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有花,你有盆嗎 > 第81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程度上靠近那種力量就像我們這些草木系的妖怪們一樣,如果喝的水太多了,就會變得有一點透明,如果不用一個封好的盆裝著的話,還會不小心就流走了……”

    這才意識到小家伙猜到的是怎麼叫自己復原,而不是某些更不可描述的秘密。穆羨魚總算暗自松了口氣,卻又忍不住被小家伙過于形象的描述引得生出了些許離奇的想象來,詫異地搖了搖頭︰“居然會到這種地步所以如果用的是花盆的話,會直接就順著孔流走了嗎?”

    “會的!听說原來有一顆前輩就是因為修煉得太入迷了,吸收了太多的水系力量,最後就順著花盆的孔流了出去。醒來之後走了好久才回家,結果那個花盆里已經被主人家種上別的花了。”

    小花妖一臉認真地用力點了點頭,語氣肅然壓抑,顯然是在講一個頗為悲情的故事。

    雖說小家伙講得情真意切,穆羨魚一時卻無論如何都難以入得了戲,忍不住掩了口輕咳了兩聲,琢磨了半晌才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這種事如果換在我們頭上,應該就是不小心出了趟遠門,結果連家帶媳婦都被人家給霸佔了這樣想來確實是非常的悲慘……”

    听到小哥哥居然能理解草木系妖怪的感受,小花妖忍不住感動得眼淚汪汪,用力地點了點頭。才要再多說幾句,卻又忽然反應過來兩人仿佛已經離題甚遠,連忙將話題給扯了回來︰“然後先生還說,這種時候不要驚慌,只要努力運功把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就好了如果自己實在吃不下,還可以再轉化成下一種發泄出去!”

    “下一種還是算了。我要是敢在這屋子里頭放把火,父皇沒準就能把我在火上烤熟,沾點鹽直接吃下去。”

    看著滿牆琳瑯滿目的字畫,穆羨魚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後一個選擇。艱難地扶著劍架盤膝坐下,就被自己硌得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墨止,幫我護一護法,我先看看有沒有改善再說。”

    墨止連忙應了一聲,全神貫注地替小哥哥提防著四周。穆羨魚定下心神盤膝運功,嘗試著將身上淤塞的力量疏導開來流轉周身,果然覺得仿佛隱隱松快了不少,心中不由也暗自舒了口氣。才打算繼續催動著那些力量轉化成水系,心中卻忽然莫名一動,本能地睜開了雙眼,就沖上來了個極端古怪的念頭。

    “小哥哥怎麼了?”

    墨止被他嚇了一跳,連忙撲過去關切地詢問了一句。穆羨魚卻只是蹙了眉輕輕搖頭,遲疑了半晌才道︰“我方才是有他們兩個一起認主了的感覺,這一劍一匕也確實都化入了我的體內,可是剛才那龍鱗匕卻和我說它應該是認錯人了……”

    “法寶也會認錯人的嗎?”

    小花妖還沒到能夠擁有法寶的級別,聞言不由詫異地睜大了眼楮,匪夷所思地追問了一句。穆羨魚托了下頜沉吟半晌,才思索著點了點頭道︰“倒也有可能,就像我大哥撿了我的龜殼,也多少能當做法寶來用一樣。他們應該是靠著血脈認主,總會有認錯的時候……可現在真正重要的問題,其實不是它究竟是不是認錯了,而是我要怎麼才能把它給放出來?”

    這一回連博聞強識的小花妖也沒了主意,為難地搖了搖頭,嘗試著戳了戳小哥哥的丹田,就被穆羨魚面色詭異地一把捉住了手腕︰“不不墨止,不要戳,听話……”

    兩人還不及想出來什麼辦法,就有一道血色虛影自他丹田之內竄了出來。那虛影仿佛並不能離開他身體太遠,只是在空中凝成了個匕首形狀的虛影,不住地竄上竄下轉個不停著,顯然是在表達著某種十分激烈的情緒。

    “小哥哥他在說什麼?”

