皂兒、生淹水木瓜、綠豆干草冰雪涼水,荔枝膏、香糖果子多得很呢”

    荷花見她說得樣數繁多,又問都是什麼味道,如何做得,會不會常有新鮮吃食出來等等。

    祝大姐對孩子都十分耐心,見她問題那麼多也不惱,一一把自己吃過的、知道的都細說給荷花听,然後又道,“每年可都有新鮮的吃食出來,城里的那些個小販,每日里也不知道怎麼就那麼多新鮮的想法兒,時不時地就弄出個沒人見過的吃食,然後就有很多人都去嘗個新鮮。”

    荷花這下心里慢慢有了底,看來這個時候的人,對于吃食的接受能力還是很不錯的,她心里的小算盤打得劈啪響,雖說自個兒並不討厭種地,但是在這個時候,除了大量的買地做地主,光靠自家土里刨食的靠天吃飯,終究還是沒什麼大發展的,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把一部分精力放在山里各種東西的深加工上,也許會是個不錯的發展方向。

    心里想明白了很多事兒,荷花的興致就越發的高漲起來,到了城里之後,博榮提議他去賣藥材,讓祝大姐帶著荷花。

    荷花本來就想看他搞什麼貓膩,听他想甩開自己更是覺得有問題,堅決抓著他不肯松手道︰“我也要去,我要去看小秀姐姐。”

    博榮著實拿她沒有辦法,只好跟祝大姐說好,她先去采買自己要的物件,然後自己領著荷花去賣草藥,之後還是在以往匯合的老地方見面。三個人分開後,博榮駕輕就熟地領著荷花轉過幾個小胡同,七拐八拐地來到那醫館門口,荷花上回心急也沒細看過,如今才見到門口的匾額上寫著“濟春堂”三個大字。

    “鄭大夫”博榮邁步進屋就直接招呼道。

    “哦,博榮來了啊”鄭大夫似乎對博榮的到來已經習慣,並沒有驚訝,捋著胡子問,“這回帶什麼藥材來了?”

    “也沒啥稀罕的,就是些細參、還有兩個新鮮的野蜂巢。”博榮把背上的背筐擱在屋里地上。

    “哈哈,這野蜂巢送來的巧,正好有個病人要用,家里的都是陳的,我正想著去哪里淘換呢”那鄭大夫聞言就過來在背筐里翻找,看樣也是個不拘小節的人,一邊往外拿蜂巢一邊朝後面喊,“在後頭干啥咧,沒瞧見來客人了啊,茶也不知道端出來,真是懶得欠抽了是不是?”

    他的話音未落,後面的門簾子一掀,小秀端著茶盤出來細聲細氣地說︰“爹,你瞎嚷嚷啥,那泡茶還不得有個功夫,說端來就端來啊?”

    鄭大夫對自個兒姑娘沒脾氣,笑著道︰“是是,你說的對,是我太心急了。”

    小秀抿嘴笑著,端著盤子到桌前放下茶盞道︰“博榮大哥吃茶。”又抱著茶盤蹲下來問荷花,“荷花今個兒咋也跟來了,還記得姐姐嗎?跟姐姐進去給你拿果子吃好不好?”

    鄭大夫跟博榮在外頭驗貨給錢,荷花就隨著小秀到後間去,上回來一直呆在東邊兒隔出來的病房里,這會兒是直接被小秀拉進她的屋里,吃著她翻出來的果子,荷花笑眯眯地上下打量著她。十二三歲的年紀,剛剛開始拔高發育的身量,上身兒是寬袖圓領的對襟兒褂子,下頭是靠色的長裙,腰間束著水紅撒花的圍裳,整個人挺秀的像是一株亭亭玉立的嫩柳。

    小秀給荷花舀了一碗沁涼的杏仁酪,見她大眼楮骨碌碌的看著自個兒,不禁笑問道︰“瞅啥咧?眼楮都不眨的。”

    “瞅你生的好看呢”荷花搖晃著腳歪著頭說。

    小秀的臉頰一紅,把杏仁酪擱在桌上嗔道︰“你才幾歲,知道啥是好看”

    “那我哥知道啥是好看不?”荷花吃著又涼又甜的杏仁酪,含含糊糊地問。

    “……”小秀的臉頰越發的紅了,磕磕巴巴地說,“你、你哥說我啥咧?”

    “你覺得他能說啥?”荷花反問回去。

    “我、我哪里知道”小秀上來收了荷花吃完的碗碟,眼簾微垂,睫毛微微閃動著說,“他是來跟我爹問醫術的,哪里有心思說我。”

    荷花听著這話有些酸溜溜的,但是她顧不得小秀是什麼心思,奇怪地問︰“啥?我哥來問醫術?”

