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 第108章

第108章

作品: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作者:煙朦沙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不存在的。(((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而就在這種違和感下,幻境卻沒有崩壞。

    幻境中存在的近半數人都清楚這個幻境不是現實,然而幻境依舊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發展著,幻境中本不該存在的人對他們的存在發起了懷疑,甚至妄圖傷害他們,這在所有修者的認知中都是不可能的。

    等等……幻境中本不該存在的人對他們的存在發起了懷疑?

    宛枷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神一亮,流離鏡立刻就注意到了,他輕笑道︰“你果然與他們不同,這麼快就猜出來了呢。”

    宛枷輕聲說出了自己的猜測︰“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個幻境的構建方法應該與尋常幻境構建的方法恰好相反,主體是我們,被困人則是幻境里的那些人,所以我們不能引起他們的懷疑,一旦產生了大面積的懷疑,幻境就自然而然崩壞了。”

    “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他們連自己失敗的原因都看不透,你卻是連我這個幻境的本質都看出來了。”流離鏡連聲鼓掌,話說得宛枷都要臉紅,然而在他強大的厚臉皮下,保持了最高敬意的面無表情,“沒錯,這個幻境我只加了基礎的設定,里面所有的物品等等都源自于你們。”

    宛枷神色淡淡,他猜的差不多了,對流離鏡的做法並不很感興趣。

    “咳。”流離鏡清咳一聲,收起了那玩鬧般的表情對宛枷道,“在我看來,本次幻境中表現最好的就是你了,其他兩個成功的也不過是沾了你的光,既然這樣,也不用再比什麼了,直接算你第一如何?”

    宛枷只笑︰“花敘年師兄扮演的時非塵也很好啊,若不是他,我也成功不了。”

    站在角落一直沒有說話的花敘年這才出了聲︰“清河師弟過譽了,若你只想一個人成功,那也是不需要我的。”話里話外卻是在說斐儀拖累了宛枷。

    宛枷卻搖搖頭︰“那可未必,我這樣的身份,可是只有時闕才能告知我完整的背景。”他笑了笑,“若你我沒有合作,一旦我去找時闕,定也是很危險的。”

    眾人想到了時闕最後的瘋狂,不由得點了點頭。

    然後便听到宛枷似笑非笑道︰“所以,現在還有人覺得可以選身份是很好的事嗎?”

    眾人瞬間不吭聲了。

    “是,確實,我們不用承擔被人懷疑的風險,但與你們不同,我和時非塵的過去都只有一個人知道,而那一個人又對我們不懷好意,想要成功,哪有那麼容易?”

    “那洛澄呢?斐儀他需要承擔什麼風險?在你的保駕護航下,根本就沒有風險吧!”

    宛枷抬眼望去,沒想到發出質問的竟然是楚盈憐。

    真是淺顯的挑撥,連在意都不值得的挑釁。

    宛枷給了她一個關懷傻子的眼神,到了楚盈憐眼里卻變成了憐憫,她紅了眼,滿肚子怒氣︰“要不是你……都是你毀了一切!”

    “呵。”宛枷輕笑,“你雖然鬼話連篇,但這句話卻沒說錯呢……我確實毀了你的計劃。”

    楚盈憐後退一步,她終于知道後悔自己方才的莽撞。

    “守護者這個身份,在阿瑛下山之前是沒有被激發的,當時的他成功的要求和失敗的因素與你們都一樣,直到阿瑛醒來。”宛枷頓了頓道,“你向村里人傳達對洛澄懷疑的想法是沒有錯的,按正常的方式來的話,這個幻境發展到後面,大家都會這樣,只是可惜了,你只來得及在阿瑛出現前告訴一個人。”

    “等等。”斐儀忽然開口,“你在說什麼?我有些听不懂。”

