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有花,你有盆嗎 > 第90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句,頭也不抬地繼續將那鴿身塑造了完全。金風一時語塞,尋思了半晌,卻也老老實實地蔫了回去,不悅地趴在角落里頭裝死。兩人已經習慣了它的手段,卻也沒人再理它,只是合力將冰鴿繼續雕琢成形。

    “這里這里好了,差不多了!”

    墨止在旁邊認真地指揮著穆羨魚的動作,兩人一個看一個雕,配合得卻也極為默契。總算雕完了最後的一只翅膀,穆羨魚輕輕松了口氣,望著手中頗有幾分活靈活現意味的鴿子,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我還是有點天分的你說我若是給二嫂也雕一個冰像,二嫂是不是會一高興什麼都答應我?”

    “先生說女子都是喜歡晶晶亮亮的東西,二嫂一定也會喜歡的。”

    墨止輕輕點了點頭,卻又忍不住好奇道︰“只是小哥哥打算求二嫂什麼事?又要欺負二哥了嗎?”

    “那怎麼能叫欺負,不過是增進兄弟感情罷了……”

    穆羨魚一本正經地應了一句,卻也不細解釋,只是將那冰鴿的頭頂輕輕撫了撫。那鴿子經忽然像是被注入了什麼靈氣似的,一雙眼楮里閃爍起了微弱的亮芒,撲閃著翅膀來回飛了兩圈,才又輕輕落回了幾人面前。

    “我的天你怎麼這麼厲害,都快趕上女媧了!你就是男媧!”

    金風打了個骨碌愕然地跳了起來,殷切地撲到了那鴿子邊上,欣喜地數肢並用上下摸了摸,語氣卻忽然一變︰“不對啊你這樣它豈不就是活的了?那我還怎麼用它飛,我們不能奪舍清醒著的活物的……”

    穆羨魚的心神還停留在被“男媧”這個詭異的稱贊震撼的階段,怔神了片刻才忽然反應了過來,連忙輕咳了兩聲,無奈地揉了揉額角︰“你不要張口就胡說,女媧乃是創世祖神之一,哪是你能這般調笑褻瀆的?那鴿子並非活物,只是被我注入了一股意念,故而听我的指揮罷了。你要是想要住進去,我將這股意念揮散就是了。”

    “我哪有褻瀆女媧娘娘了我最多也就是褻瀆褻瀆你……”

    金風低聲嘟囔了一句,卻又怕惹惱了他,到時候連個鴿子都當不成,連忙老老實實地住了口,一骨碌便化作一道墨色光華,鑽進了那冰鴿之中。兩點墨色正好填充在了鴿子的兩只眼楮上,叫那冰鴿更是平添了幾分活氣。

    “都躲開一點我要起飛了!”

    金風笨拙地趔趄了兩步,就開始搖搖晃晃地往前跑了起來。穆羨魚不由微訝,連忙把墨止拉到了身側,托了下頜若有所思地看著那原本靈巧至極的鴿子借著一通助跑,艱難地撲閃著翅膀歪歪斜斜地飛了起來,卻還沒來得及飛起多遠,就“咚”的一聲撞在了龜殼上面。

    “我現在明白你的苦心了,你說得對你要是再給我弄一只大點兒的鳥,我大概就只能跟著你們在地上跑了……”

    金風有氣無力地往回爬了一段,就趴在了墨止的腳邊。墨止到底還是不忍心小哥哥費心雕的鴿子像只死鳥一樣趴在地上,俯身給撿了起來,又望向了一旁的穆羨魚︰“小哥哥,這個好冷它會不會被烤化掉?”

    “如果不是去叨畢方,就應當還是不至于的。”

    穆羨魚擺擺手笑了一句,又朝著那鴿子一伸手,金風竟忽然不受控制地騰空而起,在空中靈巧地鋪展雙翅,甚至還打了個轉,才又穩穩地落在了他的手上。

    “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將意識揮散了嗎?”