    墨止望著那柄龍鱗匕的虛影,好奇地問了一句。穆羨魚的神色不由帶了幾分詭異,仔細理了理心中充斥著的繁雜噪音,才輕咳了一聲道︰“它說得太快了,加上巨闕一直在打岔,我也听不大清。總歸大抵就是在質問我,為什麼我明明有龍氣有水脈,卻偏偏沒有皇運加身。害得它明明只能附著于下一任帝王,卻不小心被我給騙了你也不要一直罵我是騙子,我哪里知道你居然說認主就認主啊……”

    他最後一句話顯然是對著那一柄龍鱗匕說的,可那一道血色的虛影卻只是在原地怔了片刻,便愈發惱羞成怒地上下晃動了幾次,竟作勢直沖他胸口刺了過去。

    墨止心中不由一驚,正要撲過去攔住那來勢洶洶的虛影,穆羨魚袖中的龜殼反應得卻比他還要更快些。徑直騰空而起,便將那一抹虛影給吞噬了進去。

    “原來這還是個可以用來防身的法寶麼?”

    穆羨魚不由微訝,攬住了小家伙安撫地揉了揉腦袋,便將那龜殼收入了手中︰“看來我當初確實不該因為不好看就嫌棄它,依著這樣的本事看,當初就算是被那攻城弩當頭轟上一次,只怕都未必有什麼要緊的……”

    墨止也好奇地接過了龜殼,翻來覆去地仔細研究了一番,卻也沒能看出什麼端倪來。離奇的是,自打那一抹虛影被這龜殼納入其中之後,穆羨魚身上的詭異感覺卻也仿佛不再如方才那般頑固,將力量運轉周天,便順利地將淤塞在經脈與丹田之中的金系力量化歸自身,那些個不該硬起來的地方也總算是平復了下去。

    總算消退了那一份其妙的感觸,穆羨魚不由松了口氣,卻也再不敢再在這里多留。憑直覺收攏了些個看著值錢的東西作盤纏,就領著小家伙快步離開了這間仿佛危機四伏的屋子。

    侍衛們依然守在外頭,一見這兩人居然都兩手空空地出了門,便關切地快步迎了上去︰“三殿下,內庫中那麼多的寶貝,您就什麼都沒看得上嗎?皇上特意囑咐了,說叫您多拿一些,將來萬一在外頭沒有錢用,還能當掉了換些銀子……”

    “由此可見父皇對我這個祿存星轉世,還真是沒有半點兒的信心。”

    穆羨魚不由失笑,無奈地搖了搖頭,卻也順勢拿捏出了個淡然溫潤的模樣,淺笑著擺擺手道︰“錢財本就是身外之物,我們也多少拿了幾樣東西,無非就是做個紀念罷了免得他日再想要進宮時,遞了牌子也半天都進不去,最後還得自己想辦法翻牆進來,可就實在有些太麻煩了。”

    “不敢不敢,當時實在是事出有因。往後誰要是再敢阻攔殿下,殿下只管說一聲,我們一定親自趕過去給殿下開門。”

    那侍衛忙陪著笑俯身應了一句,又親自將他給迎了出來,引著他一路往皇上囑咐的那一間密室走了過去。

    墨止本能地畏懼這些陰煞太盛的地方,下意識便往小哥哥的身旁靠了靠。穆羨魚淺笑著抬手攬過了他的肩,安撫地輕輕拍了拍︰“不必害怕,這里是母後待過的地方。還記得嗎?你帶著母後留給我們的玉佩,母後是會保護我們的”

    仿佛就是故意為了同他抬杠一般,穆羨魚話音還未落,眼前便驀地暗了下來,四周騰地燃起了幽幽的瑩綠色鬼火。

    小家伙才被安撫下來的情緒瞬間就又被嚇得不輕,驚呼了一聲便一頭扎進了小哥哥的懷里不敢抬頭。一旁的幾個侍衛也都忍不住狠狠打了幾個哆嗦,卻不敢出聲慘叫,只是一個個本能地握緊了腰間的長刀︰“殿下,這里恐怕有蹊蹺,屬下們先送您出去再說!”

