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正牌輔助裝置 > 第596章 一起走吧?

第596章 一起走吧?

作品:正牌輔助裝置 作者:穿越眾里的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qq 7 ,最快更新正牌輔助裝置最新章節!

    深淵的部隊最終是不帶半點猶豫頭也不回地走掉了,鑒于剩余的戰力嚴重不足,聯盟艦隊並未對他們進行任何攔截,只是在遠處靜靜地看著,就好像兩支死敵球隊在完成比賽打成平局後面無表情地目送彼此離場的樣子。當然這僅僅只是一個比喻而已,實際上雙方【互相告別】時的表現可不像死敵球隊那麼友好,各種炮擊始終都沒有停過。

    但這種交鋒更多的是在走形式,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上的損害。在南宮榮看來雙方簡直宛如兩個各回各家之際仍然很不高興的互相扔泥巴的熊孩子,明明無論如何都沒法繼續打架了卻還是滿滿一副死不服輸的架勢。

    乍看起來有點搞笑,可仔細想想的話也從側面證實了聯盟與深淵的關系,真正意義上的不死不休,否則也不會有這樣的表現了。

    幸運的是聯盟的計劃有獲得成功,迫使深淵意志不得不在此處選擇了撤退,不然它絕對會拼著讓增援部隊付出極大的代價也要將南宮榮等人留下來加以殲滅,反正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重新恢復過來的。

    可惜現在被深淵當成最大倚靠的大量收集資源快速恢復戰力的看家本領已經被聯盟給破解了,比爾賈德前線位面遭到突破後最終boss的勢力地盤便會即刻受到聯盟軍隊的直接威脅,不會再有機會讓它組織和集結先前那種極大規模的部隊展開反擊。

    剩下的,就只有穩扎穩打的逐步平推罷了——雖然可能會耗費不少時間,卻能夠確實地擊敗深淵,從而杜絕任何形式上的意外情況。

    “還真是有夠王道的作戰,完全不給深淵半點還手的機會呢。”南宮榮在深淵的部隊完全離去後聯系上了金毛貓向她征詢起了一些意見,“照理說接下來應該完全看聯盟的表演了,那麼我們這支臨時的聯軍又該做些什麼?果然是加入到聯盟大軍之中嗎?”

    “總而言之你先回到精靈族的世界樹上再說吧。”系統在通訊器里對少年如此回應道,“如果不想加入聯盟其實也無所謂,我們並不會強求什麼,但講道理本系統還是建議你加入會比較好。哪怕騷年你有收了奧克塔薇爾,你的同胞需要離開拉茲菲爾德位面安置在林薇音那邊的這件事依然不會發生任何改變;不過若是你有加入聯盟,相信上面那些大佬應該會很樂意在一個被深淵放棄的無人位面里幫助你們建立新的家園。這總比和別人擠在一起要好吧?”

    南宮榮發誓他的眼前此刻絕對出現了背後豎著一條惡魔尾巴的金發小蘿莉的詭異景象,並且還正在用令人無法抗拒的架勢誘惑著自己犯錯誤——嗯,當然不是指那種會被請去喝茶的錯誤,而是別的一些事情。

    滿頭黑線的少年最終不得不用手死死摁住腦門深深地嘆了口氣道︰“屬于自己的土地和家園嗎,總覺得完全無法拒絕呢。話說回來,聯盟對安潔洛特他們也應該開出了相類似的條件吧,你們就是這樣一路過來不斷吸收各個勢力從而壯大自身的嗎?”

    “相比深淵的做法聯盟已經很委婉了,至少我們不會趁人之危強行用武力脅迫你們加入。畢竟這樣的聯合是無法長久維持的,並且還很容易崩潰。”

    然而我們沒得其它選擇的狀況同樣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南宮榮張了張嘴最後果斷把這句台詞給咽了回去,因為至少聯盟有給出了相對來說更好的選擇,少年若是不想接受聯盟的好意寧願帶著同胞吃苦開荒也沒人會說些什麼。

    “嘛,考慮到我的族人如今的狀況,還是接受聯盟的幫助更好吧。”少年和同在機體駕駛艙里的林薇音對視一眼後沖小丫頭聳了聳肩道,“這樣對你們來說也是個不錯的結果,把原本屬于自己的土地借給外來者使用居住什麼的無論如何都會招來一些閑言碎語不是麼?”