    金風被嚇了一跳,無措地在他手上跳了兩下。穆羨魚卻只是含笑望著它,輕咳了一聲道︰“先前忘了告訴你,倘若我不揮散原本注入的意識,它就會擁有自己的靈性,只是以我為主人罷了。但如今既然已經消散了原本的靈氣,它就像是個剛被做出來的法器一樣,就算不用什麼特殊的辦法,也是會受我操控的。”

    “太狡猾了……你想對我做什麼,會不會做什麼不軌之事?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向你屈服的,你不要想著威脅我!”

    金風驚恐地往後挪了挪,無助的撲閃著翅膀想要飛起來,卻無論如何都沒有動靜︰“可惡,太狡猾了居然還困住我的動作……”

    “我沒有控住你的動作,是你真的飛不起來。”

    穆羨魚頭痛地輕嘆了口氣,敲了敲身旁的龜殼,那龜殼也立時心領神會,微微震了兩下,就將幾人盡數給吐了出去。

    有過了前幾次的經驗,龜殼仿佛也已找到了訣竅,這一次將幾人放出來的時候竟穩穩當當地晃都不晃,見到穆羨魚穩穩落地,便化成了巴掌大小,親昵地撲進了他的懷里。

    “做的不錯別擔心,下一次不會把你扔掉了。”

    穆羨魚不由輕笑,安撫地拍了拍龜殼,那龜殼卻也瞬間歡喜起來。在他手中蹦了兩下,竟又忽然跳上了他的肩頭,把原本落在他肩上的冰鴿給不由分說地撞了下去。

    “我明白了現在這冰鴿子也成了小哥哥的法器,所以龜殼就會嫉妒它……”

    墨止思索了片刻,目光便忽然一亮,一本正經地撫掌笑道︰“這個好辦,只要小哥哥表現得嫌棄冰鴿一些,龜殼就會覺得高興了。”

    龜殼連忙在半空晃了晃,又親昵地蹭了蹭穆羨魚的臉頰。穆羨魚卻也不由啞然失笑,點了點頭道︰“這倒是容易,我原本其實也挺嫌棄他的你就在天上先自己飛吧。記著跟住了我們就行,要是沒什麼事情,就不用急著下來了。”

    “誒誒你等會兒,容我說句話!”

    金風還沒反應過來,那冰鴿便已自己騰空而起,拍打著翅膀在半空中盤旋了一圈,只留下了恐高至極的土系蟲子驚恐的慘叫聲。

    “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兩人對視一眼,便都見到了彼此眼中藏不住的笑意。穆羨魚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地溫聲開口,便沖著墨止伸出了手︰“帶你回家去,順便琢磨琢磨總歸有些事,是可以開始琢磨琢磨的了……”

    “啊……”

    墨止忍不住低呼了一聲,面色便瞬間通紅,局促地低下了頭不吭聲。穆羨魚的目光卻也不由帶了些閃爍,卻還是畢竟仗著自己先開的口,鼓起了幾分勇氣,就拖了終于長大了的小花妖,往自己的住處趕了回去。

    他們在龜殼之中耽擱了不少的時間,出來時天色便已漸亮。穆羨魚領著墨止才走到了自家園門口,卻見著里頭竟人來人往的熱鬧至極,便覺不由微愕。還特意抬頭看了看,才又匪夷所思地搖了搖頭道︰“這確實是我當初在宮中住的園子啊莫非知道了我要走,所以這園子也給了人,一天都等不住就來佔地方了麼?”

    “誒喲我的殿下啊您怎麼才回來?皇上和皇後娘娘說是要給您好好過生辰呢,怎麼著就耽擱了這麼久,要不是皇上不讓,太子殿下都要叫人去找您去了……”

    既明在門口幾乎望斷了脖子,一見著兩人的身影,連忙殷勤地迎了上去,又扯著他往一旁快步走著︰“快去快去換衣服,您這一身肯定是不行的,皇上都在里頭等著了,說是要跟您一家人好好的過一次生辰才行……”

    “我還以為至少還要再等上幾天今天就是我的生辰了嗎?”