    宛枷嘴角勾起了一個笑,此刻的楚盈憐已經用雙手擋住臉,不忍再看下去了︰“盛夙那邊我已經把她的懷疑轉移到易樊花身上了,她不會懷疑你,我也慶幸這一點,只是可惜,她撞見了楚盈憐向他人訴說對你懷疑的話語,當時我也拿不準她會不會懷疑你,好在有阿瑛及時出現,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斐儀愣在原地,許久不語。

    宛枷也將這邊放下,對流離鏡道︰“規則是你定的,我雖然想說你開心就好,但我還是希望可以給我師兄和花敘年師兄一個表現的機會。”他垂眸,“畢竟前兩關的偏向性太強了,而修士又不是只能由一樣東西來定義的,既然都到了這一關,我還是希望能夠按規則走到結束的。”

    流離鏡聞言也不在意,隨意道︰“行,那就測運氣吧。”

    見眾人一臉茫然,流離鏡一笑︰“氣運也是實力的一種,當然,前提是能走到這一步,就你們三個人,來看看運氣吧。”

    作者有話要說︰

    不知道大家這里有沒有注意到,以前宛枷都是順其自然幫助攻略人物刷好感度的,可以說是很被動的,現在有點……故意的成分了,說話都不忘狂刷好感度→→

    猜猜誰的運氣最好?

    第121章 噩夢模式

    宛枷是早就知道最後一關要測氣運的,在場不少修士想必也獲知了一部分,而他們之所以會面露疑惑,只是因為流離鏡的表情太過輕描淡寫了。

    其實宛枷先前所言並不十分準確,前兩關的偏向性並沒有他說的那麼嚴重,第一關測試的乃是實力,腦力與武力缺一不可,而第二關若不是出了宛枷這個岔子,本該也只是考驗心性與交際、推演能力的,最後因為宛枷的原因成了一場智力的競速。這句話能輕輕帶過,不過是因為流離鏡欣賞他所以沒有點出罷了,而眾人本就失敗,宛枷所言反倒是給了他們一個台階下,又如何會去找不自在呢?

    再說第三關,原本前兩關給的信息都還好猜,安排得也中規中矩,沒有太過超出眾人的意料,但第三關卻從一開始就讓人覺得雲里霧里。

    且說氣運一詞,在了解到本關關鍵詞之後,不少人都去宗門中查閱了相關資料,但給出的解釋大多玄乎,唯一能讓人有些著落的,就是傳聞中上古的一種秘法,據傳,修習了此秘法之人,可以看到別人的氣運,只是資料遺失,他們也不知道習此秘法之人眼中所見的氣運究竟長什麼模樣。

    不過這倒不是關鍵,關鍵是怎麼測。

    驚鴻令與流離鏡乃是此鴻離世界的鎮界之寶,傳聞是當年造出此界的一位大能留下的法寶,可那位大能的名字卻沒有留下,只以此兩物為此界命名,當然,真正的驚鴻令並非眾修士手中所持有,他們手中的不過是驚鴻令本體的一道分形。

    修士持驚鴻令可進流離鏡,流離鏡作為存在了無數年的法寶,想來測試他們的方法極為深奧,可如今兩關過去,無一人傷亡,這在每次秘境探索必死無數人的修真界是極罕見的情況,而這,便體現出流離鏡的特殊來。

    前兩關看似簡單,毫無修真界特色,卻在不傷人的情況下將他們進行了刪減,若是真正在秘境之中,活下來的想必也是留到後面的人,是以每次進流離鏡的名額都搶得很凶,卻又因為流離鏡中不死人的慣例,使得爭搶之中也沒有太多的傷亡,這在修真界中是極其罕見的情況。

    只是不管如何,依照前兩關的情況,最後一關若是太過簡單也著實令人失望,好在流離鏡雖然神色隨意,但最後一關還是沒有讓人失望,大手一揮,一面巨大的石鏡出現在眾人面前,然而倒映出的卻不是人的模樣,而是一道道光柱。

    流離鏡雙手背在身後,一副裝逼高手風範︰“站在鏡前,氣運愈高者,光柱愈高。”雖景象華麗壯闊,但眾人仍不忍在心中暗道一聲簡陋,就這麼一照,最後一關就結束了?

