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世子無賴 > 第60章

第60章

作品:世子無賴 作者:蝴蝶法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沈嘉禾摸摸他的頭,轉而對魏衍道︰“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魏衍微微笑道︰“無妨。”

    沈嘉禾道︰“那我先帶他回去了。”

    魏衍道︰“吃過早飯再走罷。”

    沈嘉禾道︰“不必了。”

    魏衍卻已喚來侍者添碗加筷,無法,沈嘉禾只得硬著頭皮坐下來。

    “我讓凜兒回掖陽去了。”魏衍突然道。

    沈嘉禾怔了怔,低低地“哦”了一聲。

    魏衍又道︰“我托人給他說了一門親事,女方是北嵐的名門望族,凜兒已經答應,婚期便定在今年十一月底。自己的婚事自己操持,所以我讓他回去了。”

    沈嘉禾淡淡地“嗯”了一聲。

    魏衍道︰“如果凜兒給你發喜帖,你會去吃他的喜酒麼?”

    沈嘉禾道︰“看情況罷。”

    魏衍點點頭,道︰“也是。到時夏國應已改朝換代,裴懿自然要把你們接到潯陽去,千里迢迢去吃杯喜酒的確沒有必要。”

    沈嘉禾道︰“你不打算回掖陽去麼?”

    魏衍道︰“我受裴懿所托,照顧王府家眷,他一日不回來,我便一日不能走。”

    沈嘉禾道︰“真羨慕他能有你這樣的好朋友。”

    魏衍笑道︰“你不是也有朋友麼?那個聾啞的花匠。他叫什麼名字?”

    沈嘉禾不由心中一緊,頓了頓,才道︰“雲清。”

    魏衍道︰“他經常三更半夜去找你麼?”

    沈嘉禾總覺得他話里有話,狐疑地看著他,道︰“為何如此問?”

    魏衍道︰“你忘了?那日你昏倒在柴房里,是他第一時間發現的你,而當時已近子時了。”

    沈嘉禾道︰“因為我那時日日都會忙到很晚,所以才會那麼晚去找我。”他頓了頓,又道︰“而且他也不是經常找我,只是偶爾。”

    “是麼?”魏衍笑道︰“可千萬別教裴懿知道了,他吃起醋來可是很凶的。”

    念念插嘴道︰“他為什麼要吃醋?”

    魏衍笑道︰“念念有沒有要好的朋友?”

    念念黯然道︰“以前有,現在沒有了。”

    魏衍道︰“那你的好朋友和別人玩不和你玩,你生不生氣?”

    念念認真地想了想,答道︰“生氣。”

    魏衍笑道︰“這便是吃醋。”

    念念似懂非懂,沈嘉禾給他夾菜,道︰“食不言,寢不語。”

    念念爭辯道︰“那為什麼你們吃飯的時候就可以說話?”

    沈嘉禾道︰“因為我們是大人,而且大人說話的時候小孩不許插嘴。”

    念念低落地“喔”了一聲,道︰“我也要趕緊長成大人。”

    魏衍也夾一筷子菜放他碗里,道︰“想長大就得多吃飯。”

    念念用力點頭,狼吞虎咽起來。

    -

    約莫過了半個多月,沈嘉禾又開始收到裴懿的信這便說明他平安地抵達了潯陽。

    沈嘉禾竟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信中依然只有短短兩句話。

    “挨了一百軍棍,半條命都沒了,我可能不是親兒子。”

    沈嘉禾忍不住笑起來,自言自語道︰“活該。”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信一天一封地寄過來。

    沈嘉禾每封都看,卻從來不回。

    “今日攻城又失敗了,累。”

    “想喝你親手泡的茶,想抱你,想親你,想沒日沒夜的操-你。”

    “我說錯話了,收回,別生氣。”

    “念念乖不乖?不听話就打他屁股。”

    “沈嘉禾,沈嘉禾,沈嘉禾,沈嘉禾,沈嘉禾,沈嘉禾!”

    “攻進潯陽城了!”

    “我本想親手殺了賀蘭紹替你報仇,但他上吊自殺了。”

    “葉嘉澤很好,我會照顧他,別擔心。”

    “謀朝篡位真他娘的累,破事兒太多了,後悔!”