    “不妨事,你們也都先不要驚慌。”

    穆羨魚倒不覺得有多害怕,只是微蹙了眉打量著面前幾簇絲毫不給自己面子的鬼火,又抬頭看了看仿佛早已隱去的月光和星辰。將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小花妖給摟進懷里,安撫地用力揉了揉額頂,剛吸收的水系力量就透過身體轉為一縷白茫茫的寒意,順著他腳下的位置悄無聲息地向四處延伸,將這一段長廊都整個用懾人的寒霜給包裹了起來。

    “前面的路你們幫不上什麼忙,我們兩個自己來走就是了,你們還像上次一樣,只在外面等我們就好。”

    穆羨魚心中已然大抵拿準了是怎麼一回事,卻也不便就這麼說出來,只是朝著那方才出過聲音的方向交代了一句。听見侍衛們的腳步聲悉悉索索遠去,又輕輕拍了拍懷中小家伙的肩,壓低了聲音道︰“墨止,能變出個當時給二哥傳信用的那種紙人來嗎?”

    感受到小哥哥語氣中的溫和篤然,墨止的情緒也漸漸平復了下來,猶豫著輕輕點了點頭︰“能是能的,就是那個還要比白絹復雜一點,可能要多花一些時間……”

    “不著急,等變出來之後就先藏在袖子里面,記得不要讓別人發現。”

    穆羨魚含笑應了一句,卻也不急著同小家伙說明用意,只是俯下身將他給一把抱了起來。

    墨止被嚇了一跳,臉上止不住地泛起了些許血色,頭頂竟撲突撲突地開出了一串泛著淡淡粉色的小花︰“小哥哥,我我可以自己走的……”

    “恐怕有點困難。我用冰把這條路上都布滿了,除了我自己之外的人走上來,大抵都是要摔跤的。”

    雖然四下里都是一片漆黑看不清楚,嗅到了那一陣熟悉的花香,穆羨魚卻還是立即便猜到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眼中便不由多了幾分笑意。摸著黑把小家伙頭頂招搖的小花給摘了下來,熟練地揣進了袖子里,又含笑拍了拍他的背︰“一會兒可要摟緊了才行。萬一忽然打起來的話,我可就不一定能抱得住你了……”

    小花妖被嚇得打了個激靈,連忙手腳並用地攀在了小哥哥的身上,警惕地向四處張望著,卻只能看見一片空蕩蕩的黑暗︰“小哥哥,一會兒會有鬼出來吃人嗎?我們可不可以和他商量商量,給他留下點買路財,然後就掉頭回去……”

    他原本就是白芷化身,就算成了人也實在沒有多重,又尚且還是少年身形,抱起來卻也絲毫不覺吃力。倒是穆羨魚被小家伙猝不及防地抱了個滿懷,面上便不由泛起了些許心虛的血色,輕咳了一聲強自定下心神,一本正經地搖了搖頭,繼續信口胡編道︰“自然是不行的只有山賊才要買路財呢,我們遇到的對手實力只怕不弱。如果現在掉頭就跑,就會一直被困在這一片黑暗之中,一直都沒有辦法出得去的。”

    他有意將聲音提高了幾分,顯然是在說給暗中搗鬼的那一個存在听的。只可惜小家伙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更是無暇再細想為什麼小哥哥忽然就知道了這麼多,只是抓緊了時間心無旁騖地在袖子里頭把白絹疊成人形,爭取到時候萬一真打了起來,也能幫得上小哥哥一臂之力。

    穆羨魚雖然也看不到四周的環境,卻能通過不斷向前延伸的冰霜感知到這里的大致情形。沿著長廊不緊不慢地往前走了一段,便將那龜殼拿在手里準備好,忽然壓低了聲音道︰“墨止,就是現在把那紙人扔出去,然後閉上眼楮!”

    小花妖原本就已經嚇得閉緊了眼楮,聞聲不由打了個激靈,連頭都不敢抬,就將袖中疊好了的白絹給拋了出去。穆羨魚暗自用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有花,你有盆嗎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