    小秀點點頭,有些驚訝地問荷花︰“你不知道嗎?你哥說如今家中地里的活兒忙,所以每月只能來一回,等忙完了秋收,就進城來跟我爹做學徒。”

    荷花驚訝的嘴都合不攏,難道自個兒都想錯了,博榮神神秘秘的往城里跑,難道不是因為看上了小秀,而是因為想來學醫術?她結結巴巴地問︰“這,這是啥時候的事兒?”

    “我也不太清楚,上回你哥病好了你們給接回去之後,轉個月他自個兒又來了,帶了些藥材來賣,許是那次就求了,但是我爹沒應,後來他每月都來,我爹見他心誠,就先給了他兩本淺顯的醫書讓他背,說若是個好苗子才肯收,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應了下來,所以你哥如今每個月都來,一則是來賣藥材,二則是我爹要考校他背得如何,然後給他布置新的東西去背。”

    接近晌午的時候,博榮才過來在院子里道︰“荷花,咱該走了,不然大姑該等急了。”

    出了濟春堂,荷花一掃來時候的歡快,只悶頭走路也不吭聲。

    博榮覺得奇怪,就彎腰把她抱起來問︰“荷花咋了,餓了嗎不跳字。

    荷花摟著他的脖子,嘆了口氣但還是問︰“大哥,你真舍得不讀書了?”

    “……”博榮聞言腳步一頓,悶頭走了幾步才問,“小秀都告訴你了?”

    荷花點點頭,又嘆了口氣,這時候可跟後世不同,除非是家里世代行醫有一定的名聲和基業,否則在醫館做學徒並不是什麼受人仰慕的好前途,學徒基本就等于是給人打雜干活,然後空閑的時候跟著一旁看著學本事,全靠自己的悟性和勤勉,幾年下來即便能順利的出師,以後若是自家開不起醫館,就也只能去別的醫館掛靠著干活,哪里就是那麼容易能出頭的。

    博榮被她逗得笑了,“你才幾歲,就天天唉聲嘆氣的,有個啥可愁的”但只笑了幾聲就也變成了苦笑,“你還小,這些事兒你不懂。”

    “誰說我不懂,我都懂”荷花急得摟著他脖子晃著道,“大哥,咱家如今是艱難點兒,但是只要熬到秋收,地里打了糧食就會好起來的,你看,咱倆這回弄的甸棗子也能賣錢,日子肯定是越過越好的,這麼些年,娘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要是說不肯念書了,她得多傷心?”

    博榮的神色也有些傷感,伸手摟著荷花啞著嗓子道︰“傻丫頭,大哥知道你懂事兒,別人家孩子這個年紀最多幫家里架個火拾個柴就不錯了,你天天又要下地干活又要琢磨著賺錢,大哥瞅著心疼。”他心里有自個兒的思量,如今在學里念書,基本沒發幫家里干活,每月白吃著糧食不說,還要搭進去束修和筆墨紙張的錢,這里外里就給家里添了很大的擔子,而且下面的弟弟妹妹多,就算是秋收後家里能吃飽飯,也還是攢不下去余錢的。但是如果自己到城里醫館來做學徒,管吃管住不說,還能學個本事,也算是個不錯的出路。

    荷花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喜歡下地干活,喜歡去山上撿東西,大哥好好念書,以後考出功名,咱家就會越來越好過起來的。”

    博榮顯然不想再跟荷花討論這個問題,哄了她幾句道︰“這件事回去不許跟爹娘說,知道嗎不跳字。

    “不行”荷花斬釘截鐵地道,“這事兒必須得跟爹娘說,這是全家人的大事兒,可不是大哥自己一個人的事兒”

    博榮聞言停住腳步,把荷花擱在地上,自己蹲下身來看著她道︰“你若是跟娘說這件事,娘肯定會生氣傷心的,荷花也不想娘掉眼淚對不對,所以這件事回去不能跟娘說。”

    不過荷花可不是六歲的孩子,哪里會被他糊弄過去,依舊搖頭不依道︰“若是你不念書了,娘會更傷心的”

    “你這孩子咋不听話呢”博榮有些挫敗地抓抓頭,這個妹子從小就鬼主意多,還硬是有個自個兒的堅持,這會兒軟硬不吃,怎麼說都不管用。

    “你跟我保證你回去以後好生念書,以後不許再說什麼去做學徒,那我就不告訴爹娘”荷花跟他討價還價道。

    博榮見自個兒不管怎麼說,荷花都還是堅持那句話,急得起身兒擦擦額頭的汗珠,站著尋思該拿荷花怎麼辦。冷不丁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人,把他撞得摔在一旁,還沒爬起身兒來,就見那人彎腰抱起荷花,腳下都不停頓的就跑遠了。

    是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