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有花,你有盆嗎 > 第82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股寒流卷著那紙人飄飄蕩蕩地飛了起來,又將龜殼往不起眼的角落一拋,就抱著小家伙一頭鑽進了殼里。

    就在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的下一刻,那紙人也恰好忽忽悠悠地飛到了長廊的拐角。

    穆羨魚蹲在龜殼里面,拍了拍小家伙的肩示意他睜開眼。不緊不慢地念過了“一、二、三”,就听見外頭忽然傳來了一聲驚恐的尖叫聲,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稀里嘩啦重物落地的聲音。

    “小哥哥這是怎麼回事?”

    墨止被嚇了一跳,下意識追問了一句。穆羨魚卻只是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輕輕敲了敲手邊的龜殼,眼前漆黑的視野便忽然變得清晰了起來。

    長廊中原本籠罩著的黑霧不知何時已經悉數散盡了,那個紙人還在飄飄蕩蕩地往前飛著。在它的前面,竟還有個半透明的人影,也在頭也不回地往前跑著,甚至因為跑的太快,竟也已隱隱地飄了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  Σ( ° △ °|||)醢““【鬼了!

    第72章 見到了.

    頭一次知道原來這龜殼還有辦法看到外頭的東西, 小花妖只覺新奇不已。好奇地朝外頭望了望,正要開口時, 注意力便被那飄飄蕩蕩的半透明影子給毫無懸念地吸引了過去。

    “小哥哥那是什麼東西……”

    墨止茫然地望著那個半透明的影子,小聲地問了一句。穆羨魚正靜靜地望著那影子出神, 聞言不由微訝, 側了頭看向神色單純的小家伙︰“這就是你一直怕的鬼原來你都沒有見過嗎?”

    “沒有我就是听見他們說鬼很嚇人, 所以一直都很害怕,還以為是那種青面獠牙十八條胳膊的……”

    墨止連忙搖了搖頭, 又仔細研究了一陣前面的影子,才又認真地挺了胸道︰“明明他們和人長得都沒有什麼不一樣, 好像就只是鬼的顏色要淡一點這樣子的話, 我是不害怕的!”

    穆羨魚不由失笑, 壓下了對于當初在藥谷里面, 十九先生究竟是怎麼給這一群小妖怪做認知啟蒙這個強烈的好奇, 一手扶住龜殼, 朝著墨止伸出了手︰“既然不怕就好。來, 閉上眼楮, 我們要出去了。”

    墨止听話地把手交給了小哥哥, 閉上眼楮默念了一次不要緊張,便被一股熟悉的強勁力量給推了出去。兩人才離了龜殼在外頭站穩,那前面正慌不擇路逃跑的鬼影卻也听見了身後的動靜,轉過身望向了他們所在的位置。

    見到了方才忽然消失的兩個人居然又憑空冒了出來,再一看那嚇死鬼的白影居然不過是個紙人,鬼影卻也立刻明白過來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含怒轉過身回去, 就要教訓教訓這兩個膽大包天的臭小子。

    那鬼影回來得快,身體又遠比常人要輕,面上罩了個凶惡的般若面具,見著便覺飄飄忽忽的沒個定準。穆羨魚心中其實早已有了猜測,卻還是將小家伙往身後攬了攬,順勢迎上了那雙面具後面隱著的一雙眼楮,無奈地搖搖頭淺笑道︰“我們好不容易能見到您一次,您居然還這麼嚇唬我們,也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些。”

    “臭小子,你也不看看是誰欺負誰我哪里嚇得著你們?”

    面具下的聲音雖然帶著怒氣,卻仍顯得婉轉柔和,听著竟是個女子的嗓音。穆羨魚眼中已隱隱帶了水色,卻還是淺笑著哽聲道︰“好好,是兒臣的錯母後,您先消消氣。看看兒子給您帶回來的兒媳婦,您心中喜不喜歡……”

    小花妖听到這時候才忽然反應了過來面前這一個影子的身份,嚇得立時挺直了身子,頭頂撲突撲突冒出了兩朵花,兩只手緊緊地貼在身側,連開口時都帶了幾分無措的支吾︰“母,母後,我叫墨止,我是小哥哥家里的花!”