    林薇音聞言不禁很是尷尬地抬手撓了撓頭︰“啊哈哈哈,歐尼醬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啥都不知道,僅僅只是用帝國貴族階層的思考方式進行了推測而已。畢竟你知道,在這方面我還是比較擅長的。”

    奧克塔薇爾最終能和你走到一起也真是不容易呢。小丫頭眯著眼楮在心中煞有介事地肯定了這麼一句後,繼而略顯擔心的問道︰“那麼,你是決定要接受聯盟的幫助並加入他們了?我知道歐尼醬你的能力非常特殊即便勢力龐大如聯盟也對此極為重視,既然如此你為何不想辦法把自己賣個更好的價錢呢?”

    “因為我的能力如果失控暴走、甚至只要我稍微迷失了本心,便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深淵意志那樣的存在,對不對金毛貓?”

    遭到突然提問的系統意外的沒有予以當場回答,反倒先是沉默了好幾秒,直到氣氛變得有些詭異後方才開口說道︰“南宮榮你說的沒錯,聯盟邀請你加入也確實有著對你進行全方面監控的意思。雖說你和深淵是完全相反的兩種存在,可沒人知道你會不會突然墮落轉化成敵人,在戰斗完全收官之前我們不能冒任何風險。”

    “所以我才不會向聯盟要求更多的好處,只要能安置好同胞就夠了。”南宮榮沖便宜妹妹攤開雙手很是隨意地撇了撇嘴道,“就是這麼回事,我在前線和店長他們一起戰斗肯定會比在後方和聯盟的高層扯皮爭取利益要令人安心得多,沒有掌握大量的資源,我的能力就算突然失控了也不會對周圍造成多大的損失才是。”

    金毛貓的語氣顯得很是驚訝,不過更多的則更像是故意裝出來的模樣︰“我的天,騷年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有智慧了,還是說你以前是有意假扮愣頭青的嗎?不管怎麼樣,你自己有意識到這件事情就行,也省得本系統對此多費口舌做些說明了呢。”

    對此南宮榮只是滿臉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少年很清楚最後真正要做出決定的話,像現在這樣和金毛貓胡侃瞎扯是沒用的,他必須見到聯盟方面的代表才行。

    所以,還是先返回精靈族的世界樹上等著比較好。

    ——————————————————我是分割線——————————————————

    在米賽爾安排的會客大廳里,完成了休整的南宮榮等人終于見到了聯盟方面派來的代表。當然對方登場的方式並不是很友好,因為除了聯盟一方的人以外他們的隊伍中間還混進去了一個前深淵陣營的家伙,對其嚴加防範的模樣使得整支隊伍看起來更像是在押送而不是在進行外交。

    “我說,你們應該都已經確定過我如今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了,還有必要這麼整的嗎?”

    作為被押送的對象絲蒂芬妮倒是表現得滿不在乎,她完全無視了背後兩個全副武裝的聯盟士兵如臨大敵的模樣,歪過頭宛如和老朋友聊天一樣對旁邊的金發側馬尾搭起了腔。

    “除非讓周翼隨時隨地都用手抓著你,否則誰都不會放心你的能力。”被搭話的側馬尾說著朝前方無比尷尬的店長大人瞄了一眼,繼而煞有介事地正色道,“然而真要這麼弄了我總覺得心里有些別扭,感覺像是自己保存得很好的咸魚被偷腥貓給叼走了似的。”

    南宮榮頓時只覺得原本有些帥氣的店長突然就變成了咸魚的造型,同時也是從真正意義上在近距離見識到了聯盟式的日常是一種什麼樣的展開。不得不承認這些人的確是無論哪種場合都能整出各種無厘頭的日常,就算世界末日了恐怕也無法阻止他們。

    作為名義上的會議主持人,米賽爾的臉頰一直是在抽筋的,她可不像南宮榮等人這樣已經見慣了聯盟特有的交流方式,只覺得自己之前準備了很長時間的說辭在這個瞬間全都徹底變成了無用功。

    當然場面話還是要說的,老阿姨搶在店長大人莫名其妙地陷入令人羨慕嫉妒恨啊不對、是說約定俗成王道有愛的修羅場境地之前輕輕咳嗽一聲打斷了正準備大眼瞪小眼著怒目相視的某兩個美少女。

    “咳哼!如果你們是來上演輕小說劇情的,那麼還請回去再弄如何?”