    然而他們卻不知,這石鏡乃是流離鏡本體的一道投影,雖只是投影,卻也不是尋常法寶,至少照出氣運一說,還是他們在古籍中沒有看到過的。

    流離鏡裝完逼,瞬間恢復了一副隨意的模樣,甩甩手道︰“你們三個人站過去吧,我正好和剩下的人聊聊天。”

    三人面面相覷,也是好奇,難道測試氣運不是站一下就好了?還有空讓流離鏡來聊天?

    不過三人也對流離鏡要說的話有些在意,雖在往石鏡的方向走去,卻都還豎著耳朵听著。

    “說起來,你們可知你們方才經歷的那個幻境乃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稍作修改之後的?”見眾人一臉好奇,流離鏡臉上露出一種有些奇異的神情,“我的主人,就是你們說的創下此界的那位大能,他就是幻境里面的無名。”

    “怎麼可能?”問出話來的是宛枷,無名這個說法出自他口,他如何也無法想到自己當時附身的竟是創造出一個世界的大能。

    流離鏡這才將視線轉到三人的方向,剛想說什麼,忽然眼神一凝,直直望向三人身後。

    三人這才後知後覺地轉過身來,巨大的石鏡正靜靜地立在他們身後,兩道光柱直沖天際。

    這是宛枷沒有想到的情況。

    他知道斐儀是世界支柱之一,氣運高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甚至他都想好了,此次測氣運,勝者定然是斐儀,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完成師尊所托,又能提高好感,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任務都能直接完成了。

    卻沒有想到他的運氣竟如此之好,好到他都無法理解的地步了。

    系統隱瞞了什麼。

    他不由有些暗恨此刻系統的不在,明明往常恨不得脫離系統的控制,此刻卻希望它的存在,著實是矛盾。

    “看來你們需要一些幫助呢。”流離鏡抬了抬手,石鏡上的景象迅速變化。

    而此時,花敘年則往後退了兩步,輕聲笑道︰“在下氣運不比兩位,便暫且退下了。”他的氣運在常人中其實不算低,只是和兩人相比卻要低了很多,只是花敘年畢竟天資過人,心境也非常人所比,見此情景,眼中也沒有帶上什麼負面情緒,仍舊像個濁世佳公子一般,氣質斐然。

    連流離鏡都忍不住看了他兩眼,然後道︰“你氣運已經很不錯了,只是比不過這兩個妖孽罷了,無須介懷。”

    花敘年一愣,連帶微微眯起的眸子都睜大了兩分,然後笑道︰“敘年明白,氣運乃是天定,我等自是左右不得,但修行一事,還是腳踏實地的好。”這話,由花家大部分資源傾注的花敘年來說,怎麼都有點奇怪。

    只是無人在意此話奇怪之處,只是更加敬其心境坦蕩。

    流離鏡笑笑不說話,心中卻暗罵這小鬼竟敢裝逼裝到他身上來了。

    然後又抬起頭,望著石鏡摸了摸下巴︰“唔,這還需要一些時間,我們繼續講剛剛的故事吧。”

    “當年我的主人創世之後由于耗費了大量修為,在山中沉睡了很長一段時間,待他醒來,原先剛創世時的光禿世界變得完全不同了,這個世界充滿了生機。”他眼中露出一絲懷念,“而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人類了,所以主人醒來之後,就去了凡間界,左右他心境修為停滯多年,便想要四處轉轉,看看他一手創造出來的這個世界。”

    “在他的眼里,這個世界就是他的孩子,對于人類,他總是給予了自己最大的溫柔,凡是人類要求的,他都盡力去完成了。”說到這里,流離鏡眼中流露出一絲傷?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總有人妨礙我的攻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