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敢抗命?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敢抗命?

作品: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作者:皮俠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馬大叔,听說你找我有事~?”

    翌日一早,奇趣閣新工坊,《大唐日報》編輯部內的一個房間內,李魚敲門之後推門而進,對負手立于窗前的馬周輕聲問道。+++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om

    在書院,別人都管馬周叫做馬先生,在工坊這邊,別人管馬周叫做馬管事或者馬爺,細細數來,稱呼馬周為馬大叔的人,恐怕只有李魚一個了!

    對于這個稱呼,馬周一開始自然是抗拒的,因為他覺得自己還沒有那麼老,但時間長了,馬周現在已經習慣了李魚所給的這個稱呼了,這時,他轉過身來,沖李魚和善一笑,道︰“小魚兒,你來了?坐下說吧!”

    說話間,他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一張椅子。

    李魚在馬周面前從來都不知道“拘束”兩個字是怎麼寫的,聞言,她也沒有客氣,直接坐在了那張椅子上,然後半開玩笑地說道︰“馬大叔,看您這麼鄭重其事,莫非今日叫我來,是看我這一年多來表現良好、想要給我增加薪俸~?”

    這話當然是玩笑之語,李魚跟馬周的關系一向很好,兩人之間類似的玩笑可沒有少開,但令李魚沒想到的是,剛坐在了她對面的馬周居然點頭了︰“嗯!小魚兒你猜的沒錯,今日叫你來,的確是給你增加薪俸的~!”

    “……?”

    李魚聞言,不由瞪大了眼楮,她很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亦或是馬周今天腦袋出問題了,要不然怎麼能听到這麼驚世駭俗、不合常理的話?

    “馬大叔,你不是在逗我玩兒吧?我可沒這個閑工夫陪你逗悶子,我今天的稿子還沒寫完呢!”

    驚訝片刻後,李魚撅了噘嘴,有些不滿道。

    顯然,她並沒有把馬周剛剛說的那些話當真。

    誰知馬周一臉正色道︰“小魚兒,我可沒跟你說笑,這一年來,你從對新聞撰寫一無所知,到如今成為聖上欽封的《大唐日報》金牌記者,你所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績,我們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我和侯爺的確是想給你增加薪俸,不僅如此,侯爺還打算讓你慢慢接手《大唐日報》這邊的事務,假以時日,或許整個《大唐日報》編輯部都會交給你來管理!”

    “什麼?先生要讓我接手編輯部這邊的事務?”

    李魚聞言,整個人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她有些難以置信道︰“可我之前只是負責撰寫新聞的呀,編輯部這邊的事務不一向是由馬大叔你在管嗎?先生為什麼要這樣安排~?”

    李魚其實對自己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每天出去采采風,寫幾篇新聞稿,每個月都能有一筆不菲的收入,偶爾她還能去揭露一些民間的不法之事,懲惡揚善,這生活真是既充實而又有價值啊!對于馬周現在所處的《大唐日報》編輯部管事職位,李魚並不怎麼感興趣!

    “編輯部這邊,以前的確是我在管,不過我馬上就要離開藍田縣了!”

    見李魚一臉激動,馬周沉聲道。網 om

    “……離開藍田縣?為什麼?難道先生他……”

    李魚聞言,心中猛地一震,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擔憂,她下意識地就以為是馬周近期做錯了什麼事情,所以李澤軒要撤掉馬周編輯部管事的職位了!

    馬周何等人物,豈會看不出李魚的心中所想?他連忙擺手道︰“小魚兒,你可別想岔了,我離開藍田縣是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侯爺如今身兼青州刺史之職,但京城這邊的公務仍然繁重,于是侯爺便任命我為青州刺史府長史,讓我先去青州接管那邊的事務!今天下午,我便要動身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

    李魚一听,不由松了一口氣,隨即她喜笑顏開道︰“那我應該恭喜馬大叔高升啊!等以後我要是有時間去青州,馬大叔你這個地頭蛇可得好好地招待我!”

    听到這句略帶三分匪氣的話,馬周忍不住嘴角一抽,暗道這丫頭可真不會用詞,他以後也算是堂堂刺史府長史了,怎麼能叫做地頭蛇呢?