    “臭小子,可真是跟你父皇一樣無趣,永遠都不能叫人把戲演順當了,一定要弄點兒變故意外才甘心。”

    已經被他叫破了身份,皇後卻也終于放棄了要最後嚇唬他們一次的念頭。無奈地輕嘆了口氣,總算是恢復了皇後原本的雍容架勢,抬手緩緩摘下了那一個面具。正要開口說話時,腳下卻忽然猝不及防地打了個滑,整個人就結結實實毫無風度地坐在了地上。

    “母後!”

    穆羨魚被嚇了一跳,趕忙上前打算將她攙扶起來。小花妖卻也慌手慌腳地跑過去想要幫忙,誰知才一踏上去就摔了個大馬趴,正好撲在了皇後的面前。

    總算知道了自己的冰究竟有多滑,穆羨魚忍不住失笑出聲,無奈地搖了搖頭,連忙抬手將四周的冰霜盡數化去︰“好了好了現在應該不要緊了,方才我一時激動,忘記將力量驅散了……”

    皇後原本已略略沉下了面色,在見到面前的小家伙時,卻又仿佛緩和了不少,好奇地摸了摸他頭頂的白花,眼中就忍不住帶了幾分笑意。借著自家兒子的攙扶站起了身,又把小家伙一起給拉了起來,輕咳了一聲含笑道︰“見到母後也用不著行這麼大的禮啊母後身上可沒有紅包給你,摔疼了沒有?”

    小花妖紅著臉站起身,暈暈乎乎地搖了搖頭,本能地往小哥哥身後躲了躲。卻又覺得自己早已經是能獨當一面的大花了,要娶小哥哥就不能在小哥哥娘親面前失了氣勢,連忙用力挺了挺身子,學著小哥哥的架勢,上前給皇後深深施了一禮︰“謝母後關心,我沒有摔疼……”

    皇後忍不住失笑出聲,想要揉一揉這小妖怪的腦袋,望著那一簇隨著小家伙動作顫顫巍巍的小白花,卻又不知該如何下手,只能惋惜地將已經伸出來的手又收了回去。

    穆羨魚眼疾手快地把小家伙頭頂的花給收了起來,輕咳一聲正色道︰“母後,墨止他是白芷花,不是外面什麼隨便的花您放心,我們兩個肯定能好好在一起的……”

    “本宮才懶得替你操心你說,明明知道就是本宮,為什麼還要在地上布冰霜,還故意放什麼紙人來裝神弄鬼?”

    皇後沒好氣地瞥了這個兒子一眼,總算反應過來了這小子居然是打定了主意就要捉弄自己的,半真半假地沉下了面色,眼中也帶了幾分不悅。

    穆羨魚不由語塞,心虛地摸了摸鼻子,遲疑了片刻才道︰“因為因為兒臣一進來的時候,母後的裝神弄鬼給了兒臣一些靈感,覺得這個局面可以繼續發展下去……”

    沒想到這個臭小子居然就這麼心安理得地承認了,皇後啞然半晌,才終于扶了額失笑出聲,頭痛地重重嘆了口氣︰“你拆台搗亂的脾氣像你父皇,這胡攪蠻纏的勁頭還真是隨了本宮當初見了太子居然那麼乖,本宮就擔憂過是不是那個小的把所有不該繼承的都給繼承過去了,如今一看果然不假,你還真是本宮跟你父皇的親兒子。”

    “母後小哥哥他一直很想您,有好幾次夢見了您,還偷偷哭來著。”

    小花妖不太知道此時的局面究竟是個什麼情形,卻也知道兩人顯然還有些生疏隔閡,連忙鼓起勇氣上前插了句話。瞟了一眼小哥哥的神色,抿了抿唇才又道︰“小哥哥一直都特別珍惜您留給他的東西,還一直說要到陵前去,只有叫您親眼見過了,我才可以娶小哥哥走……”

    “嫁墨止,那個叫嫁,不叫娶,不要听父皇胡說。”