    “想回去接你,但是脫不開身,老子要瘋了!”

    “下雪了,想你。”

    “春節到了,但我一點都不快樂!”

    “我為你放了滿城煙花,你卻看不到。”

    “我爹當上皇帝了,改國號為‘穆’。”

    “我被冊立成太子了,可是不開心,因為你不在我身邊。”

    “為什麼當了太子還有這麼多破事兒?老子要被煩死了!”

    “昨晚夢見你了,在夢里做了很多你不喜歡的事……你懂的。”

    “我想你想得快瘋了!”

    “太子什麼的老子不干了!我要去接你!”

    “我已經在船上了,心情很激動。”

    “暫時不寫信了,因為信沒我跑得快。”

    沈嘉禾合上信,看著院中盛放的桃花,心頭悵然。

    念念在桃樹下舞劍,已經舞得有模有樣。

    沈嘉禾起身出去,站在檐下,揚聲道︰“別練了,歇會兒罷。”

    念念停下來,跑過來,仰著臉道︰“爹爹,我舞得如何?”

    沈嘉禾用袖子替他擦汗,笑道︰“舞得不錯,都是師父教得好。”

    念念道︰“爹爹,我想正式拜景叔叔為師。”

    沈嘉禾道︰“教了你這麼久,是該正式拜個師了,明日我親自去同他提。”

    念念笑道︰“好!謝謝爹!”

    第二天,沈嘉禾備了一份厚禮,帶著念念去拜師。

    景吾初時不同意,卻禁不住沈嘉禾的勸說和念念的軟磨硬泡,只得勉強點了頭。

    念念立即跪地磕了三個響頭,道︰“徒兒季念許參見師父!”

    景吾忙扶他起來,道︰“不必行如此大禮。”

    沈嘉禾道︰“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拜師結束,念念自去玩兒了,沈嘉禾和景吾對坐喝茶。

    景吾道︰“咱們在這兒安安生生地過著日子,卻已經改朝換代,感覺像做夢一樣。”

    沈嘉禾微微一笑,道︰“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景吾嘆了口氣,道︰“真是世事難料。”他頓了頓,又道︰“太子應該快回來了罷?”

    沈嘉禾納罕道︰“你怎麼知道?”

    景吾挑眉笑道︰“因為這兩天翳風都沒給你送信。”

    沈嘉禾不禁苦笑。

    景吾看他片刻,道︰“嘉禾,我覺得你與從前不同了。”

    沈嘉禾道︰“哪里不同?”

    景吾道︰“說不上來,總之感覺你變了。”

    沈嘉禾微微笑起來,低頭喝茶。

    作者有話要說︰  日萬第二天。

    沒時間捉蟲了,等得空統一捉。

    感謝支持,比心。

    ☆、第64章 世子無賴64

    春天里永遠是雲清最忙的時候。

    後花園里百花爭妍,最是需要他精心侍弄, 偏他事事親力親為, 從不假手于人,忙得不可開交。

    魏衍那里沒什麼事需要幫忙的時候, 沈嘉禾便會拿一兩本書往後花園去,邊看書邊給雲清作伴。

    這日上午, 沈嘉禾正坐在涼亭里看書, 忽听到一陣腳步聲,卻是公羊素筠由侍女攙扶著款款行來。她的肚子已經很大, 行動極是不便,似乎快要臨盆了。

    沈嘉禾忙起來行禮, 道︰“參見太子妃!”

    公羊素筠扶著腰緩緩坐來,溫聲道︰“免禮。”

    沈嘉禾依舊彎著腰, 道︰“不敢打擾太子妃賞花, 奴才告退。”

    公羊素筠道︰“無妨,你坐著罷。”

    沈嘉禾是極想走的,但她既如此說了, 他便只能硬著頭皮坐下來。

    公羊素筠瞧著他, 微微笑道︰“同你一比, 百花都黯然失色了。”

    沈嘉禾道︰“太子妃折煞奴才了。”

    公羊素筠瞧見他手邊放的書,道︰“看的什麼書?”