    金發側馬尾當即裝成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模樣放棄與絲蒂芬妮的對峙迅速收回身子站直了看向米賽爾,繼而用無可挑剔的優雅動作沖精靈長老提著裙邊行了一禮道︰“說笑了,我們當然是來談論正經事而不是來玩鬧的。那麼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是艾蜜琳娜•哈里斯,得到授權暫時可以完全代表聯盟與各位進行各方面事務的商談。在我提出聯盟的建議之前,你們這邊有什麼條件要提出的麼?”

    “我已經從一名得到聯盟制造的特殊輔助裝置的叫做安潔洛特的族人那里听說了不少關于你們的事情,對你們的實力和能力有著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聯盟能夠幫助我們精靈在一個無主的位面里建設新的家園,或者和別的種族共享也行,只要能安頓下來確保我們種族和文明的延續,我們就選擇加入。”

    站在米賽爾旁邊的安潔洛特以及其他精靈對于老阿姨的發言並沒有表現得多麼震驚,畢竟他們已經什麼都沒有剩下了,只是一群漂泊在虛空中無家可歸的流浪者,並且其【飛船】還經過激烈戰斗受損和消耗都相當嚴重,除了主動接受聯盟的幫助並加入他們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因為自顧不暇的南宮榮他們可沒有能力幫助精靈族建立新的家園,如果聯盟沒有出現或許米賽爾會選擇和少年一行抱團取暖,但如今有更好選擇的情況下應該怎麼做根本就不需要進行任何復雜的思考了。

    “嗯,的確是個好決定,我們的建議其實也差不多。”艾蜜琳娜聞言頓時笑了起來,略顯隨意地擺了擺手道,“不過也別把事情想象得太嚴重,你們是加入聯盟成為一份子而不是被聯盟完全吸收,該有的權利還是會有的。”

    便在金發側馬尾和米賽爾對話的時候,奧克塔薇爾忽然從背後輕輕戳了戳南宮榮湊到他的附近開口道︰“你也會向聯盟提出同樣的條件嗎?就不能留下來麼?”

    少年自然有听出長公主語氣中的不舍意味,可惜他並不能心一軟就隨便答應什麼,長長地嘆了口氣輕聲回答道︰“我也想啊,塔薇爾。但是我的同胞受到的痛苦實在太多了,他們對帝國已經不再抱有任何的信任;更何況你自己摸著胸口想想看,即便王室有帶頭做出改變下面那些貴族特權階層會跟著在短時間內改變對我們漢族人的看法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或許將來隨著南宮榮帶領族人在對抗深淵方面表現得越來越活躍帝國的大多數人會逐漸改變看法,可至少現在不行。甚至如果奧克塔薇爾強行安排土地出台維護法規將漢族人留在帝國內部,還會有可能引發反彈乃至不滿——並且還是來自于漢族人和帝國貴族階層雙方的。

    貴族們會認為漢族人配不上分配到的土地並享受正規平民權益,而南宮榮已成驚弓之鳥的同胞則會認為帝國這樣做是在試圖誆騙自己放棄離開拉茲菲爾德位面的機會、等到他們無法再執行移民時就會果斷撤去偽裝重新露出帝國原本丑惡的嘴臉繼續對他們展開壓迫。

    長公主殿下對于這些心里面其實也很清楚,她同樣知道根本無法避免,只是想留住南宮榮而已。女孩擔心這次注定的分離會給兩人的關系造成一些無法預知的影響,所以才會表現得有些不夠理智,如今被南宮榮一通反問後方才漸漸恢復了冷靜。

    “我知道了啦,只是仍然覺得無法接受啊。”

    “沒關系,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嘛。”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正牌輔助裝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