    穆羨魚不由微訝,跟著他的步子進了屋,脫下了外衫放在一旁,略一思索卻也終于釋然他在宮中沒有生辰八字,又向來都以為母後是因為難產而過世,便也將母後的忌日當作了自己的生辰。但如今听聞母後當年乃是被人下了毒,這日子卻也未必就是可丁可卯地準的,如今忽然就定了的生辰,怕也是母後親自敲定了的日子。

    “皇上和皇後各執一詞,一個說是後天,一個說是今天,太子殿下說他向來都是明天這時候給您送些好東西去。最後皇上說索性趕早不趕晚,免得完了再生變故,才這麼給定了下來。”

    既明低聲解釋了一句,卻也覺這事實在太過離譜,忍不住苦笑道︰“殿下,您說都這麼多年了,皇上跟皇後如今看著可是十足十的老夫少妻,怎麼性子還是誰都不讓著誰,見到就一定要爭執個不休呢……”

    “我當初就沒見過父皇跟母後爭執不休,你問我,我問誰去?”

    穆羨魚無奈一笑,利落地將衣服換好,望著一旁努力和衣襟較著勁的墨止,就忍不住失笑出聲,抬手將他攏進懷里︰“不要動,我幫你來弄你平時都是自己化出一套衣服在身上,其實從來都不知道衣服該怎麼穿吧?”

    “不太懂……”

    墨止紅著臉應了一句,一想到自己如今已經是這麼大的花了,居然還連個衣服都不會穿,清秀的面龐上便止不住的泛起了濃濃血色︰“我我自己試一試,可能還是能穿得上的……”

    “不妨事,我替你直接弄好就是了。”

    穆羨魚含笑應了一句,輕輕撫了撫墨止的額頂,溫聲哄了一句。仔細替他將衣物整理平整,理好了衣襟,又從他頸間摘下了那一塊玉佩,替他重新配在了腰間︰“已經是大人了,就不能把這個戴在脖子上了來看看,好不好看?”

    墨止面色通紅,眼中卻閃著止不住的晶亮光彩。被他領到了銅鏡前面,只望了一眼,還不及看清便用力點了點頭,毫不猶豫道︰“好看很好看……”

    穆羨魚不由失笑出聲,輕輕刮了下他的鼻尖,又攬著他坐在椅子上︰“今天要好好打扮。我過生辰事小,趁機定下咱們兩個才是要緊事。今日父母兄長齊聚,我們不如就趁著今日把名分定下來,媒妁之言三禮六聘,穩穩當當地把你給領回家去。”

    妖怪們向來沒有禮數的概念,四聖獸更不會在意這些繁文縟節,可穆羨魚卻畢竟始終生長在人族之中,始終對這一個名分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在意。墨止雖然不大明白,卻也知道小哥哥這就是要昭告天地,堂堂正正地把自己領回家去種在盆里了,目光中盡是一片明亮笑意,听話地點了點頭︰“那我一定好好準備,一定好好跟著小哥哥回家……”

    穆羨魚含笑揉了揉他的額頂,微微點了點頭︰“還有,到時候一定要多和他們要一些聘禮玉露不大好找,咱們倆估計要四處游玩好一陣,盤纏不夠了實在不行。至于嫁妝嫁妝就也叫他們出好了,反正你一直都是跟在我身邊的,他們大概也不敢叫青龍前輩出什麼嫁妝……”

    墨止雖然不大分得清楚這些個嫁妝聘禮的規矩,卻還是知道小哥哥又要坑二哥的錢了,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一旁趴在門框上非禮勿視的既明听得實在匪夷所思,忍不住低聲道︰“殿下,您是要嫁妝聘禮一家出嗎?那還有什麼意義,不就是抬一圈然後就又抬回自家門里去……”

    “自然不是,這是從皇家抬出來,然後抬到我家門里去。”

    穆羨魚向來把這一項分得極清楚,一本正經地應了一句,又語重心長地拍了拍他的肩︰“既明,我們倆雲游不一定是怎麼走,有可能上天入地日行萬里,實在是沒有辦法帶著你一起去。你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有花,你有盆嗎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