    沈嘉禾道︰“《鏡花錄》。”

    “我也很喜歡這本書, 之前曾讀過,可惜沒讀完。”公羊素筠道︰“我可以借來看看麼?”

    沈嘉禾忙雙手將書奉上,公羊素筠接過來, 便信手翻看起來,沈嘉禾也不能走,只得在一旁枯坐著,如坐針氈。

    公羊素筠似乎看得入了迷,一直看了許久,直到述芝在旁提醒道︰“娘娘,您現在有孕在身,看書太久易傷眼楮,還是歇會兒再看罷。”

    公羊素筠這才停下,合上書,道︰“這本書實在引人入勝,教人恨不得一口氣讀完。”

    沈嘉禾在旁附和道︰“確實如此。”

    “坐了這許久,腰酸得很。”公羊素筠道︰“述芝,扶我起來走走。”

    述芝忙扶她起來,沈嘉禾跟著站起來。

    公羊素筠在涼亭里緩步走了走,道︰“那叢芍藥開得真好,咱們瞧瞧去。”

    述芝應了聲是,扶著她往外走。

    沈嘉禾暗暗舒了口氣,想著終于可以逃出生天,誰知這口氣還未舒完,忽听一聲尖叫,忙抬頭去看,就見公羊素筠正仰面向後倒去。他驟然一驚,箭步上前,伸出手去想要扶她,然而為時已晚,眼睜睜看著公羊素筠摔倒在地。述芝也被她扯倒在地,急忙爬起,疾呼道︰“娘娘!娘娘!”

    公羊素筠面色慘白,按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艱聲道︰“好痛……我的孩子……”

    “血!”述芝驚叫一聲,便見鮮紅的血從公羊素筠身下流淌出來。

    沈嘉禾暗道不妙,立即道︰“我去叫人!”

    他狂奔而去,很快出了後花園,將園中情況告知守衛的府兵,教他們速速進去將人抬回住處,另著一人去通知皇後。隨後,他急忙返回後花園,找到雲清,將眼下情況告知于他,然後憂心忡忡道︰如果母子平安便罷,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此事便不能善了。無論誰來問你,你只說什麼都不知道,免得受到牽連。切記,不能向任何人提及先前那件事,知道麼?

    雲清點頭,道︰那你呢?你當時在場,會不會被遷怒?

    沈嘉禾道︰不知道,只能听天由命。你繼續侍弄花草罷,便當什麼都沒發生,我得趕緊走了。

    沈嘉禾回到涼亭,公羊素筠已被人抬走。

    地上的血跡還沒干,紅得刺眼。

    沈嘉禾心生疑惑,台階低矮,怎麼就能踏空了呢?

    他沒有多想,快步離開後花園,往公羊素筠的住處去了。

    沈嘉禾剛走到門口,正撞上景吾從里面出來。

    景吾急忙將他拉到一旁,沉聲道︰“皇後娘娘剛命我去拿你。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嘉禾便將事情經過詳細說了。

    听罷,景吾沉吟片刻,道︰“這事雖怪不到你頭上,但皇後娘娘本就對你有極大成見,難保她不會借題發揮,降罪于你。”

    “萬一我真的被治罪,只求你幫我顧好念念。”沈嘉禾面無懼色,平靜道︰“帶我進去罷。”

    景吾也無良策,只得帶他進去。

    甫一進去,一個茶杯便朝他砸過來。

    沈嘉禾不敢躲,茶杯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他頭上,隨即落在他腳邊,摔得粉碎。

    一道血跡順著額角流下來。

    “你這個掃把星!”皇後聲嘶力竭道︰“只要一沾上你就沒好事!若是太子妃和小皇孫有個好歹,本宮必將你千刀萬剮!”

    沈嘉禾屈膝下跪,伏首叩地,並不辯駁,只道︰“奴才有罪,甘願受罰。”

    他既如此說,皇後便無話可說,微微一窒,怒道︰“本宮不想看見你,滾出去跪著!”

    “是。”沈嘉禾起身出去,跪于院中。

    公羊素筠淒厲的叫喊聲響了多久,沈嘉禾便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世子無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