    被自家母後听見了這麼一句話,穆羨魚面上不由泛起了些尷尬的血色,輕咳了一聲認真糾正了一句。小花妖茫然地眨了眨眼楮,幾乎已經被小哥哥這一時一變的稱呼給繞了進去,卻還是听話地點了點頭,正要改口時,便被皇後淺笑著溫聲打斷了︰“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也不要這麼緊張。其實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本宮一直比誰都更清楚。在你們把這一對玉佩帶上的時候,我就一直都在陪著你們兩個,只是你們那時候都還不知道……”

    “怎麼您也”

    這原本該是段既溫馨的對話,穆羨魚卻還沒來得及感動,便忽然反應過來了自家母後話中的意思,神色便不由微變︰“所以兒臣跟墨止的事情,其實您也是一清二楚的嗎?”

    “你這個‘也’字用得不好,本宮可從始至終都是親眼看著的,再怎麼也要比你父皇清楚得多了。”

    皇後認真地糾正了一句,望著自家這個向來慣于裝作雲淡風輕的兒子總算帶了點瀕臨崩潰的神色,眼中便帶了幾分滿意的笑意,點了點頭轉身道︰“好了,不要站在這里說話了。你們隨我去那間密室里,抓緊時間把剩下的力量都吸收干淨再說。”

    “母後”

    穆羨魚下意識喚了一句,又低下頭支吾了半晌,才抿了抿唇緩聲道︰“母後,您既然一直什麼都知道,也該知道兒臣這一世的陽壽就只剩下不到一年了。這些力量就算吸收了,其實也沒什麼大用處,反倒不如留給身後人……”

    如果說他與父皇不過是生疏,對著這位素未謀面的母後,就已只能算是陌生了。他從不曾與母親相處過哪怕一日,也不知究竟該如何說話做事才是講究分寸,只能忐忑地輕聲說了一句,便站在原地等候著自家母後的反應。

    叫他意外的是,皇後卻並未如他想象中那樣一般悲痛不舍,只是招了招手示意他跟進密室里來,又示意後面的小花妖將門關好︰“所以要我說,你這孩子的鬼主意有不少,可有時候卻實在是有些容易鑽牛角尖你說得這樣支支吾吾的,還不是怕為娘心中難過麼?”

    穆羨魚已經習慣了自家父皇動不動就後悔心痛的架勢,本已準備好了再安慰母後一回,卻沒料到居然得到了這樣的一個答復。神色不由微怔,下意識便輕輕點了點頭︰“之前和父皇說的時候,父皇的反應就很是激烈,把兒臣也給嚇了一跳……”

    “那是因為你父皇好歹還要多活上幾年,心痛他居然要白發人送黑發人本宮都在這里待了二十來年了,好不容易能來個兒子陪著,本宮有什麼可不高興的?”

    皇後一本正經地應了一句,說出來的話卻叫穆羨魚不由張口結舌,愕然半晌才心服口服地點了點頭︰“您說得倒也也不是沒有道理……”

    “你父皇心思太重,動不動就容易繞進他自己的念頭當中去。本宮卻沒有那麼多的講究,再怎麼也是本宮肚子里爬出來的孩子,難道死過了一次就不是了?本宮也死過了一次,不也依然是你的母後麼?”

    拍了拍這個兒子的背,皇後仔細望了望他的身形,才終于略松了口氣,欣慰地點了點頭︰“還好,原來不駝背那時我剛身死之時,曾得玄武前輩點化,說你是祿存星臨世,等你歸位時我便也可與你一同去那玄武殿之中。實不相瞞,為娘在看到了咱們家那位先祖的樣子之後,心情實在是復雜得難以言表……”

    “兒臣也是這麼覺得!”

    听到自家母後居然和自己的念頭不謀而合,穆羨魚只覺感動得不成,連忙點了點頭,又忍不住控訴道︰“而且先祖他說話又實在有些慢,兒子自詡不算是性子太急的,卻也幾乎難以同先祖流暢地說上幾句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有花,你有盆嗎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