    “可是……讓我一個人管理整個編輯部,這怎麼能行?我哪有這個本事~?”

    這時,李魚想起最開始馬周的一番交待,忍不住出聲遲疑道。

    馬周笑了笑,道︰“你現在的能力當然不足以管理整個編輯部,所以侯爺只是讓你先慢慢接手、慢慢熟悉,目前編輯部應該是由侯爺直接管理,另外,平日里不是還有虞少監他們幫襯著你嗎~?”

    《大唐日報》如今成了朝廷認可的“官方喉舌”,內部自然少不了朝廷的監管,去年李二派了好幾個德才兼備的大學士進駐《大唐日報》編輯部,以對每天報紙上的內容進行審核和監管。

    經過一年多的相處,編輯部里面的編輯們和這些大學士們已經相處的非常融洽了,沒有任何敵視情緒,反而經常互幫互助。om

    “哦!那好吧!我試試!”

    李魚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應下了這門差事,倒不是她貪圖錢財,她現在每個月獲得的薪俸對她來說已經完全足夠了,主要是她感念于李澤軒和馬周這一年來對她的照顧,她想為李澤軒和馬周分憂!

    “呵呵!既如此,那我便放心了~!”

    馬周舒了一口氣,笑道。

    頓了頓,他又道︰“小魚兒,我知道你一直在尋找你父母的下落,侯爺和我也會全力幫你尋找,但這種事情急不來,或許等緣分到了,你父母就會自動出現在你面前,你且莫要因此而意志消沉……”

    別看李魚臉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但細心的馬周,卻還能從李魚的眉宇間,看到一抹淡淡的憂愁,他一直將李魚當做自家妹妹看待,在臨走前,他當然還是有些不放心。

    聞言,李魚頓時沉默了,她臉色一陣變換,末了,她強扯出一抹微笑,道︰“馬大叔,看你說的,我哪有意志消沉?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哦,對了,你一個人去青州,你應該小心才是,我還等著你在那邊站穩腳跟之後,也去青州玩一玩呢!”

    馬周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道︰“我的安全你不用擔心,這次侯爺會派遣一些親衛與我同行!小魚兒,你,保重吧!”

    說罷,他站起身,負手走出房門。

    李魚連忙起身,沖馬周大喊道︰

    “馬大叔,您也珍重!”

    ………………………………

    “雨瑤,仁表怎麼樣?還是不吃飯嗎?”

    岐州,雍縣縣城,刺史府前廳。

    王裕和一名衣著華麗、氣質雍容的婦人高坐于上首,看著站立在廳堂內的冷雨瑤,王裕冷著臉問道。

    冷雨瑤的臉上依舊像往常一樣,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听王裕發問,她微微欠身道︰“回家主,公子說他吃不下……”

    “哼!吃不下?”

    聞言,坐在王裕身邊的那名貴婦瞬間就怒了,只見她一拍桌案,氣憤道︰“我看他是被那小狐狸精迷了心竅,為了那賤女人,他誰都可以不在乎!本宮和老爺培養他這麼多年,他竟為了一個商人賤女視我們如同仇敵,真是不孝!”

    沒錯,這名貴婦便是李二的親姑姑,也是大唐如今的長公主——同安公主,亦是王仁表的生母,太原王家當今的主母!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

    見同安公主暴怒,王裕連忙充當起了老好人的角色,沒辦法,雖說他是太原王家的當代家主,但是當今的天子有意削弱世家力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滎陽鄭氏更是被朝廷直接給蕩平了,皇權力量如今可謂是空前強大,太原王家想要繼續輝煌下去,就不得不去向皇家屈服,而同安公主是皇親,在如今這個節骨眼上,即便王裕是王家家主,也不敢輕易開罪同安公主!

    “哼!息怒息怒!我怎麼息怒?都是你教出來的好兒子!咱們養育他十幾年,到頭來在他眼里我們卻還不如外面的一個低賤女子!”

    同安公主一點也不給王裕面子,當著一眾下人的面便怒吼道。

    她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別看她是當朝長公主,但女人一旦嫁出去就如同潑出去的水,有些時候皇家固然能夠給她撐腰,可她若想在王家這樣的大家族保持地位穩固,除了皇家的撐腰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靠她自己的努力經營,而王仁表,就是她在王家保持不可撼動地位的關鍵!

    所以對于王仁表的培養,她一直是不遺余力!

    不過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身為王家嫡長子的王仁表竟然喜歡上了一個民間的商賈之女,這要是傳出去了,王仁表估計會淪為所有世家的笑柄!

    畢竟如今五姓七望雖然不復往日輝煌,但世家血統依然是高貴不可攀的,國朝之中,不知有多少文臣武將都希望自己或者自家晚輩能和五姓七望的子弟聯姻,尤其是王仁表不僅身兼太原王家血脈,身體里更是流淌著皇家的血脈,血統不可謂不高貴!

    如今王仁表竟然想要與平民女子成親,這簡直是對世家血脈的玷污,五姓七望的其他家族會恥笑他,王家的族老更不會放過他!鬧到最後,王仁表很可能會被王家給邊緣化,王家以後將不會給王仁表傾斜任何資源、更不會給予任何幫助!、

    這直接就讓同安公主這麼多年的布局、經營,瞬間化為泡影,都說母憑子貴,如若王仁表不能給提供她強有力的政治基礎支撐,她這個當母親的,就算是有一個公主身份,估計也很快就會脫離王家的權力中樞!

    所以在得知王仁表跟李靜初的事情後,同安公主當即暴怒,直接帶著丈夫從隋州“殺”到岐州了!

    正廳之中,王裕一臉訕訕,面對處于暴怒之中的同安公主,他的確是毫無辦法。

    “既然他這麼想著那個賤女人,我就讓人去將她綁了丟進河里喂魚!看他還願不願意吃飯!”

    頓了頓,同安公主終于下定了決心,她怒氣沖沖地起身看向冷雨瑤道︰“冷雨瑤,你現在帶人去那個賤女人家里,將她給本宮綁了!”

    “這……!”

    冷雨瑤聞言心中大驚,她羨慕嫉妒李靜初不假,但她知道王仁表是真心喜歡李靜初的,只要是王仁表喜歡的,不管是朋友,還是情敵,她都會盡力去保護,可如今同安公主竟然下令讓她去將李靜初置于死地,這個命令,她打心眼里是抗拒的!

    而且她知道,若是李靜初就這樣死了,王仁表絕對不會繼續活下去,而且至死也不會原諒于她!

    “夫人,萬萬不可~!”

    不待冷雨瑤說話,王裕這時終于坐不住了,他連忙起身勸阻道︰“夫人,李靜初不過是一介民女,她沒偷沒搶,更沒有作奸犯科,老夫身為朝廷命官,怎能讓人隨意拿她?而且無論如何,這也是一條人命啊!”

    封建社會自然處處存在著不為人知的黑暗,尤其是世家大族,每年每月都有奴僕婢女死于非命,在上層人物眼中,有些人命確實如同草芥!

    但李靜初她不是奴籍賤籍,她是平民之身,不論是世家大族,還是朝廷官員,都不能隨隨意意地將一個普通百姓置于死地,至少不能這樣明目張膽地去置一個人于死地!

    退一萬步說,即便是李靜初身犯重罪,也不是王裕和同安公主三言兩語就能將其殺了的,朝廷對于犯人的死刑批復異常嚴格,甚至需要李二親自審核!

    所以,一旦涉及到人命,王裕就絕對不能坐視不理了!

    經王裕這麼一說,同安公主也自知失言,她鳳目含怒道︰“哼!不能殺了她,就將她的腿腳打折、臉蛋劃花,看我兒還死不死心~!冷雨瑤,你現在就帶人過去~!”

    見同安公主听勸,王裕便坐了回去,只要不鬧出人命就好,這是他的原則和底線!

    冷雨瑤卻沒有立刻領命,她沉默不語,片刻後她咬了咬牙,抱拳道︰“公主恕罪,雨瑤不能領命!”

    一言既出,四下皆驚!

    同安公主雙目含煞,她一步一步地走到冷雨瑤身前,然後一字一句地冷聲道︰“冷雨瑤,你敢抗命~?”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